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77章 曾子受杖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1-07 22:18  |  字數:3511字

方禮態度更加恭敬,他也是半個讀書人,而且經常見兒子作詩,可區區一把椅子能寫成勸學詩,這可真不多見,自己兒子以前也做不到,現在更不用說。

方運點頭道:「你既然知道這個道理,那以後該當如何?」

方仲永動了動嘴,看了一眼父親,最後低下頭,說不出話來。

方運冷冷地看向方禮。

「請文侯大人吩咐,以後您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小人絕不違背。」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喜氣洋洋的聲音。

「祝賀方運……不,應該是下官祝賀方文侯得舉人之位。」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方運扭頭看去,就見一位身穿進士白衣劍服的中年人走進門,袖口處和領口處的銀色小劍格外惹人注目。

方運正要說話,方禮卻邁步向前,大喝道:「放肆!這裡豈是你一個小小縣令來的地方?你蠱惑我與仲永背棄方文侯,幸好我早有準備,提前給文侯大人傳書,不然早被你害成千古罪人!卑鄙小人!為了區區官位,竟然連文人之心都不要了,過不了多日,你定然文膽粉碎!」

方禮越來越興奮,他的氣勢之足別說一位知縣,就算是知府來了也照罵不誤。

蔡禾和方運一愣,同時哈哈大笑。

蔡禾一指方禮,對方運道:「你這個堂兄簡直蠢透頂,我那日就想罵他,可惜不能壞了咱們的苦肉計。」

方禮的臉色唰地一下由紅變白,緊張地盯著方運,生怕蔡禾說的都是真的。

方運半開玩笑道:「蔡縣令果然神速,我明明一刻鐘前才傳書與你,你竟然現在就到大源府,是腳下生了平步青雲?」

蔡禾一邊走一邊笑道:「放榜之後,足足有上千傳書罵我,你說我能坐得住嗎?處理完縣衙的事情後,我一路坐馬車前來,儘早前來尋你洗刷我的污名。結果一進你家門,就被這位方禮罵得狗血淋頭。」

方運道:「《白蛇傳》里寫對了,那個叫蔡禾的大學士的確狡詐。」

「你莫要說這事,否則我跟你拚命!為何把我寫成禿子還起個小名叫法海?你知道我家夫人怎麼笑我的嗎?現在有事沒事就叫我法海,誰受得了!」

方運與其他人一同笑起來。

方禮急忙彎腰鞠躬道:「請縣尊大人恕罪,我不知你與堂兄演苦肉計,還望大人饒恕。」

蔡禾卻淡然一笑,道:「要是與你這種人計較,我這個縣令一天累死三遍!我今日要參與方運的慶功宴,不與你計較。」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方禮千恩萬謝。

「方才我聽方仲永說你寫了新詩?仲永,重新背誦一遍。」蔡禾道。

方仲永立刻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最後重新誦讀《四方椅》。

蔡禾卻感嘆道:「文侯這幾日,怕是最明白何為門可羅雀,能把自己經歷融入詩詞文中,都是一等一的好詩文!」

「文侯自然大才。」方禮急忙拍馬屁。

方運卻突然流露奇特的微笑,對蔡禾道:「我有兩件事與你說,但要想聽第二件事,須幫我完成第一件事。」

「哦?何事?」蔡禾問。

方運面色漸冷,看了看方禮,又看了看方仲永,最後道:「方仲永本是我濟縣神童,年不過十二歲,本應該是讀書的時候,卻被無知之父帶著四處招搖,以子為貨,售於他人!不過短短几年,就從卓爾不群墮落為泯然眾人!蔡知縣主管一縣教化,此等違逆聖道之舉,理應如何處置?」

方禮愣住了,方仲永也愣住了。

蔡禾目光一閃,不悅地掃了方禮一眼,道:「方禮之所作所為,有違教化之道,從今日起,方仲永每日和其他童生一樣,必去縣學讀書,一旬休息一日,晚間不得離縣城,任何阻撓之人,都視其為違反國法聖道!方仲永不成秀才,不容更改!」

方禮怒髮衝冠,這些年自己靠兒子去賣詩文賺了不少錢,縣裡早就賣的差不多了,現在只能在大源府或相鄰的府縣賣弄文名詩詞賺錢,要是必須在濟縣讀書,那等於斷了自己的財路,等於要了自己半條命!

方禮大怒道:「我不服!仲永是我兒,我讓他做什麼他就須做什麼!父父子子乃人倫大道,誰要是敢阻攔我,就是在反聖道!就是要推翻孔聖的天下!你們要是敢離間我們父子之情,逼我們父子分離,我就去告御狀!我就去請聖裁!我就撞死在聖院前,讓你們兩人遺臭萬年!」

方運輕哼一聲,道:「請吧,用咱們濟縣的老話說,你要是不敢請,就是地瓜精生的!」

眾舉人差點大笑,妖精都聽說過,可地瓜也能成精?濟縣罵人方式也太新奇了。

方禮憋得面紅耳赤,可始終不敢張嘴。

「還有人敢在方運面前請聖裁?」蔡禾笑道。

李繁銘隨之笑道:「方運歷經聖裁、聖選、聖筆評等,這幾個月把眾聖忙壞了,眾聖肯定恨他,你馬上請聖裁,讓眾聖罰他!其實,我們早看不下去了!他憑什麼跟眾聖走得那麼近?我不服!」

「我也不服!方禮,我們站在你這一邊,快快請出聖人,讓眾聖裁決,打滅方運的囂張氣焰!」宗午德跟著起鬨。

其餘舉人嘿嘿壞笑。

方禮的臉越憋越紅。

賈經安沒好氣道:「就你這種不要臉的人還請聖裁?且不說根本請不到,就算請到了,聖人定然先一掌拍飛你!」

方禮紅著臉大叫道:「你們欺負人!」

「那又怎麼樣?」方運問。

方禮差點氣瘋了。

「你……你不要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