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268章大禮八法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的方式是先削弱對手,更像是人類的兵法謀略,不是妖族主流的戰鬥方式。若所料不錯,這是考驗,也是妖祖在指點妖蠻,教導妖蠻在絕對不可力敵的情況下,要知道藉助別的力量1 方運想通這一點,豁然開朗。

在看到落星橋第一眼的時候,看著那十多顆流星齊齊墜落,方運就有種想跑的衝動,因為他和這些舉人不一樣,他清楚流星墜落的威力。

這第四長廊不過二十多里長、一里寬,十數顆流星一起下落,足以把這裡變成廢墟,但這裡的流星沒能做到。

為了確定流星隕石的威力,方運進入奇書天地中翻找相關書籍,很快有了答案。

這第四長廊的流星在天空飛行的時候威力和正常流星一樣,可一旦接近橋面,力量就明顯變弱,無論是衝擊波的範圍、力度還是流星的火焰都不如半空的時候。

方運想起虎妖聖子對付流星的方法,明顯是靠冰橋的力量削弱流星,而那妖象之所以被一擊攔腰打斷,是因為當時的流星沒接近冰面,力量沒有絲毫的減弱。

於是,方運仔細觀察流星的變化,很快發現,只要流星到達離地面三尺的地方,力量就開始削弱,在碰撞到冰面的一剎那,力量削弱更多。

方運立刻走上橋,仔細感受,發現那寒意在三尺高的時候最強,超過三尺就變得很弱。

「流星和雪崩一樣,都不是自然的力量,都受彗星長廊的力量操控。而且,寒意的力量對流星有著明顯的剋制,若是能操控冰橋中的寒意,就極有可能通過落星橋。」

「除此之外,最好應該理解妖祖考驗的目的。」

方運冥思苦想。

「雪崩坡和浮冰河都考驗了力量、反應、靈活和耐力等,這落星橋的流星又強到人人都無法正面抵擋,不可能考驗實力。那虎妖聖子過橋的方式是先削弱對手,更像是人類的兵法謀略,不是妖族主流的戰鬥方式。若所料不錯,這是考驗,也是妖祖在指點妖蠻,教導妖蠻在絕對不可力敵的情況下,要知道藉助別的力量1

方運想通這一點,豁然開朗。

「妖蠻大都是死腦筋,哪怕是天才也大都體現在力量上,而不是體現在智慧上,他們更願意只用力量去解決一切矛盾。這種考驗頭腦的方式對人族來說是小菜一碟,但對妖蠻來說就顯得特別不一樣。」

「妖祖也沒辦法教會妖蠻多用頭腦思考,所以乾脆設置這個落星橋,先讓所有妖蠻去『躲避』流星,最後再想辦法『削弱』流星,然後才能通過。就是要讓那些妖蠻知道,有時候蠻力解決不了的事情,用頭腦思考一下就可以解決。」

方運想到這裡,突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妖祖的考驗對天才妖蠻來說還好,可我們人族要參與這個考驗卻千難萬難,因為速度和反應跟不上!可以說,整座彗星長廊都這樣。舉人可以作出傲雪的詩詞,面對流星就不行了,流星的力量太強,就算能作出抵擋流星的詩詞,舉人的才氣也不夠。所以,我們也得和妖蠻一樣,懍饜恰V劣謐詈值滄紛倭饜牽必須要藉助冰橋的力量。」

「操控冰橋寒意是其一,而尋找流星下落的規律同等重要,而那些沒有流星隕落的安全點也必須掌握。只有三者兼顧,才可能過橋。再配合疾行詩詞,我們就有機會過。」

方運想通,扭頭一看,發現那些舉人也在議論,用之前方運的分冰法開始總結,結果發現不是特別好用。

方運抬起頭,觀察天空的流星。

高空時不時會出現一些銀白色的亮點,一息之後,亮點化為流星快速下落,這流星不是自然墜落,而是在一開始就擁有極高的速度,往往兩三息之後才會落到地面。

方運試著用記浮冰河的方式記天空中流星的位置,很快發現一點規律,面色緩和,不多時,規律更加明確,方運輕輕鬆了口氣。

但是,僅僅過了片刻,方運臉上恢復凝重之色。

「規律在變!或者說根本沒有長久的規律!流星出現的高度、大小和速度,在一定時間內有跡可循,但不久之後會立刻改變。而且那些星辰離得太遠,在空間定位太麻煩,不如觀察流星的落地點。既然那虎妖聖子曾經所站的地方沒有流星砸過去,或許冰橋有更多類似的地方。」

