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59章 荀燁你好毒!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9-08 10:42  |  字數:3839字

十數里的長河上,浮冰飄動,數以百計的妖蠻人踩著浮冰不斷向前,時不時有妖蠻掉入河中,幸運的可以保住命,不幸的會被河水瞬間殺死。

看似普通的浮冰河藏著深深的殺機。

方運一個人在最後面,如同天鵝群後的醜小鴨一樣,孤獨地在浮冰上行走。

前面的人看不到後面的方運,而那些岸邊的妖蠻不斷議論。」小說「小說章節

「現在那裡的浮冰又大又多,他走得輕鬆不稀奇,要是再走兩里他還這般悠閑,那才是真本事。」

「畢竟是一代月皇,應該有些真本事,等等再說。」

「我倒希望月皇贏,畢竟人族當上星之王比血妖蠻好!」

方運持續不斷前行,一開始浮冰密集,他猶如閑庭信步,走出三里後,河上的浮冰開始稀疏起來。

方運不再一直行走,而是踏上一塊浮冰後,站在冰上,不一會兒就會和另一塊浮冰相遇,然後再踏足其上,就這樣不斷換著浮冰。不斷向前。

很快,那些妖蠻發現wenti。

「奇怪,為什麼他在冰面上的感覺和別人不一樣?他的舉動就好像zhidao每一塊冰的位置和流向,在他的心裡好像有一條路線似的。」

「別人在浮冰河上,總會站在一塊冰上想很久,或者是用力往較遠的浮冰上跳,可他所踏足的兩片浮冰之間,從來只是一步的距離。別人總是走走停停,他明明也經常站在冰上不動,可我總覺得他一直沒有停下。」

「他選的浮冰比別人的都流暢,感覺特別怪。」

「他不像是在過河,倒像是浮冰在主動送他過河!」

「對!就是這種感覺!就是像浮冰在送他!」

眾多妖蠻紛紛叫起來,連之前認為方運不行的妖蠻也激動起來。

時間慢慢過去,方運以比前方所有人都快的sudu踏著浮冰過河,渡河十里。始終沒用疾行戰詩詞。

「這個月皇,似乎根本沒有用全力啊。」

「連浮冰河都難不住他。」

「快看,他已經追上最後的人族了,厲害啊!不愧是月皇!」

方運腳踏浮冰,掠過荀燁和翁銘兩人所在的浮冰。

「怎麼回事?他方才不是還在岸上嗎?」荀燁嚇了一跳,然後扭頭向岸邊看去,沒有看到方運,又去看方運的背影,揉了揉眼,剛剛掠過的人的確是方運。

翁銘皺眉道:「不會是他和我們一樣偷偷看別人的浮冰路線。然後跟著走吧?很多浮冰不是往返的,總是學別人不keneng那麼快。看來他一直動用疾行戰詩詞,真是急功近利。不用管他。」

荀燁卻搖搖頭,道:「你若是和我一樣,在聖墟中經常接觸方運,就不會說這種話。我們仔細看看他,他一定發現一些技巧。」

翁銘點點頭,低聲罵道:「我不過就是說龍嶺殺方運的時候不幫他,孔德論就讓我滾。其他人也蔑視我,真是豈有此理!這是聖墟,憑什麼那般對我?我就不信他方運能跟三大妖蠻聖子比!荀兄,你我都已經得罪方運。他若是成為星之王,你我以後必然人人喊打!」

荀燁輕嘆一聲,盯著方運不說話。

不一會兒,兩個人呆住了。

「為什麼我感覺他不是在尋找浮冰渡河。而是在平地上散步?我們為了找恰當的浮冰過河簡直是雞飛狗跳,可他怎麼給人一種行雲流水的感覺?」

「他……怎麼一直用走的?應該跳啊!」

翁銘和荀燁相視一眼,從對方眼裡看到慚愧和惱火。

「我們沿著他的路線過河!」翁銘道。

荀燁用力點了一下頭。

兩人立刻回憶方運所走的大概路線。然後順著方運的路線不斷蹦跳。

不一會兒,翁銘低聲道:「哼,這個方運還真有點門道,詩詞寫的好,連選路都這麼准,的確比之前順利許多。前面那塊冰有些小,我先上去,然後你再跳過去。」

「嗯。」荀燁點了一下頭。

翁銘說著,跳上一塊半丈見方的浮冰,荀燁看那浮冰很穩,立刻跳了上去,翁銘急忙扶住他。

「這塊浮冰通往方運去過的那塊大浮冰,我們……」

咔嚓!

兩人相視一眼,面色慘白,然後一起低頭。

就見白色的浮冰從中裂開,兩人緩慢分離,荀燁腳下的半塊浮冰還好,而翁銘腳下的冰正發出清脆的碎裂聲,裂痕不斷蔓延,馬上就會粉碎。

但是,兩人周圍都沒有太近的浮冰,之前的那塊浮冰已經遠去。

「荀兄……」翁銘絕望地看著荀燁。

荀燁冷靜地推開翁銘,荀燁和腳下的浮冰立刻急速遠離翁銘。

「我跟你同歸於盡!」翁銘大叫一聲,腳用力一蹬,要撲向荀燁,但他腳下浮冰碎裂,整個人掉進水中,在入水中的一剎那,翁銘使用文膽之力護住身體。

「荀燁救我!」翁銘拚命划水沖向荀燁,而河水急速吞噬他的文膽之力。

荀燁在推開翁銘的時候已經開始出口成章念誦疾行詩:「少年鞍馬疾如飛……」

在出口成章的過程中,荀燁看著翁銘,眼中沒有絲毫的感情,比河面的浮冰更加冷。

眼看翁銘的手就要抓住浮冰,疾行詩完成,荀燁用力一蹬半塊浮冰,身體向另一處浮冰上滑翔,而那半塊浮冰應聲碎裂。

「你……」翁銘的手抓在一片碎冰上,然後帶著無盡的恨意看著荀燁,同時也快速念誦疾行戰詩。

但是,疾行戰詩外放的力量被河水吞噬,接著,翁銘的文膽之力耗盡。

「荀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