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15章 起航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10-07 00:16  |  字數:3638字

方運的目光落在那頁紙上。

在紙頁打開的一瞬間,方運眼前一花,就見那紙上的「船」字突然拆分成筆劃,每一道筆劃都如龍似蛇,在紙面上飛舞遊動。

但是一眨眼,那文字好端端地在紙上,和普通的文字一樣,只是寫的極好看。

「筆走龍蛇。」一人輕聲道。

眾人走出東門,那大學士隨手一拋,紙頁化為一條似蛇似龍的金光,飛到半空中,金光遠勝大日,無比耀眼,方運下意識眯起眼,就見金光驟然膨脹,最後輕輕扭曲震動塑形,很快化為一艘懸浮在半空中的巨大樓btzw船。

船長三十丈,有七八層樓那麼高,遮住夕陽,在地面留下巨大的黑影,籠罩所有人。

空行樓船通體淡金色,表面有褐色的木質紋理,三張潔白的船帆隨風輕動,甲板上的船室如三層木樓,船舷兩側遍布著數以百計的船槳,如蜈蚣的腿排在兩側,整齊劃一。

周圍的行人無論是進是出,全都看向空行樓船,嘖嘖稱奇。

空行樓船的船底離地面有一尺高,穩穩地浮在半空,三道木梯從船舷探出,快速延伸到方運等人面前。

「上船。」

眾人不多言,踏著木梯向上走去。

方運登上樓船,放眼一望,就見這樓船遠比普通的船更寬闊,甲板簡直猶如大校場,足以搭載數千士兵。

方運知道樓船乃是戰船,曾在三國時期大放異彩,但樓船過於龐大,缺陷太多,逐漸被淘汰,但空行樓船附加半聖的力量,所有的缺陷都不復存在。

最後,方運的目光落在船樓的第三層,控船之人在那裡可外放一道半聖的力量,橫掃千軍。

在樓船的兩側,還有一些急救小帆船,那些船如同飛頁空舟,都可以飛行一陣。

方運心道,這才是真正的航空母艦。

方運撫摸著船舷,單從外表上看,這船和真正的木船沒有任何區別,但能讓如此龐大的巨船飛行載人,僅僅是半聖的一個字,簡直無法想像半聖到底有多麼強,若半聖親自出手,恐怕能讓一座城市浮在空中。

「走,去船頭看看!」

方運隨著眾人走向船頭,向四處張望,發覺船上船下簡直就是兩個世界。

看著那驚訝的行人,方運更明白孔家贈船的意義有多重大,此事必然上《文報》傳遍天下。

木梯收起,船正要起飛,東門口傳來一聲舌綻春雷:「方運你去文斗夕州,我們正好順路,還望載我們一程。」

眾人一看,臉色各異,很多人都不知道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下面的一行人。

顏域空和宗午德正向這裡跑來,兩人身後還跟著一些顏家和宗家的人。

兩個人都是慶國人,夕州就在慶國。

方運看了一眼在樓船三層的大學士,然後對船外的人喊道:「請上船。」

木梯再度探出,供顏域空等人登船。

雙方在甲板相見,看似平淡無奇。

方運要去顏域空和宗午德等人的國家文斗,這兩個慶國人還來坐船,其中精彩無人言說,但每個人的眼中都異彩連閃。

顏域空的神色如常,而宗午德和其他慶國人的表情無比彆扭,好像光著身體穿毛衣,全身各處都不舒服。

「你們不用看,我就是搭船回家的。」顏域空一副無比淡定的樣子,然後饒有興趣打量空行樓船。

宗午德介面道:「我也是搭船回家,不過主要想看某人文斗一州。哼,某人是我仇家派來的吧,我踏足彗星長廊七層,正想風風光光衣錦還鄉,某人卻開著空行樓船去文斗一州,風頭全被搶了!誰還理我?」

顏域空道:「何必計較?」

眾人等著顏域空說什麼大道理,哪知他繼續道:「反正你已經習慣了。」

在場的人忍俊不禁。

宗午德的臉馬上垮下來,給了顏域空一個算你狠的眼神,隨後得意一笑,道:「幸好我不是夕州人,我要是夕州人,剛榮歸故里就被方運文斗壓下,那我只能從這空行樓船上跳下去。」

方運掃了兩人身後的那些人一眼,大半的人似有不滿,近半的人隱隱有敵意,顯然不能接受方運文斗夕州。

「我沒想到兩位會來搭這艘船。」方運道。

顏域空沒說話,宗午德道:「我也沒想來,不過域空說,荀家結仇方運是私,他人不便強行干涉,而孔家為公而送方運空行樓船,公私分明,荀家亦沒有理由反對。我們只要公私分明,來坐船也無妨。再說你選的是夕州,不是夕州籍的慶國人不能參與文斗,我們來坐船也沒什麼。」

「顏兄豁達。」方運道。

宗午德道:「他豁達什麼,無非找借口看好戲而已。方運,你可要想清楚,你要是栽在我們慶國夕州,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啊。」

「我既敢文斗一州,又何須在乎英名?」

宗午德無言以對,無奈道:「算了,反正我在聖墟里見識了你的厲害,反正我是比不過你,我就是看個熱鬧。」

宗午德身後一人道:「你未免太……太過了。」

方運淡然道:「我與慶國夕州的學子切磋,乃是以文會友,怎會太過?那日慶國舉人聯袂渡江,傷我景國數十舉人,我景國人深知來而不往非禮也,所以就派我前去夕州,禮尚往來,何過之有?」

「你……多人文斗和一人文斗能相同嗎?你若一人勝夕州,我慶國顏面何在?」

「哦,那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你意欲何為?」那人警惕地看著方運,其他人也一起看向方運。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