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12章不悔不思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p       等馬車離開,王正英把《蝶戀花》恭恭敬敬遞向黃家主,道:「伯父,無論您和瑩兒是否答應,都請將此詞送給瑩兒。我現在才明白,有些事,...

?

        薄瀚看著老友王正英的脊樑漸漸挺直,心中寬慰,微笑道:「正英兄真應該謝謝文侯大人。人生無常,男女之情更勝人生。此詞,卻有別樣的情懷。登高遠望,思念情人,無論如何痛苦憂愁,最終卻化為一個『終不悔』。若以文膽之力念誦此詩,那些情場失意之人,恐怕會很快得到解脫。」         趙紅妝幽幽道:「既然不悔,便無怨無愁,便可不念不思。此詞,有人看是堅定心中真情,在我看來,或許是讓人徹底放下吧。」         「有理,此詞之妙,或許在於有不同的解讀。」薄瀚點頭道。         方運寫完,把這首《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拿起,遞到王正英手中,自己向馬車走去。         「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今日無論如何,你都要離開京城,返回江州。放心,若你在回江州的路上出現意外,我讓那些人陪葬1方運說著登上馬車,趙紅妝隨後跟上。         王正英雙手捧著那首《蝶戀花》,深深彎腰,目送方運離開。         等馬車離開,王正英把《蝶戀花》恭恭敬敬遞向黃家主,道:「伯父,無論您和瑩兒是否答應,都請將此詞送給瑩兒。我現在才明白,有些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無論怎樣努力,最後終究會遍體鱗傷。我所能做到的,就是不去效仿詞中的行為,不去傷春悲秋。正如紅妝公主所言,既然不悔,便可不相思。從今以後,在下必發奮讀書,直指聖道1         黃家主卻突然展顏一笑,沒有接那《蝶戀花》。而是上前托住王正英的手臂,道:「賢婿何出此言?我這個當父親的,不就是盼著女兒後半輩子安安穩穩嗎?那些聘禮。按照我們黃家的規矩都會逐年返給瑩兒。你現在雖然拿不出聘禮,但卻讓我看到你有讓瑩兒幸福的能力。瑩兒嫁給你自然是好的!來人,去把瑩兒請出來,去的時候記得說我英是被冤枉的,我已經同意兩人的婚事。今日我就與他們兩人一起前去江州,最後讓兩人在江州拜堂成親1         「這……」饒是王正英同時做好成與敗的準備,也沒想到這位未來的岳父如此乾脆。         一旁的薄瀚也發獃,很快清醒過來,充滿敬意地低聲道:「不愧是名門家主。手段了得1         黃家主說完,摟著王正英的肩膀,笑眯眯道:「賢婿進屋說,先與瑩兒相見,她為了你已經恨死我這個當爹的,你可要幫我說說好話。」         王正英還是有些迷糊,問:「那您不要這首《蝶戀花》了?」         就見黃家主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過王正英手中的紙張,然後迅速卷好握在手中,笑眯眯地拍拍王正英的肩膀,道:「賢婿一番苦心。我自然不能辜負!你放心,我會把這首詞放在最佳之處,就算這首詞鎮國后重達百斤。也不會壓壞什麼。」         「伯父說的事。」王正英迷迷糊糊跟著往裡走,至今無法適應這個突如其來的大好消息。         薄瀚翻了翻白眼,剛才還對黃家主無比敬佩,誰知道他為了《蝶戀花》還是像餓狼碰到鮮肉一樣。         「不過,此事算是徹底解決了。只是文侯大人在學宮恐怕會舉步維艱埃」薄瀚心裡想著,望向方運馬車離開的方向。         馬車上,趙紅妝手握公主官印,面色一變,道:「有人想向你發起爭上舍1         「哦?我對學宮所知不多。你說一下是怎麼回事?」方運問。         趙紅妝嘆了口氣,道:「各國學宮都分外舍、內舍和上舍。外舍數量極多,而內舍和上舍的數量都有限。一般來說。由『凌煙閣』的排名來決定內舍和上舍的學子。但是,凌煙閣雖然特別,但不能決定一切,所以上舍或內舍的每人每月可被次一等住舍之人挑戰一次。」         「若有人爭上舍贏了我,那他就能得到第一舍?」         「是的。」         「那若是輸給我有沒有懲罰?」方運問。         「爭奪者若是失敗,就是連自己能力都不清楚的貨色,景國學宮會馬上開除,而且聖院和孔府學宮永不錄用。可以說,爭奪者失敗的代價就是以後的前途1         「真沒想到如此嚴重。那我若是敗了,僅僅讓出上舍就可以了?」方運問。         「並非如此。你若是敗了,你會直接回到外舍,然後清掃一個月的學宮茅廁。」趙紅妝面帶笑意。         「你似乎很想見到我去清掃臭氣熏天的茅廁?」方運問。         「是的,我很想知道不可一世的方文侯,掃茅廁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趙紅妝臉上笑容更濃。         「唉,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不過,爭住舍本身的得失不重要,重要的是文膽吧?」方運道。         「是的。景國去年發生了十五次爭住舍,七勝八敗,而失敗的十五個人中,有十一人文膽碎裂1         「比例這麼高?」方運有些吃驚。         「就是如此高。學宮住舍的意義太過重要,所以失去屋舍或者爭奪失敗,信心會受到巨大的挫傷,文膽自然而然就崩潰了。只有少數人或擔負特別的使命,或者實力不足但心志堅定,所以文膽仍在,而後者因為此次失敗,反而會更進一步。各國歷史上許多大學士或大儒,年輕時都被人奪過上舍或內舍。劍眉公就是其中之一。」         「是嗎?我想知道具體經過,後來呢?」方運忍不住笑起來,真沒想到那個戰意沖霄的李文鷹竟然被人奪過上舍。         「劍眉公自然不能例外,認認真真掃了一個月的茅廁。第二年,他反爭上舍,贏了那人。一個月後,那人再度與李文鷹爭上舍,但最後一敗塗地,文膽當場破碎,文宮崩塌,徹底死亡。」         「紅妝,你去過『凌煙閣』,裡面到底有什麼?不過,似乎《文報》和外界幾乎不提凌煙閣。」方運道。         「這是自然,只有學宮的學子之間才會在講話的時候提起凌煙閣,因為凌煙閣嚴格來說屬於聖院,和書山有一定的相似之處。總之,等你進去自然便知。」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