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67章九月初四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意開著玩笑起鬨。 看著這平平凡凡的場面,方運心中充滿感動,心中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只好拱手作揖。 「我們走吧,明日再來1 眾人紛紛向方運道別。 方運關上門,搖頭苦笑,...

《水調歌頭》形成的月光消散,方運依舊留在書房中。

方運一伸手,手中出現一本只有他自己才看得到的書籍,正是《三十六計》。

三十六計在完成瞞天過海和圍魏救趙后,因為吸收了《韓信三篇》的第一篇,衍生出了「暗渡陳倉」。

而現在《三十六計》中,竟然出現了苦肉計,只不過文字非常暗淡。

苦肉計原本就是三十六計之一。

方運收起《三十六計》,大概猜到《苦肉計》出現的原因。

這個世界重視學以致用,自己這次使用了兵法「苦肉計」,哪怕沒有像以前那樣刻苦研究,一旦計成,必然可直接成書。歷代許多兵家人經義平平,但因為兵法頗有建樹,歷經實戰考驗,文位慢慢進步,最終成就大儒。

方運坐在床上,如同研究經義策論一樣思索這次苦肉計的細節和影響,要讓《三十六計》更加完善。

方運意識到,等初五放榜后,必然有腐儒指責自己,但自己本就主修儒道輔修兵法,有這麼大好的機會不用兵法懲戒宵小之輩,那自己真是連腐儒都不如。

不多時,方運聽到外面傳來凌亂的腳步聲,接著就是砰砰的砸門聲。

方運對著銅鏡整了整衣領,穩步走到門口,正要打開門,就聽外面一人呵斥道:「放肆,連敲門都不會?把這兩人拖到街口,堵上嘴,抽一百鞭子。」

「大人饒命!小的還以為……礙…」

方運聽聲音很熟悉,下令之人正是大源府的府將軍陳溪筆,微微一笑,心道這些兵家人也不全是莽漢,無論是刻意安排還是自然發生,這份心意自己都領了。

方運打開門。就見外面火把林立,發出嗶嗶剝剝的聲音,刀槍閃閃,一道道寒光刺的人眼生疼。

街口處不斷傳來鞭子抽在皮肉上的聲音。

陳溪筆翻身下馬,面無表情,手裡舉起一張軍令,道:「方運蒙受國恩聖恩卻褻瀆聖道聖人,實乃罪大惡極!太後下令,禁止方運出行,直到文相前來!把方家圍起來!若走漏一人。提著人頭見我1

「是1就見兩隊人馬匆匆跑開,繞向方家後面。

陳溪筆說完,環視所有兵馬,然後拍了拍自己剛長出沒幾天的左臂,道:「方運罪大惡極,你們都知道,但老子這條手臂是吃了方文侯給的生身果長出來的!只要奪爵的聖旨一天未到,他就是我景國文侯!該怎麼做,你們心裡清楚1

「是1眾兵將齊聲道。

街口的鞭子聲更加響亮。

陳溪筆看向方運。臉上的冷意消散,微微一笑,道:「皇命在身,身不由己。既然公事辦完。那一起聊聊私事。」

「陳大人請。」方運做出請的姿勢,轉身往院子里走。

陳溪筆進了院子先關好門,然後走到方運身邊,以文膽之力隔絕外界。

「此事。真如傳書所說?」陳溪筆盯著方運,雙目明亮。

方運面不改色,道:「不談此事。」

「也罷。你不要灰心。我們都不當回事。當年我剛從軍的時候比你慘得多,等有空喝酒,我講給你聽。太后圈禁你,未嘗不是為了保護你。說是三年,估計一兩年就可以放你出來。不要想太多,你是方鎮國,景國的未來終究還要靠你1

「謝陳大人。」方運道。

「我的手下就在外面,想讓他們做什麼都行,誰要是敢有半點不敬,回頭告訴我1陳溪筆道。

「嗯。」

「你既然不願多說,那我走了,明年九月初一再戰科舉!告辭1陳溪筆終究是軍人作風,異常乾脆。

「告辭。」

送走陳溪筆,方運沖門外的士兵一拱手,道:「有勞各位了。」

那些士兵紛紛回禮。

關好門,方運回到室睡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方運走出院子,發現院子里多了幾個人,其中一人正是伯父方守業家裡的老管家。

