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76章續詩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完第二句,竟然結結巴巴說不下去。最後乾瞪眼。 方禮大怒,對準方仲永就是一耳光,聲音無比響亮,罵道:「近日你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作詩失敗,蠢貨1 方仲永默默地捂著臉不說話。 「住手!...

方運立刻想起這個聲音,正是自己的堂兄方禮。

轉身望去,就見方禮領著方仲永站在門外,方禮一身大紅的員外袍,喜氣洋洋,伸手摘掉紅圈瓜皮帽,佝僂著背,露出諂媚的笑容……

方禮的身邊,站著一個眼窩深陷的少年。

方運仔細一看,心中感慨萬千,在數年前,就聽說過方仲永的大名,那時候正是這個堂侄意氣風發的時候,自己不僅默默無聞,連吃頓飽飯都困難。

方仲永跟著父親周旋於大戶人家賣弄詩詞文章的時候,方運還在酒樓打工養活自己。

在童生試前,方運見過方仲永,那時候方仲永的聲勢達到了巔峰,幾乎是濟縣案首的不二人選,方禮恨不得提前慶祝,方仲永甚至在科舉上寫出出縣的詩文。

但是,方運憑藉奇書天地勝過方仲永。

之後,方運刻苦讀書,一天就睡一個時辰,後期有大量才氣支撐,但前期純粹靠著太后賞賜的血參等物硬抗,慢慢堅持下來,進步飛快。

就在方運刻苦讀書的時候,方仲永卻因為是縣裡的童生第二,被他的父親帶著走親訪友,繼續賣弄詩詞,根本沒時間讀書。

方運在玉海府考秀才,成為秀才第一,而方仲永在大源府卻沒有考中,畢竟年幼,方禮和其他人並不在意。

接著,方運名聲大噪,但他幾乎不應酬,一直刻苦讀書,哪怕在軍中磨礪的時候,都天天饒藏書室學習兵法。

反觀方仲永,因為出了方運這個大名鼎鼎的親戚,方禮不僅沒有讓他靜下心來追趕,竟然打著方運的名號衝出濟縣,變本加厲在大源府各地招遙賺了不少銀錢。

方禮最風光的時候是帶著方仲永在府文院中,讓方仲永給那些小童生背誦方運的詩詞。

直到前兩日,方禮帶著方仲永拜訪濟縣縣令蔡禾,讓方仲永寫文曆數方運惡行,雖然言辭不如慶國人那麼惡毒,但卻令人不齒。

蔡禾還考校了一下方仲永,最後給方運的傳書中說「泯然眾人矣」,意思是方仲永才華盡失,已經和普通童生毫無區別,但蔡禾明顯不想說重話。此時的方仲永恐怕已經不如那些童生。

此刻的方仲永,目光獃滯無光,看方運的眼神里充滿了驚懼,哪裡像一縣神童,簡直就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子。

方運極為惋惜,但也清楚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社會,方仲永根本無力違背其父。

若是方禮只自己來,方運早叫人轟出去,可看到方仲永的樣子。輕嘆一聲,道:「仲永,堂兄,進來吧。」

「謝文侯!謝文侯!愣著幹什麼。還不快謝謝你文侯堂叔1方禮猛地拍打方仲永的頭,方仲永身體一晃,差點摔倒。

「住手!里有言,子不教。父之過,就算錯在仲永,你何至於動輒打罵?」方運輕喝一聲。

方禮一愣。急忙笑呵呵道:「對對對,文侯大人說的對,您放心,以後我絕不打。我敢打我兒子,可不敢打文侯您的侄子。有您如此向著他的堂叔,是仲永的福分。仲永,還不快謝謝堂叔?」

方禮滿面笑容看著自己的兒子。

方仲永眼中閃過感激之色,俯身作揖道:「孩兒仲永謝過堂叔。」

「都是自家人,進來說吧。」方運示意兩人與他去書房談話。

那些聖墟好友本來在廳堂中說話,見到有人來訪便紛紛出來。

李繁銘道:「方運,此人就是濟縣神童方仲永?」

方禮見到這些人都身穿舉人黑袍,立刻謙卑地陪笑道:「哪裡哪裡,濟縣神童只有方文侯一人,其他諸人碌碌無為,不足掛齒。我兒仲永不過是普通的童生,哪裡能入諸位舉人公子的法眼。」

李繁銘笑道:「你少誑我。我也曾去過悟道河,在濟縣聽說過方仲永的名字。怎麼,你成天帶著方仲永去各處賣詩文,到了這裡就瞧不上我們了?」

「不敢不敢。」方禮發覺這人的口音不是景國的,又提到悟道河,立刻意識到這些人的來頭,嚇得滿頭冒汗,這些半聖世家的子弟在平民眼裡和國君沒什麼區別。

李繁銘卻不屑一笑,道:「真是不知好歹,給你好處都不要。」

其餘舉人輕輕搖頭,不再看重方禮。

方禮一愣,恍然大悟,急忙大聲道:「文侯大人,請您考校仲永的詩文,仲永,還不快上前請教1

方仲永上前作揖,道:「請堂叔老師考校學生詩文。」

方運本想拒絕,但看了看方仲永黯淡的目光,心中下了決定,道:「好,既然是你堂叔,又同為讀書人,那我就考校你一番。你詩文都有名,那我分別考校。我也不出難題,就以今年舉人試的為題,你口述經義,不求多好,只說你破題解題思路。」

