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83章奇葩第六山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就一直留在這裡。 直到幾日前,方運不得不進京趕考。便打著傘來到明禮書院旁邊的碼頭,想要租船離開,遇到一條船靠岸,船上下來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和一個身穿青衣的女子。 兩個女子沒有傘,方運就...

馬蹄高高揚起,重重落下,冰屑四散,第二輪衝鋒展開。

二百餘騎兵沒有靠近,整齊劃一投擲長槍,兩百多支寒冰長槍在空中折射出七彩的光華,經過短暫的飛向,洞穿一個又一個妖兵。

不足百息,五百妖族全軍覆沒。

進士也不過如此。

在方運面前,妖將以及妖將之下妖族已經不堪一擊。

眼前景色變幻,方運發現自己出現在第五山上。

一道橙色的才氣光柱自天而降,幾乎是砸在方運身上一般,使得方運身體一震,隨後全身暖意涌動。

方運可以清晰感受其中的力量,這力量對進士來說或許只能提高一小步,但對一個舉人來說卻作用巨大,自身的才氣和文宮都在快速增強。

方運想起了在彗星長廊的經歷,這種力量和文曲星力有本質的區別,雖然都能讓自身成長,但卻更適合自己。

文曲星力像是冰冷的甘泉,好喝天然,而這書山的力量則像是溫熱的白開水,比前者更貼合自己的身體。

方運輕輕點頭,意識到這種力量是什麼,越發覺得人族偉大。

這書山遠比彗星長廊的力量更強。

才氣光柱驚動了其餘的舉人。

一些舉人拚命揉眼,哪怕明知現在是神念不是肉身,也還是要這麼做。

「那……那是方運嗎?百息過第五山?我過第一山第一閣都快不過百息1

「你連橋都沒過,還說什麼第一山1

周圍的舉人發出善意的鬨笑。

因為弱水河上的橋不多,現在還有數千舉人沒有通過,還沒有到達第一山。

「方運必過第六山1

從河邊到第一山,再到第三山,九成的舉人認定方運能過第六山。

但是那些眾聖世家的弟子卻不一樣,無論是家族交好方運還是與方運為敵的,全都輕輕搖頭,沒有一人相信方運可以通過第六山。

不成進士。不過六山。

這是一位半聖之言。

在第六山和第五山之間,出現一條鐵鎖橋,只有一條鐵鎖,寬不過一尺。連通兩座山的山頂。

鐵鎖紋絲不動,但無形的奇風正在瘋狂捲動,方運沒等靠近就感受到前方的兇險。

方運走到鐵索橋的前端,低頭一看,懸崖高千丈,懸崖之下水流如白練,耳邊隱隱傳來奇風吹動的呼呼聲。

此刻身體是神念所化,遠比肉身更容易控制,但這奇風能直接攻擊神念,只有到了大儒的層次。神念進行一次蛻變,才能不懼這種層次的奇風,否則哪怕是大學士神念暴露在外,也會被這奇風生生吹散。

文膽不到一境大成,甚至走不到第六山。

方運目光一凝。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自己,然後踩著鐵鏈,一步一步向前走。

走了幾步,奇風驟然加大,落在文膽上竟然生出叮叮噹噹的聲音,猶如敲擊鐵鍋一般,但方運的身體紋絲不動。

文膽保護神念。但心中的恐懼還在慢慢滋生,走在沒有平衡桿也沒有保護措施的鎖鏈上,稍有不慎就會落下。

方運從來沒經歷過這種環境,一開始非常小心,慢慢行走,但是越走越慢。餘光下的懸崖更加可怖,彷彿隨時會吞噬掉自己。

走了一陣,方運突然高高地抬起頭,餘光再也無懸崖,眼前只有第六山。

視索橋如平地。索橋便是平地。

方運穩穩地走到第六山上。

山下爆發歡呼聲,但那些眾聖世家的弟子只是微微一笑,什麼都不說。

方運在鐵索橋上的時候步履沉穩,可踏上山峰后眼皮卻重重抖了一下。

書山老人如鬼魅般出現在一丈外。

「您老真是神出鬼沒。」方運笑道。

書山老人露出極為詭異的笑容,什麼都沒說,然後消失在原地。

方運心中浮現不詳的預感,這書山老人太古怪了,會不會變著法坑自己?那次進入草原平蠻就差點被坑。

方運看向第六山,山頂同樣有巨大的石拱門,門框之內是光幕,和第五山差不多。

方運僅僅猶豫了一瞬間,邁步進入,隨後只覺腦後有人拿重物狠狠砸了一下,眼前一黑。

「會不是那個老頭乾的……」方運帶著最後的念頭昏死過去。

不多時,方運聽到耳邊傳來輕柔的呼喚。

「郎君,郎君。」聲音輕輕柔柔,飽含深情,方運只覺芳蘭之香落在自己面龐,心跳驟快。

方運急忙深吸一口氣穩住心中慾念,睜眼一看,只見一個身穿淺綠色衣服的女子正坐在自己身邊,生得天姿國色,美若天仙,只是雙目垂淚,楚楚動人。

那女子一看方運醒了,歡喜地輕呼一聲,撲到方運懷裡。

「郎君,你終於醒了,妾身怕的要死,現在終於放心了。」

方運身體僵硬,轉動眼珠打量屋裡,這裡的房屋風格和景國的極為相似,可自己並不認識這個美人。

「難道自己又穿越了?竟然有美女送抱,難道是考驗自己定力?」方運心中疑惑不解,但轉瞬想起書山老人那詭異的笑容,又想起這裡應該是第六山,立刻明白這次恐怕是和之前的三山二閣一樣,是一個幻境。

