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25章七歷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連斗十場,我們慶國人做不出這種卑劣之事!你或許會懷疑我們之前故意加快消耗你的才氣,但現在你可以放心。你是想休息一個時辰還是兩個時辰?由你決定。」 「我不想休息。」方運笑看盛州牧。 「唉...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慶國人興緻勃勃地笑看。 本站網址:kanshuwo

荀家人也高傲地揚起了頭。

每個人都好像看到了荀執星的勝利。

在所有人看來,方運以劍刺龍捲風,不過是最後的體面,要表現出一個文人應該有的風骨。

才氣比文膽難進步,因為才氣空有天賦不行,還需要大量的時間,而時間恰恰是方運的短板。

眾人看到,一抹銀光擊中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

銀色的劍尖抵在青色的龍捲風邊緣,緩緩向前刺入,劍尖與風的相交處不斷飛濺出火光,發出刺耳的刀劍交擊聲。

「荀執星,頂住1

「慶國榮辱,在你指掌1

「荀家萬勝1

數以萬計的夕州人為荀執星加油打氣,荀執星的雙目中突然爆出點點星光,青色的龍捲風突然氣勢大盛,暴漲一圈。方運的才氣之劍一歪,被龍捲風吸入其中。

慶國人歡呼起來。

盛州牧大喜,正要宣布荀執星勝利,但呆住了。

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竟然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比燈火熄滅更加乾脆,不留任何痕。

方運的才氣之劍卻靜靜地懸浮在半空,如同一柄無鋒石劍,讓人感受不到任何力量。

「不可能1

數不清的慶國人驚呼。

「方運作弊,他動用了才氣之外的力量1

「聖廟的力量為何沒有反應1

荀執星本來就木訥,現在更是面如石像,表情僵硬。

方運看向荀執星,別人不清楚整個過程,但自己最清楚。

劍與風相擊之時,劍已經稍落下風,因為荀執星有神物幫助,又花了十多年凝練的才氣。不是方運的才氣能比的,可在最後,方運感到荀執星外放出一道奇異的力量,增強才氣龍捲風,那力量類似文心增強紙上談兵,所以聖廟力量沒有阻止。

看到劍被風捲入的時候,方運本以為自己要輸,準備坦然承受失敗,哪知自己文宮裡的文曲星光竟然發威,驅散了那神物的力量。連帶把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也生生吹散。

方運感覺文曲星光碟機散龍捲風的過程就像是一隻千丈大手拍在蚊子身上,蚊子飛得再快再敏捷,也避不開那麼大的巨手。

文曲星光是方運在第七長廊得到的力量,跟領悟的寒意、星之王的凶星等力量一樣,都已經屬於自己的力量,所以聖廟沒有干涉。

方運心中感到造化弄人,荀執星那神物本無錯,但遇到了身為眾星之主的文曲星。

天下所有的才氣都來源於文曲星,那才氣龍捲風不是利用天地元氣形成的戰詩詞。而是純正的才氣力量,在文曲星光面前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荀執星眼中的星光突然完全消散,雙目恢復正常,比之前黯淡了許多。

「我晝觀大日。夜觀星空,卻在今日得見最偉岸之力。此次文斗,執星全力以赴,依然落敗。方鎮國名不虛傳,執星心服口服。」荀執星鄭重向方運作揖,也不理荀家人。孤身離開。

沒有一個荀家人指責荀執星,一些年輕的荀家人甚至還恭敬地對著他的背影行禮送別。

宗午德輕哼一聲,道:「這荀執星才像個樣子,文斗就文斗,不提什麼荀家名聲尊嚴,不用什麼激將拖延,處上風不驕,居下風不降,輸了乾脆離開,多好。簡單幹脆,這才是文斗。」

那些慶國人很想質疑方運,但聖廟力量不動,荀執星又說出那番明顯帶著景仰的話,凡是有文位的人都沒辦法出面指責方運。

荀家人哪怕肚子里有一萬個不高興,也不敢質疑聖廟的力量。

多個荀家人交頭接耳。

方運掃視那些人,荀家人已經亂了。

原本應該馬上出現的盛州牧卻遲遲不宣布第十場文斗開始。

「盛大學士,第十場的人選何在,你不是說要儘快送我離開嗎?」方運道。

盛州牧走過來,微笑道:「我方才也想讓第十個舉人快一些上場與你文斗,但突然發現考慮不周。你連斗九場,此刻必然無比疲憊,我認為你休息一個時辰為好。」

「謝過盛州牧的好意,不過我並不疲憊,現在就可以開始文斗。」方運道。

哪知盛州牧堅決地道:「不!我絕不能讓你連斗十場,我們慶國人做不出這種卑劣之事!你或許會懷疑我們之前故意加快消耗你的才氣,但現在你可以放心。你是想休息一個時辰還是兩個時辰?由你決定。」

