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95章燃發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燕赤霞腰中一物突然一動,一片金光外散。護住燕赤霞。 燕赤霞目光一清,發現方運呆立原地面孔木訥,彷彿失了魂。頓時怒髮衝冠。 「妖蠻化人意圖加害,我燕赤霞豈能容你!我說送方運到金山書院,便...

「我是此地人,讀書百餘年。」那白袍人緩緩道。

方運道:「我大概明白了,不過你能走到這裡,怕是花了不少力氣1

「我不喜廢話。這金山書院,你不能去。」

方運道:「閣下既然知道我在登第六山,如此逼迫,實乃與妖蠻無異1

白袍人不說話。

「閣下既然不說話,那便是不再阻攔,多謝閣下。」

方運抬腳要走,那白袍人再度發話。

「你今日不應過,文心也不應得。」

「我得不得,不是由你來決定,而是由書山來決定。」

「我在這裡,你不能得1白袍人的語氣斬釘截鐵。

燕赤霞奇道:「你這人好不講道理!方運若是有錯,你或斥責,或懲戒,可你平白無故斷他前路,害他不能救友人,未免太過。」

方運道:「此人……是天外客,不是此地人。」

「方賢弟放心,若他不讓,我們闖過去便是!我說護送你到書院便一定送到,不能在門前功虧一簣。」

方運點點頭,踏上石階向前走,邊走邊道:「希望閣下讓行,否則無論我今日得不得,他日必定要討回公道1

方運見那白袍人微微低下頭,繼續背對著自己,雙手捧著什麼,隨後開始低聲朗誦。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

白袍人誦讀的正是《尚書》的內容,記載了上古時期王和貴族的講話,是世界最古老的史書,經過孔聖編修,是眾聖經典之一。

整部書晦澀難懂,不到大學士,無人敢精研攻讀,當年連孔子的親傳弟子都在學業有成后才敢精研。大學士之下的讀書人只是背誦全文,理解其表面的意思,無法挖掘其中蘊含的真正意義。

方運聽著《尚書》的內容,竟然不由自主雙手垂下,低著頭,如同學生受訓一樣。

此時此刻,方運徹底忘記了崔鶯鶯和聶小倩,更不記得有什麼白娘子,甚至連書山都被遺忘。

每聽到一個字,方運都會本能地進行分析。用自己所學的一切去解讀聽到的字句。

《尚書》字字微言大義,如石中黃金,不可輕易伸手取之,需用複雜的手段與工具才能提煉。若手段不明,工具不利,石中淘金不過痴心妄想。

方運卻激發了讀書人的本性,被這神秘古奧的文字吸引,逐字逐句研究。

那人讀的內容越來越多,方運往往前面的沒理解就不得不感悟後面的內容。如同漏碗盛水,水越多,漏得越多,永遠不滿。

燕赤霞和方運一樣。神情恍惚,開始研究《尚書》中的義理。

過了片刻,燕赤霞腰中一物突然一動,一片金光外散。護住燕赤霞。

燕赤霞目光一清,發現方運呆立原地面孔木訥,彷彿失了魂。頓時怒髮衝冠。

「妖蠻化人意圖加害,我燕赤霞豈能容你!我說送方運到金山書院,便是耗盡一切亦在所不惜!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壽,換天地正氣1

燕赤霞口吐鮮血,以碧血丹心出口成章,吟誦進士戰詩《白馬篇》,乃是一代才子曹植所作,詩出四句可喚出白馬將軍,直到誦讀完,白馬將軍的力量會達到最強。

周圍天地元氣涌動,白馬將軍剛一出現就身披金甲,手持神弓,全身散發著淡淡的浩然正氣。

那白袍人只是輕哼一聲,白馬將軍竟然突然消散,而《白馬篇》徹底中斷。

「你竟然……」燕赤霞眼中更加悲憤,再次怒吼,「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壽,再換天地正氣1

燕赤霞再次吐血,吟誦自己所作的進士戰詩《盪妖志》,凝聚成一把血色的滅妖之劍,散發著比之前白馬將軍更強大的天地正氣的氣息,就要斬殺前方白袍人。

那白袍人只是輕輕動了動手指,滅妖之劍竟然突然掉轉劍身,對著燕赤霞的左肩切下。

燕赤霞的整條左臂飛了出去,血流如注,隨後被才氣止住

「好!好!好!人族燕赤霞,為方賢弟,三請天地正氣1

暗紅色的血液自燕赤霞的嘴角流出,流得緩慢,卻一直不停。

「少年自負凌雲筆……」

燕赤霞再度誦出《盪妖志》,再一次凝聚成滅妖之劍,但在滅妖之劍即將飛出的時候,那白袍人念誦《尚書》的聲音突然加重,隨後滅妖之劍炸開,燕赤霞下意識用另一條手臂去擋,整條右臂被炸爛,一截小臂飛了出去。

