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96章真正的收穫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顆鑲嵌到壁畫的星光的力量,還是奇書天地中那顆黑色石頭的力量?」 哪怕是得到完整的妖帥真龍之骨,方運也沒有這麼高興,因為他發現,自己在聖墟中得到的一切加起來,都不如這文曲星力重要,因為只有這文曲...

聖元大陸,倒峰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聖院上空天色變幻,忽明忽暗,一道道奇異的聲音散逸而出,撕裂天空白雲。

倒峰山下,眾多文人詫異地仰頭看著倒峰山的上空。

「眾聖吵架了?」

「應該是在論道吧?」

「希望不是聖道之爭。」

「唉,先是萬書拜月,后是五虹彌天,前所未有,不知發生了何等可怕的事情,不知潛藏何等大難,眾聖必然有爭論。」

「咱們人族,越發難了。」一些人嘆著氣望向天空。

五道血色長虹橫跨夜空。

妖祖門庭。

彗星長廊的碎塊向妖祖門庭墜落,大多數碎塊在墜落的過程中燃燒殆盡,但還有一些碎塊被石獅子的力量保護,以較慢的速度墜落。

不多時,這些被保護的碎塊陸續落地,而碎塊上的妖蠻人最多只是受到輕傷。

妖祖門庭的氣候惡劣,許多碎塊落到了沙塵暴之中,第七長廊門口的舉人比較幸運,落在一片草地上,離沙塵暴地帶有幾十里遠。

在大碎塊落地之前,眾舉人已經利用疾行戰詩跳下來,無人受傷。

「域空,方運不在了,由你帶領我們,現在我們應該如何是好?」宗午德道。

顏域空道:「在第七長廊斷裂的時候,我暗中觀察,其它碎塊的毒刃雪都很快消散,唯有一塊碎塊上面還有毒刃雪,而且我看到一條霜犬從那裡飛出來,若我所料不錯,那裡應該就是星之王座所在的地方。」

「我也想起來了,方運很可能在那裡。」

「那片長廊碎塊似乎落在沙塵暴中,以方運的實力。應該可以走出來。」

顏域空回想看到的一切,流露出擔憂之色,道:「以方運的實力是可以走出來,但你們有沒有想過。彗星長廊為什麼會崩潰?而第七長廊崩潰的方式為什麼和別的地方不一樣?」

眾人立刻回憶之前發生的一幕幕。

「彗星長廊不會因為方運而崩潰的吧?」

「你們仔細想想過第五長廊的過程。方運竟然可以把我們直接送到迷宮出口,說明他恐怕跟負岳有一定的關係。隨後負岳逃走,第五長廊崩潰。等方運當上星之王,然後整個彗星長廊都崩潰了,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不太可能吧。彗星長廊可是妖祖所建,裡面必然有妖祖的力量,若真是方運毀壞了彗星長廊,必然會遭到妖祖遺留力量的反擊,方運絕對無法承受1

「所以我才感覺方運危險。」顏域空道。

「你們是不是說的太嚴重了?方運的運氣不會那麼差吧?」

「不好說埃彗星是什麼?就是掃帚星、掃把星!要不是半聖闢謠,所有人都以為彗星橫空會引發大災難,說明這東西邪門。」

「半聖都闢謠了。你還提這個做什麼?」

「妖祖門庭的彗星說不定蘊藏著別的力量,沒準被方運倒霉地遇到。」

宗午德道:「不會的,吉人自有天相。我們慶國人恨他恨的要死,連……我家那位都不知道心裡怎麼念叨他。可他都能活著帶領我們到達第七長廊,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死去。」

「沙塵暴的經歷你們也記得,不要說進去后能不能找到方向,裡面萬一冒出沙蜈那種異獸,我們必死無疑。要不我們先去第一星城等一等?若是等不到方運,我們再請那位有沙蜈的妖侯帶我們搜尋。」

「不行,我要去找月皇陛下!我記得那個大碎塊下落的大概方向。」牛山堅定說完,瞪了犬析一眼。

犬析無奈地嗚嗚輕叫兩聲,晃著狗尾巴,為牛山帶路。

眾多舉人相互看著。

顏域空環視眾人,道:「方運把我等帶到第七長廊,這份幫助不亞於一位大儒恩師親自教導。我以隊伍暫時的首領下令,立刻尋找方運!不從者,誅1

顏域空的目光猶如利刃掠過每一個人的眼睛。

「方運沒有拋棄我們,我們自然也不能拋棄方運。走。」李繁銘說著,跟上牛山。

眾人陸續跟上。

沙塵暴中。

方運感到身體似乎被巨力衝撞,睜眼一看,發現自己被埋在一堆冰塊石塊中。

方運下意識從飲江貝中取出山嶽硯,外放防護戰詩的力量,保護住自己,排開大冰塊,隨後檢查自己身體,發現身體表面竟然沒有絲毫的傷痕,甚至連淤青都沒有,一點不想被冰塊石塊壓著的樣子。

