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98章怒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運邁過高高的門檻,從容進入衙門之中。 兩側的衙役不斷用水火棍擊打地面,聲勢浩大。 方運卻好似什麼都沒看到,進入正堂。 濟縣縣令坐在桌案之後,再次一拍驚堂木,道:「來者何人1

方運得到消息后,和前幾日並無不同,只是利用空閑時間不斷打探向文宣的事。

向家在濟縣算不得作惡多端,對待長工家丁都不錯,只是向文宣喜歡沾花惹草,留下不少惡名。

幾天前的酒席上,有人說起楊玉環貌美和江州西施之名,向文宣就誇下海口要把楊玉環弄到手,後來去河邊騷擾楊玉環,被楊玉環和附近的婆娘們用洗衣棒打跑。

向家乃是望族,向父聽到此事後,要罰向文宣,但被向老太太阻止。向文宣覺得丟了臉,就派人挑事打了方運一頓。

方運探聽到,向文宣事後本來想罷手,但被好友嘲笑,便發誓說若不能把楊玉環納為小妾以後便把姓倒著寫。

方運在心裡把向家的力量和自己的力量進行對比,赫然發現,自己既然永遠無法成為讀書人,那永遠無法跟向家抗爭,一個望族可以輕易壓下自己的一切力量。

方運越發悲哀,自己是個無權無勢的匹夫,只有逃跑一條路可走,可一旦和楊玉環逃跑,向文宣極可能栽贓一個罪名布下天羅地網,一旦自己被抓,向文宣稍一威脅,那楊玉環將不可避免成為向文宣的玩物。

直到這個時候,方運才發現這個世界如此殘酷,自己甚至沒有掙扎的餘地。

當天夜裡,完工後方運離開吉祥酒樓,默默走著。

此時此刻,方運內心充滿掙扎,是去是留?

楊玉環是自己的童養媳,是自己的姐姐,更是自己的女人,怎能放棄!

可若不放棄,自己拿什麼抗爭?

方運走到一處僻靜無人的地方,突然響起凌亂的腳步聲。不等方運逃跑,十多個手持棍棒的人圍了過來。

一個玉面錦衣的公子搖著扇子走近,還故意露出錦衣內童生服的邊緣。

那人微微一笑,道:「你就是方運吧?」

方運冷冷地道:「你就是向文宣?」

「哦?你比傳聞中聰明,不過你為何成不了童生?」向文宣道。

那些打手哄堂大笑。

方運努力深呼氣,緩緩道:「向兄,我……」

不等方運把話說完,向文宣搶過一根棍棒砸來,方運正要還擊,周圍的人立刻按住他。

「砰」地一聲。向文宣的根棒結結實實落在方運的額頭上,打得方運眼前發黑。

「你也配叫我向兄?」向文宣用棍棒指著方運。

方運強忍頭部的劇痛,緩緩道:「向少爺,求求您放過玉環,她與我相依為命,已經是我的親人。」

「那又如何?我就算不答應你,你能怎麼樣?我知道你在打探我,你能怎麼樣?啊1向文宣用棍棒頂在方運的額頭。

方運的雙拳死死握著,牙齒緊緊咬著。眼睛一眨不眨盯著向文宣,緩緩道:「我讀書不多,但也知道,匹夫一怒。血濺五步1

「哈哈哈……」向文宣猛地用棍棒捅在方運胸口,疼得方運倒吸一口涼氣。

「就憑你?你想一怒?你們鬆開他,我就站在這裡,你怒給我看!來啊1

方運滿面通紅。猛地邁出半步,然後停在原地不動。

「哈哈哈……匹夫?你連匹夫都不如!你都能做什麼?怒給我看啊1向文宣揮舞棍棒,啪地一聲打在方運的左肩。

方運硬扛住棍棒。身體一晃,低下頭,緩緩鬆開握緊的雙手,道:「向少爺,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和玉環吧,我給您立長生牌位。」

「哈哈……你倒是怒啊!我今日來,就是勸說你一件事,不,是命令你!乖乖勸楊玉環嫁給我,我也不虧待她,讓她當我的小妾。至於你,以後就是我的小舅子!你不是在酒樓當夥計么,我可以讓你當我們向家酒樓的掌柜!言盡於此,下次再見面,我可就不會把你當小舅子了!走1

向文宣帶人揚長而去。

方運深吸一口氣,忍著身上的疼痛,稍微整理一下衣衫,默默地回家走。

楊玉環和往常一樣在門口笑臉相迎,發現方運神態不對,急忙迎上來。

「小運,你怎麼了?」楊玉環緊張地看著方運。

方運笑了笑,道:「在酒樓向下走的時候摔了下來,沒事。」

「我扶你進去。」楊玉環說著攙扶著方運進去。

屋裡只有一盞油燈,照得屋裡昏黃暗淡。

等方運坐好,楊玉環就要出去找大夫,方運卻道:「一些小傷,不值得花錢,幾天就好了。」

楊玉環正要勸,但發現方運神色堅定,只能輕輕點了點頭。

「嗯,聽你的。」

方運看著楊玉環的面龐,道:「玉環姐,你跟著我受苦了。」

「苦什麼?倘若不是公公婆婆,我早就餓死了。不苦。」楊玉環笑盈盈看著方運。

方運輕聲道:「我見不得你受苦。」

「真的不苦,能和小運一起好好過日子,我心裡就是甜的。」楊玉環的目光更加溫柔。

方運勉強擠出笑容,道:「我知道很多人向你說親,你怕我難過沒告訴我。那個叫蔡合的童生不錯,我與他多次接觸,哪怕是酒後都彬彬有禮,對待我們夥計都不錯。而且他家裡富有,正室空了,你若去,他定然會讓你當正室。」

