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49章彗星長廊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想之前在風沙內的遭遇,再跟現在一比,簡直有天壤之別,心生感慨。 賈經安看向荀燁,道:「荀燁兄,你現在知道守律兄為何要把韓家的《聖墟秘錄》給方運了吧。」 荀燁頓時滿面通紅,眼中閃過一絲憤...

狂風席捲,砂石飛揚,這比颱風都可怕的天氣哪怕再惡劣十倍,都不如那妖侯和蜈蚣巨獸給人的壓力大。

蜈蚣巨獸的頭部赤紅,頭頂兩條尖銳的觸鬚對著眾人,這蜈蚣體寬一丈半,身上可供五六匹馬并行,而它體長過十丈,載人比十餘輛馬車更多。

蜈蚣巨獸周身風沙不侵,連奇風都被排開,所有妖族都穩穩地站在它身上。

一頭僅僅比大象小一圈的巨大虎妖侯站在蜈蚣頭上,虎妖侯身後站著四頭妖帥以及二十餘妖將,其後還站一些妖兵妖民,老幼皆有。

方運等人連話都來不及說,那虎妖張開血盆大口,沖著眾多舉人大吼。

「吼……」

強勁的腥風氣浪從虎口噴涌而出,所有人都被吹飛,哪怕是牛山等妖蠻將都被吹得滿地打滾。

「人族?全都殺了1虎妖侯一聲令下,妖帥和妖將一起跳下蜈蚣巨獸。

蜈蚣巨獸張開大嘴,它的口前出現一個不斷旋轉且增大的沙球,那沙球蘊含著強勁的氣血之力,一旦噴發,每一粒砂石都強過弓箭百倍,足以輕鬆擊破進士文寶的防護力量。

那虎妖侯周身的氣血之力越來越濃,一隻十丈方圓的血色虎爪凝聚在上空,隨時可能落下殺光所有人。

風更大,每個人心中都瀰漫著絕望之情。

「拼了1顏域空等幾個大世家的弟子就要拿出最後的底牌。

突然,牛山大吼:「誰敢殺月皇陛下!還不快來謝罪1

人族舉人都用看瘋子的眼神看牛山,月華雖有用,但不是萬能,沒人知道妖祖門庭具體是什麼,但這裡既然是聖墟最大的秘密,其層次必然遠高於外面的聖墟,這裡的妖族可未必在乎月華。

舉人們正要拚命,想要進攻的妖族反倒停手,那虎妖侯疑惑地掃視眾人,最後目光落在方運身上,面帶詫異之色從蜈蚣巨獸上跳下來,四條強壯有力的虎腿交替前行,踩在沙地上竟然絲毫不下陷。

虎妖侯邊走邊道:「原來是月衛大人駕到,小妖方才唐突,望大人恕罪。大人請上沙蜈,由我護送大人去第一星城。」

虎妖侯說完,稍稍低下頭,立在一側,示意方運上蜈蚣巨獸。

牛山愣了一下,不明白月皇怎麼變成月衛,可想到這裡恐怕已經不是聖墟,不敢多嘴多舌。

舉人們先是一愣,然後面露狂喜之色。

有救了!

舉人們沒想到方運的身份竟然在這種地方也適用,不管什麼月皇月衛,既然能讓一頭強大的妖侯自稱小妖,那說明方運的地位還在妖侯之上,至少相當於妖王。

孫乃勇緊握的拳慢慢鬆開,心中暗呼僥倖。對方既然說了有城市,就說明附近有一個強大的妖族勢力,雙方一旦戰鬥,必然會引來妖族城中的力量,己方哪怕底牌盡出,也無力對付一座城市的力量。

