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60章亂考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p 「亂考。」         方運甚至沒有第一時間意識到,等仔細一想才想起這是什麼。         正常的三科題目是按照...

        「你看那人。」         方運向聖廟銅爐前的一人揚了揚下巴,眾人向那裡看去,全都啞口無言,默默地看著那人,默默地向前走。         一個身穿破破爛爛青衣雲袍的老人站在銅爐前,兩手垂著,頭向下耷拉著,身體輕晃,閉著眼,似乎在打瞌睡。他的頭髮如同剛被母雞刨過的雞窩,鬍子亂糟糟的像一大片苦瓜絲糾纏在一起,一根麵條赫然掛在花白的鬍子上。         方運看到這一幕差點笑出聲,雖然早就知道這位乞丐皇叔鼎鼎大名,可沒想到竟然如此誇張。         不過,這位乞丐皇叔鬚髮再亂,上面也沒有一絲灰塵和油膩,因為到了翰林就已經能身不染塵,這位趙景空就算跳進油污里再出來,眨眼之後身體依舊乾乾淨淨的。         趙景空的衣服沾著許多油污,在清晨明亮的陽光下分外刺眼。         「果然是真的。」方運嘆道。         「也算開了眼了,只是……唉……有些話還是不說了。」常萬緒道。         幾個秀才輕輕點頭,眾人都知道常萬緒要說趙景空有些失禮。不過趙景空的失禮沒有傷害到誰,常萬緒也知太過指責反而會讓自己無禮。         「這種禮,有些時候失不失無所謂。」方運的表情有輕微的變化,看向趙景空的目光似是隱含著什麼。         一人低聲說:「據說此人與先帝和老皇祖不合,為了避免被先帝和老皇祖猜忌才自污。」         「這個可能性最大。」         「可惜了,他若性情剛毅,恐怕又是第二個李文鷹。」         「人各有志,乞丐皇叔或許心中有另一片天地。」         「不好說……」         方運眾人談著,周圍的秀才有的側耳聆聽。有的滿不在乎,沒有人覺得奇怪,這和晨志遠對方運態度完全不同。他們是評說,而晨志遠則是盛氣凌人的指責。         方運輕輕一嘆。別人不知道,但昨日他聽董文叢等人說過,當年慶國離間趙景空和先帝以及皇祖,還利用聚文閣和雜家的人不斷攻擊趙景空,三人成虎,最終導致趙景空閉關十數年。直到成大學士,趙景空才重新出現在景國,但已經完全成為閑人野鶴。甚至連先帝的葬禮都沒有參加。         因為是李文鷹讓趙景空代替,方運對趙景空有天然的好感,無論這位乞丐皇叔如何,但終究是大學士,讓人感到心安。         眾考生陸續到達銅爐附近。         銅爐前除了趙景空,還站著聖院巡考官、江州州牧和學宮司業共四人。         其餘的官員站在兩側,不入主位。         待眾人到齊后,開始舉行方運無比熟悉的儀式,先是葛州牧率人參拜眾聖,后是趙景空誦《祭眾聖文》。最後是景國學宮的司業宣布考場規矩。         那趙景空原本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但在誦讀《祭眾聖文》的時候無比認真,若是閉著眼聽與別的大學士毫無區別。不過誦讀完后。又恢復了平時有氣無力的樣子,閉著眼,站著打瞌睡,身體不時輕晃一下。         方運打量周圍的秀才,平均年紀比之前府試的考生至少大十歲,心生感慨。         儀式結束后,相熟的人紛紛告辭。         方運在進入考房前回頭望了一眼,那乞丐皇叔竟然坐在一把椅子上呼呼大睡,周圍官員的表情一個比一個無奈。         方運笑了笑。繼續找到自己的考房。         不一會兒,方運找到自己的考房。和秀才試的考房區別不大,有床、桌椅和馬桶等必備品。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方運迅速整理好一切,然後站在桌子后靜等發試卷的人。         舉人試先考詩詞,后考經義,最後考策論,一科考一天。         不多時,車輪碾壓地面的聲音響起,走走停停。         方運向車來的方向稍稍側頭,因為聽到多個考生輕呼,而且聽到一個很少見的詞語。         「亂考。」         方運甚至沒有第一時間意識到,等仔細一想才想起這是什麼。         正常的三科題目是按照次序一天考一科,但亂考則是把詩詞、經義和策論三科的題目一起發下來,時間也是三天。         方運心裡非常清楚,兩者看似區別不大,但亂考非常考驗人的定力和選擇,因為不同的題目很容易讓人分心,在寫詩詞的時候,必然會去想經義或策論,想著想著就會思維混亂,讓三科的內容相互影響,最後導致評等降低。         這還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一旦發現思維受到影響,就會陷入自責和後悔中。         方運思索片刻,很快有了決定。         馬車出現,差役把一疊厚厚的紙遞給方運,方運致謝之後,拿著試卷坐下。         第一頁寫著詩詞題目,寫明對格律和題材的要求,而第二頁是白紙。         方運把厚厚的試卷放好,只取了第一頁和第二頁放在面前,彷彿不知道後面還有經義或策論題目。         方運閱讀完詩詞的題目,開始慢慢思考。         自己寫詩詞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方運不斷思考,從題材、格律、結構、意境、思想、立意等等各方面考慮,要想寫好一首詩,一天的時間並不算多。         在思考的過程中,一旦餘光觸及那疊試卷,方運心緒立刻有輕微的變化,好像有一種力量在慫恿他去看經義和策論的題目,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         但是,自始至終,方運都沒有猶豫,最後甚至把鎮紙壓在厚厚的試卷上,繼續認真思索。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礙…」         一個叫聲突然響起又突然消失,方運心中一凜,意是樾魘Э兀被聖廟力量隔離。         這種亂考方式本身不至於讓人情緒失控,但這是舉人試,過半的考生都是考了三次以上不中,壓力之大難以想象。         更何況哪怕不是亂考,每年都有人在考試前後發瘋甚至自殺。         秀才不是舉人,沒有文膽,要想順利答題,必須靠自己的定力,而這種亂考對舉人來說起不到絲毫作用,文膽一震就能解決。         方運始終沒有動用文膽的力量,因為髮捲的時候他就有了決斷,自己若是連亂考都過不去,那根本沒資格當聖前舉人,沒資格去調動文膽。         不多時,有哭聲傳來,很快消失。         「選擇困難症果然是不治之症,配合壓力,這亂考簡直無情。」方運心裡想著,又把硯台壓在厚厚的試卷上。         方運的情緒一開有波動,越來越大,但到達一定程度后又慢慢消退,最後,方運彷彿完全看不到那厚厚的試卷,眼中只剩下詩詞題目。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