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24章荀執星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后一劍。」         慶國人無比高興,歡呼起來,看樣子荀執星贏定了,方運文斗一州要失敗。       ...

?

        方運不由得想起《史記?天官書》中的一句話:軫南眾星曰天庫樓;庫有五車。         史書上的五車,就是指白虎七宿中的五車星官,在傳說中,這五顆星辰分別代表上古五帝的車常         而白虎七宿主殺伐,五車星中的任何一顆星力降臨,都非比尋常。         方運想通星力來源,檢查才氣,黑霧大將從出現到離開不過短短三息,消耗的才氣極少。         「對付一個舉人,還不需要動用霧蝶。」方運掃了一眼荀綜的屍體,看向荀家眾人。         「下一個。」         方運說出的這三個字無比簡單,卻讓一眾荀家人背後發冷,誰敢當下一個無頭荀綜?         幾個荀家人急忙跑來給荀綜收屍,那個荀家醫生也在其中,路過方運的時候嘀咕一句:「醫家大學士來了也沒用埃」         盛州牧陰著臉走過來,道:「方運,你未免太狠毒了!不過文斗,竟然下如此重手。」         方運卻看著盛州牧,沒有說話。         就在此時,墨杉突然拿出留聲海螺,輔以舌綻春雷的力量,讓之前方運與荀綜的對話傳遍全城,讓眾人知道方運本不想文斗戰曲,而且文斗之前甚至警告過,但荀綜不僅不聽,還自認為能勝過方運。         方運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個字都不屑說         盛州牧深吸一口氣,胸口起伏,最終道:「第九場,開始1         方運立刻看向走過來的年輕人。         方運心知這人必然有不凡之處,甚至極可能是荀家重點培養的天才,於是仔細觀察。         這人和那個舉人力士有共同點,高大,皮膚因不經常被陽光照射而顯得白皙,身上的傷痕多,看樣子同樣是十寒古地的人。         這人的神態有些憨厚木訥,但是一雙眼睛卻靈性十足。彷彿漫天的星光都聚集在他的雙眼中。         「荀執星,見過方鎮國。」荀執星說著彎腰作揖,禮節做足。         方運同樣回禮問候。         荀執星雖然一副憨厚的模樣,卻臉上沒有一絲的笑意。有些傻獃獃的,他木然看著方運,道:「我詩詞不如你,文膽也不如你,但才氣比一般人強一些,我與你比才氣。」         「那便比才氣。」方運道。         「我在十寒古地生活多年,最喜風,所以我會以才氣化為風攻擊你,請多多指教。」荀執星再一次拱手。         「客氣。巽為風,屬木。而金克木,我會以才氣化劍應對。」方運發現所有與自己文斗的荀家人中,唯獨這人不一樣,不知是因為他這人長得憨厚木訥的緣故,還是這人真的沒有敵意。         「請。」         「請。」         隨後。聖廟的光罩籠罩兩人。         才氣本無形,不能像文膽那樣直接形成力量,但在聖廟的幫助下,才氣便可直接化為外放的力量,或形成才氣衝擊,或形成才氣化形,除此之外。才氣必須要靠天地元力轉化成戰詩詞等力量才能發揮作用。         文斗才氣不需要筆墨,兩人空手而立,相距五丈遠,荀執星眨了一下眼,眼中更加明亮,隨後體內一寸高的才氣湧出。在聖廟力量的幫助下,化為青色的龍捲風。         普通舉人的一寸才氣能化的龍捲風也就四五層樓高,但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竟然超過二十層樓高,而且無比粗大,散發著一種風中王者、毀天滅地的威勢。         「才氣如水1許多人失聲叫起來。         「我慶國有救了!不愧是荀家的天才。不愧是第九場出現的壓軸人物!可以提前說方運文斗一州失敗了。」         「不愧是十寒古地出來的天才,此人必然是在古地中有大奇遇,從而讓才氣凝練如此強大。連許多大學士都只是才氣如霧,他在舉人時就才氣如水,等成大學士必然震驚一方。」         李繁銘很不喜歡慶國人一副馬上就要勝利的樣子,道:「方運連文膽都那麼強,未必不能才氣如水。」         「方運的才氣化劍出來了,看氣勢的確不錯,但,好像與荀執星的不相上下。」         李繁銘急忙看去。         就見方運身前懸浮著一把三尺青鋒劍,劍身明亮,劍光如月,劍刃鋒利得彷彿能劃破一切。         方運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撿上,而是驚訝地看著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感受到一種奇特的力量蘊含在其中,十分強大。         若是再過兩個月,完全消化聖墟所獲和文曲星照,方運有十足的信心擊潰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但現在自己剛出聖墟,太多的力量沒有消化完畢,根本不能跟這個錘鍊了至少十年才氣的天才相比。         方運腦海中閃過古妖傳承的畫面,道:「荀兄可曾見過一種藍色鑽石,鑽石中有許多星辰似的光點?」         荀執星露出少許好奇之色,道:「我年少撿過一顆你說的漂亮石頭,很是喜歡,戴在身上睡覺,然後就……恩師告誡我不能說。」         方運卻微笑道:「無妨,這世間知道這東西是什麼的人並不多,不過我恭喜荀兄,能得此物,半聖可期。你現在才是舉人,無法發揮其中的力量,隨著你文位的提高,此物會給予你更強的力量。」         「你就算這麼說,我還是想贏你。」荀執星的語氣很堅定,但卷向方運的龍捲風稍稍減慢。         方運卻搖搖頭,道:「以後我能勝你,但今日,你我最多是平局,我輸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你那……物太過神奇。」         荀執星眼中閃過愧疚之色,道:「抱歉,我憑藉外物贏了你。」         方運坦然道:「原本的確是外物,但已經與你融為一體,成為你自身力量的一部分,已經不是外物,這便是我人族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我若輸,則心服口服。請接好我最後一劍。」         慶國人無比高興,歡呼起來,看樣子荀執星贏定了,方運文斗一州要失敗。         不過,許多慶國人高興之餘也放棄國家之間的隔閡,紛紛稱讚方運。         一位慶國舉人道:「看看人家方運,明明要輸了,既沒有氣急敗壞,也沒有不戰而降,不說別的,就說坦然承受失敗的氣度,真的把荀家人壓了下去。以後誰說方運文壓一州,我也會如現在方運一樣,心服口服。」         「這荀執星的才氣或許冠絕舉人,但加上才華、文膽等個方面,就遠遠不如方運了,方運雖敗猶榮。」         「的確稱得上雖敗猶榮。」         方運平復心緒,閉上眼,又很快睜開眼,兩輪滿月出現在他的眼中,他的才氣之劍如一道銀色閃電,直擊荀執星的才氣龍捲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