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64章大雪壓青松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將熊蒼。那熊蒼故意選擇靠近方運等人的路線上方,想阻撓方運等人,結果卻聰明反被聰明誤。 熊蒼的身體被雪浪卷著向下滑落。已經無法找到立足點安身。 「獅王大人,人族要殺我!我已經被雪崩和他們...

快樂總是短暫的。

在方運的《風梅破雪詩》成后,眾人帶著對「上品文心」的疑惑繼續攀登雪崩坡。

由於舉人們是合力攀登,又有方運統籌規劃,整體來說是眾人在不斷向上快步行走,遠比那些妖蠻快得多。

普通登山難不倒這些舉人,但周圍的雪裡散發著蘊含彗星和妖祖力量的寒意,導致他們消耗的體力是正常登山的幾十倍。

幾個體力較弱的舉人已經在喘粗氣,喘氣最快的時候偶爾達到標準的「一息」,對方運來說就是一秒。

這支隊伍已經超過了大多數普通聖族妖蠻,僅僅落後於那些實力接近聖子的妖蠻。

一些聖子陸續登頂。

方運等人正緊鑼密鼓攀登,但是,上方突然傳來此起彼伏的吼聲,那吼聲中蘊含氣血的力量,作用於雪崩中,讓雪浪開始加速。

方運心知雪崩的速度若提高一成,破壞力的增加遠遠不止一成。

眾人的壓力陡增,使用詩詞的頻率再度增加。

方運一邊快速下達命令,一邊觀察吼聲的來源,很快發現果然是妖蠻在故意作怪。

這些妖蠻不僅在故意亂吼,讓雪崩加劇,而且還改變路線,把排開的雪往人族路線上推,導致人族正前方的路線上的雪更多。

人族無論是改變路線還是繼續直上,都會消耗額外的才氣。

「閉嘴!別吵本獅王睡覺1天空傳來一聲吼叫,但這吼叫絲毫沒有影響雪崩。

妖蠻的吼聲很快停止,但上方的妖蠻卻沒有改變路線,依舊把雪故意排向方運等人的路線上,而石獅子沒有再出現。

方運看出來,妖蠻始終要選擇路線和排開周圍的雪,是必要的,至於如何選路線是他們的自由。所以石獅子不管,但吼叫則不是登山必要的,所以石獅子阻止。

「如何是好?」一個舉人急道。

「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穩住,只要繼續保持這個速度,我們就能超過許多妖蠻,直到登上山坡!所有人加倍警惕,我們能不能過雪崩坡,就看這最後的五里路了1

方運說完,又說了一些注意事項。

一開始。眾人的詩詞能堅持十幾息,最多甚至能到三十息,而後來只能堅持到七八息,現在,大部分詩詞只能堅持四息就被雪崩衝垮。

為了安全,方運不得不讓後面的舉人提前半息寫好詩詞,但後果就是眾舉人的才氣加劇消耗。

「你們還剩多少才氣?」

「我只剩兩寸五分。」

「我剩兩寸六。」

「我剩兩寸四。」

……

聽完眾人所剩的才氣數量,方運眉頭緊皺,現在還剩四分之一的路程。眾舉人的才氣大都在四分之一左右,若是不出意外,眾人有很大機會登頂,可現在妖蠻兩族阻撓。機會變得無比渺茫。

眾人意識到方運為什麼問才氣,隊伍一片愁雲慘淡。

繼續下去,所有人等可能葬身雪崩坡!

因為方運有上品文心而建立起來的信心正在被妖蠻的阻撓瓦解。

時間慢慢推移,人族超過一個又一個妖蠻。但是上面的妖蠻依舊不懈地把雪排到人族前行的路線上。

突然,宗午德嘆息道:「不然我們用冰石離開吧。在第二長廊的時候,有妖蠻用過冰石。大概十息左右冰石就可發揮效用,我們多人聯手,可以輕鬆阻擋雪崩十息。」

「那我們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嗎?」

「那也總比死在這裡好!我們代表一代舉人的最優秀者。我們若是死亡,人族未來至少有十數年被妖蠻絕對壓制。更何況,我們之中極可能出現半聖,萬一死在這裡,那就不是被壓十數年的問題,很可能被壓上百年。」、

「我們未必會失敗1

「若是失敗呢?這幾代妖族本來就有許多天才,本來就穩勝我人族,若是我等現在回去,縱然被勝過也有反抗之力,若是我等死在這裡,同代的人族面對他們恐怕毫無還手之力。」

主進和主退的人爭論起來,雙方有理有據,更像是在辯論。

顏域空突然道:「我等已經把指揮之權交給方運,這件事由方運決定,任何人不得質疑!所有人閉嘴1

幾個舉人愕然看著顏域空,更加敬佩此人,他明明是公認的第一舉人,更是半聖弟子,可他之前不僅為救眾人願意捨身赴死,現在又甘願做方運的綠葉,為方運掃清雜音。

「這是另一種人傑,不與日月爭輝,卻如春風化雨。」孔德論輕嘆。

方運一口氣連點了幾人,說好時間,才道:「繼續向前!我還有不少才氣,我也加入抵擋雪崩之中。十七息后我來。」

許多舉人露出不忍之色,方運一路在不停地指揮,看似只是說幾句話,但說話前卻要判斷和推算,需要拿捏各種時機,但這都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壓力,身為指揮者,方運肩擔風雪與整支隊伍!

