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248章入妖祖門庭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後果不堪設想啊!霧蝶分神一旦成長,同文位誰人能敵凶君?得了霧蝶,又能入妖祖門庭,凶君恐怕會有所收斂,重新選擇別的聖道,萬一真成了半聖,那些被他害過的家族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凶君哪怕收...

方運從龍頭靈骨手中買來有關霧蝶的所有詳細信息,這種事人族幾乎不kenengzhidao。

霧蝶依然趴在地上膽戰心驚,但看到聖果立刻振翅飛去,圍著聖果在方運面前翩翩起舞,不斷發出「幽幽」的聲音,好像在哀求什麼。

方運用妖語問:「你可願跟隨我?」

霧蝶輕輕發出幽幽的鳴叫,然後翅膀猛地扇動,方運立刻發覺眉心微涼,隨後神念入文宮,發現一隻由神念形成的霧蝶落在他的雕像肩頭,靜靜地沉睡。 」小說「小說章節

方運離開文宮,看到霧蝶已經落在聖果之上,慢慢地啃噬。

「這是何物?」顏域空問。

李繁銘搶先道:「這是聖果!沒想到這東西竟然能吸引霧蝶。」

「原來如此,凶君為了霧蝶可謂費盡心機,不得不讓柳子智出面。不過,你殺柳子智雖有因,但就怕別人趁機興風作浪,尤其柳家。」

方運緩緩道:「我原本可不殺柳子智,但有些時候,寧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慶國文人欺我景國太甚,我發誓要文戰一州!這柳子智敢勾結凶君害我,我必殺之1

「這寧在直中娶不向曲中求,此刻聽來鏗鏘有力。」宗午德道。

方運道:「既然已知柳子智與凶君合謀害我,我必然要以雷霆手段殺他,然後得霧蝶,讓其餘人知曉我的手段。我若是同樣用聖果去引誘霧蝶,那便是曲中求,落了下乘!我的童生之道和秀才之道,乃是曲中求,但我的舉人之道和此後之道,若有必要,當在直中取1

「方運這般,實乃我輩讀書人的楷模。只是……唉,我不多說了。」宗午德面有為難,閉上嘴。

眾人好奇,沒懂他說什麼,但方運和顏域空等三四人卻明白。

雜家宗聖妄圖與蠻族聯手對付妖族,就是典型的「曲中求」,而方運卻說「寧在直中缺,若是宗午德太過讚譽,等於在打擊自家的聖道。

「更何況,我怕凶君鋌而走險。」方運說出自己不用聖果吸引霧蝶的主要原因。

「你也有聖果?」李繁銘疑惑地問。

方運拿出筆老偷偷給他的聖果。

就見一直啃吃另一隻聖果的霧蝶猛地抬頭。左看看右看看,抓起第一隻聖果,擺在另一隻聖果之上,然後慢慢吃起來,明顯要全部吃掉。

眾人莞爾一笑。

孫乃勇點頭道:「以兵家來看,你此舉出其不意,是上策。若你被凶君看出破綻,或者你用聖果吸引了霧蝶,以凶君之性情。或搶奪霧蝶逃跑,或會偷襲殺你,得不償失。你若不提,我keneng要過片刻才能想透。你看事如此透徹,成就必然遠在我之上。」

眾人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方運為什麼先殺柳子智而後驅趕凶君,為的就是掃除所有的潛在因素。

「換成我。恐怕會以聖果誘霧蝶,憑藉更多的月華,穩贏柳子智。但是。卻忘記凶君在側,最後必然痛失霧蝶。凶君若得霧蝶,如虎添翼,我等無法制祝」

墨杉突然道:「等等,如虎添翼?你們說,凶君是否想以分神奪霧蝶?若有霧蝶分神,凶君何止如虎添翼,簡直是如魚化龍啊1

方運也愣了一下,他真沒想到這個keneng,但墨杉乃是墨家嫡傳,恐怕是知曉了某種秘密才這麼猜想。

孫乃勇忍不住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道:「多虧了方運,若是方運真過於迂腐留著柳子智,被凶君分神佔據霧蝶,後果不堪設想啊!霧蝶分神一旦成長,同文位誰人能敵凶君?得了霧蝶,又能入妖祖門庭,凶君恐怕會有所收斂,重新選擇別的聖道,萬一真成了半聖,那些被他害過的家族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凶君哪怕收斂,其凶性仍在,別忘了蒙家仇家遍布。若他封聖,雖是福,可禍也巨大埃」

