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90章 可是方郎?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你一個道理,你吃不掉我1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我的分身不是燕赤霞的對手,那我就明日在半月峽等你們!我要讓你們葬身在這南若林中!哈哈哈……」木頭人大笑著率領所有的妖蠻離開。 燕赤霞淡...

?

方運道:「這怎麼使得?離天亮還有大概四個時辰,你我各守兩個時辰,畢竟明日要與樹妖姥姥戰鬥,如何?」

「那好,你們先睡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我來守夜。」

「如此甚好。」

方運又找了四個秀才輔助燕赤霞守夜,然後吃了些食物回屋中睡覺。

不知多久,外面傳來喊殺聲,方運正要出去,就聽燕赤霞的聲音傳來:「你們繼續睡,區區妖物不堪一擊,等睡足再來幫我1

方運決定再睡一陣起身相助,突然感到屋內颳起冷風。

「哼,念在你被樹妖控制,馬上滾出此地1方運平靜地說著,甚至連眼都不睜開。

一個冰冷冷的聲音傳來:「你怎知我是什麼,你連看都不敢看!你還是怕了我1

方運卻微微一笑起身,掀開被子,看向門口的方向。

他的雙目微亮,明眸夜視讓他在漆黑的深夜看到門口站著一個鬼物。

這鬼頭髮蓋住面孔,嘴裡探出一條手臂長的血色舌頭,伸出兩隻手,指甲足有一尺長。

鬼物陰森森地道:「怎麼,怕了吧?」

方運卻笑道:「你不過是頭髮亂一些,舌頭長一些,指甲尖一些,我為何要怕?」

「你……」那鬼物的頭突然掉在地上,一個無頭鬼以極慢的速度逼近,那鬼頭在地上道,「現在怕了嗎?」

「你有頭的時候我不怕,現在連頭都掉了,更加弱小,我怎會怕?」方運依舊面帶微笑。

那鬼物的頭回到脖子上,憤怒地道:「我要殺了你1說完沖向方運,大聲叫喊,長發飛舞,血舌伸縮。利爪亂晃。

方運輕喝道:「邪不幹正,妖不勝德,鬼不侵義!我滿腔熱血,為救白娘子而捨生取義,你區區鬼物安敢近身1

方運的話彷彿帶著天地正氣、無上雷音,那鬼物全身冒出火焰,慘叫著逃開。

「可惡的讀書人……」

方運輕哼一聲,書中記載過鬼物,鬼物強橫無匹也弱不禁風,只要心不亂。便萬鬼不侵,心一亂,鬼物便可有機可乘。

直到此時,方運終於明白此地是何處,因為太後送來的古書中有記載,自己之前想錯了,並非幻境。

陰風又起。

方運正要以文膽鎮殺鬼物,就聽一個幽幽的聲音響起。

「可是方郎?」

方運定睛一看,就見一個白衣飄飄的女子站在前方。面容清秀,嬌弱纖細,十五六歲的年紀,一雙眸子裡帶著無盡的幽怨和哀愁。同時還有一種久別重逢的喜悅。

方運相信自己沒見過這個女子,於是道:「敢問姑娘芳名。」

女孩更加幽怨,輕聲道:「奴家是小倩埃」

方運一聽就明白了,自己不僅被書山老人代替了寧采臣。而且還跟小倩有舊。

方運立刻起身,道:「原來是小倩,你不是早就去世了嗎?」

「奴家本已去世。但卻被姥姥拘禁魂魄,生不如死。聽姥姥說要殺你,奴家心中想起兒時你我一起玩耍的日子,想起你我的……親事,便再也忍不住,特來提醒你。」聶小倩說到最後面帶羞意。

方運道:「謝小倩提醒,那樹妖姥姥準備怎麼對付我?」

聶小倩道:「姥姥已經紮根半月峽,率領妖蠻大軍堵在那裡,足足有五千之眾!你們還是早早離開吧,你們沖不過去的。」

方運問:「妖兵妖將我不在乎,妖帥有多少?」

「除了姥姥和它的分身,還有三頭妖帥。不過原來有十多頭,都被那個燕赤霞殺了。」

方運道:「燕赤霞不是普通的進士,他足以力戰三頭妖帥。」

「可……可他也打不過姥姥啊!他多次挑戰姥姥,都被姥姥打跑,從無勝算。」

方運早就意識到這裡的一切都變了,於是問:「樹妖姥姥強到什麼程度?」

聶小倩眼中露出驚恐之色,輕聲道:「姥姥法力無邊,百丈之內樹根源源不斷生出,一里之內所有大樹都會化為她的爪牙。聽說這裡原本是一頭妖侯佔據,但最後竟然被姥姥生生殺死。姥姥是殺不死的,千萬不要去。」

方運沉重地點了點頭,但自己別無選擇,這第六山恐怕就是在考驗自己是否報恩,不去,第六山必然失敗。

樹妖姥姥的根幾乎是無敵的存在,不滅其根,永遠殺它不死。

方運嘆了口氣,道:「小倩,你這些年過的怎麼樣?」

聶小倩輕輕搖了搖頭,眼中滿是凄苦,但隨後溫柔地看著方運,淺淺一笑,道:「雖然我無福嫁給你,但只要想起我們當年玩耍的日子,就會很快樂。方郎,你不用擔心我,我會討姥姥歡心,所以我不用去殺人害人。小倩還是那個小倩,雖然變壞了,可沒壞到骨頭裡。」

