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54章祖龍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運見蛇厲已經發現自己在激怒它,便不再廢話。 董文叢向聖院的方向看了看,道:「龍侯大人,聖院之人未到,您稍等片刻。」 「沒問題,我正好多留一陣,龍宮太無趣了。哪有人族樂事多。可惜前些天玩...

蛇厲惱火地看著方運,道:「我哪怕是蛇族聖子,也不過三年才能得一棵龍蛇草,此時也不過兩棵!此物乃是我蛇族的毒妖術必用之物,只有蛇聖居處才能種植,十年一熟,每年收穫的過半都要換取蛇族所需之物,十分珍貴!你一定早就算計我。」

方運誠懇地道:「妖王大人剛來的時候聲勢浩大,嚇的我心驚膽戰,怎敢算計你。」

蛇厲的目光稍稍變得柔和,被人族天才奉承的確舒服。

方運繼續道:「不過,在發現你連三道題都答不上,我當然要算計你的龍蛇草。」

蛇厲眼中凶光畢露,道:「不要讓我在兩界山遇到你!我若不殺你,難解我心頭之恨。」

「嗯,等我成了大學士,有機會找你切磋。謝謝你的龍蛇草,七片龍蛇草葉至少可以助我躲過七次毒害。」方運道。

蛇厲的蛇頭覆蓋鱗片,看不出臉色,但是它的目光卻閃爍起來,充滿悔意

青衣龍侯忍不住笑起來,道:「方運,以後你遇到蛇厲,把一片龍蛇草葉分成五份,一個時辰含一份,保證他的毒妖術對你毫無作用,當然,遇到大妖王的話,你還是要小心。」

方運點頭道:「蛇厲妖王不遠億萬里跨越兩界送我龍蛇草,情真意重,這龍蛇草我一定用在刀刃上。」

蛇厲滿目怒焰,但突然閉上眼,蛇身微微起伏,然後越來越平靜。

方運見蛇厲已經發現自己在激怒它,便不再廢話。

董文叢向聖院的方向看了看,道:「龍侯大人,聖院之人未到,您稍等片刻。」

「沒問題,我正好多留一陣,龍宮太無趣了。哪有人族樂事多。可惜前些天玩得好好的,被龍聖爺爺召回。若不是這次賭局很重要,龍聖爺爺也不會讓我來。」青衣龍侯笑著坐到首座上,他的兩側是人族與蛇厲妖王。

不多時。三朵白雲自天際飛來,緩緩降落。

眾人紛紛起身,來的是三位大學士,分別來自東聖閣、刑殿和戰殿。

方運認得其中一位嚴大學士,當時就是他收下自己的飲江貝,送入東聖閣保管。

馮子墨、蘆宏毅和青衣龍侯都認識嚴大學士,幾人聊了一陣后,才落座。

方運看了看人族的眾人和青衣龍侯,他們都示意自己說,於是便客氣點了點頭。

「蛇厲妖王。我的賭約有兩個,一是與妖皇賭命,二是與妖蠻眾聖賭太古星河,你確認一下。」方運道。

蛇厲妖王道:「你三年寫出十三首『傳世』戰詩詞,也沒錯吧?」

「還有我的命。」方運的目光無比堅定。

蛇厲妖王吐了吐信子。道:「很好。唯一能保證賭約有效的是兩界大誓,一旦雙方違背,那麼將失去兩界之力的庇護,你可清楚?」

「我自然知道,一旦我違約,那麼你們眾聖合力可以輕易殺死我,人族眾聖沒有參與賭約。他們的力量無法保護我。一旦你們違約,將被妖界的力量排斥,實力不僅不會增長,反而會逐漸減弱。」

「如此便好,可以立兩界大誓了。」蛇厲道。

「慢著。」方運雙手放在談判桌上,身體更加挺直。

「怎麼。你想反悔?」蛇厲問。

「當然不,在賭約正式立下之前,我需要提一個小小的條件,否則這個賭約就是一紙空文。」方運道。

「什麼條件?」蛇厲死死盯著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道:「撤除獵殺榜上對我的獵殺。」

蛇厲不僅沒有吃驚。反而露出不屑的笑容,道:「你果然露出狐狸尾巴!眾聖猜的不錯,你這三年的賭約是一種對策。」

文院的眾人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方運的目的。

「是又怎麼樣?我只問你,撤不撤?明明已經對賭,卻同時派人殺我,證明你們妖蠻都是無膽匪類。」方運道。

「人族獵殺榜是妖蠻眾聖聯手制定,斷然不可能任意更改!若是撤了你,獵殺榜的公平性不再,對我妖蠻兩族極為不利1蛇厲的回答斬釘截鐵。

方運立刻站起來,道:「那我們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如此行為,如同賭桌之上,你們拿刀架在我脖子上與你們賭,恕不奉陪1