「學生明白。」方仲永說完,皺眉思索,但目光不定,他是見過不少場面,但一群黑衣舉人站在面前還是感到壓力,尤其自己的堂叔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人物,一國文侯、文人表率。

過了好一陣,方仲永也沒有說出來。

方運和眾舉人皺起眉頭,都很不滿意地看向方禮,這可是人族舉人試的經義試題,不用等到今日放榜,等有人棄考後,十國所有讀書人都應該關注,都應該思索試著解題。方禮帶著方仲永在身邊,竟然不知讓他解題。

方運道:「仲永,你無需多想,有什麼就說什麼,就說這破題吧。」

方仲永期期艾艾道:「維……維民所止乃是原文,此句是說商朝子民居住之處,是說他們安居樂業。那此文應該言民安之道。無論是孔孟還是其他眾聖,都有民安之法,容我想想……」

在場的所有舉人搖頭,此題涉及疆域才是解題上選,此次中舉的百人中,全都理解半聖的意圖。寫的都是疆域國土,只是比方運稍差。

方運有些聽不下去,和顏悅色道:「你能想到此處,也很不錯了,再苦讀幾年,有很大機會考上秀才。聽說你的詩名也不凡,那我就考考你的詩詞。」

方運正要用舉人的詩詞考題,但想起方仲永根本沒有關注此次舉人試的考題,就環視四周,道:「我就臨時出一個詩詞題目。你作詩即可。」

這棟方宅比較小,沒什麼花草,方運隨手指向客廳,道:「那裡有一張紫檀木的四方扶手椅,你便以四方椅為題寫一首詠物詩。」

椅子位於正堂的主座,油漆磨得發亮,並無奇特之處。

那些舉人點點頭,方運果然不想為難自家侄子。

詠物詩詞可簡可繁,只要不是笨到只寫物。稍微抒發一些情感就可完成,而且這種桌椅類死物寫好極難,遠不如文房四寶更有內涵,臨場作詩的話。一個秀才和一個進士的水平相差不多。

方仲永道:「那學生就以四方椅為題寫古詩一首,請恕學生才疏學淺。」

「絕句和律詩都要反覆錘鍊才能寫好,寫古風即可。」方運道。

方仲永深吸一口氣,目光中終於露出些許堅定。略一思索就道:「紫檀大椅稱四方,迎得賓客滿……滿高堂……高堂……」

方仲永作完第二句,竟然結結巴巴說不下去。最後乾瞪眼。

方禮大怒,對準方仲永就是一耳光,聲音無比響亮,罵道:「近日你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作詩失敗,蠢貨1

方仲永默默地捂著臉不說話。

「住手!你當這裡是你家么?」方運厲聲道。

方禮嚇了一跳,急忙後退一步,眼珠一轉,笑道:「文侯大人,您也看到了,這孩子越來越蠢了。不如您補全這首七古,贈與他掛在書房,激勵他讀書,您看如何?」

李繁銘笑罵:「方運,方才還說你這堂兄笨,現在竟然學聰明了。」

方禮笑呵呵道:「我是笨,但見到文侯就變聰明了,都說文侯是文曲星下凡,見見他就能漲學問。仲永,還不快向你堂叔要詩?」

方仲永急忙把手放下,彎腰道:「請叔父賜詩。」

方運正在考慮,宗午德嘆息道:「就賜這孩子一首詩吧,挺可憐的。」

方運點點頭,道:「也罷,我就即興續寫此詩。」

若是剛到聖元大陸的時候,這對方運來說無比困難,畢竟是續接別人的詩,但方運讀書多日,已經不比當日。

於是,方運也不思索,張口續詩。

「紫檀大椅稱四方,迎得賓客滿高堂。

公侯將相輪番坐,自鳴我是屋中王。

門前頑童設羅雀,廳中舊椅移書房。

墨香書櫥靜相伴,方知腹中無文章。」

方仲永慚愧地低下頭,方禮也面紅耳赤。

師棠笑道:「果然是方全甲,明明是隨口續接別人之詩,卻寫出了自己之意,此詩用以鞭策方仲永最好不過。」

顏域空微笑點頭,道:「好!續詩不難,難的是把適合方仲永的道理告訴他。仲永,你可知此詩之意?」

方仲永恭恭敬敬道:「學生知道。我的前兩句只知寫椅風光,難以為繼,而堂叔則先寫公侯將相輪流坐,讓這把椅子的風光更加具體,隨後再寫此椅驕橫,認為這些大人物坐在自己身上,那麼自己就是此屋之王。但世事變遷,堂叔借『門外可羅雀』之言,寫孩童在門口抓鳥雀,從側面寫此家主人風光不再,而破舊的椅子也被放在書房中。」

方仲永說著,偷偷瞄了眾人一眼,發現多個舉人點頭,心中大定。

「這第五句和第六句句式對仗,文意銜接。最後兩句是說,這椅子直到看到藏書的書櫥,才知道沒人坐的時候,自己根本什麼都沒有,不像書櫥中依舊腹中有書。堂叔是在告誡我,不應被一時的名利蒙蔽本心,不要去做那靠別人才能抬高身價的椅子,要做就做滿腹經綸的書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