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88章又見凶君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有很大的可能成為半聖!或者說,所有人成聖的機會提高一成1 「一成成聖的機會?不小了,哪怕顏域空之前也只有五成成聖的幾率而已。」方運道。 「我從來就沒想過你們能過第四長廊,結果你們不僅過...

? 骨片上的狼離獃獃地看著方運,嚇得不敢說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怎麼,不是讓我救你么,怎麼不敢說話了?說吧,因為說了還有活路,不說的話,馬上就會永遠死亡。」方運道。

「唉……這件事跟我無關埃那些在門口的妖族你也看到了,其中一頭狐妖非常狡猾,他從你帶領那些舉人進入第七長廊判斷出你非比尋常,甚至不下於孔家之龍,妖族絕不能容忍這種大患。當年為了一個孔家之龍,妖皇重傷,一位妖聖不得不休養百年,現在有早殺你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真不是我想殺你啊,是那頭狐妖的問題。」

方運想起那狐妖的確提前離開,沒想到竟然是為了自己去稟報妖聖。

「妖聖真的會殺我?」方運問。

狼蠻聖子猶豫片刻,道:「本來不會,但文曲五動之後,妖族已經針對獵殺榜重新羅列出一些重點人物,所有的賞金翻倍,像李文鷹直接翻四倍,可見妖聖對此事的重視程度。其實,你一個天才到了第七長廊不可怕,可怕的是十多個天才舉人一起來到第七長廊。這意味著,這十多人若不出意外,磨礪幾十年必成大儒!尤其是顏域空和孔德論兩人,還有你,你們三人若以後順利,必成文宗,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成為半聖!或者說,所有人成聖的機會提高一成1

「一成成聖的機會?不小了,哪怕顏域空之前也只有五成成聖的幾率而已。」方運道。

「我從來就沒想過你們能過第四長廊,結果你們不僅過了,而且還成群結隊地到達第七長廊!就算加上隨從,我們妖蠻兩族一共只有二十餘來到這裡,你們人族的人數竟然也差不多!你們這一代若是順利成長。會成為我們妖蠻兩族的噩夢1

方運道:「說的似乎很有道理,我只顧著在彗星長廊向前走,卻沒時間考慮以後帶來的影響。不錯,這次彗星長廊的確會給他們帶來脫胎換骨的變化。但對我來說。還不夠!所以,我要坐上星之王座。」

狼蠻聖子盯著方運。徐徐道:「都說妖皇是我族中興之主,但他是一路利用、暗殺、離間等種種手段到達星之王座,他的星之王,是踩在妖蠻兩族的屍骨上得到的。你不同。你是用你的臂膀舉著同族到達第七長廊,整整讓人族的一代力量升華,你比妖皇更像中興之主。若不知道彗星長廊發生的一切,妖聖不殺你也就罷了,要是知道還留著你,那我妖蠻早就已經全部蠢死1

「唉……我不過只想奪得星之王,卻引來妖聖。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逃離?」方運從來不盲目自大。既然知道妖聖前來,這彗星長廊不能留了。哪怕妖聖不敢進來,在彗星長廊外一堵,自己只能等死。

狼蠻聖子道:「你逃不掉的。這個消息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傳到妖界。妖蠻眾聖必然去眾聖樹討論,最多一個時辰就會前來,甚至可能更快。妖祖門庭是妖界的一部分,所以只要眾妖聖聯手,就可以送來一位妖聖,可這裡和聖元大陸不相通,哪怕人族半聖也只能從聖墟和青銅巨門進入,現在青銅巨門關閉,半聖不可能進來。亞聖倒是可以來,但那需要數個時辰之久,可惜人族無亞聖。」

「也就是說,我必死無疑?」

狼蠻聖子沉默不語。

「那你為什麼要讓我救你?」

狼離道:「只要你把我帶在身上,等妖聖殺你的時候,我就可以與妖聖溝通,讓它在殺你后帶我回去。我把能說的都說了,希望你能順手救我一命。」

「這樣埃」方運繼續向星之王座的方向疾跑,腳步始終沒有停下來,目光不斷變幻著,不知在想什麼。

見方運許久沒說話,狼離急道:「我把該說的都說了,你為什麼還留在第七長廊?還不快離開彗星長廊,然後尋找機會?我說的都是實話,我若是想害你,就不會說妖聖馬上來,而是先把你騙出彗星長廊,最後拖延時間等妖聖親來1

