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81章誅蛇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瞪口呆。 這些舉人之前不是沒考慮過如何對付蛇族聖子,不是沒想過解決蛇族這種感知危險的天賦,但想法都是除掉他這種能力,可從來沒有像方運這樣從「給對方活路」的角度來獲得勝利。 「原來還有第...

經孫乃勇這麼一說,眾人才明白方運之前那麼做的原因。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無論方運說與不說,蛇族聖子都會設下伏兵,至於何時何地如何做,誰都猜不到。

「此地離出口大概有多少里?那蟲巢離出口大約多遠。」方運問。

「六里左右,蟲巢在我們前方三里,而毒血蟲巢的蟲子最多只能在蟲巢一里內活動,它們畢竟是妖術和毒霧形成的力量,而不是真正的蟲子,一旦遠離蟲巢便會消散。」孫乃勇笑道。

「我就知道蛇族聖子不會在最後一里處等我。」方運微笑道。

孫乃勇道:「我分析一下你的用意。蛇族聖子有兩個選擇,要麼在途中全力阻撓我等,但這很容易變成添油戰術,它不斷發起小規模的攻擊消耗自身力量。這種方式對付普通士兵或許有效,但我們的效果很差。」

「另一種就是減少途中的消耗,讓我們慢慢消耗力量,在某一時刻集中力量以絕對的優勢擊潰我們。你反覆暗示我們有能力在最後有能力突破,有兩層目的。」

「第一層是激將,你接連不斷表現自信和對蛇族聖子的輕視,哪怕妖族聖子再無動於衷,也更想殺你,而且要勝得漂亮,從德論講過的事情中我們都看得出來,蛇族聖子和許多蛇族一樣,雖然狡猾陰險,但也都有一顆吞象之心,這是蛇族無法改變的天性。更何況,他敢出現阻撓我們,必然有一定的信心。」

「而第二層目的,就是加重我們最後決戰的決心。我們必須在最後的時刻發起衝鋒,一鼓作氣衝過去,但你故意強調。讓蛇枯感受到更強的危機,讓它必須要選一個勝算最大的手段,而不是選最穩妥的手段!整件事情的關鍵是,不僅妖族聖子信了。連我們都信了。因為我們都相信你能夠在最後時刻帶我們衝出去。」孫乃勇道。

方運道:「其實在他相信我們在最後衝鋒的時候,就已經輸了!因為他最大的優勢就是這毒霧。他不僅可以來去自如,還可以清晰知道我們的行蹤,主動權一直在他手裡。但現在,別說毒血蟲巢不能動。就算能動,他也已經失去先機,足夠我們用更多的時間去思考應對之策。」

綠色毒霧依舊籠罩著第六長廊。

「唉……」迷霧外突然傳來一聲長嘆,那聲音有奇特的力量,讓人無法通過聲音判斷出蛇妖的位置。

「不愧是帶領他們從第二長廊一直到第六長廊的人。你們說的沒錯,我有太多的辦法對付你們,但有這個能創造奇的方運在。有他不斷施加壓力,我的選擇就少了許多。他並沒有用什麼高深的兵法或者手段,僅僅是加強自己的優勢和利用我們蛇族的天性,但就是如此簡單。我才沒能及時發現。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想到用這種方式的?」

方運道:「也沒什麼,你們蛇族有驚人的天賦,能更敏銳覺察危機。比如你有一百種選擇,我們用手段逼你做出一種,你會有走投無路的感覺,從而提前發覺並反制我等。但我沒有那麼做,自始至終,都給你留數個選擇,自始至終你都有活路,徹底廢了你最大的優勢1

等方運說完這話,人族的舉人恍然大悟,那蛇族聖子也目瞪口呆。

這些舉人之前不是沒考慮過如何對付蛇族聖子,不是沒想過解決蛇族這種感知危險的天賦,但想法都是除掉他這種能力,可從來沒有像方運這樣從「給對方活路」的角度來獲得勝利。

「原來還有第三層用意啊!前兩層可謂平凡,而這廢蛇族天賦之法則絕對算得上高明至極!可是《孫子軍爭》中的『窮寇勿迫』之法?」孫乃勇身為孫子後裔,立刻指出方運所用兵法淵源。

「是。鳥窮則搏,獸窮則噬。」方運早就精讀各家《孫子兵法》的註解,其中《孫子兵法》的註解本中最著名的三本分別是曹操、杜牧和陳皞所作。

曹操和杜牧自是大名鼎鼎,陳皞雖然名氣遠不如前兩人,但在《孫子兵法》的研究上卻和前兩人同列三家。

那蛇族聖子突然冷笑道:「普通蟲巢最多覆蓋一里方圓,但我的蟲巢可遍布三里!你們就算提前發現又能如何!我……」

蛇枯突然住嘴,眼中流露出難以言喻的恐慌,全身的蛇鱗豎起,猶如看到天敵一樣看著方運。

聖元大陸只出過曹操,無杜牧,無陳皞。

在聖元大陸,《孫子兵法》是聖言,是眾聖經典之一,對其註解若佳,則可直指兵法聖道。

方運此話攜帶著一股奇異的聲音向四面八方傳播,一開始眾人還不覺,但很快發覺,方運明明只是隨口一說,卻如君如王,如天如聖,隱隱有一種號令萬物的威儀。

一股兵家征伐四方的氣概從方運身上散發出來,方運猶如戰場大將,睥睨天下,目之所及,無一人可敵。

許多舉人驚得說不出話,方運此刻簡直如大儒親臨,筆鋒之下,萬妖退避。

「又是聖道之音!而且是兵家聖道1顏域空脫口而出,他至今還記得方運曾在龍舟文會後說出「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註解《論語》,沒想到方運今日又在註解兵家的《孫子兵法》。