方運本來做好殊死戰鬥的心理準備,沒想到自己的月華竟然還有作用,雖然由月皇降成了月衛,但依然被當成貴賓,這就好。

「謝過這位妖侯,我的同伴們可否一同前去?」方運問。

虎妖侯微微眯起眼,仔細掃視在場的其他人,眼中凶意大漲,很快漸淡,道:「既然月衛大人發話,小妖自然遵從,只是進了第一星城后,這些人族不得遠離您,也不得亂走動。」

「我會約束他們。」方運道。

「請大人上沙蜈。」虎妖侯說。

方運點點頭,緩緩走向沙蜈,那巨大的沙蜈原本殺氣騰騰,可現在麻利地收起那旋轉沙球,閉上嘴,頭部老老實實搭在沙地上,兩條觸鬚輕輕搖晃,表示歡迎方運。

那些妖族緩緩後退,給方運讓地方。

老年妖族露出敬畏之色,而幼小的妖族則無比羨慕地看著方運,一頭小老虎奶聲奶氣地道:「月衛大人好威風,大蜈蚣都怕,我也要當月衛。」

一頭老妖虎輕聲道:「別亂說,月衛大人是月神的親衛,你可當不上。」

「哦。」小老虎無比失望,看向方運的眼神越發羨慕。

其餘人陸續上來,那小老虎撇撇嘴,似是很不喜歡。

方運站在沙蜈頭稍稍靠後的位置,站在原本妖帥們站的地方,其餘舉人和牛山等都站在他之後。

「去星城。」虎妖侯一聲令下,沙蜈的近百對腿一起動起來,猶如波浪一般此起彼伏,飛快地在沙地上疾馳,堪比駿馬全力奔跑。

所有的風沙都被沙蜈的奇異力量擋住,眾人再也不用擔驚受怕。

顏域空立刻向方運拱手行禮,道:「謝過方兄。」

其餘人也急忙彎腰行禮致謝。

「諸位太客氣了,大家患難與共,無需多謝。」方運微笑道。

「唉,方師竟然又救了我們一次。」師棠道。

眾人想想之前在風沙內的遭遇,再跟現在一比,簡直有天壤之別,心生感慨。

賈經安看向荀燁,道:「荀燁兄,你現在知道守律兄為何要把韓家的《聖墟秘錄》給方運了吧。」

荀燁頓時滿面通紅,眼中閃過一絲憤恨之色,低下頭一言不發。

「哦?這是怎麼回事?」孫乃勇問。

賈經安把那天韓守律要給方運《聖墟秘錄》卻被荀燁阻止的事說了一遍,然後又說了他們當日遇險,荀燁躲在一旁不救,但方運卻拖著重病之身相助,嚇退了狼蠻聖子。

「畜生!真想把你一腳踢下去。」孫乃勇當即大怒,他可不管什麼亞聖世家。

其餘幾人雖然沒有開口,但都不由自主遠離荀燁,這裡如此危險,親近方運還是荀燁實在是很簡單的選擇。

荀燁低著頭,始終沉默不語。

過了兩刻鐘,風沙有所減弱,似是快要脫離沙塵暴。

虎妖侯突然道:「月衛大人,您是人族的舉人,相當於妖將,這次來第一星城,為的是『彗星長廊』吧?」

方運面色不變,道:「哦?你怎知曉?」

「彗星長廊原本是妖祖挑選星之王的地方,此次彗星長廊提前飛臨第一星城上空,妖界和星城的年輕妖蠻已經做好準備,除了彗星長廊,第一星城沒有何物能吸引您大駕光臨。」

「我倒是知道妖界的許多聖子都來到這裡。」方運道。

「是的,我收到消息,妖族的八個妖將聖子已經到達星城。不過您放心,我們祖原妖族都屬於星妖蠻,您既然是月神月衛,在彗星長廊之外,他們不敢動您。」

方運點點頭,心中疑惑,但自己被當成月衛,有些話不便多問,於是給李繁銘使了一個眼色。

李繁銘想了好一會兒,才笑嘻嘻問虎妖侯:「妖侯大人,我這裡有一些小東西,您看看是否喜歡。」說著從含湖貝里拿出一棵在龍崖找到的虎紋草。

虎妖侯嗅了嗅,扭頭張口一吸,把虎紋草吸入口中,慢慢咀嚼,目露滿意之色。

李繁銘鬆了口氣,笑著問:「我們人族把這裡叫妖祖門庭,和第一星城以及祖原有何關係?」

虎妖侯沒有回答,慢慢咀嚼虎紋草,等咽下虎紋草才道:「祖原是妖界的一部分,后被妖祖剝離妖界,自成一界。后妖祖失蹤,妖界大亂,血妖蠻妄圖侵佔祖原,妖祖後裔只能關閉祖原。妖祖門庭是指祖原的入口,廣闊無邊,而第一星城是祖原入口的唯一城市。其實星城是對外的稱呼,我們土生土長的妖蠻稱之為妖山。」

「原來如此,不過我們都知道妖界的大城市都是一座座高山,畢竟妖族不可能和我們人族一樣住在自己建造的房屋。只是,那彗星長廊聽著似乎有些奇異。」

「妖祖當年見天上有一顆彗星與其他彗星不同,就伸手抓來,煉成一條長廊,供妖將試煉。後來發現凡是能抵達彗星核心的弟子都會與漫天星辰感應,便在長廊盡頭放下一張寶座,每次進入彗星長廊后第一個坐到寶座的,便可獲封星之王,成為他的親傳弟子。」

眾人心驚,方運尤其震驚,因為知道他比別人更清楚彗星到底是什麼,彗星長的時候有幾億里,竟然被妖祖煉製成長廊,而且只用來考驗妖將,實在是大手筆。

「那現在還可當妖祖弟子?」

「妖祖失蹤已久,星之王雖然無法接受他的教導,但我們祖原仍奉星之王是妖祖弟子,地位和月衛相當。」

「啊?那妖祖弟子只是名義上的,星之王得不得額外的好處?」

「不,據說當上星之王還有別的好處,可惜只有星之王本人才知道,我等不得而知。我還聽說第二星城有辦法讓妖帥進入其中,能得更多的好處,不過只是傳言,具體不得而知。不過……」

虎妖侯看向方運,道:「月衛已經千年不參與彗星長廊,作為千年第一月衛,我預祝大人您坐到星之王座,星月同輝。」妖侯說著看向方運。

「借你吉言,多謝。」方運微笑。

其餘舉人一起看向李繁銘,讓他繼續套虎妖侯的話。

「妖祖門庭,彗星長廊,當真是好氣魄!把天地星辰當作庭院,也只有妖祖才有這個氣魄和實力。不過那彗星長廊到底是什麼?」

虎妖侯道:「到了那裡你們便知。有月衛大人在,你們都可入彗星長廊。」

「啊?不是人人都能進彗星長廊?」

「你以為彗星長廊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進去的嗎?」虎妖侯突然冷笑一聲,虎爪拍了一下沙蜈。

沙蜈的身體輕輕一動,隨後一條腿足突然反折向上,勾住荀燁,將其拋出去。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