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87章 凶君之狠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9-23 07:41  |  字數:3567字

「唉……這有什麼假的?你過來一看便知。」狼蠻聖子的聲音充滿了悲傷。

方運慢慢走過去,發現那裡有許多破碎的骨頭,大部分骨頭都碎成粉末,但一塊指甲蓋大的骨片格外特別,哪怕有毒刃雪擊打在上面也毫髮無傷。

一個黑色的狼頭浮現在上面,像是用毛筆勾勒出的簡畫,與狼蠻聖子的外形十分相似。

方運一看便知這狼蠻聖子確實死了,快步走過去,要撿起骨片。

「不要碰我!我會被你的文膽之力殺死!」骨片上的狼頭像大喊,嘴甚至動了起來。

方運卻沒聽他的,伸過手,以文膽之力包裹在上面,握在手中,文膽之力不僅會保護裡面的狼靈,還可以防止狼靈突然害人。

「你還真是小心。」狼頭像說著話。

「我沒直接殺了你,就不算小心。說吧,為什麼偏偏喊我。」

「你以為除了你,後面還有誰能來到這裡?讓我等十年嗎?」

方運看了一眼狼頭像,道:「說的也是。看到一個想殺我的狼崽子死在這裡,是進入彗星長廊以來最值得高興的事。」

「你……我不跟你計較!我們做筆交易,你救我出去,我給你寶物!」狼蠻聖子道。

「哦?那你應該清楚我身為人族救狼蠻聖子會付出什麼代價,一旦被人知道,我只能逆種。」

「你放心,我不會傳揚出去,畢竟我這條命也是你救的。」

方運看了一眼周圍,道:「好了,玩笑時間結束。救不救你,我需要考慮,現在你一定想報仇,對吧?」說完,方運嘴角浮現淡淡的笑意。

狼蠻聖子一點脾氣沒有,道:「我懂!我當然想報仇!看來你也是聰明人,知道我們現在有了共同的敵人!你應該知道我的敵人是誰,他也想殺你!」

「說吧,到底是誰。」方運邊走邊說。

「你走錯方向了,星之王座不在第七長廊門口的正對面!」狼族聖子道。

「哦?」

「今年的星之王座,在西方偏北的方向。」狼蠻聖子道。

「你如何得知?」

「哼,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你慢慢走,一定能看到他們前行的痕迹,雖然大部分痕迹都被毒刃雪掩埋粉碎,以你的能力可以輕易察覺。」狼蠻聖子道。

「嗯,諒你也不敢騙我。」方運對這狼蠻聖子沒有一點好感,所以說話毫不客氣。

狼蠻聖子似乎也明白,不敢像之前那麼囂張。

方運快步疾行,同時問:「是誰殺的你?是鷹炎還是龍嶺?」

「不是鷹炎,他喜歡獨來獨往,和斗極一樣是天之驕子,根本就不屑於做各種下作事,哪怕放到你們人族也算有高尚的品格。」

「哦?新鮮,你們妖族也知道自己很下作?」方運道。

骨片上的狼蠻聖子頭像一陣氣悶,道:「你是讀書人,我說不過你。是龍嶺動的手。龍嶺不一樣,蠻族有近乎妖族的體魄,又有近乎人族的指揮,所以心思比我們妖族重,他才不管什麼下作不下作。」

「和你一樣。」方運道。

「我承認,但我和他不同,我不會為了一個星之王去殺妖蠻的聖子,最多是打傷,或者趕走!不過,龍嶺表面上殺我的借口是說我故意害他,挑撥你和他的關係,借你之手除掉他,但實際上是凶君在說我壞話。」

「那狼妖果然是凶君。」方運道。

「果然瞞不過你。不過,你恐怕不知道,我的兄長和他早就認識,在進入聖墟前,我就已經跟他敲定合作之事。你還記得那個雨夜嗎?」

「我用弱水騎兵殺你們的那個雨夜?」

狼蠻聖子鬱悶地道:「是我率領妖蠻兩族追殺你們到村莊的那個雨夜,好吧,都一樣。總之,我之所以能找到一開始的舉人隊伍,是凶君告訴我的,我在明,他在暗。他還讓我殺了你們醫聖張仲景世家的天才。」

「凶君果然狠毒!」方運右拳緊握。醫家和農家、工家等許多人一樣,極少參與聖道之爭,要爭也是內部之間爭論醫術,一直在默默幫助人族,像那華玉青,緊急關頭都會消耗壽命為他人治療。這次聖墟中若不是華玉青消耗壽命燃燒一部分醫書,方運必死無疑。

凶君竟然連醫家天才都不放過,這種行徑的惡劣程度已經遠超搶奪其他豪門大家族的寶物。因為任何一個醫家天才都可能救活將死的人族,為人族的延續立下不朽之功。

「他是為了醫家的醫書?」方運問。

「對,他得到妖祖之子的血,把血滴入那醫書中,使得他哪怕在彗星長廊里也能一路治療自己,否則以他的能力,就算跟著我們這些聖子也活不了。」

方運點了一下頭,承認相信狼蠻聖子所說。在聖墟外,給凶君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殺醫家的人,更何況是醫聖世家的天才,所以他手裡能用的醫書很一般。但是在聖墟里,他就能殺醫家傳人,從而得到更好的醫書,保證彗星長廊更加順利。

「凶君和龍嶺什麼時候聯手的?」方運問。

狼離道:「在過落星橋的時候,我明確表示只能幫凶君他這裡,最後那追擊流星我只是勉強能過,不像其他三大聖子可以輕鬆通過。然後他就選擇與龍嶺合作,不知道許了龍嶺什麼好處,龍嶺一口答應,一路帶著他。」

「那時候你們倆的關係就有裂痕了吧?」方運問。

「是的,不過我們有共同的目標,都想殺死你,而且還沒有到第七長廊,所以我們之間和和氣氣。但是,在深入第七長廊後,龍嶺突然動手,殺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