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65章一方棄考,八方傳書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要了我的命。《詩經》雖是孔聖親自修訂,但極少從中出題。我看到題目的時候就慌了,過了好一陣才想起來,越寫越虛。」 「我們只是秀才,不能像進士那樣過目不忘,出的題稍微偏一些,我們就要絞盡腦汁思索。...

!--go-- 考房之中,學子們繼續做試卷。

其中的晨志遠面帶微笑,鬥志旺盛,對舉人第一志在必得。

聖廟邊的涼亭里,一眾官員羨慕地看著趙景空。

方運背著青竹書箱、拎著荊條籃子,出現在考場之外。

天色漆黑,州文院附近燈火通明,許多學子的親友住在考場前的空地,有的住在馬車上,有的搭起帳篷,還有人只在地面鋪上被褥。

府衙州衙的差役在一旁看守,保護這些考生的親友。

再遠處一些的燈火,是小攤販的油燈,各種小吃的香味在四周飄蕩,讓方運想起當年放學后的場景,那麼遙遠又那麼美好。

方運快步走向那些小食攤,這兩天吃的都是乾糧,味道不佳,準備尋找可口的食物彌補胃腸。

方運走了幾步,就聽有人哭泣。

「嗚嗚……孩兒不爭氣……」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一個年輕秀才正跪在一個四十歲出頭的中年人面前大哭。

「哭什麼?沒出息!你今年是第一次參與舉人試,要是考中才活見鬼!今年不成,明年再考!起來,再不起來老子揍你1

「嗯。」那年輕秀才擦著眼淚站起來。

就在那人不遠處,幾個背著書箱的秀才低聲交談。

「唉,怎麼向家人交代?我一開始寫的好好的,但越寫心神越不寧,知道自己寫偏了,可不知道錯在哪裡,一直寫一直寫,最終心慌得不得了,不得不棄考。」

「我也是,經義實在要了我的命。《詩經》雖是孔聖親自修訂,但極少從中出題。我看到題目的時候就慌了,過了好一陣才想起來,越寫越虛。」

「我們只是秀才,不能像進士那樣過目不忘,出的題稍微偏一些,我們就要絞盡腦汁思索。這篇《維民所止》我足足想了五個時辰才敢下筆,生怕有一絲紕漏。寫倒是寫完了,可不知道怎麼的,我總是怕寫錯,在寫策論的過程中。不斷去翻看《維民所止》,心志太不堅定。有了這次教訓,來年必然更進一步1

「我們都是普通秀才,不能跟那些天才比,考十年能中就是祖墳冒青煙,棄考幾次實屬正常。你們看,又有一人棄考,找來一起探討……這人似乎有些面熟。」

一人微笑道:「哦?莫非是同窗?這……這不是方……方文侯嗎?方文侯棄考了?」

這人最後一句幾乎是喊出來的。

周圍所有人齊齊看向方運,每個人都被「方文侯棄考」的喊聲所震驚。遠處的人沒聽清,詢問前面的人,於是方運棄考的消息向四面八方傳播。

先是考生的親屬和周圍的衙役知曉,接著是周圍的攤販和路人。最後文院街所有人全都知道。

這裡是江州,是大源府,是方運的老家,所有人對方運的關注程度難以想象。如此重大的消息以極快的速度蔓延。

許多人並不相信,快步向考場門口前來。

方運知道小吃吃不成了,可聖筆評等這種事自己還不能亂說。只好無奈一嘆,快步向外走。

「不能吧!方鎮國就算成績再不佳,也應該初四清晨才出來,這人會不會只是長得像方運?」

「我不會看錯,昨日入考場的時候我見過他,連那書箱和籃子都一模一樣。若是他初三出來,我必然相信他提前答完,輕取解元之位。可今日是初二,實際時間不過是一天半,三科試題用來思考和修改的時間加起來也不可能少於一天半啊1

「初一清晨開考,初二傍晚離開,到現在差不多十七個時辰。連一天半都不到,哪怕他有奮筆疾書也不可能答完,他是天才,不是半聖1

「唉……」

在眾人的議論中,方運不得不加快腳步,可在別人眼裡卻成了科舉失利的證據。

平時眾人可攔住方運,可現在都猜測他可能心情不佳,都不好出面。

一個人忍不住大聲問:「文侯大人,您到底答沒答完試卷?」

方運鬆了一口氣,心想終於有人問這個實質性的問題,立刻道:「答完了。」然後微微一笑,向遠處走去。

「我就說嘛,方鎮國答完了,你們別在那裡亂說話1

「那我們就仔細算算,三篇策論外加一篇經義和詩詞,共五篇,他就算有奮筆疾書在,速度也有限,畢竟還有草稿,就算他寫了兩個時辰。每篇文花在思索、檢查和修改至少三個時辰,這已經是超越歷代考生,這就是十五個時辰。僅僅這樣算,就已經十七個時辰!你們不要忘了,這是科舉,不是練習,他吃飯呢?寫完每一篇文都耗費極大的精力,休息和睡眠呢?你們和我一樣剛出來,說說自己昨晚怎麼過來的?」