方運說完轉身就走。

其餘人立刻站起來,無論是玉海城官員還是聖院的大學士,沒有絲毫的猶豫,堅定地跟在方運的身邊。

「唉,談崩了。」青衣龍侯緩緩站起來,不過卻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笑。

蛇厲盤在談判桌前,緩緩地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看著方運的背影。

眼看方運就要踏出文院的大門,蛇厲道:「不如你我各退一步。」

方運停下腳步,沒有回頭,望著文院外道:「把百血賞金和加賞統統去掉,我可留在獵殺榜上。」

蛇厲不悅道:「那些特殊加賞可以去掉,但百血賞金絕不能去。」

「哦?那以後對我的賞金就只能是聖血?」

「可以。」

蛇厲話音剛落,方運立刻轉身,微笑著回到談判桌。

「又繼續了?」青衣龍侯笑著坐下。

那些文人也沒有絲毫詫異,繼續關注談判。

方運心中的大石頭徹底落下,妖蠻和逆種出手,聖院基本可以防止,若是妖蠻鼓勵潛在的逆種文人殺自己,那自己只能窩在聖院中直到成大學士才算安全。

「那麼開始兩界大誓?」蛇厲道。

「太古星河在哪裡?」方運問。

「看來你只是聽說太古星河,不知其真正面貌,哼!哪怕太古長河被半聖封印力量,你一旦碰觸也會死亡,我都不敢碰!你放心,一旦兩界大誓成立,摩妖山就會有大妖王帶著太古星河下界,交給你們人族大儒,然後送入聖院存放。你若勝,則太古星河歸你,你若敗,聖院也壓不住兩界大誓的力量,太古星河自然回歸。」

方運點了點頭,不由自主想起古妖傳承的內容,蛇厲說的沒錯,太古星河的確很強大。若不被妖聖封印,大儒也只能手持一刻鐘,一刻鐘后必然會被太古星河吞噬。

想起太古星河的作用,方運心中一團火熱,無論是彗星長廊還是什麼妖族秘法,跟這太古星河比差遠了,妖蠻半聖之所以強,妖皇之所以必然可以封聖,就是因為此物。

這太古星河對人族作用同樣大,但付出的代價太大,收穫充滿了不確定性,所以眾聖都沒有苛求。

但,方運有古妖傳承。

青衣龍侯俏俊的面容閃過一絲好奇,道:「方運,蛇厲,太古星河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聽我老爹說過太古星河,我還想問他,他不說,我就去找龍聖爺爺,他倒好,正嘮叨什麼祖龍遺訓什麼師什麼,然後一口氣把我吹飛,說我巴掌大的小東西不該亂問,氣得我肝疼。」

許多人笑起來,這青衣龍侯不知道從誰哪裡學的話。

蛇厲道:「龍侯大人,此物太過神秘,據說牽扯太古時代萬界千族的大秘密,當然,這種傳說太多,估計你們龍宮有許許多多這類大秘密,但到底有什麼用,用處多大,至少成為大妖王或大儒才能勉強有資格探尋。」

「哦,若是這樣那我就明白了,我最近正研究祖龍遺物,每次龍聖爺爺發現都會吹飛我。」青衣龍侯無奈道。

在場無論人還是妖都無比羨慕地看著青衣龍侯,那可是祖龍遺物,在龍族流傳出的傳說中,祖龍是無敵的存在,萬界眾聖都不是祖龍的對手。

方運也知道,在華夏,祖龍一般指秦始皇,但在聖元大陸,祖龍指的是萬龍之祖。

不論傳說真假,甚至祖龍早在妖蠻接管妖界前就失蹤,但祖龍的力量毋庸置疑,因為連孔子在亞聖之時都說過自己遠遠不如祖龍。

方運半開玩笑道:「小侯爺還是別炫耀了,你看看他們,眼都紅了。」

青衣龍侯扇了扇扇子,笑道:「這怎麼能叫炫耀?我這叫分享1

「你說的東西,我們努努力就能得到,那是你在分享;若是我們努力了也得不到,那就是在炫耀。我們有機會研究祖龍遺物嗎?」方運笑道。

青衣龍侯一愣,摸了摸額頭上的龍角,道:「你說話果然有趣。別人恐怕不能了,不過你有機會。想不想當我們東海龍宮的駙馬?我們龍宮沒十國皇室的破規矩,你當上駙馬也可以繼續當官。你不是吃了很多龍珠嗎?繼續吃,等當上龍族駙馬,這些都會轉化成大好處!不過你小心點,死的真龍珠你吃了沒關係,要是你敢殺我們活的真龍,那就是不死不休1

「我已經有正妻,不能當龍族駙馬了。」方運道。

「是有點麻煩,不過你知道那麼多萬界秘辛,龍聖爺爺說不定願意見你,他研究祖龍遺物都瘋魔了。」青衣龍侯道。

「有機會一定去拜見龍聖陛下。」方運道。

「好了,你們開始兩界大誓吧。我離遠點。」青衣龍侯說完離開椅子,後退十幾步。

方運兩側的人也起身後退。

談判桌邊只剩下一人一蛇。

蛇厲吐了吐信子,道:「方運,你用賭約來拖延眾聖時間,不過是徒勞。一旦我族大聖回返,人族將沒有任何希望。我來之前,眾聖囑咐過,只要你願意投靠,我們征服人族后封你為人皇,統攝人族。」

「人皇?不錯,可惜不是我想要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