楊玉環面色一沉,道:「你又聽誰說了那些閑言碎語?以後不準提這些事!等你把傷養好,我……我跟你圓房1

楊玉環說著臉上飛霞,瞪了方運一眼,快步回到自己的房裡。

方運看著楊玉環的背影,微微笑起來,笑了很久,舉著油燈回到屋裡,寫下一封信,晾乾後放好。

第二天天剛亮,方運起身洗漱。

房間的門吱嘎一聲,就見一身月白色衣衫的楊玉環走了出來,眯著眼問:「怎起得這般早?」

「昨日舅舅找我。讓我幫他殺豬,我去幫個忙,在他家吃完飯就去酒樓,你先睡吧。」

「嗯,你小心些。」楊玉環輕聲道。

方運微微一笑,向外走去。

到了舅舅家門前,方運抬頭一看,黑門高牆,遠比自家的院子大,裡面傳來豬叫聲。

方運推門而入。道:「大舅,我今日清閑,幫你殺豬,但你可得管飯1

「臭小子,快點來幫忙1

方運忙裡忙外,等殺完豬又幫大舅洗刀,然後一起吃飯。

吃完早飯,大舅帶著豬肉離去,方運則說幫忙磨殺豬刀。其他人各做各的。

磨完三把刀,方運看四周無人,拿起最鋒利的一把藏在袖中,迅速離開。

方運來到向家斜對面的巷子口。在拐角處望著。

不多時,向文宣帶著兩個隨從大搖大擺走了出來,方運弓著背彎著腰,露出一臉諂媚的笑容。一邊走一邊喊:「姐夫!姐夫1

向文宣看到方運一臉反感,但聽到方運的稱呼,哈哈大笑。他身後的兩個隨從也低聲笑起來,看向方運的目光充滿鄙夷。

「哈哈哈……你終於學聰明了!說吧,我知道你是來提條件的,放心,我不會虧待自家人。」

方運嘿嘿一笑,道:「姐夫,您能不能給我一些銀錢,不多,五十兩就成。」

向文宣的兩個隨從看方運的眼光更加輕蔑。

向文宣笑道:「五十兩就五十兩……」

方運看著向文宣的身後,突然一愣,驚訝地道:「你們怎麼來了……」

向文宣和兩個隨從下意識回頭望,什麼都沒看到。

方運一個箭步衝上去,左手揪住向文宣的衣領,右手握著殺豬刀,向前用力一送。

「噗……」

殺豬刀穿透向文宣的小腹,露出鮮紅雪亮的刀尖。

「你……」

「我在怒給你看1方運目光如冰,抽出來,捅進去,如此反覆,一刀又一刀。

兩個隨從眼中的鄙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驚恐。

一個隨從雙腿一軟,倒在地上,蹬得地面沙土亂飛卻退不了多遠。另一個轉身就跑,大聲呼喊。

向文宣倒下,方運一身血。

方運冷漠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隨從,彎腰對準向文宣的脖子猛砍,砍斷後把刀插進向文宣的口中,提著他的頭髮向前走。

方運一邊走,一邊用向文宣的頭髮擦手。

烏黑的頭髮擦著鮮紅的手,頭髮紅了,手還是血色。

向家十多人涌到門口,他們眼睜睜地看著方運擦著手,慢慢向前走,向前走。

無一人阻攔。

方運提著向文宣的人頭來到縣衙門口,衙役如臨大敵,其中一人轉身跑進衙門內。

「你……你來做什麼1衙役用水火棍指著方運。

「自首。」方運說完把向文宣的人頭扔到一旁,拍打著兩手。

血已乾枯,落下的是粉末。

驚堂木敲擊桌面的聲音響起。

「升堂1一個威嚴的聲音震得方運耳朵轟鳴,那聲音彷彿充滿了天地正氣。

方運邁過高高的門檻,從容進入衙門之中。

兩側的衙役不斷用水火棍擊打地面,聲勢浩大。

方運卻好似什麼都沒看到,進入正堂。

濟縣縣令坐在桌案之後,再次一拍驚堂木,道:「來者何人1

「濟縣方運。」

「為何而來。」

「自首。」

「所犯何事?」

「殺向文宣。」

「為何殺向文宣。」

「奪我之妻。」

濟縣縣令第三次拍擊驚堂木,怒喝道:「胡說八道!我已用官印查過,你家的童養媳毫髮無損,向文宣怎會奪你之妻?」

「我若不殺他,他便奪了。」

「信口雌黃1

「我知道他一定會奪。」方運眉頭輕動,似是回答又似是自言自語。

縣令大怒道:「你也曾讀書識字,也算是半個讀書人,讀書人首重修身,殺人不善,如何修身?」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