「我寫詩詞的時候還可以,但思索經義的時候,到了一定程度腦中一片空白,眼冒金星,文宮輕晃,不得不休息一陣才繼續思考。我昨夜睡了三個時辰才勉強精神飽滿,平日里兩三天不睡覺也無妨。」

「我已經參與兩次舉人試,每一次都是這樣,經義和策論實在太費腦子,其實寫不難,寫好太難了。尤其是一些涉及聖道的理念,若想不透徹亂寫,輕則文宮動搖,重則吐血昏迷。若不寫這些重要思想,別說得甲乙,連個丙等都得不到。」

「所以說,方運單單花在休息、吃飯和睡眠上就至少六個時辰,五篇科舉文章他花十一個時辰寫完?你問問那些已經通過舉人試的舉人甚至進士,讓他們用十六個時辰來參與舉人試,能進一州的舉人前十嗎?」

「說的有道理。進士用這麼少的時間中舉不難,但不可能進一州前十。」

「但方運的確說他答完了,堂堂文侯絕對不會欺騙我等。」

「是,他是答完,但水平如何?成績如何?這才是關鍵!而最關鍵的是他的態度,一日半就離開考場,這已經不是猖狂,而是藐視聖道!試問,你身為出題的半聖考官,給學生三天時間考試,有人偏偏只用一半的時間答完,這不是在說半聖不會出題嗎?」

「胡說八道!舉人試還沒有放榜,怎能如此指責他人?每年科舉都有士子押中策論題目,或許他也是1

「那就等放榜再說。」

「哼,哪怕他考中舉人又怎麼樣?狂妄自大,藐視聖尊!可惜我景國痛失文人表率1

黑夜裡,方運一身深藍色秀才服,離了文院街后,背著書箱和籃子往方府走。

方府的人不知他這麼早離開,沒有馬車等著,於是他繼續步行。走了兩刻鐘,臨近方府的時候,腰間的文侯金印就不斷發出奇異的波動,和正常時候的比,現在的文侯金印如同爆炸一樣。

方運無奈一笑,不用看也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己現在已經是十國天字型大小的大名人,兩刻鐘的時間足以讓十國所有中高層的讀書人知道這件事。

但不看又不行,方運手握文侯金印,一邊緩步行走,一邊看鴻雁傳書。

「方運你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大事讓你亂了方寸?你家裡出了事還是什麼?我想傳書給孫知府,但他在考場內收不到!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離大源府很近的濟縣縣令蔡禾最先傳書。

「你瘋了嗎?快點把話說清楚!我們昨日送你入考場后離開大源府,今日剛到慶都,還準備喝三天花酒然後去孔城參與重陽節文會!我們正討論你在重陽節能不能寫出鎮國詩篇,結果得到你棄考的消息!你怎麼了?」第二封傳書是好友李繁銘。

「你在何處?我去接你。」江州大都督蘆宏毅話不多,但其中情誼卻沉甸甸的。

「重歸旗鼓,明年再考,屁大之事,無需煩惱。」方運看完李文鷹的傳書後會心一笑,心中更加感動,堂堂大學士為了安慰自己故意這樣說,可謂用心良苦。

「方運!你這是鬧什麼啊!你親手殺了我算了!你可是文壓一國的景國人,你要是棄考,你的名聲全完了!別人那叫棄考,你這叫自絕於聖道,自絕於聖人!你在哪裡,說說怎麼回事1玉海知府董文叢的字裡行間滿滿都是焦急。

「到底發生了何事導致你棄考?若信得過我曾原,不妨一說。」

「有種!娘的,咱景國人就是有種!你敢棄考?等我蕩平草蠻再相見絕不揍你1這是張破岳的。

「我們《聖道》編審院都在等消息,半個聖院都亂了。此乃驚天大事,你萬萬不可自誤1《聖道》編審安大學士告誡。

「我們慶國文人已經笑瘋了,正準備抨擊你,聯合了聚文閣筆鋒最利之人,已經磨『墨』霍霍,只等以一寸筆毫污你文名、阻你聖道。」這是宗午德的。

「我相信另有緣故,若問心無愧,便無須在乎他人。」方運看完心道顏域空就是不一樣,明明只是舉人卻比許多進士還沉得住氣。

「你!你!你!到底何故?」遠在京城的趙紅妝發來傳書。

「你險些氣死哀家1

方運看後手一抖,沒想到太后竟然親自給自己傳書,心中起了波瀾,這要是讓外界知道了,不知道又會編造出什麼謠言。

太后的身份特殊,連跟那些大儒大學士傳書都讓宦官太監中轉,絕不親自給別人傳書,因為是皇室禮儀。

這恐怕是幾年來太后第一次親自給外人傳書。!--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