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300章 回歸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聖啊!見人族半聖一面已經難得,見妖聖一面難百倍,活著回來更是奇!         人族舉人見妖聖且安然回返,這絕對可以載入史冊!     &...

        荀燁站在一旁看著顏域空等人和蒙霖羽,神色變幻,不知道在想什麼,他已經在聖墟里把方運和這些人徹底得罪,現在凶君生死不知,而方運也生死未知,似乎凶君的勝面更大一些。         師棠道:「方師生死未卜,你就前來嘲笑,你的禮何在?你的仁何在?待我成進士,必一一文斗你蒙家眾人1         蒙霖羽微微皺眉,這師棠實力不行,但師家是琴道第一家族,而且第一任家主更是孔子的琴道老師,這種家族的天才當眾出口,分量反而比顏域空更重。         「等等,什麼?方師?」蒙霖羽問,方運比他們這些世家的天才都小,尤其是這些舉人為了進聖墟一直不去考進士,年紀都比較大。         「我們一些人已經拜方運為恩師,哪怕沒有這一層關係,他身為我們的救命恩人,你敢在這種時候幸災樂禍,於情於理,此仇必報1馬雄道。         華玉青緩緩道:「我詩詞不行,文膽也勉強,就不跟蒙家文鬥了。凶君在聖墟偽裝成畜生毒殺方運,雖然卑劣至極,但畢竟眾聖定下規矩,聖墟中生死不論,無論發生什麼離開后一律不予追究,但蒙霖羽辱我恩師,懇請我華玉青之醫家友人,拒絕救治蒙家任何人1         華玉青的話猶如雷鳴聖音爆開,在場的人沒想到凶君竟然用毒來害方運。         蒙家眾人後背彷彿有一陣冷風吹過,顏域空一個人只是有些麻煩,現在連琴道世家、工家馬家、醫家華家的人一起維護方運,口稱恩師,這要出大問題了!         不僅是他們幾個,那一群最出色的舉人似乎在同仇敵愾,一起恨上了蒙家。         不過,一想到凶君必然在聖墟滿載而歸,蒙家人又覺得沒什麼。畢竟這些世家原本和蒙家關係就不算好,甚至有的早就交惡。         蒙霖羽無言以對,要是遲遲不能反駁顏面盡失,心中焦急。         荀燁突然走過來。大聲呵斥道:「蒙霖羽,就算你與方運有私仇,在他生死未明的情況下,也不能說這種話!若是得到方運的死訊你還如此,我必去聖院參你違大禮1         蒙霖羽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向荀燁投以感激的目光,然後委屈地對顏域空等人道:「方運死訊沒確定,你們何必這般咄咄逼人?我們蒙家和方運有仇的事人盡皆知,他認為我們蒙聖世家的女子不如他的童養媳。這就是在侮辱我們蒙家,我在這裡說兩句怎麼了?」         「你若在平常時候仇視方運,我不多計較,但此刻方運可能剛剛被害,你那般言行。令人齒冷!此事,我不會罷手!我只問你,比還是不比?」顏域空冷聲道。         蒙霖羽本想忍下來,但想起凶君必然在聖墟有大收穫,立刻道:「可笑!我是進士,我們進士的文斗包括比唇槍舌劍,我要與你們論舌劍。誰敢?明知你文膽超過我,我為何要與你比?」         「卑劣1李繁銘輕蔑地看著蒙霖羽。         蒙霖羽卻突然陰陰一笑,道:「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若方運不幸遇難,那個比我們蒙家子女還要高貴的童養媳將來如何!你們不要誤會,我只是隨口一說。絕無歹心1         「蒙!霖!羽1孫乃勇怒髮衝冠,這裡用戰詩詞會被嚴懲,但肉搏打架的懲罰不重,他猛地沖向蒙霖羽要動手,但被周圍的人攔下來。         蒙霖羽嚇了一跳。沒想到連兵家的人也要出手,可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沒辦法收回,他只得強硬地狡辯道:「孫兄你為何發這麼大的火?我只是關心那位高貴童養媳的將來而已,你們是不是誤會我了?冤枉啊,我堂堂蒙聖世家的人會做那種下作之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若有愛慕的女人,必然以禮相待,娶回家當小妾。」         「蒙霖羽,你不要太過分1韓守律眼中生出一絲恨意。         蒙霖羽道:「你們結黨污我,反正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你們只敢罵我而已,若是我大哥凶君在這裡,你們誰敢指責他?誰敢與他文斗?一群欺軟怕硬之輩,還好意思欺辱我?你們才是卑劣。」         蒙霖羽話說到一半,發現前面的人表情似乎有所變化,這些人又期待又緊張地望著自己身後的方向,等自己說完,這些人竟然面露驚喜之色。         隨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哦?凶君分神回來了嗎?」         蒙霖羽身體一顫,急忙回頭,就見一道皎潔的月光光柱正在緩緩消散,方運正從光柱中走出來。         