「小少爺您醒了?少爺說您這裡缺人,就把我們派來負責您的起居和三餐。您想吃什麼儘管說,我讓人給您備著。」

方運點點頭,道:「照常就好,我不忌口。你們可以來去自如?」

「能進,不能出。買菜的人可以進出,不過照規矩有兩個士兵跟隨。」

方運道:「最多初五事情就會結束,麻煩您了。」

「不麻煩。人這輩子,沒有過不去的檻,摔倒了,爬起來繼續走,人總得往前看。咱大源人都支持你1

「謝謝。」方運笑著致謝。

吃過早飯,方運開始看傳書,今日的傳書不如往日多,許多人都來勸解安慰自己,還有一些人根本不說棄考的事,只是說一些很普通的事,如同正常通信一樣。

只有少數人發傳書斥責甚至抨擊。

不一會兒,便有許多人來信,紛紛指責蔡禾無恥,稱自己絕不會做那種事。

而蔡禾很快發來傳書。

「我已經宣布與你割袍斷義,罵我之聲如潮啊,現在江州的許多士子和官員竟然反與我割袍斷義,好,我景國人有骨氣,沒有因為你陷入低谷而落井下石。慶國和武國那邊果然出手了,已經有許多士子聯合在一起炮製了一份萬民書,馬上就要送交聖院,要求聖院重懲你。鬧吧,他們鬧得越大,悔得越深1

除了蔡禾,曾原、宗午德等人陸續發來外界的消息,讓方運更加了解現在的情況。

景國人得知此事後,除了一開始罵幾句,隨後幾乎所有人支持方運,連一開始罵方運的都說不過是區區小錯,可以理解。

而與景國敵對多年的慶國和武國文人則展開口誅筆伐,大量的文會在各地出現,這些文會竟然要求以攻擊方運為題寫詩詞文。慶國武國的有志之士呼籲眾人冷靜,但冷靜的只有少數人。

至於其他各國則反應沒那麼大。都不覺得方運棄考有什麼問題,最多是說兩句少年得志之類的話。

方運看完所有傳書,發現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讀書。

書房的書都已經搬走,但這難不到方運,於是他一整天除了吃飯,都沉浸在奇書天地中。

隨著文位的提高,文宮和文膽強大,方運看書的速度已經超過一目十行,而在奇書天地中更快。幾乎就是一眼一頁,書頁如風吹動,不斷翻飛。

這些書因為不是眾聖經典,是各種雜書,方運才有如此速度,而且有文膽和才氣輔助,完全可以理解書中內容。

每讀一個時辰,方運就休息一刻鐘,然後再讀書。一直不間斷。不求完全吸收書中的知識,只求有初步的了解,隨著日積月累,必然會讓自己有所成長。

若是發現一本書用處很大。方運會挑出來,過一陣找時間精讀,爭取吃透消化。

下午時分,方運正在閉目讀書。聽到熟悉的叫門聲,於是前去開門。

門一打開,就見二十餘身穿黑色長袍的人站在門外。每人的袖口和領口都著山峰,正是舉人穿的黑衣山峰服。

「慶國不好玩,我們還是決定回大源府遊玩幾天。」李繁銘笑嘻嘻地甩著手裡的扇子,大兔子則叼著胡蘿蔔躥過來,然後直起身,用兩隻前爪捧著胡蘿蔔遞向方運,只是眼神對這胡蘿蔔戀戀不捨。

方運笑了笑,摸了摸大兔子的頭,道:「你吃吧,我心領了。」

大兔子又向上託了托胡蘿蔔,不肯收回去。

方運把胡蘿蔔推回去,道:「我不吃,你吃吧。」

大兔子這才收起胡蘿蔔,坐在地上,仰頭看著方運。

方運拱手道:「謝謝諸位,我一切安好。既然太後有令,我不便多說,等我恢復自由身,我們再共飲美酒,把酒話天下。」

許多舉人眼中閃過遺憾或惋惜之色,但很快恢復笑容。

「你既然不說,我們也不問。我們心中的方鎮國,不會被一次科舉打擊。」

「方運的事可不好說,沒準明年就把科舉打擊了。」

眾人善意一笑。

方運心中無奈,既然苦肉計已出,只得繼續演下去,勉強擠出一抹笑容,道:「謝謝諸位。」

方運此刻的笑容十分不自然,眾人還以為他心結未解,李繁銘立刻道:「我們前來為你送行!若景國之人敢害你,我必聯繫啟國眾聖世家,把你劫到我啟國1

「我們蜀國才是好地方,方運你可要考慮清楚1

「還是來我們嘉國吧1

眾人故意開著玩笑起鬨。

看著這平平凡凡的場面,方運心中充滿感動,心中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只好拱手作揖。

「我們走吧,明日再來1

眾人紛紛向方運道別。

方運關上門,搖頭苦笑,放榜之後,必須要破費了,一定要把大源府最好的酒樓包下來宴請眾人。

方運家門口被官兵圍住,而同在大源府的州文院被數不清的人堵著。

考場大門打開,大量的考生向門外湧來,考生的親友則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涌去,如同兩道波浪相撞,喧鬧聲聲。

「恭喜志遠,今年的解元非你莫屬啊1許多棄考的秀才紛紛湧向晨志遠,尤其以名谷府的秀才居多。

晨志遠親眼見到方運從自己的考房前路過,心中已經猜到大概,故作迷茫地問:「諸位這是何意?今年的解元不應該是方運方鎮國的嗎?我除了策論,其他都不敢與他相比。」

「方鎮國棄考了!可惜啊,連爵位都被奪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