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97章輪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不多時,楊玉環端著熱氣騰騰的飯碗放到飯桌上,口中輕輕吸著氣,急忙用手捏耳垂。 方運卻突然起身,把她按在一旁的凳子上,道:「一人一半,你不吃,我也不吃,咱倆就在這裡坐到天亮1 「我...

書山老人的面色依舊陰沉,道:「他對書山和文界的秘密所知甚多,所以在那裡僅僅是誦讀《尚書》,我更加難以插手。不過,此事不會再發生,若是他還敢在書山中阻你,我便親自出手,鎮壓三十年1

「謝老先生相助。」方運真誠感謝。

書山老人側身看向第七山的光門,道:「這第七山,內容我不說,只說通過後,進士倒和舉人有所不同。若是進士通過第七山,只會得到一種臨時的文心。而舉人通過第七山,會獲得天葉,乃是進入「天樹」的唯一通行方式。故老相傳,天樹是妖蠻先祖所建,乃是妖蠻最佳的試煉之所,后被孔聖得到進入之法,讓人族也可進入。只不過進入之法需要消耗太多才氣,非眾聖世家難以承受,所以非世家子弟想進入,只能通過第七山。」

方運道:「我的確在妖族的典籍中聽說過天樹,聽說孔聖建人族聖塔,就曾效仿天樹?」

「確有此事。你既然知道天樹,可知其來歷?」

方運回憶星妖蠻典籍和古妖傳承的記憶,道:「天樹的來歷並不是什麼秘密,據說是妖族一位妖神發現一粒他無法看透的種子,然後扔進遠古戰常那種子竟然吸收了遠古戰場的力量,再被那妖神稍加引導,成為一處妖族試煉之地。」

「看來你所知不少。天樹深植遠古戰場,妖蠻每過一層,都有巨大的好處,但人族可能要過兩層或三層才能得到適合自己的獎勵。即使是這樣,對我人族也幫助巨大。此樹唯一的問題就是從第一層開始攀爬,而且妖位必須是妖將,相當於人族的舉人。若是在舉人時候沒有進入過天樹,則終生無法進入。」

「那豈不是古往今來就我一個舉人來到這裡?」

書山老人露出讚賞之色。道:「當然。哪怕是半聖世家,十年也只能送一個舉人進去,亞聖世家五年可送一人,而孔家,一年送一人。其餘人無論天資多麼優秀,在成進士前若不能想辦法從眾聖世家那裡獲得進入天樹的機會,便無法進入。這不能怪眾聖世家貪獨,只因送人族入天樹的代價實在太大。」

方運道:「我明白。孫子世家的家主曾提過,可以送我進入一些特別的古地,這天樹恐怕就是其一。而孔德論等人也隱晦地說過。只不過,他們不能確定我將來會不會危及他們的家族,所以需要我做出承諾。」

「人之常情。那顏域空、衣知世等人都進入過天樹,所以才有今日的成就。你只有通過第七山,才可能拿到天葉。不過,這第七山格外不同,書山無法保證你不受損傷。」書山老人道。

「既然來到這裡,斷無回頭之理1方運的目光格外堅定。

書山老人沉默片刻,道:「那我便不打擾你了。」說完消失不見。

方運深吸一口氣。進入第七山的光門。

眼前出現一片絢麗的刺目色彩,方運下意識眨了眼,只覺頭疼欲裂。

方運茫然地抬起頭觀察四周。

這裡是一處小巷,正午的太陽高懸天空。地面處處積水,樹葉與花瓣散落在地上,耳邊傳來陣陣鳥鳴,生機盎然。

「這是哪裡?」方運心中思索。警惕地打量著四周,然後扶著牆慢慢站起,慢慢回憶起自己的身份和一切。過去的一幕幕在自己腦海中重現。

方運發現,原來自己是一個從小父母雙亡的孤兒,被童養媳楊玉環養大。

聖元大陸的讀書人可以利用才氣獲得強大的力量,但要獲得這個資格,需要在十二歲前通過蒙學考試,但是方運並沒有通過,此生無法成為讀書人。

方運神色變幻,最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眼中涌動無限的悲涼。

「既然不能成為讀書人,那永遠得不到力量,永遠只是社會的底層。唉……」方運心中升起一絲煩躁之情,隨後開始深呼吸,緩緩平復情緒。

方運想起過去的記憶,心中疑惑,自己的過去太笨太傻了,待人接物都不會,現在似乎聰明許多。

「唉,不管怎麼樣,先好好過日子。」

方運仔細整理衣衫,走到積水邊,發現自己成為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乾瘦虛弱,一身粗布衣裳,衣服上還打了布叮身上還有幾處瘀傷和擦傷,並不嚴重。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的太陽,暗道不好,匆匆走出巷子。

