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13章封禪書,空行樓船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就做十五,有什麼問題?方運就應該有文斗夕州的豪氣,若連一個亞聖世家都怕,以後如何談殺妖滅蠻1華玉青道。 方運微笑道:「自古以來,文斗都是人族讀書人之間的切磋交流手段。重在文而不在斗。我效仿慶國...

「去夕州,去文斗。」

方運的語氣非常普通,聲音也不大,但眾人聽在耳中卻如春雷炸響。

「你……」

眾人很想找到一個阻止方運的理由,可卻發現連說一句完整的話都很困難。

「你瘋了嗎1李繁銘瞪著方運,雙眼鼓得如金魚。

大兔子張大嘴巴,嘴裡還有沒嚼碎的蘿蔔,茫然地看著方運,完全被驚呆了,兩隻耳朵朝方運的方向傾斜,還要繼續聽下去,生怕錯過什麼。

孔德論神色極為嚴肅,道:「你若勝,將與荀家結下死仇。」

「你若敗,荀家必然會對你窮追猛打。因為無論你成敗,荀家都會承受巨大的非議,在他們看來,你就是大逆不道,就是棄仁廢禮1

「你可要想明白啊!你這麼做,恐讓千年荀家的名聲一朝喪盡!此仇之深,百世也無法化解埃」

「你們少說兩句吧,一切由方運自己決定,我們萬萬不可亂他心,萬一讓他猶豫不決,我等是最大的罪人。」韓守律道。

「事情要從兩方面看待,荀家既然阻方運入聖院,就要承擔代價。亞聖世家又不是文曲星親封的『永世不罪』,荀家人做了惡,方運前去懲罰,有什麼不對?」

「說的是!方運雖地位不高,但身份獨特,又有天賦,更是景國的封爵者,將來最差也能自成豪門,荀家憑什麼如此欺侮?什麼時候聖元大陸姓荀了?」墨杉道。

「善!荀子曾言: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又沒說是荀家之人管利們做初一,方運就做十五,有什麼問題?方運就應該有文斗夕州的豪氣,若連一個亞聖世家都怕,以後如何談殺妖滅蠻1華玉青道。

方運微笑道:「自古以來,文斗都是人族讀書人之間的切磋交流手段。重在文而不在斗。我效仿慶國學子渡江文斗,為了兩國情誼人族和睦,我甚至孤身一人挑戰夕州,一個幫手都不要,我這是給慶國勝過我的機會,何串有?」

眾人一愣,方運用最簡單的邏輯說出這話,反而讓人無法反駁。

「我只是把文斗地點選在夕州而已。」方運道。

許久無人應聲,李繁銘低聲道:「我也想去看看,行嗎?」。

眾人莞爾一笑。沒人不想去,這恐怕是近幾十年來最特別的一場文斗。

文斗一州不算罕見,有成有敗,但跑到亞聖世家的地方去文斗,這在十國從來沒發生過。

「罷了,我也隨你去,就當是看個熱鬧,與我孔家的身份無關。」孔德論道。

「我……我是去學習的,不代表我們賈家忘記先祖賈誼曾是荀聖的再傳弟子。」賈經安道。

「方運。我若是幫你加油,你管飯嗎?」。師棠笑道。

「管1方運笑道。

眾人一笑,墨杉道:「你們稍等,我聯繫一下家裡人。看看能不能借出一艘機關快船,從水路入東海,然後去慶國。」墨杉道。

韓守律則把方運請到一邊,遠離其他人。低聲道:「那書我已經轉交給家裡,家裡人已經鑒定,正是先祖之物。乃是《韓非子》正文。家中長輩一致同意,還你一卷聖文,但我韓家除了先祖韓非子之物,還有荀子與商鞅之物,其實對我韓家並無大用,但卻不好送人,畢竟是先祖的遺物。」

「沒關係,我並不著急。」方運道。

「家主說,你若是急缺,可以入我韓家寶庫,除了聖文,其餘寶物任你挑眩若你不急,給韓家兩年的時間。其實我們韓家已經找到一條有關聖文的線索,以前沒有太重視,現在為了還你一卷真文,願意全力搜尋。若是無法得到那聖文,我們韓家會送你一件不下於先祖聖文的文書。」

「哦?是何文書?」

韓守律微微一笑,頗為自得道:「秦始皇泰山封禪書。」

「嘶……」方運倒吸一口涼氣,被如此貴重之物所震驚,隨後壓下貪婪之心,道,「我真是無比希望你們韓家找不到那聖文。不過,此封禪書太貴重了,還請轉告韓家家主,換別的聖文吧,我等得起。」

「始皇的泰山封禪書的確貴重,家裡也有長輩提出異議。但家主說,你捨得在聖墟中直接把先祖聖文交與我,這份信任和膽氣,就值一卷聖文!你等於送給我韓家兩卷聖文,我們韓家還你一卷始皇封禪書,也不算什麼。更何況,兩年之內或許有機會找到別的聖文,到時候你可別失望。」

