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98章 怒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1-18 03:06  |  字數:3792字

方運得到消息後,和前幾日並無不同,只是利用空閑時間不斷打探向文宣的事迹。

向家在濟縣算不得作惡多端,對待長工家丁都不錯,只是向文宣喜歡沾花惹草,留下不少惡名。

幾天前的酒席上,有人說起楊玉環貌美和江州西施之名,向文宣就誇下海口要把楊玉環弄到手,後來去河邊騷擾楊玉環,被楊玉環和附近的婆娘們用洗衣棒打跑。

向家乃是望族,向父聽到此事後,要罰向文宣,但被向老太太阻止。向文宣覺得丟了臉,就派人挑事打了方運一頓。

方運探聽到,向文宣事後本來想罷手,但被好友嘲笑,便發誓說若不能把楊玉環納為小妾以後便把姓倒著寫。

方運在心裡把向家的力量和自己的力量進行對比,赫然發現,自己既然永遠無法成為讀書人,那永遠無法跟向家抗爭,一個望族可以輕易壓下自己的一切力量。

方運越發悲哀,自己是個無權無勢的匹夫,只有逃跑一條路可走,可一旦和楊玉環逃跑,向文宣極可能栽贓一個罪名布下天羅地網,一旦自己被抓,向文宣稍一威脅,那楊玉環將不可避免成為向文宣的玩物。

直到這個時候,方運才發現這個世界如此殘酷,自己甚至沒有掙扎的餘地。

當天夜裡,完工後方運離開吉祥酒樓,默默走著。

此時此刻,方運內心充滿掙扎,是去是留?

楊玉環是自己的童養媳,是自己的姐姐,更是自己的女人,怎能放棄!

可若不放棄,自己拿什麼抗爭?

方運走到一處僻靜無人的地方,突然響起凌亂的腳步聲。不等方運逃跑,十多個手持棍棒的人圍了過來。

一個玉面錦衣的公子搖著扇子走近,還故意露出錦衣內童生服的邊緣。

那人微微一笑,道:「你就是方運吧?」

方運冷冷地道:「你就是向文宣?」

「哦?你比傳聞中聰明,不過你為何成不了童生?」向文宣道。

那些打手哄堂大笑。

方運努力深呼氣,緩緩道:「向兄,我……」

不等方運把話說完,向文宣搶過一根棍棒砸來,方運正要還擊,周圍的人立刻按住他。

「砰」地一聲。向文宣的根棒結結實實落在方運的額頭上,打得方運眼前發黑。

「你也配叫我向兄?」向文宣用棍棒指著方運。

方運強忍頭部的劇痛,緩緩道:「向少爺,求求您放過玉環,她與我相依為命,已經是我的親人。」

「那又如何?我就算不答應你,你能怎麼樣?我知道你在打探我,你能怎麼樣?啊!」向文宣用棍棒頂在方運的額頭。

方運的雙拳死死握著,牙齒緊緊咬著。眼睛一眨不眨盯著向文宣,緩緩道:「我讀書不多,但也知道,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哈哈哈……」向文宣猛地用棍棒捅在方運胸口,疼得方運倒吸一口涼氣。

「就憑你?你想一怒?你們鬆開他,我就站在這裡,你怒給我看!來啊!」

方運滿面通紅。猛地邁出半步,然後停在原地不動。

「哈哈哈……匹夫?你連匹夫都不如!你都能做什麼?怒給我看啊!」向文宣揮舞棍棒,啪地一聲打在方運的左肩。

方運硬扛住棍棒。身體一晃,低下頭,緩緩鬆開握緊的雙手,道:「向少爺,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和玉環吧,我給您立長生牌位。」

「哈哈……你倒是怒啊!我今日來,就是勸說你一件事,不,是命令你!乖乖勸楊玉環嫁給我,我也不虧待她,讓她當我的小妾。至於你,以後就是我的小舅子!你不是在酒樓當夥計么,我可以讓你當我們向家酒樓的掌柜!言盡於此,下次再見面,我可就不會把你當小舅子了!走!」

向文宣帶人揚長而去。

方運深吸一口氣,忍著身上的疼痛,稍微整理一下衣衫,默默地回家走。

楊玉環和往常一樣在門口笑臉相迎,發現方運神態不對,急忙迎上來。

「小運,你怎麼了?」楊玉環緊張地看著方運。

方運笑了笑,道:「在酒樓向下走的時候摔了下來,沒事。」

「我扶你進去。」楊玉環說著攙扶著方運進去。

屋裡只有一盞油燈,照得屋裡昏黃暗淡。

等方運坐好,楊玉環就要出去找大夫,方運卻道:「一些小傷,不值得花錢,幾天就好了。」

楊玉環正要勸,但發現方運神色堅定,只能輕輕點了點頭。

「嗯,聽你的。」

方運看著楊玉環的面龐,道:「玉環姐,你跟著我受苦了。」

「苦什麼?倘若不是公公婆婆,我早就餓死了。不苦。」楊玉環笑盈盈看著方運。

方運輕聲道:「我見不得你受苦。」

「真的不苦,能和小運一起好好過日子,我心裡就是甜的。」楊玉環的目光更加溫柔。

方運勉強擠出笑容,道:「我知道很多人向你說親,你怕我難過沒告訴我。那個叫蔡合的童生不錯,我與他多次接觸,哪怕是酒後都彬彬有禮,對待我們夥計都不錯。而且他家裡富有,正室空了,你若去,他定然會讓你當正室。」

楊玉環面色一沉,道:「你又聽誰說了那些閑言碎語?以後不準提這些事!等你把傷養好,我……我跟你圓房!」

楊玉環說著臉上飛霞,瞪了方運一眼,快步回到自己的房裡。

方運看著楊玉環的背影,微微笑起來,笑了很久,舉著油燈回到屋裡,寫下一封信,晾乾後放好。

第二天天剛亮,方運起身洗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