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34章 口是心非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0-16 09:54  |  字數:3607字

?

    奴奴一開始並不在意大兔子,但大兔子一直看它。它驕傲地昂起頭,冷冷地看著大兔子,隱隱有女王般的威儀。    大兔子卻好像看到了什麼,如同驚弓之鳥嚇了一跳,急忙縮回李繁銘身後,然後站直身子,用爪子揪著李繁銘的衣袍。    李繁銘低頭一看,大兔子急忙指著奴奴,眼中隱隱有懼意。    李繁銘白了大兔子一眼,一巴掌拍在它的腦袋上,低聲道:「去跟小狐狸好好玩,我們有正事,再淘氣不給你蘿卜吃!」    大兔子欲哭無淚,四處觀察,急忙竄到方運面前,它要讓這個最懂自己的人知道,那隻狐狸真可怕,嚇死兔子了。    方運摸了摸大兔子的頭,繼續跟其他人聊天。    大兔子沒想到世上最懂自己的人也不幫自己,感覺天都塌了,然後偷偷看了一眼小狐狸,小狐狸輕輕一笑,但大兔子卻遍體生寒,緩緩後退。    但是,奴奴伸出右爪,對著大兔子勾勾手,示意大兔子過來。    大兔子用爪子指了指自己,好像在問你讓我過去?    奴奴點點頭。    大兔子搖搖頭。    奴奴收斂笑容,再一次展現女王般的威儀。    大兔子嚇得腿都軟了,趴在地上抖了好一陣,才不情願地慢慢走到奴奴面前。    小狐狸露出一副這樣才乖的樣子,然後一指在院子里飛行的小流星,示意一起去抓。    大兔子長長送了口氣,立刻像哈巴狗一樣,用力點頭表示一切聽從女王大人指揮。    小狐狸滿意一笑,率先衝出院子,大兔子緊隨其後,眼中的懼色卻始終沒有消散,不時回頭看一眼李繁銘,好像在說:咱們回家吧。這裡好可怕。    屋外的院子里,狐狸和兔子追逐流星,屋裡,眾人高談闊論。    眾人來方運這裡。本就只是順道看看,但因為《文報》增刊的事情鬧得很大,而昨夜太晚聊得不夠盡興,眾人興趣高漲,聊著聊著就聊成了文會。    眾人反覆研究探討昨夜文斗過程,不僅從文斗本身,還從詩詞琴棋等各道深入討論。方運極少參與這種文會,想要學到更多,所以在這個文會上非常活躍。    在討論內容的廣度和深度上,方運都要超過這些人。但在某些細節上卻有嚴重的缺失甚至空白,這是寒門弟子無法避免的問題,只能靠時間來彌補。    等討論完了文斗,又開始討論民心。    國運的基礎是民心,能得民心。便能在不知不覺間影響國運,而國運雖然不如才氣、天地元氣那樣有非常明顯直接的作用,但也有其威力,尤其是守護國土的時候,國運是足以反敗為勝的力量。    而一旦國運達到巔峰,開始開疆擴土,征戰時候也會得到國運相助。    當年妖蠻兩聖偷襲陳觀海。陳觀海就是憑藉景國國運與兩聖周旋,堅持到了聖院的救援。    從那一戰之後,景國每況愈下,有人說陳觀海在透支景國國運,但景國人大都沒有指責陳觀海,甚至不認為會影響景國的力量。    不多時。文會的眾舉人達成共識,方運此次文斗一州,不僅遏止了景國國運衰退,甚至能讓景國國運至少增長一成。    門外的玉海城人之所以來給方運送禮,真正的原因是他們看到了希望。有了信心,希望方運可以讓他們徹底擺脫慶國的打壓,讓景國崛起。    眾舉人討論完民心,又開始討論獵殺榜,接著就是談舉人試和進士試,並說了許多在舉人試中應該注意的地方,供方運參考。    「方運,此次舉人試,我建議你低調一些,不可太過張揚。」顏域空道。    方運心中暗想莫非這些人知道上次秀才試發生的事情了。    眾人相互看了看,李繁銘道:「其實也不用藏著掖著,我們這些世家子弟有可靠的信息來源,很多事情都可以猜個大概。六月你參與秀才試的時候,玉海城上空晝夜變幻,來玉海監考的耿巡察死亡,偏偏耿巡察針對你,第二天史君去那裡取東西,聖院大儒又得一卷好經義。這些聯繫起來,我們就懷疑你寫出驚天的經義,不過那時候那時候認為是你的可能性很低。可是現在,我們親眼見過你在聖墟的實力,若還猜不出那篇經義出自你手,那真是白活了。」    方運一聽,無奈一笑,這件事當時鬧得太大了,別人可能猜不到,但這些十佳弟子必然能順藤摸瓜,看出一些東西。    「這件事,似乎有半聖下了封口令,不過事到如今,也沒必要封了。畢竟封口令是怕妖族殺你,但現在妖族已經對你百血懸賞,有些事瞞著和不瞞,其實毫無區別。域空,你繼續說你的。」馬雄道。    顏域空點了一下頭,道:「你文斗一州,徹底壓下荀家,或許以後荀家會解除所謂的調查,讓你入聖院,但短時間內絕無可能。所以,我建議你平平靜靜考完舉人,然後悄悄去景國的京城,進入景國學宮深造,並為十二月的進士試做準備。一旦你考上進士,便可不需要太過低調小心。」    「好,這一次我舉人試我盡量求穩。」方運道。    李繁銘卻道:「域空,你忘記一件事。舉人試後,方運要二次上書山!到了那時候,他就得到六次才氣洗禮,我們都等著他闖過第六山,他可不能低調。」    「且不說舉人闖書山有多難,就算他闖了過去,也可以像以前一樣不承認,這點方運必然能做到。」顏域空道。    方運道:「書山中,第三山的文心是奮筆疾書,而第六山的文心,應該是『口是心非』吧?」    「對,就是口是心非。文心不能直接殺敵,但和其他的力量配合起來,卻能發揮不可思議的力量。這口是心非最能惑敵。我曾見過兩位天才進士文斗,一開始兩人的出口成章都是很普通的戰詩詞,哪知到了第二句,兩人的戰詩詞一起變化。」    方運道:「我知道口是心非能讓人掩飾自己的詩句,比如我明明想以《石中箭》出手,用了口是心非,那麼別人聽到我念誦的詩句可能是《易水寒》,但這種掩飾似乎對妖蠻無用,這個文心難道對外用處不大。」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下品口是心非是弄虛作假,但中品的口是心非,有轉詩之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