「你之所以不那麼說,是因為你自己清楚,你騙不了我1方運道。

狼離無奈閉上嘴,發現自己在各方面都不是方運的對手。

方運不再說話,繼續向前跑,甚至陸續使用幾次疾行戰詩,奔跑如飛。

「你不是要逃嗎?怎麼還向星之王座去?你難道寧願死在這些妖將妖帥手裡,也不想死在妖聖手裡?」

方運不答話。

狼離道:「其實我有一個絕對保你安全的方法,可以讓你安安穩穩離開聖墟,而且以後絕對不會再有誰敢找你麻煩,不知你想不想聽1

方運的目光掠過狼離的頭像,眼中帶著淡淡的輕蔑和譏諷之色。

狼蠻聖子閉上嘴。

不多時,狼離嘆了口氣,道:「你當逆種文人,可活;不當逆種文人,必死!這是很簡單的選擇,你何必蔑視我?求生而已。」

「我讀書,不是為當逆種文人1

方運的話鏗鏘有力,文膽自鳴,周身數十丈的毒刃雪向四面八方倒飛,方運周圍一片安寧。

狼離突然慘叫起來。

方運低頭一看,骨片上狼離的頭像迅速變淡,最後只有薄薄的一層。

方運道:「我無意的,不過你真倒霉,差點死了。」

「你……不要說風涼話!既然說句話都差點殺死我,在第六長廊一言出而顯現聖道之音的那個人,就是你吧?除了你,不可能有人能做到1

方運不說話,繼續奔跑。

過了好一會兒,狼離道:「我明白了,你是想在被妖聖殺死之前,多殺幾個妖蠻陪葬?」

「我想坐在星之王座上,等妖聖前來。」方運道。

狼離看著方運,輕聲一嘆。

「哪怕是死,也留一世輝煌。我真的有點佩服你了。你要是我妖族聖子那該多好,妖皇?不過是被你超越的前輩而已。可惜,可惜,你不為逆種。便是死。」

方運道:「你放心。在妖聖來臨前,我先送你上路。」

「你……」狼離氣的說不出話來。

不多時。狼離突然笑起來,道:「能和人族千百年來第一天才一起死,值了。或許在猿族或人族的史書上,我還能留下名字。你也應該榮幸。小小舉人得半聖親自出面擊殺,千古未有1

「榮幸?不,我不比他卑微,他不比我高貴。」

「哼,你現在倒是挺能吹,你見到妖聖敢做什麼?」狼離問。

「耗盡所有壽命化碧血丹心,以全部力量寫戰詩詞。筆鋒成仁,紙墨取義,捨身一戰,從容赴死。」

狼離驚訝地看著方運。發現他的神色無比平靜,絲毫沒有因為妖聖將到而驚慌,甚至也沒有赴死的慷慨豪氣,好像無論來者是妖聖還是妖兵,他都會一視同仁。

「你為什麼不是妖族……」

一路上,狼離反反覆復重複著同一句話。

方運一路飛奔,不時看到妖蠻留下的痕。

風雪更重。

毒刃雪在慢慢增多,飛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普通的文膽二境還不足以堅持這麼久,但方運的文宮星辰極多,照射在文膽上,源源不斷恢復文膽之力,讓方運始終不受毒刃雪的侵害。

那毒刃雪邊緣的奇毒原本能腐蝕任何力量,隨著一絲絲的積累,足以輕鬆毀滅二境文膽,可霧蝶神念的力量配合文膽之力,輕易驅散所有的毒。

霧蝶一直在睡覺。

一路上,方運始終保持平時的鎮定。

不知跑了多久,前方突然傳來輕微的震動聲,隨後一陣奇異的犬吠聲傳來。

「嗚嗷……」

明明是狗叫聲,卻如獅虎齊吼。

「前面就是星之王座!那應該是霜犬的叫聲,真希望他們都被霜犬殺死。」

「霜犬不會全都殺死他們。」

「為什麼?」狼離問。

「因為有人能命令霜犬。」

「啊1狼離驚叫起來。

隨後狼離急忙道:「你怎麼知道?真的有人能命令霜犬?我明白了!明白了!是凶君對不對?怪不得他那麼有信心,怪不得他竟然敢跟我們妖族聯手!怪不得他上次離開聖墟后就完全變了個人,連我都知道他的兇殘大名!他既然能命令霜犬,那已經塵埃落定,星之王屬於凶君。方運,我們逃吧。」

「我能聽懂霜犬的話,他們剛到,我有時間。」

「啊?霜犬在妖界極少,是古妖一脈,你竟然能聽懂霜犬的話?不對啊,那種話妖蠻人都學不會,只有經過古妖傳承才行。真沒想到,到了這種時候,你還能讓我吃驚。」

「一隻快要死的狼妖還是閉嘴為好。」方運道。

「我現在當然要多說說,因為以後就沒辦法說了。」狼離輕嘆。

方運大步邁開,看到前方的妖蠻身影,還有一頭足足有兩層樓那麼高的巨大怪物站在前方。

那怪物外形似狗,全身雪白,它身上的狗毛不是普通的毛髮,而是一根根冰刺,每一根冰刺上面都散發著森森寒意,所有的毒刃雪落在它身上都會被彈飛。

它竟然純粹以身體來抵擋這些毒刃雪。

就見一頭很普通的狼妖嘴裡叼著一塊玉牌,緩緩向那霜犬走去,眼中充滿了緊張。

霜犬大吃一驚,仔細一看,隨後輕嗚一聲,一條腿屈膝跪地。

「哈哈哈哈……」狼妖放下玉牌,放聲大笑。

凶君那不可一世的得意笑聲傳遍四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