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52章 獻出霧蝶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眾聖應該zhidao彗星是何物,可他們不會把時間浪費在給我們講述彗星的事。」一人道。 孔德論旁邊的一個舉人微笑道:「方運可是出了名的全才,對彗星應該了解一二吧?」 眾人看向說話的舉人,...

除了荀燁的表情不自然,所有人都充滿喜悅。

孔德論一邊拱手一邊笑道:「諸位有禮了。此次聖墟竟然有如此多人族進入妖祖門庭,千年不遇,此乃我人族大興之兆,可喜可賀1

「進了聖墟,孔兄可不要像聖墟路那樣謙讓,我們的對手可是妖蠻。」宗午德笑道。

「我手裡是有一些家族賜予之物,只不過那彗星長廊非同小可,連含湖貝和文寶等物都無法使用,一切要靠自己。」 」小說「小說章節

「不愧是孔家之人,竟然對彗星長廊如此了解,我等至今還不zhidao裡面到底是什麼。」顏域空頗感無奈。

孔德論道:「其實我也所知不多,不過既然是用彗星煉製之物,必然跟彗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關於彗星一直有爭論,眾聖應該zhidao彗星是何物,可他們不會把時間浪費在給我們講述彗星的事。」一人道。

孔德論旁邊的一個舉人微笑道:「方運可是出了名的全才,對彗星應該了解一二吧?」

眾人看向說話的舉人,谷國翁聖世家的翁銘,屬雜家但偏向法家,是谷國今年最有機會爭奪狀元的幾位之一,這人面帶和善的微笑,沒有絲毫的挑釁之意。

「翁兄不要為難方運了,若是掌十國天文的張衡世家之人在此,或可說出個大概,方運未必zhidao。」顏域空道。

「張衡世家也在景國,方運是景國人,應該比我們zhidao的多一些,就當是商討對策,暢所欲言。」翁銘笑道。

眾人疑惑不解,谷國和景國是在暗中較量,一國對蠻主和,一國對蠻主戰。但這翁銘並不像為難方運,可也不像心懷善意。

方運看了看翁銘,很典型的谷國相貌,皮膚略黑,其餘毫無出奇之處。

方運沉吟片刻,道:「既然翁兄提問,我便一答。據我所知,彗星實際是一團冰雪大球,這個球里除了冰雪還有許多石塊、金屬、塵埃和……不明的毒氣。可以把彗星簡單分為彗核和慧尾,彗核被太陽或其他力量影響。會向外噴發塵埃、冰雪和毒氣等物,形成非常稀薄的慧尾。那慧尾看著很大,足有幾億里,實際上比我們呼吸的空氣都稀薄,因為被陽光照射才能讓我們看到。我所說是普通的彗星,這彗星長廊和普通彗星應該有共同之處,但也應有不同之處。」

方運沒有太過細說彗星,諸如甲烷和有劇毒的氰化物這種東西不能隨便提。

「啊?你怎zhidao的如此詳細?我讀書破萬卷,從無看過如此詳細的記載。」翁銘吃驚不已。

「方運。你說的可屬實?」

孔德論點頭道:「bucuo,長輩閑談的時候說起過彗星,和方運所說極為相似。那彗星的主體的確以碎冰居多。」

「方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真乃古今通才。」那翁銘毫不猶豫讚揚。

「看來方兄也支持『空中有物』。真乃通達開明之士。」馬雄忍不住贊道。

方運不想陷入格物等方面的討論,道:「孔兄,你乃孔門子弟,可否詳說一下彗星長廊?」

孔德論苦笑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那些長輩的脾氣。我們孔家的長輩也一樣,天天在我耳邊講那些大道理,可每次我想問那些秘辛或特別的細節。他們都岔開話題。我其實早知有妖祖門庭,可彗星長廊具體是何物,長輩們根本不說。我提過幾次,他們要麼閉口不言,要麼說若是我提前zhidao就違背了妖祖創造彗星長廊的初衷,等我見到彗星長廊自然知曉。」

顏域空如同找到知己一般,苦著臉道:「我恩師也是如此,說世間秘密太多,連他都不能盡知,讓我自己去『求知探源』。」

那些半聖世家的弟子立刻形成共鳴,紛紛吐苦水,方運在一旁暗笑。

過了一會兒,孔德論道:「方運,我聽荀燁說你被凶君所傷,傷勢如何?我在聖墟找到一顆差不多能增壽十年的延壽果,送你壓一下傷勢。」說完就要取延壽果。

方運道:「多謝孔兄挂念,我已經棄了輪椅,可以正常步行,延壽果就不必了。」

「也罷,你若是需要記得同我說。」孔德論道。

一旁的翁銘道:「方運,我們聽說你們在這裡才前來,你與狼蠻聖子起了衝突?」

「沒什麼。」方運不想多說。

翁銘卻道:「我們已經問過這裡的星妖蠻,他們說有人質疑你月衛的身份,要讓月神遺物來鑒別,你……什麼時候變成月衛了?」最後一句話翁銘放低聲音,眼中充滿好奇和疑惑,甚至還有一絲隱隱的憐憫,好像認定方運月衛的身份是假的。

