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28章 死亡科舉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柳山看著這十個字,輕嘆一聲。         若是正常,來信絕不會出現「為雜家誓字樣,但現在偏偏寫了。柳山彷彿看到那人在猶豫,生怕自己不去做。 &nb...

        「我沒想那麼多,儘快成進士最好。」方運道。         李繁銘道:「當然要爭同年,你今年考舉人十拿九穩,中進士也有九成的勝算!而全甲不可能實現,最後的殿試考的可不是詩詞文,而是主政一方,涉及政、刑、軍、工和農方方面,比如,你在怎麼跟農家的弟子比農事?怎麼跟工家子弟比水利?怎麼跟法家弟子比治安?實在太難。」         「這可說不好。不要忘了,每一年的殿試人員都不一樣。比如衣知世當年考進士的時候,十國天才全部避開,有幾個天才不信邪,結果成就了衣知世的十國第一狀元和國首之位。那一年不參與進士試的人全在第二年參加,結果導致第二年的進士試空前慘烈。我一位堂叔每次喝醉酒就講那年的事,說他本可以成為爭蜀國前三之位,最不濟也是探花,結果被生生擠到第六。」         周圍的讀書人笑起來,參加過科舉和考試的人都能理解這種悲劇。         賈經安、笑道:「每一年聖墟之後的進士試,被稱之為『死亡科舉』,今年會被冠以『絕望之年』,明年的殿試之年會被冠以『絕望之年』,你們可要做好準備。」         眾人相顧無言,大部分進聖墟的人實際都可以輕鬆考上進士,為了聖墟才一直不參與進士試,而在聖墟結束后,這些天才舉人必然會儘快參與進士試,哪怕再拖一年都是巨大的損失。         「今年……情況不妙埃」         「何止不妙!咱們這些人都進入過彗星長廊,比之前或活著離開聖墟的九成舉人更勝一籌!再加上那些沒有進聖墟的,他們或許實戰能力不強,但科舉中定然有人臨場發揮極佳,一舉奪得進士1         方運半開玩笑道:「不如你們都參與明年的科舉,今年就讓我來吧。你們為了聖墟等了那麼多年,也不怕再等一年,反正你們原本計劃兩年後參加聖墟和科舉。」         「你想得真美!我們成為舉人多年,每耽誤一年就是一年的損失。今年必須成進士!你不可恨,畢竟我原本就沒資格爭國首,但我有能力爭慶國狀元啊!現在倒好,顏域空非得在今年考進士。我怎麼跟他比?狀元能提前獲得平步青雲,有了平步青雲的進士和普通進士,那簡直是天壤之別1宗午德憤恨地看向顏域空。         「那你就明年考。」         「你賠我一年的時光?」         「那我只能賠你一個慶國老二。」顏域空道。         眾人哄堂大笑。         宗午德笑罵道:「你們看看這個顏域空,越來越猖狂了,竟然內定了慶國的狀元!方運,我若拜你為師,你能不能幫我在進士試上壓過顏域空?」         方運看了看宗午德,道:「不如這樣,我拜你為師,只求你別想著超越顏域空。」         「哈哈哈……」眾人再次大笑。         大兔子抱著肚子在甲板上滾來滾去。         宗午德羞惱道:「你們兩個傢伙就聯手欺負我吧!咦?」         「怎麼了?」方運問。         宗午德的神色變得無比嚴肅。然後露出一副沮喪的樣子,道:「剛才我犯傻了!我是慶國人啊,這空行樓船是去景國,我怎麼又坐了上來?」         眾人這才意識到,他們大都不應該再度登船。應該留在夕州睡一覺后,回他們自己的國家。可他們之前都是跟著方運來的,自然而然跟隨方運上船,完全忘記回家的事。」         宗午德笑道:「域空,你也做了一件蠢事吧?」         「我?我想去一趟悟道河,和你不一樣。」顏域空泰然自若,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         「鬼扯!你明明和我一樣。稀里糊塗就跟著方運上船了!不過你果然比我聰明,竟然給自己找了這麼一個借口!方運,不如你一起去?」         方運道:「我要備考,沒工夫回濟縣。」         李繁銘道:「舉人試在大源府考,而悟道河離大源府不遠,我們現在就去悟道河畔。九月初一那天一起送你參與舉人試,如何?」         「這樣不錯。」方運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嘿嘿,等我們從悟道河悟道,再見到你會讓你嚇一跳。」宗午德道。         方運一聽,心中徹底無奈。這些人積累多年,又在聖墟和彗星長廊得莫大的好處,各方面在近期必然有大飛躍,不管在哪裡都一樣,可偏偏選擇了悟道河。         等這些人回到各國,這悟道河的名字恐怕會走出景國,傳遍十國,方運就算說悟道河是假的也沒人相信。         「祝賀你們悟道成功。」方運只能這麼說。         「我在今年能不能突破文膽一境,達到文膽二境,全靠悟道河了。」顏域空認真道。         