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316章封山禁蠻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候,宗午德以舌綻春雷大喊:「荀隴1 荀隴扭頭一看,先是露出好奇之色,等看清楚船上的人,和方運一對視,臉瞬間變陰,隨後又在瞬間恢復正常,沖甲板上的人點了點頭,最後沖船長室的大學士們拱手問候。...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男志1孔德論道。※ WWW.※

宗午德一愣,點頭道:「的確,孔聖在時,人族不懼妖蠻,甚至能逼妖蠻簽下千年不戰之約,讓妖蠻聞風喪膽,以至於妖蠻兩族的大人物至今都不敢說孔聖半點壞話。現在,我們的確要為人族崛起而努力。」

「哼,去荀家文斗也是為了人族?信口雌黃!可笑之極1一個慶國人嘲諷道。

方運轉頭看向那個慶國人,沉聲道:「被荀家置之於險地的不是你!被荀燁污衊栽贓的不是你!中毒后被荀燁落井下石辱之為廢紙的不是你!在與蠻族死戰卻被人族慶國從背後捅刀子的不是你!被慶國人文壓數十年舉國萎靡的不是你!那麼,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那慶國人茫然無措,然後默默低下頭。

在場的數十慶國人,無一人回擊。

宗午德輕聲一嘆,滿面愧疚。

「我要告訴荀家,想欺辱我方運,那就要付出他們承受不起的代價!而且,我要把被你們慶國奪走的東西取回來,還給我景國人1

那些慶國人很想反駁,但卻不知怎麼開口,無論雜家半聖的目的何在,景國人所受的對待是不爭的事實,任何一個有人性的人,都沒辦法否認景國所承受的不公。

船內無風,船外有風,呼呼作響,讓船內顯得越發寂靜。

船長室里,幾位大學士輕輕點頭。

一人道:「我總覺得眾聖有些託大,我知眾聖有辦法封鎖各地妖蠻,但妖蠻也有避開眾聖之法。那日文鷹曾上報,說有一頭妖王潛入江州,眾聖並未發現。」

孔家的大學士沉默一陣,道:「東聖大人已經封山禁蠻。」

「哦?」不知此事的人為之動容。

「半聖雖有大威能,但東聖大人所處理事務極多。再阻止五妖山和三蠻的強大妖蠻入聖元大陸,會不會太勞累了?」

「累是累一些,但東聖大人應該很高興,殺了兵蠻聖,除掉人族大患,耗費力量封山禁蠻防它們刺殺方運也值得。」

「原來如此。看來妖蠻是因為知道東聖大人封山,妖侯、妖王或大妖王無法進入十國,才對方運追加了鼓勵人族逆種的賞金。沒了妖族的威脅,所以東聖大人才沒有否決荀家的命令。不過那些潛在的逆種也很讓人頭痛。」

「方運自己不是說過么,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我們可以為他遮風擋雨,但腳下的路,還需要他自己走。不過,他的路實在是……我已經無法置評,文鷹當年也算奇人,這方運絲毫不比文鷹差。」

幾個大學士笑看李文鷹。

「文鷹將成大儒,必然會暫時收斂,之後追尋自己的聖道。一旦確定,就可勇猛直前,怕是比以前更奇。我們不說文鷹,只說方運。你們說此番文斗方運能連勝幾人?」

「若十寒古地的荀家人不回返,方運有全勝的可能。若是十寒古地中的荀家人回返,我不看好方運。我們孟家在十寒古地的年輕一輩,一直被荀家的壓著。」

「若是荀家真動用十寒古地的人。那就算勝了臉上也無光,那裡的環境得天獨厚,可不是聖墟那種殘破的古地。而是完整的小型古地。那裡的人在經義詩詞方面略遜一籌,但才氣和文膽卻要強一些,實戰經驗更是不一般。尤其是那些有奇遇的弟子,一旦他們願意在家譜上改換身份,就可以回聖元大陸。我十國不少英傑就是三大古地之人。」

「方運一旦連勝五場以上,荀家絕對會特赦古地舉人,讓他們為荀家效力。」

「方運也是趕上好時候,這一代荀家非古地的年輕人的確平平,秀才和舉人中都沒有出色的人物。但荀家的進士不同,前些年景國的許多狀元都出在荀家。咦?前方平步青雲之人似乎就是荀家人,若是我沒猜錯,應該是那位退妖進士荀隴,這兩年我經常在聖院見到他。」

幾位大學士向前望去,就見一個身穿白衣劍服的進士腳踏白雲,向慶國的方向飛馳。

平步青雲是大學士才具備的力量,而大學士之下若想獲得平步青雲,唯一的辦法就是考進士的時候取得第一,也就是狀元。

荀隴是慶國的狀元。

「是荀隴。說起來,這個荀隴就是荀家的翹楚,可惜已經是進士,無法與方運文斗。」

「就是那個唇槍舌劍出而風雨相隨的?哪怕劍眉公還是進士的時候,都不如他吧?」

李文鷹道:「我見過荀隴,天賦的確在我之上。可惜他不是荀家的主家,只是分支,所受培養不如主家子弟,未來成就不好說。不過聽說荀隴的兒子極有天賦,年方十歲已經是一府的第一童生,被荀隴寄予厚望。」

「荀家太大,分支的人不受重視實屬正常。不過荀隴的地位日漸增高,一旦成大學士,那麼地位絕不會次於主家子弟。」

「我記起來了。昨日就是這個荀隴帶人前去盤問調查方運,一張嘴能把死的說成活的,差點洗脫荀燁的罪名。」

在幾個大學士說話間,空行樓船離荀隴越來越近,因為兩者方向一致,空行樓船不得不減慢速度,要繞過荀隴。

在樓船減慢的時候,宗午德以舌綻春雷大喊:「荀隴1

荀隴扭頭一看,先是露出好奇之色,等看清楚船上的人,和方運一對視,臉瞬間變陰,隨後又在瞬間恢復正常,沖甲板上的人點了點頭,最後沖船長室的大學士們拱手問候。

宗午德對方運道:「荀隴是我兄長的好友,不知能否登船?反正無論他是否上船,都會很快返回夕州。」

方運點點頭,以舌綻春雷道:「荀進士,我們將去夕州,你可願上船?」

眾人從方運的稱呼中聽出對荀隴的態度,荀進士的叫法實在太過於疏遠。

荀隴猶豫剎那,點點頭。

於是空行樓船繼續減慢,讓荀隴登船。

「多謝方鎮國1荀隴向方運致謝。

「荀進士客氣了,順路而已。」方運道。

「唉,真沒想到會鬧到這一步,作為荀家的子弟,我深感自責。這次無論文斗誰輸誰負,我都會儘力化解你與荀家的誤會。」

「若是誤會,的確容易化解。」方運微笑道。!--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