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294章碎了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寂靜無聲。 在他們眼裡。那彗星長廊如煙花般炸開,各種力量四溢形成奇異的色彩無比美麗,但每個人卻垂頭喪氣。 尤其是七個人族進士所在之地。 「我隱忍三十餘年,只為彗星長廊然後……去...

方運心中疑惑,自己剛當上星之王,奇書天地怎麼動起來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方運沒有太在意,試著感悟星之王座的力量,發現一股股精純的文曲星力湧入自己的體內,這文曲星力不斷強化自己的文宮、文膽、才氣和種種力量。

但是,方運發覺這文曲星力似乎有什麼缺陷,才氣增長到四寸以後,就不再增高,那文曲星力只是繼續讓文宮、文膽和才氣的「質」增高,而「量」不變,似乎是怕拔苗助長。

隨後,方運發現自己置身於無邊無際的虛空中,周圍漆黑如墨,一顆星辰突然劃破黑暗,從極為遙遠的地方飛馳而來,直直飛向自己。

那星辰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殺伐、暴虐和破滅的氣息,彷彿有滅世之念。

「轟……」

方運眼前一黑,就覺得那星辰擊中自己,眉心處傳來微痛。

那顆星辰突破文宮,鑲嵌在文宮內的一幅壁畫上。

不等方運仔細觀察那幅壁畫,星之王座震動起來,接著,整座彗星長廊震動起來。

方運暗道不妙,立刻查看彗星長廊內發生的一切,發現出大事了。

彗星長廊斷裂!

第一長廊脫離!

短短一眨眼的工夫,第二長廊脫離!

第三長廊、第四長廊……最後各段長廊全部脫離,所有的長廊全部成為獨立的存在,懸浮在太空。

彗星長廊內蘊含磅的星力和強大的力量,這時不斷向外投射,形成各種各樣的顏色或光幕,在太空中無比絢麗。

方運感到奇書天地形成一股莫大的吸力,似乎要把整座彗星長廊吸進去。

「奇書天地發的什麼瘋?」

方運看到,第七長廊正在由外而內一層層地剝離。大量的碎石碎片在星空中四散。

第七長廊越來越校

霜犬疑惑地看著方運,隨後瞪大眼睛,怒視方運,猛地撲過來。對準方運的喉嚨狠狠咬去。

方運此刻還是星之王。還能借用彗星長廊的力量,手指輕輕一彈。磅的銀色星力飛出,就見霜犬嗷嗷叫著被打飛,身體不斷向遠處翻滾,很快不見蹤影。

兩頭石獅子站在半空。低頭看著星之王座。

方運坐在星之王座上,愁眉不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何竊吾之寶1

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震得方運頭痛欲裂,七竅流血。

接著,方運聽到一股彷彿從九幽黃泉傳來的聲音。

「滅1

方運眼前一黑,好似看到億萬星辰匯聚成一條河流。猶如銀河傾瀉,攜帶破滅一界的威勢沖向自己。

方運不由得想起古妖傳承過程中看到的一切,那些把山峰當石頭拋飛的古妖在這力量前連螞蟻都不如,方運明明想努力抵擋。卻發現自己無從下手。

眼睛那星辰洪流就要衝到,突然,一條條纖細的白光出現,那纖細的光芒極小,如同是動物的毛髮。

「這……」方運第一時間想起奴奴送他的一撮白毛,至今還記得奴奴淚汪汪的可憐眼神。

那些纖細的白光飛速變大,眨眼間變成一根根擎天之柱,圍住方運。

星辰洪流轟地一聲撞在白光之柱上,僅僅是那聲音就把方運震昏。

在方運昏迷的同時,整座第七長廊炸開,只有星之王座附近依舊被密密麻麻的冰雪包裹,而星之王座下面露出一塊一人高的石塊,急速向外飛去,那石塊黑中透亮,散發著淡淡的光澤,無比吸引人。

方運眉心突然傳出強大的吸力,那石塊用力掙扎,但僅僅掙扎了一下,就縮小然後被吸入方運的眉心。

其他長廊相繼崩碎,幸運的人站在彗星長廊的碎塊上,而不幸的人被拋飛到太空中。

在不遠處,一塊方圓百丈的彗星長廊碎塊在太空中向遠處疾馳,彗星長廊微薄的力量籠罩著碎塊,但這力量正在快速消散。

這片碎塊是第七長廊門口那裡的地面,跟隨方運的舉人都站在那裡,還有一些星妖蠻,以及一頭全身猿毛脫落的猿妖將。

它沒有和那些血妖蠻一起受到彗星長廊的攻擊。

「唉,人算不如天算,妖祖之力顯現,哪怕眾聖聯手也無濟於事。可惜,可惜,哪怕換一個兵蠻聖,也太可惜……」

猿妖將低聲嘀咕完,身體化為塵埃,徐徐散開。

碎塊上的舉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誰能想想辦法?彗星長廊的力量一旦消失,我們都會憋死的!半聖說過,太空沒有『生之氣』,我們都活不了。」