「我不想休息。」方運笑看盛州牧。

「唉……你不能陷我們慶國人於不仁不義啊,這件事不容商量,你必須要休息,至少兩刻鐘!你若想走,我不攔著,我問心無愧1盛州牧正氣凜然。

方運大概明白,自己的勝利超出了荀家的想象,荀家人原本的第十人恐怕勝算極小,不得不開始商量新的對策,拖延時間。

到了這個時候,連孩童都能看出來荀家勝算不大,若方運離開,中止文斗,正好順了荀家的意,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

「既然荀家人如此高義,那我就休息兩刻鐘,若是兩刻鐘后還不文斗,那荀家人可要給天下人一個交代1方運道。

「唉,你還是對我們慶國人和荀家人有偏見。算了,此事不提,兩刻鐘后見。」盛州牧說完轉身,走向許多荀家人所在的地方。

方運看了一眼那些荀家人,然後向空行樓船邊走去,巨大的樓船下面,站著許多隨他一起來的人。

「不負天下第一秀才之名,別人強加給我的天下第一舉人的名號,今日算是正式交給你了。」顏域空笑說。

「顏兄,你這是污我1方運開玩笑道。

「我雖未與荀執星交手,但也聽過他的名聲,論詩詞經義他略遜我一籌,論文膽只比我差一線,論才氣則遠超我,論實戰的話,他恐怕還在我之上。你可不要以為荀執星不出名便當他實力平平,有相當一部分天才因為某些歷史問題常駐古地或其他地方,幾乎從不踏足聖元大陸。」顏域空道。

方運也聽說過一些事,哪怕是世家子弟,也會有人犯下大錯,接受流放。還有些人或爭家主失敗,或者被排擠走,這些人都會遷出聖元大陸。這些人可以在聖元大陸外生兒育女,幾代之後若為家族立功,則可重新返回聖元大陸,列入旁系。

也有極少數的人為了保人族平安,立誓永居兩界山或一些古地,並不爭權奪利,無論是外人還是主家,都很敬重這些人,甚至被贊為人族真正的脊樑。

方運懷疑荀執星就是那種永居十寒古地的人,從荀家人對荀執星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若非荀家的聲譽面臨巨大危機,荀執星絕不會出現在聖元大陸。

方運有些嚮往地道:「我聽說,十國的學宮文比,聖院的世家文斗,人族古地的征服,兩界山的大守城,入妖界的潛伏,聖道爭鳴,以及最神秘的萬界探索,匯聚著人族最頂尖的天才,因為是七種經歷,並稱「七歷」。其中又以後五歷為最重,真正的驚世天才,都在後五歷中大放異彩。」

顏域空無奈道:「別人都說我如何不凡,可到現在,也只參加過一次學宮文比,我去兩界山只能算參戰,根本沒遇到傳說的大守城。而那次文比除了我,參與的都是進士。一般來說至少要進士才能參與七歷,七歷越往後,需要的文位越高,我們不知道多久才能參與。」

李繁銘笑道:「咱們這些讀書的舉人或進士四處文比文斗,其實就是閑的,等到了翰林,要麼主政一方,要麼就要去參與七歷,哪有那麼多閑工夫。」

「咦?荀隴怎麼又回來了,還帶著他的兒子,那小子我見過,比當年的我都出色。」宗午德道。

方運望過去,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向荀家的人群中走去,正是荀隴。

這位荀家的天才進士不僅在昨日調查方運,今日在空行樓船上還指責方運不識大體,不應該與亞聖世家做對,自信滿滿說荀家文斗必勝。

荀隴身邊帶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小童生,和他的相貌有三分相似。每見一位荀家老人或高文位的前輩,荀隴必然讓小童生彎腰作揖。

荀家人用文膽力量遮蔽話語,方運什麼都聽不到,但可以看出那些人極為喜歡這個孩子,甚至有一位荀家老人隨手贈送一件舉人文寶。

對於荀隴此人,方運雖然不喜,但也承認此人頗有辯才,而身為慶國六年前的狀元,實力自然極強,在最後一場文斗即將開始的時候出現,必然不同尋常。

方運有些不解,現在已經是半夜,荀隴自己來就罷了,還帶著兒子前來,十分怪異。

那小童生似乎面有悲色,但一直彬彬有禮,其間轉頭看過來,和方運對視,雖然極力掩飾,但方運仍然可以從他眼中看到仇視。

方運越發疑惑,自己和荀隴本身無仇,現在一個素未謀面的小孩子仇視自己,這不得不讓人生疑。

方運回憶有關荀隴的信息,只知道他是荀家旁系子弟,有一個比他當年更出色的兒子,現在荀隴一直在努力爭取入主家家譜,讓自己的兒子得到荀家更好的培養,不能像他當年一樣不被重視,到二十歲后才被主家著重培養。

看了一陣,方運看不出什麼,繼續和顏域空等人聊天。

休息了快兩刻鐘的時候,方運發現,荀隴走了過來。!--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