大街上人來人往,少數幾人看過來,其他人都繼續走自己的路,沒人理會一個瘦弱的少年。

「我因不善言辭,在吉祥酒亂換仄Γ所以被騙出來毆打,現在必須先回去。」方運自知還沒有完全了解這個世界,急忙向吉祥酒樓小跑去。

「方運!方運!你死哪兒去了?」就見身穿紅色員外袍的甄掌柜走出大門大喊。

「這裡!在這裡!甄掌柜,我方才怎麼沒看出來,您今天氣色真好,紅光滿面,今日必然顧客盈門1方運擠出一副笑臉道。

甄掌柜一愣,臉上的怒氣消散許多,不悅道:「少在那裡耍嘴皮子,快進去洗洗然後招待客人。」

「是是1方運快步躥進後堂,稍微洗漱一遍,開始照顧客人,上菜傳菜。

「客官,這是您的紅燒豬蹄。」

「兩瓶老黃酒?沒問題1

「李大爺,您來了?快坐,您老真是越發硬朗了,一拳能打倒倆小伙。」

方運迎來送往,一臉燦爛的笑容,在無人注意的時候,眼中偶爾閃過一抹落寞。

「滾!信不信老子把酒扣你頭上!滾1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吉祥酒樓的另一個夥計嚇得匆匆跑開,旁邊的桌子上坐著四個強壯的客人,衣著都比普通人華麗一些,一個滿臉橫肉之人一拍桌子,然後指向方運,道:「你過來1

方運滿面笑容走過去,道:「貴客您說。」

「我三個朋友遠道而來。我想點個老鱉湯,那個夥計說沒有,我又點一盅煲遼參,竟然也說賣光了!我問問你,是真沒有,還是看不起我賀老三1

方運一聽,於是沖賀老三一豎大拇指,道:「賀老爺您真是有眼光1

賀老三面色一緩,道:「怎麼說?」

「這可都是我們店裡最好的兩道菜,只要是有身份的客人。來店裡必點,可您也看到了,今日店裡人太多,早被點光了。您要是信得過我,讓我幫您選店裡最好的幾道菜,保證讓您吃的高高興興。幾位老爺,您們說呢?」方運說完笑著看向其他三人。

賀老三沒有立刻說話,同樣看向其餘幾人。

「那就聽這個小夥計的吧。」一個面相老實的人道。

賀老三臉上怒氣全消,道:「快去。遲了我打斷你的狗腿1

「好!給七號桌四位尊貴的大老爺備好酒好菜1方運大喊著離去。

一直在暗中的甄掌柜鬆了口氣,走到後堂門口對走過來的方運露出難得的笑容,道:「你小子真懂事了。」

方運輕嘆一聲,誠懇地道:「我是被打開竅了。甄掌柜,以前我太笨了,以後改過自新,絕對不會那樣。」

「嗯。不錯,知道錯了就好。」甄掌柜點點頭。

方運笑了笑,繼續忙碌。一整天不斷與大廚說著好話。把大廚老雷哄得開開心心。

在吉祥酒樓,大廚老雷的地位僅次於甄掌柜,沒人敢給他臉色看。

一直忙到夜裡,客人即將走的時候,方運跟老雷耳語一番,在老雷的默認下,用油紙包好了幾塊客人剩下要扔掉的魚肉。

關店后,方運帶著油紙包向家裡走去,笑了一天的臉終於恢復正常,只是彷彿有一道陰影落在他的臉上,一直沒有離開。

拐過一個街口,就見一個身穿粗布衣裳的女子坐門前的小凳子上,正向這裡望來。

「小運1

「玉環姐1方運笑著向那女人招手,走近了一看,那是一個俊俏的女子,笑起來如夜裡的明月,目光中充滿了溫柔,讓人越發歡喜。

「用不用吃點東西?飯菜在鍋里放著,現在還是熱的。」楊玉環邁著輕鬆的步子走過來。

方運微笑道:「我不餓,在酒樓吃了伙食飯,走,進屋說。」

兩個人進了屋關好門,方運才拿出油紙包放在飯桌上,攤開道:「玉環姐,我從酒樓拿了些要扔掉的魚和肉,你也不用勸我,咱倆一人一半。你去熱熱。」

「你自己吃吧,我不餓。」楊玉環的目光在魚肉上停留短暫的一剎那,隨後抬起頭堅定地道,「我剛吃過了,真不餓。」

方運笑道:「那好,你幫我熱熱吧。」

不多時,楊玉環端著熱氣騰騰的飯碗放到飯桌上,口中輕輕吸著氣,急忙用手捏耳垂。

方運卻突然起身,把她按在一旁的凳子上,道:「一人一半,你不吃,我也不吃,咱倆就在這裡坐到天亮1

「我不餓……」楊玉環輕聲抗拒。

「不餓也得吃1方運說著夾起一筷子肉,強行放到楊玉環嘴邊。

「哎,那我就吃一口。」楊玉環張口吃下。

有了第一口就有第二口,兩人分完剩下的魚肉。

就這樣,方運安安穩穩地度過三日,在酒樓的人緣越來越好,同時也探聽到那幾個地痞打自己的真相。

那些地痞是縣裡望族向家的小少爺向文宣派的人,向文宣不僅是童生,其伯父更是一位翰林,在京城任高官,勢力在大源府根深蒂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