方運一動不動。

那女子道:「鶯鶯方才……」

方運嚇了一跳,還以為這女子是奴奴所變,但隨後意識到是「鶯鶯」,不是「嚶嚶」。

方運心中暗奇,《西廂記》的全名實際就是《崔鶯鶯待月西廂記》,崔鶯鶯就是《西廂記》的主角,莫非跟這個「鶯鶯」有關係?方運隨後否定了這個想法,繼續聽這個鶯鶯接下來的話。

「……多虧了素貞姐姐去妖界的月樹上偷葯……」

方運呆若木雞,要不是鶯鶯壓在自己身上,非得跳起來不可。

《白蛇傳》裡面的白娘子不就是白素貞嗎?原著是白娘子去天庭盜取仙草靈芝,觸犯天條,但聖院大陸不能寫天庭,又不能醜化聖院。就只能讓妖族背黑鍋。

方運閱遍聖元大陸書籍,除了自己新編的《白蛇傳》,絕無可能有人寫出這等故事。

等鶯鶯說完,方運徹底明白。這個崔鶯鶯就是貨真價實的《西廂記》女主角,那個白素貞也是《白蛇傳》的女主角!

方運根據崔鶯鶯的話,迅速理清自己昏迷前的故事脈絡。

原來方運要進京趕考,與崔鶯鶯在明禮書院認識,情投意合,詩詞傳情,私定終身。但江州雨水太大,無法出行,眾人就一直留在這裡。

直到幾日前,方運不得不進京趕考。便打著傘來到明禮書院旁邊的碼頭,想要租船離開,遇到一條船靠岸,船上下來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和一個身穿青衣的女子。

兩個女子沒有傘,方運就把傘借給兩人。並得知兩人一個叫白素貞,一個叫小青。可方運在上船的時候不小心落水,差點淹死,被白娘子和小青救了起來,送回明禮書院。

崔鶯鶯的女僕紅娘為了幫方運驅寒,送來雄黃酒,白素貞誤喝。嚇死方運,於是白素貞便去妖界盜取了月樹靈芝救活方運,之後便不知所蹤。

書山老人詭異微笑之謎終於解開。

「坑人啊!把《西廂記》和《白蛇傳》捏到一起,不知道那個老頭子還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不過……當許仙和張生不錯。」

方運鬆了口氣,但隨後意識到情況可能比自己想象的更加誇張,繼續聽這女子說下去。

「郎君。素貞姐姐走了,小青姐姐也走了,可那逆種文人柳子錚不知道聽誰說了妾身貌美,要搶妾身,已經率領妖蠻大軍團團圍住明禮書院。」

方運一聽頓時頭疼。《西廂記》原著有個叫孫飛虎的叛將要搶崔鶯鶯,在自己新編的《西廂記》里,也應該叫孫飛虎,怎麼變成柳子錚了?柳子錚是影射柳子誠的,在《西廂記》里是無惡不作的左相之子,代替原著《西廂記》里的那個尚書的侄子。

方運心道柳子誠真是陰魂不散啊,死都死了,還跑書山幻境里第二次搶自己女人。

必須弄死!

方運輕輕拍打崔鶯鶯的後背安撫她,同時用神念檢查自己的身體,發現一切安好,和書山之外一模一樣,飲江貝和裡面的文寶和神物都在,穩輝謐約盒靨藕艉舸笏,甚至連那塊神秘的血滴獸皮都在。

方運疑惑不解,書山再強,也不可能把血滴獸皮和飲江貝里的所有東西幻化全,此事十分蹊蹺。

「郎君,你醒來就好,我給你去拿薑湯。」崔鶯鶯擦乾眼淚,白凈的小臉上滿是喜意,提起裙子一溜小跑離去。

方運下床站起來活動身體,發現身體沒有絲毫的變化,更加放心。

窗外陰雲密布,大雨傾盆,微亮的雨水彷彿是天地間唯一有光澤的東西。

方運站在門口,看著門外的如簾大雨,心中疑慮重重。

不多時,崔鶯鶯捧著托盤走過來,托盤上面有一碗熱氣騰騰的湯水。

「郎君,趁熱喝了吧。」崔鶯鶯看方運身體恢復,喜上眉梢,話里眼裡都帶著喜意。

「謝謝鶯鶯。」方運道。

「自家人別見外。」崔鶯鶯說完臉就紅了,不敢看方運。

方運接過薑湯正要喝,外面突然傳來舌綻春雷的聲音。

「方運,我知道你在裡面!把崔鶯鶯交出來,我饒你不死1

方運差點沒把薑湯潑出去,這聲音和柳子誠一模一樣!

ps:

這章腦洞大開,所以遲了幾分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