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69章奇異寒意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方運猛地驚醒,而周身的寒意變得若有若無,不再主動侵蝕自己。 方運目光迷茫,過了好一陣目光才變得清澈,然後陷入沉思。許久之後,他試著去引動那寒意,發現那寒意和天地元氣一樣,一旦以才氣帶動天地元氣...

「不知道我們之中會不會出一個孔家之龍那樣的人物。」李繁銘道。

「德論,你不會準備當第二個孔家之龍吧?」宗午德笑道。

孔德論搖頭道:「不要說笑了。歷代聖墟都有孔家人進入,最後也只出了一個孔家之龍。沒有得到特別之物,我更不可能成為星之王。我不會去第七長廊,只要能過第六長廊,我就在安全的廣場中休息,然後找好時機離開,萬一妖蠻當上星之王,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這三大聖子天賦出眾,據說不下於當年的妖皇,一旦讓他們成長起來,必然會成為我人族大患。」

「有心無力埃這裡可是彗星長廊,他們不殺我們已經不錯了,我們哪裡能阻止他們。」

「他們三個恐怕都是為了星之王而來。」

「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當然要爭星之王。」

「你們說,凶君是不是為了星之王而來?」

「除了星之王,還有什麼能讓他費那麼大的力氣準備數年?」

「那可未必,聖墟的秘密極多,他或許是想從聖墟借道去別處。」

「若他真是為了星之王,恐怕真像之前方運說的,他得到過跟彗星長廊有關的神物。」韓守律道。

「這都無法確定。我們現在只能考慮如何才能過這落星橋。」

「唉……」

眾人嘆氣,這落星橋實在超過他們的極限。

「方運,靠你了。」顏域空無奈道。

方運點點頭,道:「你們繼續尋找辦法,我再去試試。」

方運說完叫上牛山一起走到落星橋的邊緣,讓牛山外放氣血之力保護自己,避免被流星下落的衝擊波攻擊,隨後開始感受那寒意。

這裡的寒意更強,方運用盡一切去感悟這寒意,卻沒有絲毫的效果,除了覺得身體冷,沒有任何收穫。

方運沒有氣餒,繼續慢慢感悟落星橋的寒意,若是不能深刻地感悟到,就無法引動這些寒意,無法通過落星橋。

方運沒有利用文膽之力去抵擋,不多時,身體漸漸僵硬起來,恍恍惚惚間,方運感到自己好像回到了第一長廊,在第一長廊的寒風中艱難前行。不多時,方運又感覺自己被雪崩坡掩埋,寒意森森的白雪覆蓋在自己的身上。

方運如同冰雕一樣站在那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運從這寒意中感受到一種憤怒,這種憤怒不是生氣,更像是一粒種子慢慢發芽,要破土而出的生命怒放,隨後這憤怒突然變化,如同天地怒而河山崩裂。

方運感到一陣恍惚,腦海中浮現以前看到過的宇宙星空的畫面,以前感覺那些畫面無比美麗,可現在卻從其中感受到濃濃的寒冷、孤獨和絕望。

到了最後,方運感到自己徹底失去了知覺,迷失在無邊無際的星空中。

突然,一個巨大的影子浮現在前方,散發著毀天滅地的威壓,撕裂整片星空。

方運猛地驚醒,而周身的寒意變得若有若無,不再主動侵蝕自己。

方運目光迷茫,過了好一陣目光才變得清澈,然後陷入沉思。許久之後,他試著去引動那寒意,發現那寒意和天地元氣一樣,一旦以才氣帶動天地元氣,就可以帶動這些寒意,形成強大的力量。

方運又站了好一陣才下橋,而所有的舉人都在橋下看著他。

「你總算下來了,我們還以為你被凍僵了。」

「怎麼樣,有辦法了?」

眾人充滿期待地看著方運。

方運輕點了一下頭,道:「我已經有了模糊的想法。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順利把大家帶到橋尾半里處,但最後的半里如何通過,我沒有十足的把握。」

眾人的目光黯淡下來,不過沒人說什麼,這第四長廊的考驗太難了,方運做不到很正常。

方運則向橋上看去,橋上和周圍的妖蠻不僅沒有少,反而多了起來,看來第三長廊的妖蠻已經陸續來到。

此刻橋上沒有一個聖子,恐怕已經順利通過第四長廊。

方運問:「那些聖子都是用同一個辦法過橋的?」

李繁銘道:「不是。一頭蜥蠻人竟然用了他們蜥蜴一族的妖術,讓流星去撞自己,但臨死前把斷尾扔出去,身體和流星同歸於盡,而斷尾很快又化為新的蜥蠻人。」

「斷尾逃生,這個我倒聽說過。別的妖蠻呢?」

「別人都學那虎妖聖子,讓流星先撞擊冰橋,然後再用各種方法應對,有的和那虎妖聖子一樣利用身體去硬抗,有的是利用特別的妖術,還有的妖蠻憑藉可怕的速度直接跑下橋,那流星自然就消散。」