方運不僅比別人消耗更多的體力,還需要消耗更多的文膽之力保證自己思維清晰。

時間一到,方運提筆書寫。

「瘦石寒梅共結鄰,亭亭不改四時春。須知傲雪凌霜質,不是繁華隊里身。」

一株株巨大的松樹拔地而起,排開雪浪,亭亭高聳,遠比其他人的詩松更加高大。

此詩寫成,方運緩緩道:「二十息后師棠兄請詩成。」

方運的語氣很平和,但卻讓人感受到無窮的力量,好似方運的詩可以抵擋雪崩,而方運的人可以撐起整座彗星長廊。

眾人識得這詩的妙處,詠松卻不提松,以瘦石和寒梅襯托松之質,至少出縣,但事態緊急,無人再點評。

「若能離開,此次文會必可成文集1

每個舉人都有相同的念頭。體內充滿無窮的動力,文集誰都可以寫,但不是誰都可以正式出版,甚至連十國都無權管轄,必須要經過聖院的審核。一般來說,一位大學士一生也只能出一次個人文集。

文會文集雖然較多,但出書條件極為苛刻,一般都是私印,正式在十國各書鋪出售的文會文集很少,各國往往在年末把本國這一年的所有文會的詩詞文整理出來。選出好詩詞合成一本出版。

這次「雪崩文會」雖然在質上不高,但量極多,而且地點特殊,乃是彗星長廊,三十多舉人攀登第三長廊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有很大的可能出文集。

不多時,又輪到方運,方運再寫一首詩。

「迎寒冒暑立山岡,四季蔥蘢傲碧蒼。漫道無華爭俏麗,長青更勝一時芳。」

詩成,巨量的天地元氣奔涌。形成高聳入天的青松,分雪辟路。

突然,前方傳來一聲慘叫,方運聽著耳熟。

這次的詩松範圍極大。不僅排開了雪崩,甚至還排開了那頭聖族熊妖將熊蒼。那熊蒼故意選擇靠近方運等人的路線上方,想阻撓方運等人,結果卻聰明反被聰明誤。

熊蒼的身體被雪浪卷著向下滑落。已經無法找到立足點安身。

「獅王大人,人族要殺我!我已經被雪崩和他們的詩詞打傷,已經沒能力再攀登第三長廊。請獅王大人懲罰他們1熊蒼大聲吼叫。

「活該1石獅子的回應乾淨利落。

眾人忍不住笑起來,看來那石獅子也很討厭妖蠻的做法。

歡笑過後,又是一陣沉默。

不多時,宗午德突然道:「方運,我們才氣不多了。」

之前主張繼續登山的人此刻也閉上嘴,妖蠻阻撓所消耗的才氣遠超想象,哪怕有方運的加入,按照目前眾人的才氣也不可能走到山頂。

走了這麼久,眾人已經能通過才氣判斷出接下來自己能走多遠。

「還差一里。」顏域空突然低聲道。

隊伍里死一般的沉寂。

「才氣不空,我不退1

方運說完,接替另一個舉人,快速寫下一首詩。

「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潔,待到雪化時。」

寫完這首陳毅元帥的名詩,方運心中一嘆,自己的才氣根本無法多支撐一里那麼遠。

但是,不到最後決不放棄!

方運的文膽突然輕輕一震,文膽之力融入這首詩里。

詩成,風起雲湧,但沒有一棵松樹出現。

「難道失敗了?」所有舉人都冒出同一個念頭。

轟隆顱…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一排排光影詩松拔地而起,破雪而出,快速生長,形成一種莫名的偉岸力量排開所有的雪崩,誕生一條遠比任何詩詞都更寬闊、更長、更堅固詩松之路,如同別人的七八首詩同時出現。

「不對!你們仔細看這些松樹1

眾人仔細一看,方運這首詩形成的松樹,赫然是最近前面七首詠松詩形成的詩松之和!

「方運你這一首詩,把之前七首詩的詠松力量重新喚起來!太神奇了1

「這詩意境樸素但卻點明松之心志,與孔聖的那句『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啊1

「你們快看,一些雪化了1

眾人大驚,在這種地形,雪化成水可比單純的雪崩恐怖數十倍。

眾人仔細一看,突然笑了,因為所有的雪水都被數不清的松樹排開,而那些正在前方害眾人或曾經害過眾人的妖蠻,正被海嘯般的雪水衝擊。

凄厲的慘叫聲在第三長廊的上空回蕩。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