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07章 雷家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國必然會全力拉攏你,一旦拉攏不成絕不會手軟。你如此做,就是為表明決心,難為你了。」 「有些事還是乾脆一些好。」方運道。 「你和我初見的時候不一樣了。」趙紅妝看著方運,美目明亮。 ...

遠離了崇聖街,夜晚行人稀少,街道變得安靜。

馬車上,方運與趙紅妝並排而坐。

「康王一向狼子野心,你與小國公有矛盾對我來說自然是好事,但會不會太過於冒進了?」趙紅妝道。

方運詫異地看了趙紅妝一眼,沒想到趙紅妝對康王一家恨到這種程度,按輩分來說,她應該稱呼康王為皇叔,稱小國公為哥哥,可卻和別人一樣稱呼康王和小國公,不是恨到極點絕對不會如此。

「康王和先帝的矛盾比傳言中更深?」方運問。

趙紅妝的打扮像一個俊俏的小書生,聽方運問完,眼裡冒出的恨意足以焚燒整輛馬車,道:「康王當著病在床的皇兄的面拉攏皇室宗族,何止是矛盾!他當年甚至想與奴直蠻部和親,把我嫁給一個蠻王1

「混賬1方運大怒。

奴直蠻部位於武國邊境,直屬聖院,全都是歸化的妖蠻,為人族效力征討其他蠻族,可讓堂堂一國公主嫁過去,簡直是喪權辱國。

「自此以後,我就恨上了康王府。可惜康王妃是半聖世家的嫡女,背後又有一個武國,我們始終拿康王毫無辦法。幸好左相與康王不合,才讓我們在皇兄駕崩時站穩腳。康王勢大,你當日沒有放走管長俞,恐怕會埋下禍根。」

方運洒脫一笑,道:「我若放過管長俞,康王就不把我當敵人了嗎?」

「這倒也是。你忠心為國,深得劍眉公和文相器重,康王和武國必然會全力拉攏你,一旦拉攏不成絕不會手軟。你如此做,就是為表明決心,難為你了。」

「有些事還是乾脆一些好。」方運道。

「你和我初見的時候不一樣了。」趙紅妝看著方運,美目明亮。

「哪裡不一樣?」

「更果斷,更直接,以前你顧慮重重。現在眼界似乎更加開闊。」趙紅妝道。

「以前我是秀才,現在是舉人,自然不同了。」

「這不一樣。」趙紅妝道。

「或許吧。」

趙紅妝小心翼翼道:「你與雷家關係不合?」

「可是龍商雷家?」

「是。」

「沒有啊,我與雷家人沒有衝突。」方運道。

趙紅妝道:「雷家說你曾經害過他們家的一個龍人。而且雷家和荀家關係不錯,甚至還有更不靠譜的傳言,說你想跟雷家人爭龍女。」

「這……從何說起?雷家不知怎麼得來天大好處,世代與龍族通婚,其家族力量絲毫不下於較弱的半聖世家,我怎會得罪他們?」

「你仔細想想,到底在哪裡得罪過龍人?」

方運思索片刻,恍然大悟,道:「七夕那日,我們曾去引龍閣。遇到幾個龍人要抓我的鄰居,被鯨王殺死,這件事的確與我有關。」

「那就錯不了了,那個龍人青年應該跟雷家有血緣關係。唉引龍閣的那頭鯨王雖然永遠一副笑臉,可殺起人來不眨眼。有了這件事。再加上你與荀家仇深似海,雷家的確有理由對付你。」

「不過那龍女是怎麼一回事?」方運問。

趙紅妝微微一笑,道:「這事倒真不怨你。龍族向來喜歡人族的詩文。你的詩詞文傳入龍宮后,得到龍族喜愛,一些年紀輕的小龍女本來被許配給雷家或少數眾聖世家的子弟,可因為看了你的詩文拒絕出嫁,還說要嫁就嫁像你這樣的才子。」

「這……」方運哭笑不得。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你現在知道雷家弟子會恨你到什麼程度了。」趙紅妝笑道。

方運疑惑道:「那雷家一直沒出過半聖,甚至在結識龍族前連個大儒都沒出過,為何會被龍族看重?」

「我也不明,至今無人知曉具體原因,只是聽說與一位神秘的雷姓人族有關,那人似乎是龍族的大恩人。雷家之人非常團結。九十州都有雷氏宗族,據說也是與龍族有關。『寧惹世家不惹雷家』,你和康王府水火不容就罷了,千萬不要與雷家交惡。」

方運道:「雷家與龍族的關係到底有多密切?」

趙紅妝凝視方運,緩緩道:「數十年前的兩界山之戰。四海龍聖中,只有東海龍聖願意相助。而西海、南海和北海三處的龍聖原本不想來,但上一任雷家家主親自前往,終於把三位請來。」