「看來這次彗星長廊之行,讓我在各方面都有所增強。」

方運心裡想著,正要起身,胸腹內部傳來劇痛,仔細用才氣和神念探查,發現身體內部受了極重的傷,頓時想起自己差點被億萬星辰匯聚的河流撞倒的那一幕。

方運拿出飲江貝查看,裡面的狐毛果然沒了。

方運深吸一口氣,保持平靜,自己的身體內部的傷勢雖然嚴重,但卻在以很快的速度恢復,先外放文膽之力做好防護,觀察四周。

周圍一里內是第七長廊的地面,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天空不再飛雪,而所有的毒刃雪已經失去力量,完全融化。

再遠處,是一片昏黃的沙塵暴,這沙塵暴比方運初來妖祖門庭的力量更強,但卻被牢牢地擋在外面。

方運意識到自己降到地面,心中稍安,發現周圍的冰塊沒有絲毫融化的跡象,而且都是星之王座的碎塊,不過裡面已經沒有星辰影子,似乎失去了力量。

這東西是妖祖親手煉製之物,再普通放到聖元大陸也是神物。方運仔細觀察,發現這果然不是普通的冰塊,更像是冰塊狀的玉。

只是這些冰玉沒有絲毫的寒意,不過方運並不在乎,毫不客氣把所有的冰玉收入飲江貝中。

方運坐在一塊岩石上,望著周圍。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成為星之王。殺光所有的血妖蠻,還發現一座奇異的山鎮殺了兵蠻聖。然後奇書天地動了,接著妖祖要殺我,只是不知道是妖祖親自發出的力量。還是遺留的力量。」

方運神念進入奇書天地。發現一塊黑中透著銀光的大石頭懸浮在奇書天地中。

「這石頭到底有什麼力量,值得奇書天地不惜得罪妖祖收進來。莫非……這就是妖族搶負岳父親的那塊星辰碎片?整座彗星長廊就是為了掩蓋這塊大石頭?」

方運又憂又喜。憂的是,這東西極可能牽扯到妖祖甚至更深層次的力量,喜的是,既然奇書天地和妖祖都想得到這東西。那這星辰碎片的珍貴不需多說,比延壽果之類的都珍貴無數倍。

方運又看了看進入聖墟后奇書天地的收穫,一本無名書,一本記錄了古妖傳承的《驚世書》,還有就是這塊大石頭。

盯著那大石頭,方運心中斷定,是因為奇書天地要吸收這大石頭才與妖祖力量發生衝突。從而讓彗星長廊崩潰。

隨後,方運試探著進入文宮,希望自己的文宮別被妖祖的力量摧毀。

「這是什麼情況1

方運呆住了。

自己的文宮竟然充滿了淡淡的銀色星光,這銀色星光極淺。淺如月光,在明亮的文宮中可以忽略,但這是文曲星光!蘊含文曲星力!

「這文曲星力,幾乎相當於彗星長廊第三層廣場的文曲星力,這星光若是持續存在,就等於我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在彗星長廊第三層中修鍊!睡覺、吃飯、行走等等每時每刻這力量都在幫助我。」

方運笑逐顏開,心中不斷默念眾誓語句讓自己冷靜,可還是高興得合不攏嘴。

「這些文曲星力是哪來的?是身為星之王就有的力量,是那顆鑲嵌到壁畫的星光的力量,還是奇書天地中那顆黑色石頭的力量?」

哪怕是得到完整的妖帥真龍之骨,方運也沒有這麼高興,因為他發現,自己在聖墟中得到的一切加起來,都不如這文曲星力重要,因為只有這文曲星力才能從根本上增強自己。

文曲星是讀書人的力量源泉!

這收穫實在太大了,有了這文曲星力,任何讀書人只要付出基本的努力,都可以成為聖前童生甚至聖前秀才,從而步步高升。

方運似乎又想到什麼,去觀察成為星之王后得到的星光,那星光鑲嵌在一幅文宮壁畫中。

那星光好像一頭被囚禁的凶獸,一旦放出籠子,必然會展開一場殺戮。

「這文曲星力的來源,不是這星光,但是,這星光似乎更適合妖族,但我也應該可以利用,只是目前還不得其法,日後一定要研究一番。」

方運又想起那位孔家之龍,仔細推測,只聽說那位孔家之龍能操控星力,可沒說文宮中有文曲星光照耀,按理來說,孔家之龍成為星之王后一定得到過一次文曲星力,但文宮中絕對不可能有持續的文曲星光照耀。

「這次聖墟得到的東西太多了,等出去一定要好好整理,發掘出更多的秘密!不過,既然我成為舉人,那離開孔城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慶國,文斗一州!至於凶君……」

方運伸手摸出從凶君分神那裡得到的飲江貝。

那些妖蠻的飲江貝都已經破碎,等以後才能想辦法打開,可凶君的飲江貝現在就能用。

方運緩緩注入才氣。

首先看到的是一本兵書。

《韓信三篇》的第一篇,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方運立刻從中拿出,放在手中仔細觀看。書頁微黃,但散發著一陣陣奇特的力量。

「沒錯,就是這本1

《三十六計》中,第八計就是暗渡陳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