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46章 不與人賭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而是為了殺妖滅蠻!我為何要與人族賭?要賭,讓妖蠻來與我賭!你們誰能傳言給妖蠻?」 方運說著站起來,掃視眾人,雙眼中彷彿藏著日月,熠熠生輝。 「我想知道,億萬妖蠻誰敢跟我方運一賭!只要...

「這次水太深了,我們還是不要多話。」馮院君道。

曾原道:「從另一方面看,正因為此次水深,我們多說兩句也不會有影響。眾聖世家現在都瞄著對方,我們便可以暢所欲言。」

「此言大好!眾聖世家既然聚賭,我們這些旁觀者起鬨叫好也不算什麼。」董知府半開玩笑道。

「你們真是看熱鬧不怕熱鬧大埃」方運道。

「你這個製造熱鬧的都不怕,我們旁觀的怕什麼。對了,一直沒問你的態度,你可以參賭,押你自己啊1董知府帶著些許醉意道。

「對對,你也要出面1

「你可不能輸。」

方運沉默不語,似乎在思索什麼。

「怎麼,我們的方文侯怕了?」

方運抬起頭,淡然一笑,道:「我方運寫戰詩詞不是為了賭輸贏,更不是為當天下師,而是為了殺妖滅蠻!我為何要與人族賭?要賭,讓妖蠻來與我賭!你們誰能傳言給妖蠻?」

方運說著站起來,掃視眾人,雙眼中彷彿藏著日月,熠熠生輝。

「我想知道,億萬妖蠻誰敢跟我方運一賭!只要敢賭,我押這條命!妖皇天縱奇才,妖聖凶焰滔天,若不敢與我方運賭這一局,有什麼資格說要殺我?又有什麼資格攻佔我人族?慫貨!草包!無能之輩,不足掛齒1

過半的人大驚,而另一部分人則雙眼發亮,直直地盯著方運。

「方運,你這是在耍什麼酒瘋1馮子墨道。

董知府酒醒了大半,用通紅的眼睛盯著方運,想要勸阻。因為今日在方家,他千叮嚀萬囑咐讓方運低調再低調,不能再在大學士榜上升了。

董知府張開口,正要說話。突然露出恍然之色。長長地啊了一聲,大笑道:「好!賭得好!我支持方運。若億萬妖蠻不敢賭,就是草包!就是慫貨1

「不與人爭,與妖蠻賭,你此時已經勝過當年的進士李文鷹1李文鷹大聲稱讚。

「國士。真乃國士風範1曾原隱隱有些慚愧,方運這個最在乎天下師稱號的人不與人族賭,他卻因為一個稱號與馮院君對賭並惹出眾聖世家,這境界相差太大,自己的爭勝之心用錯的地方。

「好!好!好!當浮一大白1一位老進士一口喝光杯中酒,滿面通紅。

「景國人果然兇悍,慶國人到死都不敢這麼說。」一人笑道。

「你們不要貪大求全。方運惹了妖聖後果無比嚴重!方運離孔家之龍只差十四位了1馮院君提醒道。

「那麼,誰有辦法讓我離大學士榜第一更遠?」方運問。

無人答話。

董知府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道:「我先暫離。」

隨後方運也跟著出去,離開酒宴房間。來到一處走廊,旁邊有室,有書房,還有安置馬桶的房間。

董知府雙眼中的醉意完全消散,低聲道:「你要與妖蠻眾聖賭,可經過慎重考慮?」

方運點了點頭,道:「看來董大人看出我的意圖。既然眾聖遲早都會對我動手,只是因為代價問題而猶豫,那我就給他們另一個新的選擇,讓他們用更低的代價殺死我!這個誘餌他們必然要吞下去1

「但是,你賭的若是和我們一樣,賭個二三十年,妖蠻不可能與你賭。若是賭的時間太短,你萬一寫不出十六首戰詩詞,必死無疑埃」

方運微笑道:「你覺得我到大學士榜第一,大概需要多久?」

董知府略一思索,道:「我可說不準。若你的才氣和文位一直保持這麼恐怖的增長,今年奪解元和貢院,明年再得狀元甚至取得國首之位,恐怕必死無疑。若你不去爭狀元或國首,對你將來的成長極為不利。」

「所以最多兩年,妖族眾聖就可能對我下手,但是,我要賭三年。我賭三年內我可以寫十六首傳世戰詩詞,妖蠻兩族必然不相信,哪怕猜到我用這種方法避開他們提前殺我,也願意賭下去,因為三年對他們來說代價等於零。關鍵之處在於,他們隨時可以違反賭約,不等我寫到第十六首就殺死我。」

董知府道:「一開始我認為你應該躲藏在古地或聖院,埋頭苦修幾十年,但仔細一想毫無用處,眾妖聖必然有辦法推算出你的實力。一旦妖蠻眾聖動用四顆妖月的力量,你在聖院還是在這裡毫無區別,連四海龍聖都保不住你。」

方運道:「對。在這賭局的三年中,我或許有辦法找出對付妖蠻眾聖跨界殺我之法,只要能躲過一次就好。那種力量哪怕可以多次使用,也必然要間隔很長的時間,可以為我爭取更多的時間。」

「唉,只能如此了。」

兩人小解后,返回宴客的房中。

兩人剛坐穩,陳志陵就興奮地道:「方文侯,大爺爺正在給你準備一份大禮,至於具體是什麼大禮,恕我賣個關子,總之那個大禮一出,必然驚動十國!你就等著吧。」

方運笑道:「陳兄你可不能這樣對我,你這麼一說,我今晚睡不著了。」

「沒辦法,此事很特別,未必能成功。大爺爺本來不讓我說,但我實在太興奮了,剛才露了一點口風,乾脆讓你有個準備,不過你們可千萬別外泄,不然大爺爺會對我家法伺候。」陳志陵笑呵呵道。

方運道:「其實陳家能為我與雜家對賭,我就心滿意足了。」

陳志陵道:「不能這麼說,我們陳家之所以賭,主要是認為你有很大的可能做到!一旦做到,我們陳家就擁有兩城,躋身中層的半聖世家,而宗家力量大減,此消彼長,我景國必然超過慶國。」

方運微笑點頭,心裡卻不是滋味,陳觀海和別的半聖不一樣,他是在景國建國后出生的,對景國感情很深,陳家一直在死保景國。陳家這次明顯在破釜沉舟,與其輸給慶國和雜家,不如最後一搏,輸了陳家就徹底退出,若是贏了,陳家連得兩座荒城古地,哪怕陳觀海將來聖隕,陳家也有足夠的力量維持。

「好,我等你們陳家的大禮1方運笑道。

接下來,眾人圍繞著賭局聊天,超過二十家世家陸續參與到這個賭局當中。

不多時,曾原感嘆道:「方運真乃神人也。有兩個世家原本在荒城古地有不小的矛盾,本來想趁這次機會對賭分個高下。在他們正式對賭之前,我已經把你說的『不與人賭而與億萬妖蠻賭』傳出去。就在方才,兩位家主聽說了你的豪言,便決定明日共擺宴席,讓兩家人聚在一起盡釋前嫌。兩位家主還說,有機會一定重謝你。」

「這倒是意外之喜,當飲酒慶賀。」方運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