「你們見過他們的逃跑方式,有沒有什麼啟發?」

「有啟發。我們已經商量好諞淮喂セ韉姆椒N頤竊誚入最後的區域的時候,先用戰詩詞的力量保護好自己,再使用疾行詩向前沖,一邊掐好時間出口成章念誦《大風歌》,一邊奔跑。在流星就要落下的時候,念完大風歌最後一句,讓《大風歌》形成的狂風爆開,把我們吹走,配合疾行詩的速度,足以避開流星1

方運道:「這個方法我也想過,但《大風歌》爆開的時候,你們若用防護戰詩,《大風歌》的力量吹不動你們,要是不用防護戰詩詞,《大風歌》爆開的力量足以重創你們,怎麼躲過流星接下來的攻擊?」

「沒錯,結局就是我們重傷,所以只能是啟發,不能實施。更何況流星的速度太快,我們根本無法抓好時機。」李繁銘無奈一笑。

方運突然一笑,道:「經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到,這個方法可以作為最後一環1

「哦?」眾人黯淡的眼神突然明亮起來。

「你快說1

「我就相信你有辦法1

一旁的大兔子興奮地蹦跳著。

方運道:「若是穿過一次冰層的流星撞擊你們,你們能不能及時用《大風歌》躲開?」

「當然能!我們又不是豬!你到底有什麼辦法?」孫乃勇大聲問。

方運道:「我能創造出一堵冰牆,像冰橋一樣讓流星穿過,削弱流星的力量,然後你們再引爆《大風歌》的力量,吹散自己,再讓流星砸進橋面,這樣流星所剩的力量微乎其微,我等哪怕重傷,以出口成章的力量也能擊潰最後的流星。」

「等等!先不說你能不能創造出一堵蘊含奇異力量的冰牆,你在說『我們』?」師棠難以置信地問。

「對!你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人頭大的流星砸到冰面只能造成兩丈方圓的洞,我們相互間只要間隔三丈以上,就不怕被多顆流星砸到。除此之外,我沒有別的辦法幫你們過落星橋。過還是不過,由你們自己決定。」

「方運,你這麼做有幾成的把握?」

方運早就經過推算,立刻道:「八成1

「啊?這麼高?我加入1李繁銘有些興奮。

「我以為最多有五成的把握,八成值得一試1

但是,超過十個舉人猶豫不決,這裡可不是雪崩坡,流星的威力誰都見過,方運說能獲得冰橋的力量,實在太匪夷所思。

「我……退出。」一個舉人默默轉身離開,到一旁使用冰石回到之前的廣場中,止步於第四長廊。

「我也退出……」

「對我來說,能進入彗星長廊已經是千載難逢,現在又過了第三長廊,我心滿意足。我自知能力有限,哪怕有方運相幫也未必能安然通過,抱歉。謝謝方運!以後若去嘉國,我必當大禮款待1

一個接一個舉人退出,最後只剩下二十一人。

方運身邊的眾人沒有怪那些退出的,量力而行是讀書人的準則之一。

退出的舉人沒有都離開,還有五個舉人站在一旁,準備等方運有了結果再做決定,他們的目光充滿矛盾。

「還有誰想離開?」方運環視剩下的二十人和一妖一蠻。

無人開口。

「好!我過橋的方式非常特別,實在難以解釋,但我說一些注意事項,只要諸位不亂走,我有信心把你們帶到橋尾半里處。」

接下來,方運一一說明注意事項,然後帶著眾人走到橋邊,靜靜地仰頭看天,在一波流星下落後,方運道:「使用疾行戰詩1

眾人紙上談兵,或出口成章,每個人身上都被疾行戰詩的力量環繞,輕風拂動,然後在方運的帶領下沖向落星橋。

橋頭部分的流星相對非常稀少,眾人幾乎想都不想,悶頭跟著方運跑,而方運跑一兩步便抬頭看一眼。

疾行詩的速度飛快,方運到了一個地方后,突然停下,道:「這裡就是安全點之一,先等等。」

方運接著抬頭計算天空星辰的規律,有了一點端倪后,便立刻往下一個安全點跑去。

這裡的天地元氣格外濃郁,疾行戰詩持續時間是平常的幾十倍,一路上眾人幾乎一直用疾行戰詩。

不到一刻鐘,方運就帶領所有人來到橋尾半里處。

落星橋明明比前三長廊都難,可這麼短的時間就到了最後的半里處,以至於方運說「到了」的時候,他們都不敢相信。

「方運受累了。」顏域空一聲輕嘆。

「我等走得越容易,方運這個領路的就越不容易。」

方運轉過身,正要說話,卻望著橋頭愣了一下。

因為這裡比較安全,眾人也回頭望去,就見十多個血妖蠻正沿著之前他走過的路線前進,其中過半是聖族妖蠻。

那些血妖蠻很快發現方運在看他們,得意洋洋笑起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