那白袍人念誦《尚書》的聲音又恢復正常,聲音變得有些柔和,彷彿在規勸燕赤霞收手。

燕赤霞怒火攻心,文宮震蕩,任由鮮血從嘴角流出,道:「我燕赤霞斬盡萬妖,但有言出,絕無回頭!方運助我殺樹妖,我必送他入書院!人族燕赤霞,四請天地正氣1

天空輕輕一震,元氣狂暴,一股宏大的聲音響了一聲,如巨象長鳴,又如巨鼓輕震。

燕赤霞的鼻子和雙眼中緩緩流出殷紅的鮮血,緩緩地出口成章:「少……年……自……」

新的滅妖之劍浮現在半空。

待燕赤霞誦出最後一個字,滅妖之劍如同離弦的箭一樣飛出去,直取白袍人的後腦。

白袍人突然伸出右手,用兩根手指夾住滅妖之劍,擁有四重碧血丹心力量的進士戰詩所化的力量在兩根手指間毫無反抗之力。

「你……」

不等燕赤霞說完,白袍人夾斷滅妖劍,其中半截血色的光劍向後疾飛,掠過燕赤霞的右腿膝蓋。

燕赤霞身體一歪倒在地,死死咬著牙,口中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滿臉蠟黃,汗水如流。

「我……燕!赤!霞!五請天地正氣,以我之餘壽,踐我之承諾!少年自負凌雲筆……」

烏雲滾滾湧來。狂風大作。

燕赤霞全身浴血,單腿而立徐徐站立起來,明明已經身受重傷,但卻容光煥發,身體表面散發著乳白色的微光,如同天之賢者、人族先知。

燕赤霞再度出口成章《盪妖志》,新的滅妖之劍形成,不再是血色,而是堂堂正正的黃金之劍,王者之器。

他腰間飛出一張金色聖頁。飄飄蕩蕩飛到半空,融入那滅妖之劍。

與此同時,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從方運的飲江貝中出現,一身白衣,清秀無雙,但目光無比堅決。

「我也助方郎1聶小倩說完縱身跳入那滅妖之劍中。

滅妖之劍毫無變化,但千里之內烏雲排空,狂風靜止,萬邪哀嚎。

「告辭1燕赤霞微微低下頭。

嗖地一聲。滅妖之劍刺入白袍人的后心,洞穿他的身體,沒入石階之中。

「罷了,罷了……」

白袍人的身體消失。半空中只剩一根兩尺長的長發,一邊飄蕩,一邊慢慢燃燒。

方運身體一動,目光茫然。隨後輕輕眨眼,目光清澈,疑惑地看了看前面飄蕩燃燒的長發。又看了看身邊失去雙臂、獨腿站立的燕赤霞。

方運面色大變,腦海立刻浮現缺失的回憶,發現方才在聽《尚書》的時候竟然還有燕赤霞和聶小倩的聲音。

「燕兄!小倩1方運心如刀絞,伸手扶住燕赤霞。

燕赤霞低著頭,嘴角噙著笑意,只是再也不能開口。

燕赤霞身上的白光散盡,一陣風吹來,身體化為飛灰消散。

「燕兄1方運大喊一聲,伸手去抓,卻什麼都抓不到。

方運猛地轉身,邁步登上階梯,伸手抓住那根只剩半尺長的頭髮。

一股比火山深處更炎熱、比天空的太陽更有威嚴的力量自那頭髮之上爆發,方運如同被巨象踢中的皮球一樣倒飛出去。

方運手裡死死抓著那根長發。

長發還在燃燒,方運的手掌上散發著血肉焦糊的氣味。

方運沒有鬆手。

「奇書天地,助我1方運在心中吼叫。

燃燒的頭髮無聲無息的消失,隨後方運看到在漆黑的奇書天地中,一根纖細的頭髮奮力掙扎,最終被更強大的力量壓制,靜靜地懸浮在虛空中。

頭髮不再燃燒。

「不管是誰,我一定要找到你!誓報今日之仇1方運眼中恨意滔天。

方運低頭看了看右手之上橫貫掌心的燒傷,用力握住,抬起頭看著山頂的書院,撩起袍子邁步攀登階梯。

方運周身依舊蕩漾著燕赤霞殘存的天地正氣。

走了十幾步,方運突然停下,然後又繼續向前走。

那巨大的水龍依舊纏住整座山峰,沒有對方運造成絲毫阻礙。

不多時,方運登上最後一階石梯,透過金山書院的正門,向前看去。

就見數以百計的讀書人站在書院廣場的各處,不斷使用戰詩詞展開攻擊,而在書院廣場的中心,站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美婦人,

美婦人周身環繞著許多青色的碎片,這些碎片或合或分,不斷抵擋四處的攻擊。

除了戰詩詞,美婦人附近還有三把唇槍舌劍飛來飛去,其中兩把唇槍舌劍已然破損。

「住手1方運大喝一聲。

那白素貞身體一抖,嚇得急忙捂著耳朵。

其餘讀書人欣喜若狂。

「是天地正氣1

「此人竟然攜天地正氣而來,至少也是大儒親傳1

「這個蛇妖走不了了1

所有人停下手,但那三把唇槍舌劍依舊懸浮在白素貞的附近,虎視眈眈。

「來者何人?」一個威嚴老者沉聲問,他身穿進士劍袍,而他身邊的兩人穿著同樣的衣服。

「舉人方運,來接救命恩人回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