「沒有辦法,誰也沒寫過『生之氣』的戰詩詞,除非能成大學士,否則誰都無法在太空存活。」

「方運應該沒事吧?怎麼他剛成星之王殺了那些血妖蠻,彗星長廊就崩潰了?」

「未必是方運所殺,可能是別的力量,他未必能當上星之王。」

「這……你臨死前喜歡關心別人?」

「壞了,我把這事忘了。救命礙…」李繁銘大聲求救,但聲音無法在太空中傳播。

顏域空白了他一眼,以舌綻春雷求救,通過才氣向四面八方傳播。

兩頭石獅子的身體表面逐漸裂開,最後石片剝落,露出一雌一雄兩頭獅子,兩頭獅子迅速變大,最後變得足足有三層樓那麼高,周身的氣血之濃烈,遠超方運在聖墟中見過的任何妖王或大妖王。

雄獅子伸爪撓了撓下巴,自言自語:「吃了他們還是只吃一點呢?我已經上萬年沒吃東西了。」

「不管怎麼說,是那個叫方運的小子救了我們,送他們離開吧。」

「那就下次再吃1

雄獅子對準下方一吹,許多大石塊被無形的力量包裹,快速地向妖祖門庭落去,包括方運所在那一處碎塊。

「嘿嘿。第二星城的小傢伙們要哭了。我們走1

祖原廣袤無邊,是妖祖統領之地,妖祖門庭只是祖原的門戶,只有用一座妖族城市。名為第一星城。

第一星城向東。越過大海,就是祖原腹地。海邊佇立著第二星城。

第二星城同樣是一座巨型的妖山,在山頂上,數不清的妖蠻人仰頭望天,全場寂靜無聲。

在他們眼裡。那彗星長廊如煙花般炸開,各種力量四溢形成奇異的色彩無比美麗,但每個人卻垂頭喪氣。

尤其是七個人族進士所在之地。

「我隱忍三十餘年,只為彗星長廊然後……去那裡,就……就這麼結束了?」一個年過四十的中年人茫然地望著天空。

「天凌,我們誰不是一樣?可惜啊,天下得文曲星力的地方少之又少。既然彗星長廊不存,我們只能去更危險的地方。不得不說上一代舉人幸運,而這一代舉人……真不知道是說他們幸運好還是不幸運好。」

一人突然道:「當然幸運。我從第七長廊碎塊的位置,看到我的小侄子德論。」

「什麼?什麼!第七長廊!你不會看花眼了吧?我們知道你是孔家人。比我們厲害得多,可你不能騙我們啊!就算是咱們幾個聯手,也未必能過第六長廊,因為裡面不可用文寶,我們只比舉人多了唇槍舌劍1

「承哲,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舉人出現在彗星長廊不算奇特,可若是出現在第七長廊,簡直千古未有。若是顏域空也在其上,把可不得了,他最多三年就可超越普通進士,二十年後,我們恐在他之下。」

孔承哲緩緩道:「不僅有德論,顏域空、孫乃勇、墨杉、宗午德等年輕一輩翹楚俱在,連花酒李繁銘也在之中,那隻大兔子我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我似乎總覺得那裡面缺了什麼。」

「方運呢?」

「對!就是缺他!可惜了,我本來最看好他,誰知他竟然沒有同德論他們在一起,不知是沒到彗星長廊,還是出了什麼事。唉,希望他能平安離開聖墟。」

「彗星長廊怎麼會崩碎?會不會與那負岳逃跑有關?會不會與書山鎮死兵蠻聖有關?」

「跟負岳逃跑必然有關係,但不像是主要關係,妖祖恐怕早就料到負岳會有逃跑的一天,否則就不是妖祖了。不過……那鎮殺兵蠻聖的山到底是何物,是不是書山,還無法確定,不可亂說。」

「連我人族舉人都到了第七長廊,那三大聖子恐怕早就已經到達星之王座前。我們早就料到,斗極和鷹炎兩妖之中必有一妖成星之王,那龍嶺最沒希望。」

「承哲,你為何不言語?」

「在負岳逃跑的時候,似乎有一條被冰凍的蛟龍飛出去,看體形很像是斗極。至於鷹炎和龍嶺,我都沒看到。你們看那個方向,大概有一百餘長廊碎塊向妖祖門庭方向飛去,其中有一些似乎被神異的力量保護,應該可以安然落地,上面都有妖蠻人。可並沒有看到鷹炎和龍嶺,而且沒有一人是妖族聖子。」

「每一塊長廊碎塊你都能看得清?」

「看倒是看得清,但有的岩石碎塊方位問題,我看不到上面有沒有人,應該是我沒看全吧。第六長廊似乎有些古怪。」

「什麼古怪?」

「你們也知道第六長廊是毒霧,可那些碎塊上幾乎沒有多少毒霧,真是怪事。難道彗星長廊有變?」

「或許是吧。」

「天凌,我看到荀燁了,不過他好像在第三長廊,連雪崩坡都沒過,還有一些遠不如荀燁的舉人倒還在第四長廊。怪,實在是怪。家裡長輩知道舉人不可能在彗星長廊走遠,沒有告訴他們詳情,因為無非是到第二長廊或到第三長廊,絕對過不了第三長廊的雪崩坡,可他們竟然過了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