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44章方文侯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怠慢。 從今日起,方運地位同從三品大員。 他國人地位不高的也起身祝賀,而地位較高的幾人則坐著祝賀。 方運穩穩地坐在椅子上,腰身挺直,帶著淡淡的微笑掃視眾人,點點頭,道:「諸位請...

沒人說話了,方運才安安靜靜吃菜,發現自己一天沒吃飯也沒關係,有才氣支撐,但真要吃起來,這一桌菜似乎不夠自己吃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每一道菜快吃完,盤子消失,不多時會有新的菜出現,美酒也一直喝不完,有人在默默維持這個宴會。

方運心知是鯨王相助,這六桌的宴席至少需要二三十個廚師或幫工隨時待命。

方運默默吃了一桌子的菜,李文鷹突然抬頭看過來,雙目微亮,道:「朝廷的封賞下來了。」

其餘人也抬起頭,一邊發送回復鴻雁傳書,一邊仔細聽。

方運道:「還請大人相告。」

李文鷹道:「爵位已定,左相最先請封州侯,乃是文侯,位同從三品。」

「恭喜方文侯。」景國的官員和文人一起起立,恭恭敬敬彎腰作揖,哪怕方運只是一個少年,他們也沒用絲毫的怠慢。

從今日起,方運地位同從三品大員。

他國人地位不高的也起身祝賀,而地位較高的幾人則坐著祝賀。

方運穩穩地坐在椅子上,腰身挺直,帶著淡淡的微笑掃視眾人,點點頭,道:「諸位請坐。」

幾乎在一瞬間,方運身上彷彿多了一層官威,連目光都變得更加威嚴和深邃。

許多人心中稱讚,若此刻方運還像之前那般謙虛或滿不在乎,那就是失禮。

楊玉環身體輕輕動了動,坐立不安,她偷偷觀察方運,發現此刻的方運有些陌生,像極了那些坐著八抬大轎的官老爺。

等眾人坐下,方運身上的官威才禁看了一眼楊玉環,在桌下輕輕握了握她的手又鬆開。

楊玉環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心中滿是感動,方運本來可以事後向她解釋或說明。可現在用這種舉動告訴她自己沒有變。這讓她的心幾乎融化。

小狐狸疑惑不解,稍稍歪著頭看著楊玉環的手。然後伸出爪子按在楊玉環的手上,仔細觀察,發現楊玉環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嘆了口氣。收回爪子。

李文鷹點點頭,目光中充滿了讚揚,道:「除此之外,你的《三字經》入眾聖殿,得文功官升一級。率領人族精英入彗星長廊,聖院保舉你官升一級。文斗夕州,破格提升兩級。加上你之前的文功。你現在若是已經過了殿試可從政,可得幾品官位?」

方運略一回憶,道:「正四品。」

幾個官員差點翻白眼,這太恐怖了。

從三品的文侯級別是高。但只是爵位,沒有實權,雖說這裡人人都會尊敬他,文侯的權力還不如一個縣令。

可四品文官不同,一旦方運過了殿試,朝廷必須給他安排一個和正四品對應的職位,無論是那個職位是否重要,但能實打實行使四品的權力。

對於心向聖道之人來說,國家官位遠不如聖院官位重要,但九成九甚至更多的文人都無法在聖院謀取位置,只能在各國當官。

連見慣了大世面的曾原都看著方運說不出話來,別說他們曾家是亞聖世家,哪怕是聖人世家的孔家人,在經過殿試后,也不可能直接當四品官。

「我若沒記錯,武國的白袍半聖陳慶之年輕時軍功卓著,成進士后也不過擔任正五品的將軍,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現在,千古第一『布衣官員』非方運莫屬。」

馮子墨道:「其一,若方運能奪得狀元,會加官一級。其二,此時離方運參與的殿試結束至少相距一年,他只要再立一次功,那就不得了。」

董知府輕呼:「方運不會殿試結束就當正三品的大員吧?一州州牧也不過是正三品啊!劍眉公此時也不過是正三品1

李文鷹無奈地搖搖頭,雖說自己文功可直入正二品,擔任六部尚書,但比方運大三十多歲。

「不知不覺,方運……不,方文侯竟然成了怪物埃詞傳天下可以說他只是才華出眾,可『布衣三品』,只有實打實的文功才能勝任,這裡面沒有半點水分。」陳志陵道。

「不提了,人比人氣死人,我辛辛苦苦熬到四十餘歲,才不過一任知府,方文侯倒好,他只要正式當官,至少比我官高四級1

「李大人說別的!這種讓我們糟心的消息還是不要提為妙1曾原道。

眾人忍不住笑起來,方運自己也無奈地跟著笑,他寧可用這四品官位換自己直升進士文位,可惜做不到。

李文鷹繼續道:「封太子少師。」

這一次沒人意外,之前方運是太子侍讀,現在功勞這麼大,成為太子少師,算是太子的老師,雖然是虛銜,而且景國連太子都沒有,但太子少師是一種很高的榮譽,若真要太子,這太子少師之位就是未來重臣的基石。

「加封內閣行走。」李文鷹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掃視眾人,觀察眾人的反應。

這一次眾人完全無言以對,竟然真給了方運參政議政的實權!

