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50章太后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放著一根手臂長的大人蔘,上面還有一些泥土,和普通的人蔘不同,這人蔘的根須全部都是血紅色。 「果然是上好的妖界人蔘,在妖界也只有王族才能享受。把這些人蔘切片燉湯,足夠一個人用十年,保證這十年健健...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我曾聽說過這免徵令的用途,不僅可以抗拒聖院徵兆,甚至有免罪之能,只要不是逆種或過於泯滅人性的大罪,都可免死,最多只是囚禁。 本站網址:kanshuwo 據說各國每出現一任國君,聖院只發三枚免徵令,一旦國君駕崩,則舊的免徵令失效。另外,免徵令還是強大的通行證。若是在跟眾聖打賭之前得到這免徵令,我可無視荀家責難,直接入聖院躲避1

「原來你知曉,那就好。」賽侍郎道。

「真沒想到,太后捨得把保皇家平安的免徵令給我,此恩之大,方運難以為報。」

賽侍郎輕嘆一聲,道:「太后和長公主把免徵令交給我的時候,太后曾說,若景國連你方運都不去力保,那景國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太后還說,原本得知荀家阻你入聖院后,就想把免徵令給你,誰曾想你竟然去文斗一州,讓人始料未及。」

方運肅然起敬,為太后的相助,也為太后的果斷。

方運道:「先帝無後,二十九歲亡,臨終前把安岳王過繼過來,而太后比先帝小一歲,至今不過二十八歲,怎會如此不凡?難道坊間傳言是真的?前些年,其實一直是太后在幫先帝處理政務?」

賽侍郎眼中有異色閃過,迅速點頭道:「雖說身為臣子不應該妄議君上,但多了解之後或許有所幫助。你說的沒錯,早在十年前,太后就已經輔佐先帝,四年前更是完全接手。但終究是女人,是後宮,否則左相哪裡能走到今日。」

方運覺察到賽侍郎的目光有異才意識到自己疏忽,自己和賽侍交情不深,談太后私事很不妥,但賽侍郎卻果斷如實相告,明顯有結交之意。竟然誤打誤撞壞事變好。

太后和趙紅妝既然都信得過賽侍郎,而和自己簡直就是同鄉同黨,這種烙印打下來,哪怕賽侍郎現在投靠左相,左相都不可能相信他,可以說兩個人是天然的合作關係,更何況賽侍郎官聲極好,和左相不是一路。

方運還記得和州文院勵山社的同僚聊過這位曾經的社首,賽侍郎志不在官位,他志在大儒。官場不過是他大儒前的磨礪之路。

有關景國皇室的秘聞很多,尤其是先帝之死,不過方運沒有再深入問,道:「請代我轉告太后,我方運所作只是身為一個景國人的義務,並非為助皇室,既然太后如此厚待,方運若有機會,必當相報。」

賽侍郎笑道:「太後果然料事如神。她說你必然會這般說。讓我轉告你,無須相報,她哪怕再厚贈十倍,也無法報答。你為景國所作一切,太后都看在眼裡。」

方運心中一暖,鼻子有些發酸,太后這話和那些淳樸的玉海城人一樣。雖然不會天天為自己搖旗吶喊,但心中一直在惦念這自己。

先前被左相刁難,方運心中是有不滿。但現在終於明白,太后一直在默默相助,只是力量有限,可一旦自己陷入必死之局,太后立刻送來免徵令。

方運心中一動,道:「太后真正的難題,是左相之後的那人吧?」

賽侍郎默默地點頭。

方運所料不錯,這些高官都已經明晰左相與雜家的關係,若不是左相跟雜家關係太深,以太后的果斷,左相斷然不可能繼續留在朝中。

「免徵令我收好,無論怎樣,請替我謝謝太后。」方運道。

賽侍郎卻笑道:「太后說,你要謝便去慈安宮致謝。」

方運點點頭。

「走吧,我們下車。」

方運和賽侍郎先後下車,然後一眾官員聊了一陣,董知府接待賽侍郎,方運則和一部分官員帶領押送賞賜的人回家。

到家后,全家忙碌起來,六大車的實在太多了。

一車金銀珠寶首飾脂粉,一車綾羅綢緞,一車補品和藥材,一車文房四寶,一車很難買到的雜書,最後一車則是最頂級的寶物。

方運看的雜書多,又有古妖傳承,懂得許多東西的鑒別之法,隨便挑了幾件一看,全都是上好之物,完全找不出半點毛玻這裡面九成的東西都可以長久儲存,而且不需要特別的條件,只有少數幾樣藥材需要儘快用掉,都很適合自己。

最讓方運在意的是那一車雜書,隨手翻了翻,光看書名就知道根本買不到,有的甚至是禁書。

方運看著六輛大車上琳琅滿目的貢品和書籍,終於明白什麼叫皇家富有天下。

方運仔細查看最後一車上的寶物,打開一方玉盒,裡面擺放著一根手臂長的大人蔘,上面還有一些泥土,和普通的人蔘不同,這人蔘的根須全部都是血紅色。

「果然是上好的妖界人蔘,在妖界也只有王族才能享受。把這些人蔘切片燉湯,足夠一個人用十年,保證這十年健健康康,什麼病都不怕,同時可以延壽一年。」

方運又看了看龍息龜膠,乍一看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好臟。」楊玉環輕聲道。

方運笑道:「那些真龍呼吸的力量在海底能形成宛如長河的暗流,少數妖龜就生活在其中,龜殼吸收真龍散逸的力量。百年後,這些龜殼就可熬製成龍息龜膠,是龍族的喜愛之物。不過,玉環你可要記得太后的好,這完全是為你準備的。」

「對我有好處?」楊玉環問。

「當然。到時候我教你怎麼做龍息龜膠,不出七天,你全身的傷疤都會消失,你的手也會變得更細膩。」

「真的?」楊玉環又驚又喜,雙目放光。

「當然。不用著急,慢慢來。還有那長明珍珠,是一種特別的夜明珠,掛在你的床頭,可以時刻滋養你。」

方運心道太後為了這些禮物費了不少心。

這些東西實在太多,一一記錄,一一對照,方運沒時間跟著,把最珍貴的那些東西處理好后,便回書房學習。

夜晚,方運前去參與為賽翰林辦的接風宴。

回家后,方運繼續讀書。

一連四天,方運每天寫十篇策論。

昨夜,董知府結束最後的指導和點評,建議方運放鬆,留下一句「若天下只考一科策論,你必然是十國第一狀元」便離開方家,不再考校指導方運。

八月二十八的午間,方運正在午休,接到曾原的加急傳書。

「妖蠻眾聖接受賭局!妖界的蛇族特使駕到,正前往玉海府的府文院,龍族特使也即將到達。」!--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