「這……沒想到世人都小看了雷家啊!除了當年的孔聖本人,人族絕不可能有人能請動三位龍聖。」

「是的。自此以後,雷家在人族中的地位驟然升高,最多十年就會被列為『虛聖世家』,但早早得到半聖世家應有的特權,堪稱當世第一豪門。老家主在的時候,雷家治家嚴謹,頗有美名。但老家主去世后,現在的雷家居功自傲,越來越跋扈,許多雷家弟子甚至想讓雷家晉陞為半聖世家。」

「雖說雷家功勞很大,但離半聖世家還有一些差距吧。」

「人心永遠不會滿足,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你的朋友也不少,有空請他們幫忙當說客,雷家萬萬不可得罪。康王不過與雷家有小小的矛盾,就被斷絕與龍宮的聯繫,你現在與雷家的關係惡劣十倍,自當小心。」

「多謝紅妝,我記下了。」方運說話的同時回憶古妖傳承和書中的內容,但都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依舊不明白雷家與龍族的關係。

方運暗暗把雷家牢牢記住,十個康王都不如一個雷家重要!

趙紅妝道:「不過,龍族既然對你如此看重,又寫過一首騰龍詩,雷家也不會貿然出手,但恐怕小動作不斷。」

「騰龍詩的作用很大?」方運心中有些惋惜,自己得到的是古妖傳承而不是龍族傳承,所以對龍族所知不多。

「聽說每次有詩成騰龍,四海龍聖必然齊聚,所以我們都猜測到非常重要。」趙紅妝道。

「左相那邊怎麼樣了?」方運問。

「左相還是老樣子,永遠一副道學先生的樣子,可一肚子陰謀詭計。」趙紅妝無奈一笑,「你現在最應該關心自己,剛進京第一天就有康王、雷家和左相三大敵人,以後不知道會如何。幸好你聰明,接下了衛家的請柬,你要是不接,連衛家。」

「無妨,我方運只缺好友,不缺敵人。」方運道。

「說的也是,至少陳家人十分感激你。有陳家這棵大樹在,那些小雜魚不敢為難你,幫你省了不少麻煩。」

「京城居不易埃」方運感慨道。

「對了,學宮裡有各國學子,而且學宮氣氛相對鬆散,你可要小心。」

「我對學宮也有一定了解,這點我會注意。」

趙紅妝無奈道:「你也知道學宮分為外舍、內舍和上舍。我與太后商議過,本來想讓你入內舍,等中進士后再入上舍。但文相卻說年輕人應該磨練,就把你送入上舍。文相身兼學宮的代夫子一職,景國的文院都歸代夫子管,所以我和太后都無法反駁他。」

「我知道上舍最好,但還有什麼說法?」方運問。

「學宮為激勵學子,把居處分為三等,整座學宮也只有十座上舍。前不久一位進士去了聖院,就把一座上舍空了出來,其他學子躍躍欲試爭奪上捨身份,可文相直接命你入祝」

「唉,文相大人看著和善,原來也不是善良之輩,故意把我架在火上烤。」方運嘆氣道。

「你有本事去他面前說1

「咳咳,繼續說正事。」方運道。

「那些舉人大概不會有異議,畢竟你的各方面功績都擺在眾人眼前,但那些進士就未必認為你有資格佔據上舍。功勞是功勞,但終究沒有經過正當途徑,必然有人不服氣,尤其是他國的進士。」趙紅妝道。

「這點的確也要注意。學宮不比其他地方,據說「文比三六九、文會天天有」,求知氣氛極濃,我喜歡一個人讀書,融入這裡可能需要一定時間。」方運道。

趙紅妝沉思片刻,道:「你也並不必勉強自己,對你來說,大部分文會文比都毫無用處,還不如你自己讀書所獲更多。只有翰林或翰林之上的老師講學的時候,才值得你聽。之前京城有人議論,你的詩詞、經義和策論都已經達到進士的水平,《傷仲永》此文一出,你的文章也得到認可,所以你大可不必太在意那些普通文會。」

「嗯。」方運決定先在學宮看看再做決定。

趙紅妝說著,拿出一本書遞給方運,封面上沒有任何字,道:「這是我親手抄寫京城各世家豪門的關係,還有一些特別注意的人物,或許對你有用。」

方運翻開第一頁一看,正是趙紅妝的字跡,秀麗中透著剛勁,筆鋒如刀,根本不似女子所寫。

「謝過紅妝,此書對我大有用處。」

「客氣什麼,你對我趙家相助極多。若不是怕閑言碎語,我直接帶你入宮見面太后,秉燭夜談。對了,明日我帶玉環進宮,太后一直想見見她,想知道何等奇女子才能讓你如此死心塌地。」

「你與玉環姐多日未見,今日就與她見見面吧。」

「也好。小狐狸還好嗎?」趙紅妝笑道。

「越來越調皮了,不過在我面前倒也乖巧。應該快到了。」方運看了一眼窗外確定現在的位置,突然聽到前面傳來喧嘩聲,於是把頭伸出窗外張望。

方運見數十名讀書人站在自家住所門外,竟然分成三派吵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