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87章凶君之狠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又離開,並不認識那是什麼東西。 「那鷹炎呢?」方運問。 「鷹炎簡單多了,你能勝過它,它會馬上放棄爭奪星之王座。你若是輸給它,它會放你離開。另外,鷹炎的祖靈是大日真火,而大日真火也是星力...

「唉……這有什麼假的?你過來一看便知。」狼蠻聖子的聲音充滿了悲傷。

方運慢慢走過去,發現那裡有許多破碎的骨頭,大部分骨頭都碎成粉末,但一塊指甲蓋大的骨片格外特別,哪怕有毒刃雪擊打在上面也毫髮無傷。

一個黑色的狼頭浮現在上面,像是用毛筆勾勒出的簡畫,與狼蠻聖子的外形十分相似。

方運一看便知這狼蠻聖子確實死了,快步走過去,要撿起骨片。

「不要碰我!我會被你的文膽之力殺死1骨片上的狼頭像大喊,嘴甚至動了起來。

方運卻沒聽他的,伸過手,以文膽之力包裹在上面,握在手中,文膽之力不僅會保護裡面的狼靈,還可以防止狼靈突然害人。

「你還真是小心。」狼頭像說著話。

「我沒直接殺了你,就不算小心。說吧,為什麼偏偏喊我。」

「你以為除了你,後面還有誰能來到這裡?讓我等十年嗎?」

方運看了一眼狼頭像,道:「說的也是。看到一個想殺我的狼崽子死在這裡,是進入彗星長廊以來最值得高興的事。」

「你……我不跟你計較!我們做筆交易,你救我出去,我給你寶物1狼蠻聖子道。

「哦?那你應該清楚我身為人族救狼蠻聖子會付出什麼代價,一旦被人知道,我只能逆種。」

「你放心,我不會傳揚出去,畢竟我這條命也是你救的。」

方運看了一眼周圍,道:「好了,玩笑時間結束。救不救你,我需要考慮,現在你一定想報仇,對吧?」說完,方運嘴角浮現淡淡的笑意。

狼蠻聖子一點脾氣沒有,道:「我懂!我當然想報仇!看來你也是聰明人,知道我們現在有了共同的敵人!你應該知道我的敵人是誰,他也想殺你1

「說吧,到底是誰。」方運邊走邊說。

「你走錯方向了,星之王座不在第七長廊門口的正對面1狼族聖子道。

「哦?」

「今年的星之王座,在西方偏北的方向。」狼蠻聖子道。

「你如何得知?」

「哼,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你慢慢走,一定能看到他們前行的痕,雖然大部分痕都被毒刃雪掩埋粉碎,以你的能力可以輕易察覺。」狼蠻聖子道。

「嗯,諒你也不敢騙我。」方運對這狼蠻聖子沒有一點好感,所以說話毫不客氣。

狼蠻聖子似乎也明白,不敢像之前那麼囂張。

方運快步疾行,同時問:「是誰殺的你?是鷹炎還是龍嶺?」

「不是鷹炎,他喜歡獨來獨往,和斗極一樣是天之驕子,根本就不屑於做各種下作事,哪怕放到你們人族也算有高尚的品格。」

「哦?新鮮,你們妖族也知道自己很下作?」方運道。

骨片上的狼蠻聖子頭像一陣氣悶,道:「你是讀書人,我說不過你。是龍嶺動的手。龍嶺不一樣,蠻族有近乎妖族的體魄,又有近乎人族的指揮,所以心思比我們妖族重,他才不管什麼下作不下作。」

「和你一樣。」方運道。

「我承認,但我和他不同,我不會為了一個星之王去殺妖蠻的聖子,最多是打傷,或者趕走!不過,龍嶺表面上殺我的借口是說我故意害他,挑撥你和他的關係,借你之手除掉他,但實際上是凶君在說我壞話。」

「那狼妖果然是凶君。」方運道。

「果然瞞不過你。不過,你恐怕不知道,我的兄長和他早就認識,在進入聖墟前,我就已經跟他敲定合作之事。你還記得那個雨夜嗎?」

「我用弱水騎兵殺你們的那個雨夜?」

狼蠻聖子鬱悶地道:「是我率領妖蠻兩族追殺你們到村莊的那個雨夜,好吧,都一樣。總之,我之所以能找到一開始的舉人隊伍,是凶君告訴我的,我在明,他在暗。他還讓我殺了你們醫聖張仲景世家的天才。」

「凶君果然狠毒1方運右拳緊握。醫家和農家、工家等許多人一樣,極少參與聖道之爭,要爭也是內部之間爭論醫術,一直在默默幫助人族,像那華玉青,緊急關頭都會消耗壽命為他人治療。這次聖墟中若不是華玉青消耗壽命燃燒一部分醫書,方運必死無疑。

