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06章 重陽請柬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柬。」方運拱手道。 「今年景國的重陽節文會由我們衛家主持,誰都可以不請,但唯獨不能不請你。你若是不去,我們衛家顏面丟荊方兄,您可一定要賞光。」衛宇煌說著,雙手奉上一張紅色的請柬。上面菊花朵朵。...

有了方運的詩,眾人就不再猶豫,一些人陸續離開,並說好明日來弔唁。

不多時,方運和趙紅妝一起辭別陳家眾人,走出門外。

趙紅妝道:「我送你回去,路上有話要與你說。」

「好。」方運道。

門前停著許多馬車,兩人正在找尋,忽聽一人大聲道:「方文侯,重陽節的請柬可曾送達?」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一位身穿白衣進士服的中年人微笑著走過來,身後跟著兩個隨從。

方運並不認識這人,正要開口相問,趙紅妝低聲道:「豪門衛家的衛宇煌,衛家負責此次重陽節文會。」

方運一愣,衛宇煌這個名字可謂大名鼎鼎,是七年前的景國會元。

當年衛宇煌在酒樓與人爭鬥,失手殺死一個秀才被抓,按律將被判流放十年。

但十國有春秋決獄衍生出的詩文抵罪,衛宇煌是應試的舉人,又沒犯死罪,符合詩文抵罪的基礎條件,之後在獄中寫出一篇好文章,獲得臨時抵罪,最後參與會試一舉奪得會元,成功免除罪責。

景國近百年來有機會詩文抵罪的人很多,可真正成功的十年難見一個,這位衛宇煌是近十年唯一一個成功詩文抵罪的人,所以方運記得十分清楚。

方運仔細看此人,相貌端正,彬彬有禮,沒有大家族出身的傲氣。

「衛兄,久仰大名。我初來京城,並沒收到重陽節請柬。」方運拱手道。

「今年景國的重陽節文會由我們衛家主持,誰都可以不請,但唯獨不能不請你。你若是不去,我們衛家顏面丟荊方兄,您可一定要賞光。」衛宇煌說著,雙手奉上一張紅色的請柬。上面菊花朵朵。

方運猶豫了一瞬間,接過請柬微笑道:「衛兄客氣了,承辦這種規模的文會不容易,諸位衛家子弟辛苦了。沒得說,我定然去捧常」

衛宇煌眉眼中閃過喜色,道:「都說方兄如何,我怕你會拒絕,今日一見才知是謙謙君子,他人之言果然不能信,眼見當為實。九月初九。我們就在玉山恭候大駕。」

「定當前往。」

衛宇煌突然**一笑,道:「方運,輸給誰也不能輸給慶國武國的男人。」

趙紅妝臉一沉,張口要罵,可衛宇煌賤笑一聲後轉身就跑。

方運無奈一嘆,道:「紅妝,看來你在京城很受歡迎啊,別挑了,找個好男人嫁了吧。」

「你的語氣怎麼跟我長輩一模一樣?少廢話。上車1趙紅妝瞥了方運一眼,快步向馬車走去。

方運就要跟去,突然有人道:「方文侯留步。」

方運記得這是衣鳴天的聲音,回頭一看。就見衣鳴天和小國公等康社之人快步前來。

衣鳴天面帶愧疚之色,雙手抱拳道:「今日之事,衣某有眼無珠,不識真才子。又見你與紅妝親密,一時鬼迷心竅,還望文侯恕罪。」

方運微笑道:「小事一樁。你若真心道歉,我必真誠接受。」

衣鳴天愣了一下,沒想到方運如此直接,立刻正色道:「我今日雖顏面盡失,但也僅僅丟了顏面,若還與你糾纏不休,那就不是丟臉這麼簡單。再者我與宗午德略有交情,他知我為人。」

方運笑道:「我今日要與紅妝一同乘車回去,你難道就不會鬼迷心竅了?」

衣鳴天無奈一笑,道:「你的事情我略知一二,不說你與紅妝到底是否情投意合,若你真出手,十國青年才俊中能與你一較長短的不過十餘人,而我不在其中。所以,我審時度勢,還是暫時退出吧。」

方運道:「那倒是可惜了,你若不退出,小國公一定會全力相助你。對吧小國公?」

方運看向俊秀的小國公。

小國公笑眯眯道:「鳴天是我至交好友,若他有所需,我自然全力相助。」

方運點點頭,轉身走了一步又回頭,道:「麻煩小國公幫我給管長俞傳個話,這一次強買我老師的延壽果就算了,若下一次害我之心不死,就不是斷兩條腿那麼簡單1說完扭頭離開。

小國公面色陰沉,盯著方運的後背一言不發。

他身邊的人也不敢開口,方運表面上是說管長俞,實際是警告小國公,傻子都看出來那個庄舉人就算吃了龍膽都不可能在陳家出事的時候挑釁方運,衣鳴天絕對指使不動,只有小國公能做到。

「你回家包紮一下手吧。」衣鳴天說完,竟然離了小國公走向自己馬車。

「與我一同回學宮。」小國公面色一暗,快步登上自己的馬車,他的幾個好友也一起進入。

車廂內靜悄悄的。

一人外放文膽之力,低聲道:「殿下,與方運為敵,實為不智。不過是一個管長俞而已,舍了就舍了。」

小國公點點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出去1

「我……」那人面色慘白。

「出去1小國公眼中沒有一絲感情。

「唉……」那人嘆著氣離開。

等那人離開,車廂內又恢復了靜悄悄的,四個人默默地坐在小國公身邊。

小國公緩緩道:「真以為我會為了一個管長俞而為難方運?這種蠢貨不要也罷。管長俞無論如何也是為我康王府做事,他受到如此折辱,方運還不肯放人,康王府若是不聞不問,以後還如何招賢納士?我康王府不怕太后,不怕左相,怎能在區區方運面前低頭1

「殿下說的是。不過世子殿下吩咐我們不能招惹方運。」

「大哥他性子謹慎,又不像我有一個在半聖世家的好娘,自然不敢招惹如日中天的方運。我卻不怕,就算方運要殺我,我去外公家一躲,他能奈我何?」

「那……您還要繼續針對方運?」

「我本以為今日讓他出醜便放過他,可誰知他不僅沒有出醜,反而被陳家眾人感激,僅僅如此就算了,但陳家現在已經恨上我。我損失如此之大,怎能善罷甘休?不過,無需我親自動手,京城不喜方運之人太多1小國公笑起來。

「再有三個月就要開考進士試中的會試,不知道多少人恨不得方運失利1

「哼,方運此子在江州橫行慣了,但這裡是京城,稍有不慎必將栽大跟頭1

看儒道至聖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