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262章真話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片「人」字形的松樹後面。 就見大部分雪浪都被松樹分到兩側,密密麻麻的光影松樹被洶湧的雪浪沖的吱吱作響,不斷搖晃。 「賈經安。」方運道。 這賈經安和馬雄一樣。身為半聖世家又是舉人...

轟隆顱…

那雪崩彷彿海浪一樣不斷向下衝擊,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牛山緊緊跟在方運身後保護,犬析則在隊伍的後面,警惕大量四周。

走到雪崩的近處,眾人清晰地感受到那比海嘯更可怕的力量,心中甚至有了一絲恐懼,但文膽輕輕一動,消除心中的負面情緒。

在眾人的前方有一道無形的力量,數丈高的雪浪碰到那無形的牆壁會立刻消失,少數雪花飛濺,每一片雪花都和第一長廊的奇異寒風一樣,散發著和弱水與奇風相似的力量,哪怕沒有碰到眾人的皮膚,其中的寒意也已經侵蝕眾人的身體。 」小說「小說章節

方運道:「我已經觀察過,雪崩形成的雪浪有快有慢,每過兩百息左右,就會出現一道最強雪浪,我們等那一道最強雪浪過後再踏入無形的牆壁,省一點力量。最強雪浪之後,雪崩的力量會逐漸減弱,但百息後會逐漸加強,直到迎來下一波的最強雪浪,往複循環。顏域空、孫乃勇、孔德論和宗午德等人的實力最強,你們聽我的命令,負責迎擊最強雪浪,其餘人負責平時的雪浪。好,最強雪浪即將迫近,準備好。馬雄,十五息后我要看到你詩成1

「是1

馬雄掐好時間,提筆寫詩。

「十里長風送寒冬,高低遠近萬株松。回首遙望客居處,山川已過千百重。」

這不是戰詩,但是在馬雄才氣的引動下,彗星長廊蘊含的文曲星力為媒介,讓馬雄的詩篇、才氣和天地元氣共鳴,化虛為實,形成與戰詩詞一樣的力量。

詩詞初鳴,紙面上籠罩了一層首本寶光,讓這首詩的力量增加一倍。但沒有戰詩詞應有的其他寶光。

感受到天地元氣的震動,所有人大喜,沒想到這裡才氣引動的天地元氣是聖元大陸的數倍,通過雪崩坡的機會由三成增加到五成!

天地元氣湧向馬雄前方,在前面形成數百棵巨大的光影松樹,前一半的光影松樹密密麻麻擠在一起,排成「人」字形,擋住前方的雪浪,並讓雪浪向兩側流動,沒有徹底堵死。

後面的松樹犬牙交錯。雪浪不斷撞擊松樹,不斷有松樹被沖斷。雪浪因為被阻擋sudu減慢,失去了威脅,由雪崩化為鬆軟的厚雪。

這首詩詞所化的力量為眾人開闢出一條安全的道路,而且「山川已過千百重」這一句有疾行之意,每個人都被天地元氣環繞,踩著緩慢下滑的雪快步向前趕。

齊腰深的雪對普通人來說很麻煩,但方運此刻的身體已經強於大部分妖兵,其他舉人的身體也不下於普通妖兵。這點雪對他們來說根本算不上阻礙,哪怕碰到裡面的石頭也只是微疼。

在走路的過程中,有幾人讚揚馬雄這詩寫得好,哪怕下次寫的時候沒有首本寶光。也可以用來抵擋雪崩一段時間。

很快,眾人來到那片「人」字形的松樹後面。

就見大部分雪浪都被松樹分到兩側,密密麻麻的光影松樹被洶湧的雪浪沖的吱吱作響,不斷搖晃。

「賈經安。」方運道。

這賈經安和馬雄一樣。身為半聖世家又是舉人,已經過了書山的三山三閣,到達了第四山。所以有了下品奮筆疾書文心,一息一句,快速書寫。

「腹中典藏萬卷書,清茶墨香伴暖爐。風橫雪狂冬月里,梅竹千株護野廬。」

此詩一出,大量的梅樹和竹子從松樹虛影前端向前延伸,迅速生長,排開滾滾而下的雪浪,形成狹長「介」字形,圍出一片幾乎沒有多少積雪的狹長山坡。

每個舉人都面露微笑,這就是詩詞化虛為實的強大力量,能做到連戰詩詞都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消耗的才氣很少,只不過只能在特別的地方用,若是在聖元大陸,必須要消耗一張聖頁才能達到這個效果,得不償失。

方運一邊走一邊張口贊道:「好!前一個馬雄遠離客居,不多時『山川已過千萬重』,洒脫。現在經安兄在家裡飲茶讀書,以梅竹擋住風雪,淡泊。兩位都是我讀書人的楷模。」

眾人快步向前走,偶爾評論兩人的詩,雖然兩人的詩中略有瑕疵,這些人都看得出,但沒有一個人提出來。

因為當眾指責別人的缺點無論怎樣都很失禮,這些讀書人自然不會那麼做,但也不會因此知友人的錯誤而不提,以後會在私下指出其中的不足。

這才是真正的知禮。

方運也看出其中的一些瑕疵,比如「爐」和「廬」為同音字押韻,那些著名的大詩人也有過同音字押韻,不能算錯誤,但不同更好。不過方運隻字不提,只說這兩人的優點,給予讚譽而不會為了表現自己讓友人當眾難堪。

方運讀的書越多,越清楚一件事,真話只有比假話說得更有技巧,才能更有力量!