凶君竟然連醫家天才都不放過,這種行徑的惡劣程度已經遠超搶奪其他豪門大家族的寶物。因為任何一個醫家天才都可能救活將死的人族,為人族的延續立下不朽之功。

「他是為了醫家的醫書?」方運問。

「對,他得到妖祖之子的血,把血滴入那醫書中,使得他哪怕在彗星長廊里也能一路治療自己,否則以他的能力,就算跟著我們這些聖子也活不了。」

方運點了一下頭,承認相信狼蠻聖子所說。在聖墟外,給凶君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殺醫家的人,更何況是醫聖世家的天才,所以他手裡能用的醫書很一般。但是在聖墟里,他就能殺醫家傳人,從而得到更好的醫書,保證彗星長廊更加順利。

「凶君和龍嶺什麼時候聯手的?」方運問。

狼離道:「在過落星橋的時候,我明確表示只能幫凶君他這裡,最後那追擊流星我只是勉強能過,不像其他三大聖子可以輕鬆通過。然後他就選擇與龍嶺合作,不知道許了龍嶺什麼好處,龍嶺一口答應,一路帶著他。」

「那時候你們倆的關係就有裂痕了吧?」方運問。

「是的,不過我們有共同的目標,都想殺死你,而且還沒有到第七長廊,所以我們之間和和氣氣。但是,在深入第七長廊后,龍嶺突然動手,殺死我和我的兩個聖族隨從。若是在別的地方,我有可能逃跑,但這裡漫天都是毒刃雪,我哪怕是狼蠻聖子,也無法承受他們和毒刃雪的雙重攻擊,很快被殺死。」

「他們殺你有什麼更深層次的原因?」方運問。

「我知道凶君太多的秘密,他想殺我滅口!要是我活著回去,一旦走漏風聲,哪怕沒有證據,哪怕是在聖墟中發生,他也可能會被眾聖世家聯手懲罰。更何況,我們蠻族的王位之爭比你們人族更殘酷,我死後才明白,我的兄長和他恐怕早就決定,一旦我失去利用價值就殺我滅口,畢竟我兄長與人族大名鼎鼎的凶君勾結總是污名。」

「凶君除了勾結你殺醫聖世家的天才,還做過什麼事?」方運問。

「他殺了好幾個,但都是他自己偷襲殺死的,具體是誰我也不知道,他沒說。」

「除此之外,他還有什麼秘密?」方運問。

狼離猶豫片刻,道:「他一直沒說,但我知道他有跟妖祖有關的力量,有可能成為星之王。對了,龍嶺不知道它是凶君,只以為他是我部落里一頭普通的狼妖。」

「你竟然沒說?」方運問。

狼離陰笑道:「一開始凶君不讓我說,我自然沒說,後來被偷襲,沒機會說。現在想想,不說是好事,龍嶺絕不會認為一頭狼妖會跟他爭奪星之王座,但以凶君的手段,必然會偷襲龍嶺並殺它。不過龍嶺可不是那麼容易殺的,他可是妖將中的三大聖子之一,同輩妖蠻中的翹楚,怎會沒有保命手段?所以結果必然是他們兩敗俱傷,甚至可能雙雙死亡!這是我最想看到的。」

「龍嶺有什麼手段?」方運問。

狼離笑道:「你們人族不知道,我們妖族中也少有人知,但我知道,龍嶺的祖靈已經進入第二境,身化祖靈,別說凶君分神,就算那霜犬在他身化祖靈的時候也拿它無可奈何。而且龍嶺的祖靈很奇特,據說他的父親也就是那位蠻聖吃過龍髓聖血,他出生的時候激發了其中的力量,血脈中有龍髓聖血的力量,因此十分強。」

方運一聽頓感頭痛,祖靈二境跟文膽二境等同,但論戰鬥能力,祖靈是文膽的數倍,畢竟文膽不是為戰鬥而生,但祖靈是。

「有沒有什麼辦法破他祖靈?」

「沒有。但你們的帝王詩、斬龍詩等都可以,我記得你作過帝王詩吧?不過,我感覺你最小心的應該是凶君,他在聖墟實力不強,但手段變化多端。」狼離說話的時候,看向方運肩頭的小流星,看了一眼又離開,並不認識那是什麼東西。

「那鷹炎呢?」方運問。

「鷹炎簡單多了,你能勝過它,它會馬上放棄爭奪星之王座。你若是輸給它,它會放你離開。另外,鷹炎的祖靈是大日真火,而大日真火也是星力之一,在這裡他同樣很強。一旦他動用大日真火,連這些毒刃雪也會融化。唉,這些天才生下來就擁有大異象、大威能,真是不能比埃」

「沒關係,我幫你,我不能把你提高到他們的層次,但可以試著把他們拉低到和你一個層次。」方運道。

狼離愣了一下,問:「你想爭星之王?」

「當然。」

「你為什麼要爭?」

「我覺得,我不比妖皇差,不比孔家之龍差,不比龍宮公主差,更不比三大聖子差1方運說著,目光更加堅毅。

狼離又愣了一下,緩緩道:「我明白了,要想得到星之王,首先得有一顆爭星之王的心。我以前想殺你,是因為我以為你不過如此,現在才明白,你確實比我這個聖子強,強很多。怪不得那隻狐狸說要請妖聖殺你……」

狼離突然閉上嘴,驚慌地看著方運。

「你再說一遍1方運緩緩道。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