「我希望自己在琴道更進一層。」師棠道。         「我去參悟兵法。」孫乃勇道。         眾人紛紛發表意見,已經真把悟道河當成了聖地。         方運獃獃地看著這些各國最頂尖的天才,他們如同最普通的考生參加科舉一樣,對悟道河有樸素而虔誠的期待。         「悲劇礙…」方運心想。         「方運,你怎麼不指導一下我們悟道?」         方運很想說什麼都沒有指導個鬼,但只能擠出微笑,道:「悟道河因人而異,悟道河邊千百人,悟道者寥寥無幾,一切看……機緣。」方運差點說出「巧合」。         「說的也是。不過我們相信去了悟道河必然有收穫,別人信不過,但不能不相信你方運。」宗午德道。         眾人一起點頭。         方運沉默。         就在這時,船長室的大學士孔實道:「文鷹受益於悟道河,即將成大儒,我們幾人送你去玉海城后,一起去悟道河,你們舉人與我們一同前去吧。」         所有舉人高興答應,更加興奮,沒想到悟道河能讓李文鷹這個大學士受益,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死也要去一次。         方運無言以對,前些日子李文鷹是去了悟道河,但跟他即將成大儒根本不沾邊,真正起作用的是應該是《陋室銘》和《三字經》的註釋。         看著他們聊悟道河聊得興高采烈。方運本著身為讀書人應該有的良知,果斷裝作聽不到,遙望星空,假裝思考,實則發獃。         同一片星空下,景國所有高文位的人和十國七成高文位的人至今沒有睡覺,在等待方運文斗一州的結果。         當世第一舉人,文斗一州,亞聖世家荀家參與,任何一個因素都足以讓他們重視。更何況三者合一。         景國京城,左相府。         柳山的書房裡一片昏暗,柳山雙目有神,正在閱讀《紫爐齋文集》,而雜家宗聖的書房就叫紫爐齋。         不多時。桌子上的官印散發出細微的波動,柳山的目光一變,但卻一動不動,直到讀完一篇文章,才合上書,右手拿起官櫻         一隻黑色鴻雁飛出,在他前方鋪開。化為一篇書信。         「方運勝。」         柳山面色沒有絲毫變化,依舊是朝堂上那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左相,但是,他的左手死死地按在桌子邊緣。         嚓一聲輕響,桌邊竟然被他生生按碎。         柳山收回左手,眼前的黑色鴻雁傳書突然開始變幻。形成了新的文字。         「為雜家聖道,壓方運三年。」         柳山看著這十個字,輕嘆一聲。         若是正常,來信絕不會出現「為雜家誓字樣,但現在偏偏寫了。柳山彷彿看到那人在猶豫,生怕自己不去做。         柳山盯著「壓方運三年」五個字,目光如鷹鷲一樣銳利。         就在前不久,雜家眾人還到處宣揚要斷方運聖道,可現在上面卻給了這個命令,柳山看到了更深的東西。         十個字緩緩消散,柳山起身,走到窗邊,望著窗外。         「是因為三年後就壓不住他了?」         不多時,柳山坐回桌邊,拿出一張信紙,提筆寫書寫:「知白……」         倒峰山,聖院。         《聖道》編審院靜悄悄的,已經無人,但相鄰極近的《文報》編審院卻燈火通明,兩位編審大學士快速審稿,許多文員進進出出。         兩個文員把稿件送入大學士房中,急忙退出,邊走邊抱怨,哈欠連天。         「這是怎麼了?兩位大學士突然連夜審稿,說明日要出加急增刊。《文報》的增刊可是非同小可,加急增刊一年也沒有一次,每一次增刊都有影響十國的大事發生,今兒這是怎麼了。」         「我也迷糊,今年聖墟雖是我人族大獲全勝,但也不至於出增刊,恐怕是今夜除了什麼大事,和聖墟加一起,足以出增刊。」         「我問了幾人,都不知道。」         就見一個滿面笑容的文員迎面一路小跑。         「丁兄,到底是何事,你可知曉?」         「方運文斗一州勝了!我馬上要去聯繫從聖墟出來的舉人,不說了1         「文斗一州1兩個文員驚呼。         空行樓船以極快的速度掠過慶國國土,越過長江上空,在抵達玉海城外后減速。         方運向下看去,夜晚應該緊閉的玉海城南門大開,上千人正站在門口,每一個人都身穿官服,看樣子玉海城的文官、軍官和文院三系官員齊聚南門外。         「他們在迎接你1宗午德語氣中充滿羨慕,能在後半夜讓全城所有官員齊聚迎接的人,那絕對是大儒的待遇,哪怕左相前來都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排場,至少要國君或太後來才行。         空行樓船緩緩下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