眾人臉上的笑意漸淡。

李繁銘臉一沉,道:「君子慎言,翁兄的舌頭未免太長了。」

翁銘乾笑道:「繁銘兄言重了,我就是一問而已。只是方兄也太託大了,那月衛豈是可以亂冒充的?算了,我認錯,我應當慎言。」說完看向別處。

許多人面露不悅之色。

方運看了一眼翁銘,又看向那月神殿的石門。

和人族的習慣不同,石門上沒有雕刻著月神殿等字樣,這月神殿前面是一處小廣場,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妖蠻前來,而人族的數量再也沒有變化。

不多時,方運發現多個氣血強大的妖蠻將出現在這裡,有的前往狼蠻聖子那裡,有的則離得遠遠的,不跟狼蠻聖子打招呼。

之前一起殺妖皇金衛的妖蠻也陸續前來,熊族的熊蒼和那個猿妖將都在,那猿妖將的頭部有一縷白毛,在妖蠻中非常醒目。

熊蒼快步跑到狼蠻聖子身邊,指著方運低聲說著什麼,那狼蠻聖子靜靜聽著。

方運覺察到熊蒼的動作,輕輕一嘆,自己得到霧蝶的事情終究會被這些妖蠻zhidao。

許多妖蠻對方運等人指指點點,這裡的舉人都是各國精英,有十幾人在妖界的進士獵殺榜上。

又過半個時辰,一個妖族快步跑來,遞給猿妖王一塊玉石。

猿妖王正要走向月神殿,狼蠻聖子突然道:「大人且慢。」

「哦?」猿妖王停下腳步,看向狼蠻聖子。

狼蠻聖子卻望向方運,道:「方運,獻出霧蝶,今日我便放過你,如何?」

「霧蝶?他怎麼會有霧蝶?」

在場的許多妖蠻吃驚地看向方運,露出貪婪之色。

方運聽狼蠻聖子竟然如此大言不慚,毫不客氣斥責道:「想要霧蝶?可以,拿你的命來換!連這份覺悟都沒有,站在那裡張口討要,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蠢到這種地步!獻給你?你不過一頭狼蠻,你是通《春秋》的大儒還是能註解《論語》的文宗?你是千古仁君還是一代半聖?你也配用『獻』字?不知禮的畜生1

「你敢辱我1狼蠻聖子大怒。

「《說文解字》曰:辱,恥也。你寫下禮義廉恥四字讓我看看!可惜你寫不出,連禮義廉恥都不懂,你都不配被侮辱,別太高看自己!恬不知恥zhidao什麼意思嗎?寡廉鮮恥zhidao什麼意思嗎?就是在說你1方運用書生的三寸不爛之舌厲聲駁斥。

狼蠻聖子氣得滿臉通紅,許多妖族都要讀妖語翻譯的人族經典,為的就是了解人族的力量,他能聽懂方運的話,可真要跟方運這種文人「文罵」,再來百萬妖蠻也不行。

所有的妖蠻急忙緊閉嘴,沒想到這個看著文質彬彬的方運竟然這般牙尖嘴利,妖蠻最不願意招惹的就是這種人族,因為曾有大儒在陣前文罵,罵得妖蠻吐血無數,一人罵退萬軍。

狼蠻聖子咬著牙,一個字也不敢再說,因為每說一句話,方運必然能找到他話里的漏洞進行反擊,說得越多,臉丟得越大。

狼蠻聖子雙拳緊握,身為聖子被人族罵得不敢開口,回到妖界必然會被嗤笑。

那些星妖蠻看血妖蠻如此倒霉,暗中發笑,竟然沒人幫狼蠻聖子。

方運梢裁媧微笑,聽著分外解氣。

暗中樂了好一會兒,猿妖王道:「聖子殿下,還等不等了?」

狼蠻聖子翻了翻白眼,說話的要不是妖王,他必定回罵。

猿妖王道:「那我便打開月神殿,通過月相神石檢驗月神石雕的真假,然後讓月神石雕分辨方運是否是月衛。」

狼蠻聖子咬牙切齒看著方運,低聲道:「說吧,多說幾句,馬上你就永遠張不了口1

眾多人族舉人面帶憂色,一直低頭的荀燁卻突然抬起頭,掃視妖族,然後看向方運,目光閃動。

月神殿的大門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打開,塵土四散,猿妖王緩緩進入。

方運緊隨其後,進入山洞后仔細一看,就見一塊足足兩人高的巨大石雕立在山洞深處,青色石雕是豎立的圓盤,圓盤上雕刻著一棵樹,樹枝托著一輪圓月,像極了傳說中妖界的月樹。

不zhidao為什麼,方運在看到石雕的第一眼的時候,就覺得這東西很親切。

狼蠻聖子狠狠瞪了方運一眼,然後高高仰起頭,笑著舉起月相神石,道:「狼蠻一族聖子狼離,為防人族冒名月衛,特以月相神石試探月神遺留之物,望月神明鑒。」

話音剛落,那月相神石大放光華,徐徐飛向那石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