「若凶君僅僅是巧取豪奪,我並不擔心他成聖后大肆殺戮,但是他毒殺方運,那若是我等對他稍有阻礙,恐怕也會被他殺害。」

「此言不假!若是方運則不然,我等哪怕與方運理念有衝突,只要不害方運,他必可容忍我等。午德與方運之恩怨,還在柳家之上,可兩人依舊以禮相待。」

宗午德白了那人一眼,道:「我是比詩詞不如方運,真要打起來似乎勝算也不大,我傻了才與方運為敵!他和老祖宗的學生之爭,我看個熱鬧就好,懶得插手。」

眾人笑起來,若人人都像宗午德這般,那天下也就太平了,但怎奈人心和性情最是複雜。

「巨門即將關閉,我等可一同入內。」

「走1

方運向那些星妖蠻的妖王道:「謝過各位妖王。」

那虎妖王冷哼一聲,道:「若日後我等有難,幫襯一把便是。」

方運疑惑不解,以後幾乎不keneng再來聖墟,不明白這虎妖王什麼意思。

「若是相遇,必然相助。」方運道。

虎妖王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眾人陸續走入青銅門。

「不好!大家小心!是……」

方運剛進入青銅門,就聽到前面的李繁銘的聲音,隨後那聲音被狂風怒號的聲音掩蓋,而自己的身體和輪椅向下墜,身在半空。

眼前是一片昏黃,砂石亂飛,方運不得不眯起眼,碎石細沙不斷打在身上。

後面傳來牛山的大吼:「陛下,我抓緊輪椅,您別怕1

「好1方運大喊一聲,外放出《山嶽賦》的力量,外面形成半透明的防護力量把自己和牛山包裹起來。

絲絲縷縷的奇風毫無阻礙地越過《山嶽賦》的力量滲入文宮之中,雖然這奇風極弱,但也足以殺死普通秀才,必須要用文膽之力才能抵抗,若是長此以往,總會被耗儘力量。

「要落地了1牛山大喊一聲,氣血之力涌動,舉著方運的輪椅穩穩地落在地上。方運則提前跳出輪椅,落在沙地,然後收起《山嶽賦》的防護。

大風吹來,砂石撲面,方運不得不以手壁面,低頭彎腰,避免被風吹走,若是普通人在這麼大的風沙里,哪怕沒有奇風,也會被源源不斷的砂石活活打死。

方運才氣不多。既然這風傷不到自己,也就沒有用戰詩詞解決,而且這裡漫天都是怪風,舉人層次的戰詩詞就算可以避得了一時也無法一直避開。

仔細觀察片刻,方運確定自己位於沙漠中。

牛山大吼道:「陛下,用不用我背你?」

「不用,記住這裡,慢慢在周圍尋找,他們若是不傻。定然會等大家。」方運大喊,看了看霧蝶,發現所有的風都避開它,它一直在吃聖果。已經吃掉半顆。

「好!我在前你在後,一起搜尋。」牛山收斂氣血,這種程度的砂石打在他身上不疼不癢,只保留最基礎的氣血用來阻止那些細微的奇風。

兩人走了一會兒。另外兩頭牛蠻將和那頭犬妖將快步趕過來,然後三蠻一妖在前形成一堵高牆,方運在後面跟著走。壓力大減,又過了片刻,那四個蠻兵追了上來,隊伍的步伐加快,很快遇到李繁銘等數人,李繁銘正背著兔子吃力地前行。

「繁銘1方運大喊。

李繁銘回頭一看,就跟見了親人似的,急忙跑過來,繞過妖蠻站在方運身邊。

「月華多就是好啊,還有妖蠻擋風沙,人比人氣死人啊1李繁銘道,大兔子在他後背用力點頭。

方運等人以落地點為圓心搜尋其他人,不多時便陸續相遇,這裡都是舉人,不至於被沙塵暴難住,哪怕這裡的沙塵暴比聖元大陸的猛烈幾十倍。

眾人無法辨別方向,但精通《易經》的幾人輪流占卜,結果很亂,但最後決定向垂直風向的方向前行。

有妖蠻擋在上風處,眾人可以放心走,但奇風卻一直不停,眾人偶爾聊幾句,越來越悲觀。

「最多兩個時辰我的文膽之力就會耗盡1

「我keneng比你要早一刻鐘。」

「我們現在連在何處都不知。」

「霧蝶不是能控奇風和弱水嗎?」

眾人看向方運,方運卻無奈道:「霧蝶在吃聖果,再等等。」

過了一刻鐘,霧蝶吃完聖果后,幽幽叫了兩聲,鑽進方運的胸膛再也不出來。

方運一愣,隨後發現奇風沒了,再也沒有奇風衝擊自己的文宮,隱約覺得霧蝶似乎正在吸收周圍的奇風。

「咦?霧蝶呢?」一人大喊。

「睡了,似乎在消化聖果的力量。」方運無奈道。

眾人也知奇物特別,哀嘆幾聲後繼續趕路。

走了一個多時辰,風沙依舊肆虐,天空的顏色更深,隊伍里的人越發沉默。

「唉,誰能想到我等在聖墟活著,到了妖祖門庭卻被風吹死,太冤了。」李繁銘正抱怨,背後突然傳出呼嚕嚕的聲音,方運扭頭一看,那兔子竟然睡著了。

「不爭氣的東西,我用文膽護著你,你倒睡了1李繁銘恨聲道。

兔子聽不到,繼續睡。

突然,犬妖將調轉方向,低吼一聲,道:「不好,有什麼從一側追了過來1

「準備戰鬥1

眾人立刻看向犬妖將面向的方向,放下板衣,做好戰鬥準備,連方運都有輕微的緊張,這裡可是妖祖門庭,誰也說不準有多麼強大的力量。

一個黑影出現在前方,隨後一頭巨大的蜈蚣從沙塵暴中出現,大量的妖族站在蜈蚣巨獸上,為首的竟然一頭妖侯,還在妖帥之上,而牛山不過是妖將,和舉人相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