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400章入京城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眾人彎腰迎接文相座駕。 文相姜河川一頭銀白色的頭髮散披在身後,鬚眉潔白,面帶和煦的微笑,道:「我也不多言,為防夜長夢多,我即可帶方運回京城。不過我倒想問問,方運你到了書山何處?」 ...

?

書山處處有生機,方運便盤坐在山中,閉著眼,背誦《論語》《尚書》《孟子》《荀子》等眾聖經典,聲音低沉,但字字剛勁有力。◎ WWw.◎

不多時,方運就發覺自己的聲音里多了前所未有的滄桑感。

方運停下朗誦,無論怎麼回憶,都記不得第七山發生了什麼,但只要一想到第七山,心裡總有些空落落的遺憾之感。

隱隱約約,方運有些明白,若自己不失去一些,永遠得不到最好的,而第七山讓似乎讓自己經歷了失去。

兩個時辰之後,方運只覺天地震動,眨了一下眼睛,發現自己回到聖廟之中。

「嘶……」

「呃……」

聖廟的九十九名舉人中過半露出痛苦之色,還有一些人昏迷不醒,只有十多個舉人的眼神逐漸由迷茫變得清醒。

方運急忙閉上眼,然後再睜開眼,裝出一副迷茫的樣子,心中疑惑不解。

書山老人已經說了自己不可能記住書山裡的一切,可自己還是記得清清楚楚。

方運低下頭,看向自己的右手,就見一道頭髮絲細的傷痕橫貫手心,泛著淡淡的紅色,如同多了一條新的掌紋。

方運眼前立刻浮現燕赤霞慘死的場面,眼中冒出一團怒火又迅速消散,用力握緊拳頭。

「你們都醒了嗎?」一個舉人道。

方運緩緩鬆開手,微笑道:「醒了,你們過了幾山?」

「唉,我只到二山三閣,想想別人是秀才都能到三山,我堂堂舉人只能到這裡,真是慚愧。」

「我還可以,敗在三山二閣。」

「哪怕我們是舉人。過三山三閣得文心也極難。不過有了此次書山的經歷,我們若考中進士,進入學海后得到文心的機會更大。」

「文侯大人,您到達第幾山?」一個舉人問道,其他人也期盼地看著方運。

「第六山。」方運原本還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有了「口是心非」文心后,說假話張口就來,表情沒有一點生硬。

「不愧是方鎮國!哪怕那位顏域空都做不到!第一舉人非您莫屬了1

眾人紛紛稱讚。

在眾人說話的過程中,方運探查飲江貝。

發現力量聶小倩的骨灰罐不見了,但多了三種東西。

一小堆紫干木。比蛟王龍角珍貴數十倍。

半片月蓮,這是連半聖想要得到的神物,至少可延壽三十年。

第三件則是一片碧綠的葉子,葉子的葉脈是純銀色,煞是好看,方運猜到這應該是進入天樹的鑰匙。不過既然是舉人就可以進,自然在臨近突破進士的時候進比較好,先放一段時間。

聖廟大門緩緩打開,眾人說笑著離開。門外站立著大批官員,不乏成名多年的舉人和進士,但他們卻羨慕地看著這些舉人,因為絕大部分官員都沒上過書山。

方運看了看天色。此刻已經是下午時分。

走出聖廟,方運立刻接到多封傳書,其中有文相的傳書,說等到書山結束。馬上接他去京城。

方運剛要回復,卻看到天邊飛來一輛蛟馬車,方運心道姜河川的境界恐怕已經不下於文宗。哪怕不知道書山什麼時候結束,可卻能感知到大概的時間,提前返回。

眾人彎腰迎接文相座駕。

文相姜河川一頭銀白色的頭髮散披在身後,鬚眉潔白,面帶和煦的微笑,道:「我也不多言,為防夜長夢多,我即可帶方運回京城。不過我倒想問問,方運你到了書山何處?」

「第六山。」方運心裡卻加上「還有第七山」。

「好1眾人齊聲稱讚。

「雖然只有通過第六山才得文心,但也算不凡。若方運成為十國國首,必然可得那『口是心非』。」

方運微微低著頭,在別人眼裡是謙虛之態,可實際卻因不能說實話而無奈。

葛州牧道:「文相大人,方運必然會得學宮聖廟庇護吧?」

「那是自然,來之前我已與太后定好,聖廟待方運如太子,你們這些江州官員放心了吧?」文相微笑道。

眾人大喜,孫知府道:「既然待方運如太子,那隻要在京城範圍之內,哪怕大妖王都別想傷方運分毫。」

「方運,你有何準備?」姜河川問。

方運道:「請問大人,可否先去玉海城接玉環姐同去京城?」

「那我便以平步青雲載你去玉海城,然後以飛頁空舟載你和家人前去京城。你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確需要親近的人。至於其他人,太後會幫你挑選,以防宵小混入其中。」姜河川道。

方運心道都說這位文相坦蕩,今日一見果然名副其實,這種事明顯不適合當眾說,但文相卻絲毫不在乎,這種人在聖道上必然比左相走得遠,但在廟堂上必然不如左相。

「謝大人。」方運道。

姜河川向眾人微微點頭,便帶著方運踏上平步青雲,快速向玉海城飛去。

飛到空中,文相背負雙手望著天際,道:「你過了幾山?」

方運輕咳一聲,道:「您老果然目光如炬,我已經過了第七山。」

「好1文相的聲音陡然提高,背在身後的雙手用力握緊又緩緩鬆開。

「僥倖。」

「這種話就不要說了。到了京城后,你將在學宮範圍內的宅院居祝景國學宮乃是城中之城,比一些縣城更大,你在其中非常安全。」

「學生記下。」

「明日之後,你便成為景國學宮的上舍弟子。」

方運一愣,道:「那上舍之下可是內舍,內舍之下可是外舍?」

「自然。」

方運記得很清楚,宋朝時期王安石創造了三舍法,把太學的學生從低到高分為外舍、內舍和上舍,沒想到這裡也有差不多的分類。

「景國學宮聚集京城、其他州府甚至外國的學子,文位最低是舉人,甚至還有一些為爭取進入聖院而努力的進士,你到了那裡便可大展宏圖。」

「學生明白。」

不多時,兩人飛到玉海城的上空,方運指路,姜河川控制白雲落在方家的宅院,之後使用飛頁空舟搭在楊玉環、江婆子和方大牛,還有小狐狸以及小流星。

飛頁空舟一路風馳電掣,而方運沒有浪費時間,不斷向文相請教一些經義和聖道方面的學問。

在太陽即將下山的時候,飛頁空舟來到京城外。

方運從高空見過玉海城的整齊,見過孔城的龐大,這京城的風格則略有不同,如同一座全副武裝的堡壘。

飛頁空舟緩緩下降,落在學宮的一處院子中。

姜河川囑咐了一些事項便離開,由太后指派的女官負責方運一家安置。

不一會兒,趙紅妝發來傳書。!--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