方運道:「若有機會,我必然救你出去,不再被姥姥控制,入土為安。」

「方郎有這份心,小倩就滿足了。」小倩嫣然一笑。

兩人聊了幾句,聶小倩神色變,再次叮囑:「姥姥是殺不死的,你千萬不要去,千萬!我已經死了,我不想看到你也一樣……」

小倩的身形向後飄飛,眼中充滿了不舍和眷戀,最後消失不見。

方運看了看小倩離去的方向,起身穿好衣服,向南若書院外走去。

夜空繁星點點,而南若書院外妖蠻的眼睛比星光更加明亮。

燕赤霞一身白衣站在黑夜裡,他的十丈開外堆積著數百具妖蠻的屍體。

無一頭妖蠻進入他的十丈之內。

上千妖蠻躲在百丈之外。

方運仔細一看,就見一個紫色的木人站在那裡。那個木頭人如同人族最劣質的機關,大半都由紫色的木塊拼揍而出,少數一些地方被其他雜色的木頭填充。

方運盯著那紫色的木頭人仔細看了看,尤其是那些花紋,最終露出怪異的表情。

那紫色木頭竟然是「紫干木」,只有大妖王層次的樹妖死亡,經過百年的時間不斷縮校最終變成了無比堅硬的紫干木。

妖族的大妖王不算少,比人族的大儒數量多千百倍,但樹妖一族極少,能被人族得到的可能性更校

在兩界山中,雙方經常大戰,殺得血流成河,但是,跟樹妖沒關係,因為樹妖被安排在妖蠻營寨中防守,人族哪怕患了失心瘋也不可能去攻打妖族營寨。所以人族幾乎不可能得到紫干木。

紫干木十分強大,不懼水火,無懼刀兵,是做機關獸最頂級的材料之一。

大妖王層次的龍角龍骨最為重要,而相同層次紫干木的價格更高,因為沒有替代品,有些強大的機關若不用紫干木,威力直降三成,這是龍角龍骨都無法彌補的。

方運確定。這個木頭人身上的紫干木足以換一輛武侯車,不是普通的機關,而是文寶武侯車!

凶君蒙霖堂憑著一輛武侯車,幾乎無懼半聖之下任何妖蠻。他的寶物多固然是一方面,武侯車起到的作用最大。

武侯車最大的作用是可以承載大儒真文甚至聖文,實在太重要,是陸地上唯一能承載真文和聖文的大儒文寶。

整座聖元大陸的文寶武侯車不足十輛。就算古地也有,總量也不足二十。

方運知道樹妖姥姥有個分身,可怎麼也想不到這分身華麗的低調到這種程度。

方運道:「燕兄。你可不能放過那個紫木頭人,那木頭人一身都是寶。」

不等燕赤霞答話,那木頭人突然開口。

「方運小兒,乖乖投降,我留你全屍。」木頭人的聲音有些沙啞,聽得出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只是無比冷酷。

「老樹妖,我也奉勸你一句,馬上離開半月峽,否則,小心你死無葬身之地1方運道。

「我兒柳子錚,是不是你殺的?」木頭人道。

「那個逆種文人?對,就是我殺的。他說有個瘋婆子想吃掉我,還說要抓我走,我用他的命告訴他一個道理,他抓捕不走我。明天,我可能會用你的命告訴你一個道理,你吃不掉我1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我的分身不是燕赤霞的對手,那我就明日在半月峽等你們!我要讓你們葬身在這南若林中!哈哈哈……」木頭人大笑著率領所有的妖蠻離開。

燕赤霞淡然問:「那個木頭人身上有什麼寶物?那些紫色木頭的確很堅硬。」

「紫干木,工家急需之物。」

「哦,那留與我無用。明日若能衝出南若林,來日我邀請好友一起來,聯手取它的性命!它的得力手下已經被我殺得七七八八,到時候他必死無疑。」燕赤霞道。

「燕兄你去睡吧,我來守夜。」

「好。」燕赤霞道。

一夜過後,眾人穿戴整齊,開始急行軍,以比昨日快兩倍的速度疾行。

「午間必須到達半月峽,太陽高照之時也是樹妖姥姥最弱之際。」

眾人一路疾行,終於在午間時分看到兩座高山,兩山之間有一條峽谷,一棵足足有三十層樓那麼高的巨樹立在峽谷口,巨樹的周圍站著密密麻麻的妖蠻。

在那些妖蠻的前方,則排列著近百排整整齊齊的巨樹,形成近百道巨樹之牆,固若金湯。

方運沒有去看那些被操控的樹,也沒有看那些妖蠻,目光落在巨樹一根突出的樹枝上。

一個身體呈干透明的女人被吊在樹上,在太陽的照射下,身體散發出淡淡的白煙,她瘋狂地扭動著身體,一里之外的所有人都彷彿聽到她的哀嚎。!--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