「不會不會。不過,始皇帝的泰山封禪書真是呂不韋親書?」

「是的。始皇統一天下第三年,於泰山封禪,那時呂聖早就封聖歸隱,但最終卻還是出山為始皇代天封禪。家中的封禪書是呂聖原稿,加蓋傳國玉璽,又有始皇帝的親筆題字,蘊含當年的大秦國運,意義非同小可。不過,我韓家終究是法家,在我們看來,荀子和商鞅的聖文還要重於始皇帝的和呂聖的文書。」

方運問:「據說當年始皇帝派徐福出海與龍族聯繫,妄圖獲延壽之法,成千年皇帝,可有此事?」

「唉……真真假假,誰能盡知?嬴政乃是第一位皇帝,也是真正一統天下的帝王,在他之前,什麼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不過都是諸侯或諸侯國,而周天子其實也只是王,不是皇帝,論人口、土地和實權,都不如秦始皇,他為千古第一帝,有妄想實屬可能。」韓守律說道。

「的確,前無帝王可以跟他比。而且自泰山封禪后,秦國國運大定,這泰山封禪書十分重要。」

「這聖元大陸,終究是我讀書人的天下,不是皇帝的天下,再貴重,你也當得起。不過,這泰山封禪書也很燙手,你若使用。一定要無比謹慎。」

方運笑道:「這件事要等兩年才有定論,現在說太早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現在我先準備文斗一州的事。」

「我方才已經把你的事傳給家主,他必然會想方設法幫你。我們法家崇尚的是商聖的『王子犯法與民同罪』,荀燁雖非犯法,犯的是禮,背棄的是義,但情理相通,荀家不應罰你!不過荀家畢竟是亞聖世家,我們韓家大不如。」

「我明白。你們願意幫我,我已經知足。」方運道。

方運和韓守律一邊說一邊走,已經落後於眾人,走著走著,發現前面似乎發生了什麼事,眾人突然激動起來。

兩人相視一眼,急忙向前走去。

那些人見到方運過來,一起看著他,包括孔德論在內。所有人眼中都有羨慕之色。

「怎麼了?」方運有些摸不著頭腦。

孔德論微笑道:「家祖說,此去玉海城遙遠,送你空行樓船。」

方運愣住了,沒想到孔家家主如此大手筆。比聽說泰山封禪書的事都吃驚。

飛頁空舟,是大儒以字化舟,翱翔於九天。

空行樓船同樣是以一張聖頁和一個「船」字化為為樓船,不同的是。書寫者是半聖!

而且大儒的飛頁空舟十分簡陋,就是一張大紙片,可空行樓船則不一樣。字與紙直接化為大船飛於空中,這就是半聖和大儒的區別。

大儒微言大義,字字有莫大威能,而半聖則是一字一天地。

空行樓船是極為尊貴的象徵,哪怕國君出行也難以乘坐,只有在非常緊急的時候用來運送大量重要人物。

哪怕空行樓船再貴重十倍,方運都不至於那麼驚訝,讓方運驚訝的是背後的意義。

這次是孔家家主相贈,那其中的意義就顯得耐人尋味了。

孔家與其他世家不同,孔家的每一位家主都可獲得孔聖遺留的力量,獲封半聖。

所以,無論各世家如何興盛或者衰落,永遠動搖不了孔家的地位。

孔家極少參與各家之爭,無比超然,很少參與各家事務,但任何細微的舉動都會被十國關注。

這一次孔家家主竟然相贈空行樓船,不要說方運等人,連幾歲的蒙童都能看出孔家對方運的維護之意。

「請替我謝過衍聖公。」方運向孔德論作揖道。

「你在聖墟之功勞,換這區區空行樓船足夠。」孔德論。

李繁銘笑道:「我們之前還在討論如何去夕州,現在有定論了,一起坐空行樓船去1

「我這個半聖世家的子弟坐過大學士的平步青雲,坐過大儒的飛頁空舟,卻從未坐過空行樓船。方運,托你的福,以後我也是坐過空行樓船的人了。」孫乃勇開玩笑道。

「這空行樓船價值百萬,一般只在古地增援中使用,咱們哪裡有機會乘坐。」

「等咱們成了進士,就有機會去荒城古地,不急。」

「東門就要到了,我們在門口等一等,不久之後,家裡人就會把空行樓船送來。」

墨杉道:「到時候就要麻煩李大學士,我們都是舉人,幾十人的才氣加一起還不如您一個人的零頭。」

孔德論卻微笑道:「孔家還附贈兩位駕船人。」

眾人再度驚訝於孔家的大手筆,這空行樓船至少要大學士才能駕馭,孔家附贈兩位大學士,那就不僅僅是贈禮了,恐怕跟聖院有關,用以保護方運。

「不愧是孔家,我心服口服。」

「跟孔家一比,荀家差遠了。」

「平時的荀家不至於這個樣子,只不過正值家主交替時期才這樣,只能說可惜了。」

眾人站在東門外聊天,方運向孔德論使了個眼色,兩人走到一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