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10章 登門拜訪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1-27 21:42  |  字數:2565字

?

公堂之上夜明珠照耀,老舉人父子得了《陋室銘》,笑呵呵離開。

秦知府與趙紅妝輕聲交談。

一旁的衙役比平日緊張無數倍。

京城雖是一府,可實際相當於一州,秦知府不是普通的五品知府,而是三品的知府,甚至有和方運一樣的「內閣行走」的加銜,而且歷代京城知府最終必然成為「內閣參議」,再上一步成為四相之一的機會也極大。

這等大人物在半夜裡審案,每個衙役都拿出百倍於平常的精神,但沒想到案子這麼快就結束。

案子一結束,披頭散髮的王正英的目光立刻大變,整個人也好像垮了下去一樣,好像完成的人生最後的目標,再也沒有遺憾了,隨時可以赴死。

隨後,王正英緩緩蹲在低聲,捂著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但淚水緩緩流下。

方運沒有罵他沒出息,因為只有愛過的人會理解他的悲傷。

無論他是秀才還是聖人。

方運什麼都沒說,靜靜地看著王正英。

過了許久,趙紅妝走過來,低聲道:「此事已經了結,只要把他送回江州,誰也不能再害他。」

「嗯。」方運說著,走到王正英身後,看了看,突然抬腿對準王正英的屁股就是一腳。

王正英猝不及防,滾落在地,然後疑惑不解地看著方運。

方運一身黑色長袍,兩手一甩衣袖放在後腰,邁著四方步向外走去。

「跟我去黃家提親。」

「啊?啊!啊!」王正英由疑惑變得驚訝,之後變為喜悅,最後則帶著傻笑迅速站起來,一溜煙小跑到方運身後。

三個人走出衙門,方運和趙紅妝先後上車。

王正英站在原地傻笑發獃。

方運站在車門口,道:「愣在那裡做什麼?上車!」

王正英一指馬頭相反的方向。笑呵呵說:「那邊是黃家。」

「廢話,你現在這樣子如何提親?」方運白了王正英一眼。

「是是是……」王正英傻笑著跳上馬車。

方運心中一動,道:「你就別進車廂了,坐在車門前好好反省,讓風吹吹。」

王正英急了,道:「我今日被捕,又在獄中多時,身心憔悴,剛才又痛哭一場,若是被一吹病了怎麼辦?」

「哼。病了才好!少廢話,想要讓我去提親,就老老實實吹風!」方運黑著臉道。

「好吧……」王正英無奈和車夫坐在一起,不斷深呼吸調整自己情緒。

車到學宮第一舍,王正英的好友薄瀚和家僕正在門口等待,兩人一見王正英在車頭,大喜過望,快步跑來。

王正英笑呵呵看著兩人。

馬車停下,方運的聲音從車廂里傳來:「還不快謝謝薄瀚和你的家僕?若不是他們兩人機靈知道找我。你這輩子都出不來!」

「是!是!是!謝謝薄兄!謝謝小虎!謝謝……」

「下車!」方運掀開門帘道。

「嗯嗯嗯……」王正英傻笑著跳下車。

「紅妝,我走了,明日見。」方運道。

哪知趙紅妝竟然彎著腰向車廂外走,掀開另一側的門帘。兩人隔著掀開的門帘四目相視。

「我今晚與玉環一起睡,明早看看你如何提親。早就聽說你成了景國第一男媒婆,倒沒見過你提親。」趙紅妝的臉上笑意濃濃。

方運卻從她的笑容中看到隱藏的東西,沒好氣道:「我覺得你是想看我笑話!正英兄。我本來想讓你感謝她,不過你不要謝了。」

王正英笑呵呵拱手道:「學生謝過長公主殿下。」

「等你迎娶黃家三小姐再謝我不遲,這是我的賀禮。收好。」趙紅妝隨手把從宮裡得來的龍鳳玉佩拋向王正英。

王正英手忙腳亂接住。

眾人進入第一舍,陸續洗漱睡覺。

趙紅妝與楊玉環同睡一間房,奴奴一開始與兩人在一起,但聽兩人聊了一陣就偷偷離開,鑽進方運的房裡,趴在方運身邊,然後伸出小爪子在方運眼前晃了晃,發現方運真睡著了,才甜甜一笑,蜷縮著身體入睡。

天剛蒙蒙亮,趙紅妝和楊玉環最先起床,然後在梳妝台前打扮。

隨後,方運與王正英以及僕人陸續起來。

吃早飯的時候,薄瀚前來第一舍,手裡拿著一件深藍色秀才袍。

「衣服帶來了,不知文侯有何用?」

方運道:「正英,你去換上薄瀚帶來的衣服。」

王正英拿起衣服比量了一下,道:「方兄,這衣服太大了,比我的衣服足足大兩圈。」

「少廢話,讓你穿你就穿。」方運道。

「好吧,反正我下半生的幸福都攥在您手裡。我先喝完這碗粥。」王正英有氣無力地說。

「不用喝了,你三成飽就夠了。」方運道。

王正英可憐兮兮看著方運,道:「您不能這樣對我啊,今早我一照銅鏡,面色憔悴,拚命洗臉,怎麼也不行。我還想靠這頓早飯補一補,您不能這樣對我啊。」

「想讓我提親,就別吃飯!快去換衣服,婆婆媽媽的,也不知道那麼好的閨女為何會看上你!快去!」方運沖王正英一瞪眼,嚇得他快步離開。

「別人都說方鎮國好,怎麼對我如此兇殘?我好歹也算你的師兄!」王正英小聲嘀咕。

薄瀚輕咳一聲,道:「文侯大人,您準備上演苦肉計?」

「一個黃家值得我用苦肉計?」方運反問。

「也對。」

吃過早飯,方運等人辭別楊玉環,分別上了兩輛馬車,奴奴的大眼睛轉了轉,跳上第一輛馬車鑽到方運懷裡,咧開嘴嘻嘻笑。

方運抱著小狐狸與趙紅妝聊著詩詞文章。王正英和薄瀚的馬車跟在後面,一起駛向京城名門黃家。

京城的名門未必比外地的名門高貴,但京城的名門在內城置辦宅院必然無比昂貴。

無力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內城置辦宅院,不能在玉山上置辦別院,在京郊沒有千畝良田,永遠成不了京城的名門。

清晨的京城格外清爽,秋風輕輕吹拂,傳遞著絲絲涼意。

兩輛馬車停在黃家門前。

車沒停穩,王正英急不可待跳下馬車,和昨夜一樣,一臉笑呵呵的。

黃家門房聽到聲音走出來,看到滿面憔悴衣衫不整的王正英,怒罵道:「滾出黃家!老爺說了,黃家絕不會把女兒嫁給你這種卑劣小人!滾!你若是踏上這個台階,我叫人打斷你的腿!」

王正英的笑容僵在臉上,張了張嘴想反駁這個門房,可終究沒勇氣開口,只能轉頭看向方運。

情到深處自卑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