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64章 口含天言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0-31 05:29  |  字數:3677字

!--go--許多官員看到兩個人這般樣子,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警惕地向四處張望。

「成何體統!難道有妖族闖入文院?看看你二人嚇成什麼樣!」孫知府大怒,沒想到自己的屬下如此不堪。

隨後,眾官員發現兩個差役的表情有些不對。

最先倒地的差役興奮地道:「不……不是……是好消息,是天大的好消息,各位大人去方運的考房看看就知道了,我們可不敢去拿試卷,真的不敢啊!」

孫知府還在氣頭上,本來懶得理會兩個差役,正要繼續喝罵,但立刻閉上嘴,收斂怒容,道:「到底是何故?但說無妨。」

另一個差役一邊拍打衣衫一邊說:「知府大人,那東西我們真不敢說,萬一不是,我們說了怕是大禍臨頭。所以請諸位大人一觀,由諸位大人決定。」

眾官員更覺奇怪,孫知府道:「你們二人帶路。」

「是。」

兩個差役帶路,眾官員一起走向方運的考房。

趙景空懶洋洋地跟著其他官員向前走,走路姿勢活脫脫一個老乞丐,不過沒有乞丐的低三下四,因為他的眼神一片茫然,目光沒有焦點。

眾人很快走到方運的考房前,孫知府走在最前面,發現桌子上有淡淡的金光,疑惑不解,快走幾步探頭一看,立時呆若木雞。

「怎會如此!」孫知府欣喜若狂,大聲喊叫,但隨後閉上嘴,這裡可是考房區域。

「怎麼了?讓我們看看。」其餘官員壓低聲音詢問,急忙快步趕來,要繞過孫知府去看考卷。

孫知府快速把方運的三份考卷疊放到一起,然後抓在手裡捲起,返身快步往回走。

「考房重地。不得喧嘩。」孫知府說完繼續悶頭走,其餘官員不好阻攔,只能默默地跟著。

直到離開考房區域,孫知府終於忍不住,放聲狂笑。

「哈哈哈,果然是我蠢,果然是我錯怪了方鎮國!好!好!等科舉結束,我哪怕砸鍋賣鐵傾家蕩產也要設宴賠罪!哈哈哈,快哉!快哉!真恨不得方文侯在此,狠狠抽我兩個耳光!哈哈……」

「府台大人。您怎麼了?別嚇我們啊!」

「試卷一定有什麼玄虛,孫大人別賣關子,快快拿出來!」一個官員作勢欲搶。

孫知府笑道:「走,到涼亭那裡去,我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們大源府最優秀的秀才……不,是舉人的試卷!哈哈,方才我真是氣糊塗了,他可是方鎮國啊,怎能連我們都不如!自此以後。我絕不再懷疑他!」

眾人越發好奇,連趙景空那迷迷糊糊的眼神都開始變化。

走到涼亭的石桌邊,孫知府如同抱著嬰兒一樣,小心翼翼把三份試卷分別擺放在石桌上。

眾人呼啦啦圍上來。個個目瞪口呆,然後吸氣聲此起彼伏,一位老官員甚至還用手捂著心臟,呼哧呼哧直喘。

那一直迷迷糊糊的趙景空的雙目變得比明月更加明亮。他依然是穿著一身破爛,但卻有一種出塵之意,已經不再像是老乞丐。而是像是一位隱者。

「聖筆評等?」一個舉人官員試探著問。

「廢話!給方文侯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用金色顏料在自己試卷上寫三個甲偽裝聖人欽點!」

「了不得啊,舉人試都沒考完,半聖就親筆評等,這簡直是至高無上的讚譽!」

趙景空一邊用手撓著脖子,一邊哼哼唧唧道:「十國非得炸鍋不可!這方運到底是什麼下凡?時時刻刻都能驚天動地,難道是鞭炮妖轉世?他要是跟著我要飯,無往不利!」

笑聲四起,鞭炮妖這比喻實在太離奇,也只有這位乞丐皇叔能想得出來。

「來來來,從詩詞開始看!若是今日不看,等科舉一結束,聖院必然會取走。」孫知府說著,翻開詩詞的題目頁,出現方運的《憶鄉》原文。

「此詩情意倒是不錯,很好地詮釋了時如逝水、去而無回,或許寫得太倉促,比他之前的詩詞有一定差距。」

「看完此詩,我鬆了一口氣,方運鎮國終於正常了。要是每一首詩都舉世無雙,那實在太離奇!」

「是極。不過這首詩隱約可見不凡,其中隱隱有天命之意,比普通的詩詞在立意方面更高一籌。記得玉海知府董文叢說過,方運的經義在立意方面,景國無出其右。」

「那我們就看經義。」

看完詩詞,眾人不僅沒有失望,反而更加期待,因為這首詩顯然不能引動半聖,若是經義或策論引動半聖,可比詩詞引動半聖更加重要。

孫知府翻開第一頁,看到破題之句「天命在人,然天無盡也」,拍案稱讚。

「好!果然立意無雙方鎮國。不愧是被妖蠻眾聖盯著的人物,破題直指天地萬界!」

「快看把各頁分開,讓我們看看。」

「讓我進去看!」

涼亭的石桌很小,八個人就能擠滿,可考場的官員卻有近二十人,後面的人只能踮著腳、伸長脖子看。

孫知府拿起方運的經義試卷,雙手捧著遞給趙景空,道:「還請老皇叔賜天言。」

所有人後退一步,向這個「老乞丐」微微低頭,表示尊敬。

趙景空摸了摸雞窩似的頭髮,笑嘻嘻接過試卷,然後緩緩念誦:「天命在人,然天無盡也……」

趙景空的聲音一點都不好聽,甚至有些沙啞,但是,每個人都聽得津津有味,不時點頭。

這聲音好像跟天地形成共鳴,有著影響人心的力量,無論這些人原本想什麼,無論他們情緒如何,在趙景空開口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