內閣乃是一國最高的官員機構,名義上是負責除軍權之外的一切權力,因為軍權屬於國君,但實際上因大元帥也是內閣成員,使得內閣已經掌握景國的一切權力。

內閣分三個層次。

第一是四相,分別是左相、右相、輔相和文相,地位最高,足以改變一國的國策。

第二層就是內閣參議,包括六部尚書、九卿和軍中的幾位重臣,還包括諸如李文鷹在內的幾位重要官員,不足三十人,一旦四相無法達成一致,就需要內閣參議協商,而內閣參議的選擇雖然無法改變一國國策,但能影響一國國策。

第三層就是內閣行走,平時內閣例會,內閣行走沒有發言權,若是出了特別重大的事,那麼有內閣行走加封的官員都可參與決策,共商國是,每人都有影響一州的能力。

江州唯有李文鷹一個人是內閣參議,位於景國官員的第二等,而葛州牧和盧都督等兩人,則是內閣行走,除了這三人,江州的現任官員都不入內閣,倒是有幾位回家養老的大學士或翰林,還掛著內閣行走的頭銜,但基本不會參與政事。

有了內閣行走的加銜,毫無疑問,方運已經是江州實打實的第四人。只要方運願意,可直接參与內閣會議,直接上朝與文武百官同列。

而內閣行走最強大的權力在於,無論是在軍中、官府還是文院,一旦出了大事,只要沒有正三品的官員在,方運就可接管一切,立刻成為最高長官,所有人都必須聽他的,有先斬後奏之權。

在場的人對官場都無比了解,方運哪怕將來直入三品,也可能去一個冷衙門,權力不是很大,但現在直接獲得內閣行走的加銜,意味著,方運提前數年獲得了大權。

「太后很看重你,你可千萬不能辜負太后的期望。」董知府的語氣無比沉重,只有這些官員才知道這個加銜有多麼重要,景國絕大多數官員這輩子最高的期望就是一個「內閣行走」。

方運默默地點了點頭,自己也是被這個加銜給驚到了,有了這個加銜,哪怕沒有實際官位,也有莫大的權力,拿下一個知縣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方運心中卻想起了當日太后的「四誇」,封他為文人表率,那絕對不僅僅是增加文名那麼簡單,更像是在保護他,而這次直接封內閣行走,就是一張護身符。

護身符雖好,也意味著有巨大的威脅來臨。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朝堂上吵成一鍋粥的樣子,內閣行走這個加銜必然會引發巨大的爭議。」馮子墨搖搖頭。

「我在為方運請功的奏章上都不敢讓他獲『內閣行走』。不過,文侯文壓慶國,得這實權也足夠了。畢竟……志不在景國。」董知府道。

眾人心裡都明白,景國你池不容龍,聖院才是方運的最終之地。

「好事。有了文侯冊封和內閣行走的加封,方運已經可以招募一支私兵小隊,以後的安全有了極大的保障。我都是好奇,左相在此次朝會上是什麼態度。」

李文鷹道:「很少說話,但每說一句都是在幫方運,唯獨在太后提升封你為內閣行走的時候,左相遲遲不肯決定,最後才無奈同意。」

「莫非左相轉了性子?」

「應該是左相見事不可為,不得不同意。和以前一樣,他派他的走狗去反對這個提議,他再根據現場的爭論做最後的決定。」

「我所料也是。」

「方運應該想辦法解決私兵,那極為重要,關係到你的性命。若是你現在沒有,我可以幫你牽線搭橋,從眾聖世中挑一些一些溫順的妖蠻掉你的私兵。」曾原道。

方運想起在孔城的見聞,那裡的妖蠻已經完全馴化,當私兵最好不過。

「謝過曾兄,我會慢慢尋找私兵,或許不久之後就要麻煩你。」方運道。

「不麻煩。請李大人繼續。」曾原道。

李文鷹道:「不僅方運和子女後代或封,連他的父母都得到追封的封號。而楊玉環被太后看重,先封為六品的誥命,還加封為宮中行走,以後去了京城,可以進入皇宮中聆聽太后教誨。」

「謝過太后。」楊玉環急忙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