「方運1         李繁銘等人一邊喊著方運的名字,一邊向方運快步走去,那頭大兔子跑得最歡,如同小馬駒一樣衝到方運身前,然後抱著方運的腿,仰著頭,咧著嘴直笑。         「你嚇死我們了1宗午德驚喜地笑道。         「我就說你一定會沒事的!那位妖聖沒為難你吧?」李繁銘脫口而出。         在場的所有人愕然,方運之所以遲遲不回來,是因為妖聖為難?妖聖為難還能活著回來?         方運微笑道:「烈聖挺客氣的,我們聊了幾句就送我回來了。」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妖聖挺客氣?眾聖之外,誰敢這麼說妖聖!誰能這麼說妖聖!還說聊了幾句就回來?那可是妖聖啊!見人族半聖一面已經難得,見妖聖一面難百倍,活著回來更是奇!         人族舉人見妖聖且安然回返,這絕對可以載入史冊!         宗午德嘆了口氣,道:「唉,跟你真是不能比埃剛到妖祖門庭,就有妖侯帶著沙蜈路過,碰到你馬上送你;等出了彗星長廊,十多個妖王接你。現在倒好,妖聖送你回孔城,你還能再霸氣一點嗎?」         「哈哈,不愧是方鎮國1孫乃勇開心地笑起來。         「你……你不會在吹牛吧。」荀燁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哪怕他是亞聖世家之人,碰到妖聖也斷然不敢想象能活著回來。         孔德論道:「聖院接引是同一時間進行,不分先後。能把聖院的接引月力壓制這麼久,除了妖聖,我想不到還有什麼人能做到。」         周圍的人紛紛點頭。         「有什麼可高興的,等我大哥分神現身,才能論成敗1蒙霖羽道。         方運微微一笑,道:「我覺得,凶君的分神回不來1         眾人從方運的聲音里聽到一種奇特的力量,像是大儒之言,擲地有聲,斬釘截鐵!         「你覺得無用1蒙霖羽不屑地道。         就在此時,一些人收到鴻雁傳書。         一個人興奮地大喊:「好消息!好消息!凶君出事了!不久前,凶君在鎮獄海七竅流血,昏死過去!醫家人判斷,他在聖墟的分神恐怕已經灰飛煙滅了1         蒙家眾人的心中冒出無數的詛咒和罵聲,這怎麼能是好消息!         那些知道內情的少數蒙家人面無血色,凶君分神死亡,意味著蒙家的星之王計劃徹底失敗。         那可是蒙聖遺留的計劃!蒙家八年的努力就這麼付之東流了?         「你胡說!你胡說1說話的不是蒙霖羽,而是蒙霖羽的叔叔蒙厲,蒙厲簡直如同瘋子一般大喊起來,「你胡說!霖堂的分神不會出事!也絕不可能出事!來人,把這個詛咒我族英才的混賬拖出去打死!霖堂,你出來吧!我知道你就在這些人之中!你出來,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蒙家的星之王,蒙家之龍1         眾人迷茫地看著蒙厲,心道這人瘋了么,蒙家之龍?簡直是痴心妄想。         少數年輕人甚至被逗得笑起來,蒙家人也太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學孔家之龍生生造出一個蒙家之龍,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無論蒙厲怎麼喊,都沒有任何人或靈獸承認自己就是凶君。         蒙霖羽獃獃地看著方運,不斷回想方運說的那幾句話。         李繁銘心中解氣,道:「自作自受!蒙家這群卑劣之徒,得知方運的壞消息就得意洋洋,甚至連人家嬌妻都不放過,這就是報應啊1         方運面色一冷,問:「怎麼回事?我回來前發生了什麼?什麼嬌妻?是玉環?」         李繁銘立刻道:「方才我們擔心你,蒙霖羽來挑釁,言下之意是你死的活該,然後又暗指你再也不能保護楊玉環,他準備對楊玉環下手。」         「胡說八道,我才沒那麼說1蒙霖羽大喊。         方運道:「把他的原話說給我聽。」         墨杉遞過一隻留聲螺,方運送入才氣,之前的話分毫不差地重放出來。         蒙霖羽的臉色更加難堪。         方運死死盯著蒙霖羽,緩慢而堅定地道:「文人之心,如鏡自照。你想說什麼,你心知,我肚明。我不與你廢話,既然你不敢跟顏域空文膽對撞,可敢與我文鬥文膽?」         蒙霖羽一愣,臉色迅速好轉,譏笑道:「方運,你以為你玩虛虛實實之計能嚇得了我?你進聖墟前是秀才,我就算高看你一萬倍,讓你成為聖前舉人,也不過文膽剛成,如何與我相鬥?我就答應你!看你如何1         一旁的荀燁正要阻止,但仔細一想,自己一路和方運到第三長廊,方運是有文膽,但文膽之力並沒有多出色,而蒙霖羽是進士,文膽凝練多年,哪怕再不濟也不至於輸給方運。         但是,在場的一些舉人跟著方運到達第七長廊,親眼看到方運以文膽之力排開毒刃雪。他們聽到蒙霖羽答應,先是一愣,然後臉上浮現相同的古怪笑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