走著走著,李繁銘突然笑道:「兩人的詩很巧,松竹梅齊全,我突然得一上聯:松竹梅歲寒三友,誰人能對出妙對?」

顏域空張口就道:「日月星碧空一景。」

孔德論隨後答:「風雅頌文史四精。」

方運微微一笑,心道這些人終究是文人書生,骨子裡時時刻刻都可談詩詞文,現在既然暫時安全,就會不由自主聊一些詩詞文,不能讓「雪崩文會」名不副實。

多人稱讚,但李繁銘遺憾地道:「可惜不算『妙對』,否則在這種可以化虛為實的地方,必然會引動天地元氣。」

韓守律笑道:「妙對哪會如此容易。」

「桃李杏春風一家。」方運的聲音響起。

元氣震動,就見「介字型」的梅竹林的前方,出現大量的開滿鮮花的桃樹、杏樹和李樹,三種樹急速向前延伸,開闢出一條無雪的道路。

妙語對聯,化虛為實。

「妙哉!松竹梅對桃李杏,歲寒三友對春風一家,對得絕妙啊1

「哈哈。剛上山方運就用對聯反擊荀燁的話,誰說方運才氣少就不如咱們這些多年的舉人?等著瞧吧,總有荀燁後悔的一天1

一詩一聯把上坡路開闢得更遠更安全,眾人越發歡喜,鬥志旺盛,心境越發平和。

這副妙對的形成的安全道路很長,快走到盡頭的時候,方運道:「最強的雪浪馬上就要衝過來,顏兄請。」

顏域空立刻書寫,他的文心超過方運之外的其他眾聖世家的子弟。乃是中品奮筆疾書,一息兩句,比別人快一倍。

「風吹雨打永無凋,雪壓霜欺不拯。拔地蒼龍誠大器,路人敢笑未凌霄?」

元氣涌動,遠比前兩人的詩成后更多更猛烈,隨後就見大量的松樹沿著山路向上鋪開,異常霸道地排開所有的雪崩,形成一條幾乎沒有多少雪的道路。

第一道最強雪浪打過來。顏域空的詩松高高挺立,如白雪中的碧綠玉峰一樣,紋絲不動。

「顏兄你真shide,第一首就寫出縣詩。實在是太愛出風頭了1孔德論開玩笑道。

「那句『路人敢笑未凌霄』很豪邁,在氣勢上略勝馬兄和經安兄的兩詩,倉促之間能寫出這詩,不愧是第一舉人、半聖弟子。」

顏域空笑道:「你們就污我吧。方運張口一個對聯就能引動天地元氣,我寫個詩成出縣又算什麼?幸好他才氣不多,不能讓他寫好詩。要是他有源源不斷的才氣,這雪崩坡別說二十里,就算兩百里兩千里也擋不住他的腳步。」

「雪崩文會重在『雪崩』,不是重在「文會」,你們呀……」韓守律微笑道。

「現在說說無妨,等大家才氣即將耗盡,就不會如此。這第三長廊考驗的可不是一時的力量,而是長久的耐力。你們看那些妖蠻,爬得極慢。」

眾人這才稍稍收斂。

方運心中稱善,這雪崩坡是前易后難,若是在一開始就被嚇到,以後必然會更艱難,因為心神也會影響才氣、文膽和詩詞的力量,現在有了一個好開端,眾人建立起信心,後面再難也不會絕望。

接下來,方運憑藉強大的判斷力指揮整支隊伍,讓每個人的詩詞都恰到好處發揮作用,沒有因為詩詞過早出現而浪費,也沒有因為過晚出現而發生危險。

顏域空、墨杉和孔德論等幾人一邊爬山一邊低聲交談。

「我觀察許久,他氣定神閑,從容自若,不過於謹慎也不過於zixin,完美無缺。」顏域空輕嘆道。

「可惜不是我兵家人,若能如入兵家,必將是人族領袖。」孫乃勇道。

「哪怕他不是兵家,人族領袖的氣質也隱隱顯露出來。你們仔細回想,第一長廊簡單,他什麼都沒做,甚至不與我們解釋慢走的原因。第二長廊稍難,他自己過浮冰河后,立刻回身指點我們,不僅教我們過河,還教我們其中的道理。到了第三長廊,他一反常態,主動說出自己的看法,接管隊伍的指揮之權,這是人傑之相,古代帝王莫不如此。讓我想起李文鷹,想起那些高文位的天才。」

「唉,原來這才是人傑之相。若是換成我等,恐怕在第一長廊就刻意表現什麼,第二長廊就會開始確立自己的地位,他則不同。第一長廊以低姿態進入,第二長廊才開始嶄露頭角並征服眾人,趁著眾人對他信服,第三長廊立刻出面,別說是荀燁,哪怕我們都不能阻止,因為我們一旦阻止,這支隊伍必然分裂。他完全取得了這支隊伍的大勢,以堂堂正正的手段帶領我等走下去。」

「看到這種人傑在隊伍里,我有些不甘心,但也無比欣喜。」

「是啊,這個方運真是奇才,他的這番舉動是讀再多書都學不到的,沒有深刻的閱歷,不keneng做到如此完美。」

「咦?他難道已經達到孔聖所言的『而立』之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