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402章別怕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社之首吧?康社若有一石才氣,這位公子必然獨佔九斗!若是這位公子邀我,在下喜不自勝。」 衣鳴天的臉色微微一變,而小國公面露尷尬之色,隨後笑道:「兄台好算計,不知我與鳴天兄如何得罪你,你如此離間我...

方運平靜地看著庄舉人,嘴角還噙著淡淡的笑意。

庄舉人仔細看了看方運,沒有從他的臉上看出絲毫的驚慌,甚至連該有的驕狂都沒有,心臟猛地一跳,問:「您來自古地?」

「我是土生土長的聖院大陸人。」

「您是哪一個世家之人?」

「我家十代平民。」

「您是舉人?」

「是舉人。」

庄舉人大怒,道:「那你的勇氣從何而來!你可知,衣鳴天之父乃是大儒衣知世,乃是人族下一位半聖1

「那又怎麼樣?」

「我不與你廢話,你去不去?」庄舉人提高聲音,許多人向這裡看來。

「沒興趣。」方運拿起桌子上的桔子,慢慢扒開,慢慢吃著,吃完第一個桔子后還點頭道,「不錯,應該是古地的桔子,聖元大陸可長不出這麼好的桔子。」

庄舉人鼻子差點氣歪,回頭看了一眼衣鳴天,發現他神色不悅,不得不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道:「我最後問你一句,可否賞個臉,相互結識一下。」

「若你方才這麼說,我或許就去了。現在,不去了,抱歉。」方運說完又往嘴裡塞了一瓣桔子。

庄舉人扭頭道:「鳴天兄,此人好大的架子!看來是瞧不起我『康社』之人。」

方運眉頭一皺,仔細看了看那些人,最後看向衣鳴天和小國公。

康王當年化名進入景國學宮建立康社,方運是知道的,而康王與武國走得近也是眾所周知,既然衣鳴天在此,他們都是康社之人,那麼衣鳴天身邊那位頗有氣勢的年輕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方運想起自己懲罰過的管長俞,而管長俞恰恰是康王的狗,按理說那個小國公應該恨自己,可為什麼小國公一臉和氣,反倒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衣鳴天情緒不對?

方運微微一笑,道:「康社之名我也有所耳聞,只是沒想到康社之人連最基本的禮賢下士都不知,委實傷心,罷了,康社瞧不起我,那我便不去了。」

庄舉人面色一沉,道:「你覺得三年前的京城舉人試第五、書山上三山一閣、康社中堅來請你,對你來說是一種侮辱?」

「倒也算不上侮辱,只是,你的確請不動我。」方運緩緩說完,一股強大的氣勢醞釀而成,注視庄舉人的眼睛。

方運坐著,庄舉人站著。

居高臨下的庄舉人竟然本能地側過頭,不敢跟方運對視,但很快反應過來,羞愧地看向衣鳴天。

「兄台好大的口氣。」衣鳴天就要站起來,但被小國公一把拉祝

小國公微笑道:「衣兄不必生氣,此人或許有真才實學也說不定。大家都是讀書人,有些傲氣實屬正常。」

衣鳴天不悅地看了小國公一眼,緩緩起身,道:「既然此人說庄兄請不動,那我便去試試1說著向方運走去。

小國公輕嘆一聲,道:「既然鳴天兄如此,那我也不要顏面,隨鳴天兄一起去。」

衣鳴天點了點頭,其餘人也隨後跟上,一起向方運走去。

方運沒有看衣鳴天,而是看了一眼面帶微笑的小國公。

方運立刻站起來,沖小國公一抱拳,誠懇道:「我看公子玉樹臨風,氣韻內斂,目有光華,恐怕是康社之首吧?康社若有一石才氣,這位公子必然獨佔九斗!若是這位公子邀我,在下喜不自勝。」

衣鳴天的臉色微微一變,而小國公面露尷尬之色,隨後笑道:「兄台好算計,不知我與鳴天兄如何得罪你,你如此離間我們兩人?我不過是一個小舉人,鳴天兄乃是武國狀元,你此言太過不智。」

方運卻作恍然大悟狀,道:「原來是武國之人啊,怪不得我覺得此人蠻橫有餘而智略不足、勇氣有餘而謀策不足、莽撞有餘而沉穩不足。此人雖是進士,比之你還是相差少許。你們康社請不動我,這位衣鳴天十分不滿,你卻面不改色,這就是修身與否的區別。我景國人果然強於武國之人。」

衣鳴天不滿地看了小國公一眼,隨後對方運道:「其他不說,我問你,我衣鳴天可有資格結識你?」

方運坐下,道:「天下人人都可結識我,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衣兄真的僅僅是結識我?」方運突然盯著衣鳴天的眼睛,目光如刀劍刺出。

衣鳴天只覺眼皮生疼,下意識以文膽抵擋。

方運微微一笑,道:「衣兄若是清醒了便坐下,我們結識一番。」

衣鳴天大怒,道:「你敢偷襲我1

不遠處景國的一位大學士一愣,露出怪異的笑容,最後盯著方運一直看,一直笑。

方運愣了一下,心道這衣鳴天瘋了不成?自己可是剛剛用出文膽二境小成的『目如刀劍』,已經很清楚告訴衣鳴天自己的文膽境界,讓他知難而退,他怎麼沒反應過來?

隨後,方運恍然大悟,要是有人說一個舉人的文膽進入二境小成,那人必然會被罵瘋子,這衣鳴天境界不足,不能清晰感受到文膽二境小成的力量,錯誤以為是用文膽偷襲挑釁。

不等方運辯駁,小國公給庄舉人使了一個眼色,庄舉人立刻向前一步站到方運身側,厲聲道:「豎子欺我康社無人?」

康社的幾個人一看庄舉人要包圍方運,不得不挪動步子,七人把方運圍祝

衣鳴天伸出食指指著地面,道:「我不管你是誰,今日若不道歉認罪,你走不出這個院子。一個小小的舉人也想在我面前放肆?做夢1

其餘人上前一步,把方運圍得更緊。

方運坐在椅子上,如同被群獅圍住的幼鹿。

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院子里變得靜悄悄的,無一人敢說話。

突然,正堂的方向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濟縣方運何在?」

包括衣鳴天在內,所有人都露出好奇之色,就要環視四周尋找那個大名鼎鼎的方運。

但是,被他們圍住的年輕舉人站了起來。

「濟縣方運在此。」

衣鳴天感到頭暈。

庄舉人身體一抖,差點昏過去,他看著方運,嘴唇哆哆嗦嗦,若不是身邊站著衣鳴天和小國公,早就跪了下去。

方運可是碎了慶國武國數千人的文宮文膽,逼得不知幾十萬人半跪認錯,人送外號「碎膽狂魔」,景國上下敢正面挑釁他的進士或許有,但舉人絕不可能有!

「入內詳談。」那聲音再度響起。

方運拍了拍庄舉人的肩膀,微笑道:「別怕,你還沒激怒我。」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