方運開始盯著地面,這次他不再去尋找流星的規律,而是尋找「安全點」,尋找哪裡是流星不會直接撞擊的地方。

但是,方運很快發現,沒有任何一個地方不被流星撞擊。

方運心中不甘,在腦海中把二十里長的冰橋當成一個長方形的平面,然後分成許多間隔十丈畫出縱線和橫線,把冰橋平面分成十丈見方的格子,然後記錄下流星的墜落位置。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方運的腦海里出現八張冰橋平面圖,這期間流星發生八次變化,同時方運發現一個驚人的現象,就是無論流星的規律怎麼變,但有幾處地方的非常特別。

每當流星下落規律變化后,第一批的流星落下的位置不會再有第二批流星下落,直到流星下落規律再變。

方運恍然大悟。

「這落星橋存在安全點,只是這些安全點的位置在不斷變化1

方運沒有立刻說出自己的見解,而是開始看著橋面引證自己的方法:利用流星出現的時機來判斷規律變幻的時間點,然後確定什麼時候的流星是新規律的第一批,從而確定安全點。

經過驗證,方運確信自己得到了正確的方式,正要告訴其他人,讓大家一起出力,但突然無奈地閉上嘴。

因為在尋找流星規律的過程中,涉及到大量的數學和物理知識,沒有那些公式,得到的只是模糊的結果,誰用誰死。

方運無奈地向那些舉人所在的地方走過去,聽他們的看法。

結果方運發現他們到現在也沒有明確的方法,因為他們無法掌握流星的規律,也就無法發現安全點的位置,而他們不知道真正流星隕石的威力具體有多強,不知道強弱的變化,自然也發現不了寒意能削弱流星的力量。

過了一會兒,韓守律問:「可有發現?」

「已經有些眉目,接下來需要具體的操作。這彗星長廊無處不在的寒意,你們有多少了解?」方運問。

眾人目光茫然。

「這東西除了冷,還有別的秘密?」宗午德問。

「這冰橋中的寒意,能夠削弱流星的力量。流星的力量實際很強,但在接觸寒氣后,力量會大降,我們若想通過第四長廊,必須要學會控制這寒意。」方運道。

「唉,我們沒機會了。你可以問問我們這些人,就算重新回到第一長廊,我們能有多少人敢去感悟那寒意?若是不成功,輕則肢體凍僵殘疾,重則徹底死亡。」

方運笑道:「我當時沒想那麼多。」

「所以你才能成功,而我們心中有懼,有貪,現在哪怕回到第一長廊也不夠『正心』。你能如此,幾近正心,以後得窺《大禮八法》比我們容易多了。」

方運知道《禮記》中提出了「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三綱八目中的八目,而在聖元大陸認為這八法是禮的重要組成,尤其是「正心」特別有助於浩然正氣的修鍊,因此只要到了大學士,無人不鑽研這《大禮八法》。

方運道:「正心者,身不敗,文膽如精金,浩然之氣長存。我此刻還達不到『正心』,只是心無旁騖罷了。」

「《禮記》曰: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你當時無恐懼,自然得其正。當為吾等恩師。」韓守律恭恭敬敬道。

方運微笑道:「《禮記》又曰: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我仍然『生於憂患』,離正心有萬里之遙。若是說專心,我倒可以承認。」

「方師身憂患,而心無懼,方能引我等過雪崩坡。若能引領我等過落星橋,那不僅有正心之能,更得『格物』之能。」韓守律道。

眾人連連稱善。

方運微笑不語,格物本來就是指探究事物的道理,工家甚至把機關、齒輪或槓桿等列為格物,自己利用後世的知識來解決落星橋,的確等於在行格物之能。

宗午德笑道:「你們師生就別互誇了!說正事!怎麼操控寒意?誰有辦法?域空,你在我們之中修行的天賦最高,你能否感悟寒意的力量?」

顏域空搖頭道:「我錯過第一長廊,現在已經失去感悟寒意的最佳機會,不要考慮我。不過這寒意竟然處處出現,必然源自彗星,又有妖祖的力量。我等是無能為力,但方運可以,或借彗星控制這寒意,或借妖祖之力控制這寒意。」

一旁的墨杉突然道:「德論,那位孔家之龍能過彗星長廊,是憑藉彗星之力還是妖祖之物?」

眾人笑看孔德論,方運也忍不住暗笑,這些十國最豆然聰明,顏域空聽完就推斷出寒意的性質,而墨杉聽完又聯繫到通過彗星長廊的辦法。

孔德論苦笑連連,最後無奈地道:「我真不知,但我猜是後者。」

方運緩緩道:「我也猜後者。」

眾人沉默,方運猜的人恐怕不是孔家之龍。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