孫乃勇突然興奮地舉起手,但不知道拍哪裡,最後猛地一拍自己大腿,道:「吾等有救了!第六長廊可過1

儒家聖道之音含仁義,定國安民,兵家聖道之音直指智勇,蕩寇平虜!

「礙…」那蛇族聖子突然發出凄厲的慘叫。

隨後,以方運為中心,一股似乎隱含微言大義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傳播,如同狂風席捲,把所有的毒霧向四面八方排開。

不過短短一眨眼的時間,整座第六長廊的毒霧被排空。

在前方,有一座有五層樓高的碩大蟻巢。無數劇毒螞蟻正在其中躍躍欲試,蟻巢上空正盤旋著數以萬計的飛蟻。

這蟻巢比普通妖將妖術形成的毒血蟲巢大數十倍,又經過一定時間的積累,已經形成一番氣象。

眾人看到這一幕。倒吸一口涼氣。若是沒有準備一頭扎進蟻巢三里範圍,必然全軍覆沒;哪怕有準備。這些毒蟻只要往出口一擋,若要衝過去也必然死傷慘重。

聖道之音掠過。

漫天飛蟻如雨跌落,遍地毒蟻僵死當場,這氣血和毒霧所形成的蟲巢毒蟻隨後化為血霧。如棉絮停在原地不動。

眾人輕輕鬆了口氣,

一直隱藏在毒霧中的蛇族聖子蛇枯終於顯出身形,它是一條兩丈長的暗黃大蛇,就見它的雙眼爆開,鮮血噴濺,隨後身體倒在地上打滾,身體時而打成結。時而盤著,蛇鱗不斷掉落,露出一道道自然裂開的傷口。

蛇枯身上的氣血之力在以極快的速度消散,而它身上代表強大力量的特徵也正在退化。

蛇枯痛苦地吼叫著:「你區區一個舉人。為什麼一言成聖道,剝除我的天賦!還給我!還我蛇族天賦!我父親是蛇聖,你若殺我,他一定會親手殺了你!我是蛇族未來的希望!我是聖子!其餘聖子一定會為我報仇1

它妄圖展現自己聖子的地位,但死亡的恐懼讓他的威脅更像是哀求。

「可笑1

不止蛇族聖子出現問題,那些埋伏的妖蠻也各個痛苦哀嚎。凡是血妖蠻,哪怕在極遠處甚至門口邊,也突然慘叫連連,倒在地上痛苦地打著滾。

有幾個妖蠻叫著叫著突然跪在地上,沖方運磕頭,大聲哀求。

「不要奪走我的力量!求求你……」

還有幾個妖蠻強忍著疼痛衝過去,對求饒的妖蠻拳打腳踢。

少數幾個來到第六長廊的星妖蠻嚇得瑟瑟發抖,他們雖然沒有被剝奪妖蠻天賦,但仍然感到一種恐怖的氣息在他們身邊盤旋。

孫乃勇掃視眾人,大聲道:「還等什麼?殺1

沒了毒霧阻擋,眾舉人無所顧忌,立刻使出疾行戰詩,飛快地衝過去,一邊沖一邊出口成章,毫不猶豫展開殺戮!

方運等少數幾人站在原地不動,他們已經沒必要出手。

一旁的顏域空笑道:「兵家聖道之音一出,至少在三日內那些妖蠻不能進入第六長廊,否則必然會被這力量所影響。」

「自然。可惜方運是在第六長廊說出兵家聖道之音,若是在第七長廊說出,那星之王座必然屬於他。」

「且不說那些妖蠻還藏著什麼手段,你以為這聖道之音想說就說?若是刻意準備,死的還不一定是誰。」

「是啊,所以只能說可惜。」

「不過這聖道之音怎會剝奪妖蠻的天賦?」

顏域空道:「應該是方運之念的緣故。」

「這些血妖蠻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若是在彗星長廊之外被聖道之音波及,也只是受傷而已,天賦不可能被剝奪,因為他們各族都有半聖在,絕不能讓我人族剝奪它們本族的天賦,不過這裡是妖祖所建之地,它們只能坐以待斃。」

方運等幾人看著其餘舉人出手,乾淨利落殺光第六長廊所有的血妖蠻。

「又是大功一件1

整座第六長廊的毒霧都被排開,就見門口的靈獸撒腿狂奔,沖向各自的主人。

那大兔子跑得飛快,兩隻耳朵如風箏飛揚。

這時候,一頭石獅子出現在天空。

「用聖道之音殺妖蠻將,我喜歡這種上千年也見不到一次的欺負人手法。不對,是欺負妖蠻。」石獅子低聲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