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82章 去不去?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9-20 05:44  |  字數:3567字

無形的聖道之音影響著第六長廊,所有的血妖蠻的力量迅速被剝離。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那些舉人如同一群獅子殺入羊群之中,戰詩詞的力量傾瀉而出,殺死一個又一個血妖蠻。

一頭聖族虎妖進入第六長廊,它仔細一看,二話不說,動用冰石逃離這裡。

不多時,第六長廊的血妖蠻盡數死亡。

舉人們陸續回返,然後以方運為中心向前走去。

「之前我還抱怨我們不能動用文寶等外力,現在才發現其實也有好處!這聖道之音終究不是真正的殺伐之力,若是在外面相遇,這些聖子只需要一滴聖血就可解決,但在這裡他們無法使用飲江貝里的聖血等物,才會被聖道之音輕易擊傷並剝奪力量。」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誰能想到我們來第六長廊抱著必死之心,卻讓方運誤打誤撞說出聖道之音!」

「跟著方師走,果然是最正確的選擇。想不到我們真能毫髮無傷地走過第六長廊,我有種死而無憾的感覺。」師棠邊走邊道。

宗午德道:「我的一位老師說過,人這一生,站好隊最重要,我今天有點明白了。方運,以後你我有了紛爭,我要是跟你站在對立面,你對我臉先來一個耳光,只要能打醒我,我一定會選擇和你站在一起。」

「你算了吧,你們慶國的雜家恨不得一起去景國殺了方運。」李繁銘沒好氣地道。

一旁的兔子對著宗午德投以鄙視的目光。

「不同的事情不要混淆。對了,妖蠻的含湖貝或飲江貝怎麼樣?」宗午德連忙叉開話題。

孫乃勇拿出兩個含湖貝和一個破碎的飲江貝拋給方運,道:「其他的含湖貝因為血脈氣息消失自毀,就剩兩個好的含湖貝。至於這個碎的飲江貝,是蛇枯的。從破碎的貝里取東西很麻煩,不過這隻飲江貝裡面可能有好東西。請人取出來的話應該的值得。」

方運也不客氣,接好收起。

「唉,妖蠻也真夠小氣的,尤其是那些有聖族血脈的。他們的海貝都和血脈相連。活著的時候別人不能用,死後。這些海貝九成九會被秘法破碎。我們人族就好多了,誰都能用。」

「沒辦法,誰叫咱們人族的東西少。幸好這彗星長廊的力量從外面保護這些含湖貝,否則那兩個含湖貝恐怕會被我們戰詩詞的力量打碎。」

「方師。謝謝您了,不然我們今天大都會死在這裡。」

「蛇枯真不愧是蛇聖之子,那蟲巢太強了,他應該是消耗了自身的血脈力量。幸好我們提前停下,要是一頭扎進去,早就死的連骨頭渣都不剩。現在我都有點後怕,妖族太邪門。」

孔德論嘆息道:「這種蟲巢我見過一次。不過不是蛇族聖子的,而是稍差一點的聖族蛇妖,那頭蛇妖用自己的所有生命和血脈力量使出了蟲巢妖術。他也是妖將,但憑藉那座蟲巢。殺死三個進士和二十多舉人。據我推算,蛇族聖子的這座蟲巢還要勝過那座。」

「殺三個能用文寶的進士?」方運問。

「是的!」

眾人越發感到後怕,他們不僅是舉人,而且連文寶都不能用,要是面對更強的蟲巢,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方運,你其實一直在鑽研兵家的兵法吧?」孫乃勇突然問。

眾人好奇地看著方運。

「是有所涉獵。」方運道。

「你若沒有精修兵家兵法,這聖道之音縱然能傷到妖蠻,也絕不會有這麼大的威力,你在兵法上的造詣恐怕只比我稍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已經可以仿寫兵書。」

「不可能吧!你可是兵聖世家的天才,也不過在五年前才能仿寫兵書。兵書和普通的書不一樣,哪怕是『仿寫兵書』,也是因為你會其中的兵法才能仿寫,而不是因為你照著寫就行,不徹底懂其中的兵法,那永遠不能叫兵書,只能算是普通書籍。這和醫書的道理一樣。」墨杉道。

「我倒覺得方運有可能仿寫兵書,畢竟像霍去病、鄧禹和陳慶之等都是年少成名,都在二十歲之前仿寫兵書。」

李繁銘一邊走一邊道:「你們別爭,問問方運不就知道了?方師,您能仿寫兵書嗎?」

方運想了想,道:「應該可以。」

「那就沒問題了。」墨杉點點頭,他之前不信方運能仿寫兵書,但方運一回答,他沒有絲毫的質疑。

「等你中了進士,來我們家走走。只要你能仿寫兵書,我想辦法讓你一觀孫祖的真跡和我們孫家獨有的東西。嘿嘿,要是你能徹底成為我兵家人,那最好不過。」孫乃勇嘿嘿笑道。

顏域空冷哼一聲,道:「我儒家才是正統,方運,等你成進士,我想辦法讓你進我家的亞聖堂,一觀顏祖真跡。」

孫乃勇無奈,除了儒家學問,孫子在其他方面勝過顏回,但怎奈活得不夠長,要是活到最後,直到孔聖聖隕,哪怕只分得很少的才氣,孫子也必然成亞聖。

「哼,我們家的先祖可沒有個好老師送那麼好的延壽神果。」孫乃勇抱怨道。

「其實,我覺得方運在工家方面也有天賦,機關椅早有,但化繁為簡成輪椅,足以見他可入工家墨家。」墨杉道。

於是,各家開始爭起來。

眾人一路爭一路走,越來越激烈,還有幾百丈就要進入最後一座廣場的時候,爭論達到了白熱化。

一直默不作聲的孔德論輕咳一聲,道:「你們都歇了吧,等方運成進士,我想辦法帶他去孔祖曾住過的聖居一觀。」

眾人頓時啞了,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