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27章 十勝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0-13 06:26  |  字數:3589字

?《石中箭》一共二十字,荀隴的出口成章很快進入尾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慶國人的熱情達到了巔峰,都在等荀隴贏得文斗,最後必然報以聲嘶力竭的歡呼,感謝他保住夕州、保住慶國文名。

荀家那些平時不苟言笑的長輩此刻臉上笑成花,甚至有人已經在考慮慶功會的事宜。

反觀方運身後的眾人,除了李文鷹沒人知道《石中箭》是方運所作,全都面色灰暗,目光無神,連大兔子都用長耳朵捂著眼睛,不敢看最後的結果。

「……沒在石棱中!你輸了!」荀隴誦完全詩,高高抬起下巴,如同站在高山上俯視地面的方運,不可一世。

一支白色光箭出現在荀隴身前一尺處,光箭的光芒越來越濃,馬上就會飛射出去,《石中箭》的速度連妖帥都躲不過,更不用說一個人族舉人。

方運卻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一嘆,轉身向空行樓船走去。

觀戰的慶國人疑惑不解,這是什麼情況?荀隴的石中箭都出來了,方運怎麼還背對著荀隴?這是在自殺嗎?寧死也不認輸?

「不對!」荀家人群中一個青年舉人突然難以置信地大吼起來!

「荀隴快跑!停下!」盛州牧突然以舌綻春雷大吼,聲音之大,直傳三百里。

不知情的人詫異地看向荀隴,赫然發現荀隴竟然面露驚懼之色,哪怕是死亡在前,堂堂一國狀元也不可能嚇成這個樣子。

荀隴一動不動,而他面前的那支白色光箭原本指著方運,但此時此刻,一股無形的力量讓這光箭緩緩迴轉,最後。箭指荀隴眉心。

在石中箭完全迴轉之後,一聲奇異的雷鳴在半空炸響,傳遍百萬里!

「轟隆隆……」

那聲音明明不是任何語言,但每個人都能聽出其中的威嚴和憤怒。那是青天之威。是眾星之怒。

夕州文院四周聚集著十數萬人,沒有一人說話。連蟲鳴鳥叫都徹底絕跡。

時間彷彿靜止一般。

荀隴驚恐地看著眼前的光箭,想要躲避,可身體卻一動也不能動,哪怕用盡全力掙扎也毫無用處。

荀隴眼中的驚恐慢慢轉化為絕望。

光箭一動。刺入荀隴眉心,穿過頭顱,鮮紅的箭尖出現在荀隴的腦後。

血滴自箭尖徐徐滴落。

荀隴仰天倒下,重重地摔在地上,身體輕輕顫了顫,便一動不動。

荀隴的文宮急速崩潰,文宮中殘留的神念還在支撐著身體。但越來越弱。

夜空之下,荀隴仰面朝天,雙目中的光華飛快減少,他的目光不斷變化著。有疑惑,有迷茫,有憤怒,但在最後,全都化為無聲的悔恨。

「原來,方運說的沒錯,荀祖並未庇護我……」

荀隴最後的神念催動殘餘的才氣,化為一句充滿悲涼的臨終感慨,最後徐徐閉上眼,遮住了眼中最後一絲光芒。

一顆流星在夕州的上空划過。

聖廟降下的光罩消失,文斗結束。

方運十勝,文壓一州。

文院前的廣場依舊靜悄悄的,唯一的聲音就是方運的腳步聲,他一直沒有回頭,穩步向空行樓船走去,留給慶國的,只有一個背影。

幾乎每一個人都突然明白,勝者不需要自己慶功,明日十國必為他歡呼。

或許以後有人會忘記今日文斗的情節,但無人能遺忘方運此時的背影。

他的背影比百丈樓船更高大。

「沒有站在對手的屍體前歡慶,已經可以稱得上君子。」人群中的一名老者說完,拄著木杖,轉身離開。

直到方運踏上空行樓船,消失在甲板上,所有人才發現,文斗已經結束了。

「原來,《石中箭》是方運所作啊……」所有人的腦海里都在想著同一句話。

「慶國輸了文斗,荀家輸了人。」孔家大學士輕嘆一聲,向空行樓船上走去。

「荀家,怕是要封門一年了。」

宗午德一邊跟著走,一邊感慨道:「荀隴自降文位文斗,若是勝了,保住荀家和我慶國文名,必然是一樁美談,但先獲罪文曲自降文位,又以《石中箭》殺其作者,遭天行師道,乃天誅,他的名聲徹底完了。」

「方運瞞我們瞞得好苦啊。不過想想也是,除了他,世間很難有秀才能寫出這等傳世戰詩。」

「荀家人現在恐怕已經恨死荀燁,他們一家拍拍屁股跑到十寒古地,荀家剩下的人卻慘了,不僅全軍盡墨,荀家的名聲也已經降到千年以來的最低谷,荀家那些不爭不鬥的人,只能憋著氣為人族立功,來彌補荀家的過錯。」

「我聽說荀大先生不想阻止方運入聖院,但另外三個弟弟都反對,他不得不保持沉默。這次他表現得最穩重,荀家的那些長輩恐怕大都會支持他。荀大先生若能成家主,或許可以化解這段仇恨。」

墨杉冷笑道:「他們就是看準了方運還只是舉人,所以想壓一壓,結果被方運翻盤。以後等方運文位高了,當然要化解與方運仇恨。哼!」

「那不知道要等多久。走吧,先上船。」

在眾人上船的過程中,周圍的慶國人簡直跟沸騰的水一樣,議論紛紛,無比喧囂,形成了往日夕州凌晨看不到的奇景。

一開始眾人還很克制,但說著說著,一些憤怒的人開始罵了起來,不過不是罵方運,而是罵荀家那幾個文斗的人。

按理說死者為大,但荀隴被天罰卻不在此列,幾乎大部分慶國人都覺得荀隴敗壞了慶國的名聲,天行師道百年也出不了一次,偏偏出現在慶國,這對整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