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46章戰曲一變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猶如真正的士兵出戰,可這一次。充滿的一種滅殺萬物的氣息。 秋殺冬絕。 一股真正的寒潮隨著震膽琴向四面八方散發。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寒風刺骨,縮了縮脖子,下意識向後退。而荀燁和柳...

在場的舉人都知道,琴道九音,奇、古、透、靜、潤、圓、清、勻、芳,戰曲每得一音,則威力提高一成,同時有特別的力量,若是九音齊備,則天地色變。

「原來這首戰曲得琴道九音中的「透」,那就怪不得了,這些軍士都是琴音所化,他們的攻擊必然也有「透」之威能,怪不得那些長槍的攻擊如此兇悍。」

「他才多大,怎麼就連秋冬殺意和琴道九音都有所涉獵?據我所知,至少要琴道二境才能領會那個層次的殺意和琴道九音。難道他真是無所不能?」

「我對方運……不,是方師,簡直佩服的五體外可是戰曲啊,從古至今一共才幾首戰曲?戰曲遠比戰詩詞更加難以創作。有琴道四境的大家去軍中服役,為的就是作戰曲,可雖然作出來了,但實際威力遠不如那幾首流傳已久的名曲。可這《將軍令》的威力似乎不同尋常。」

「何止不同尋常,若論琴道意境,自然遠不如《廣陵散》等名曲,但其中蘊含的戰意和豪情,卻還在那些名曲之上,這曲目可不是《廣陵散》中的聶政刺韓王,而是一國之軍在出戰。」

「而且這一國之軍的國,似乎比普通之國要大的多,隱隱有大漢雄風。」

「以後琴師的必學戰曲,又要加一首了。」

師棠道:「的確。拜他當老師,一點都不丟臉啊,不說他的詩詞文名,單單這首《將軍令》,當他的學生都與有榮焉!哪怕不考慮戰曲因素,這首戰曲也必然成為名曲,流芳百世,尤其是此刻的部分。激昂慷慨,震撼人心,最能鼓舞士氣1

「不好,妖皇金衛在提醒那些妖將。」

「果然,皇都軍不是吃素的,那些妖將正在命令妖兵退卻,用妖術攻擊。皇都軍開始放棄近戰,近戰防守,那些可以遠戰的妖蠻正在攻擊。」

「琴音士兵死傷很快,不過已經很不錯了。至少以一己之力廢掉五百妖兵,也不錯了。輪到我們了!走1

師棠突然道:「再等等,你們看方運。」

眾人扭頭看向方運,發現方運面前的琴弦竟然冒出絲絲縷縷的煙霧,隱隱有一種不可捉摸的飄渺出塵。

方運的心神好像完全沉浸在琴道中,自身成為琴的一部分。

「琴弦生煙1多個舉人失聲輕呼。

「對,琴弦生煙,戰曲一變1師棠死死地盯著方運,眼中異彩連閃。他也只在那些琴道三境的大家身上偶爾見琴弦生煙,可方運不過琴道一境就琴弦生煙,實在是太神奇了。

戰曲一變,方運重新開始彈奏戰曲《將軍令》。

這一次的《將軍令》又和方才不同。之前的戰曲慷慨激昂,充滿了生機,猶如真正的士兵出戰,可這一次。充滿的一種滅殺萬物的氣息。

秋殺冬絕。

一股真正的寒潮隨著震膽琴向四面八方散發。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寒風刺骨,縮了縮脖子,下意識向後退。而荀燁和柳子誠更是連連後退,似是怕被方運音殺,尤其是那幾隻靈獸,退得更遠。

牛山等幾個妖蠻護衛卻感到奇怪,以他們的皮毛哪怕真到了冬天也不可能如此冷,不得已,只好稍稍外放氣血之力,這才能抵擋嚴寒。

師棠的身體突然輕輕一顫,道:「方才的《將軍令》是生者之軍,可這次……讓我感到猶如亡者之軍1

話音剛落,一個全身由漆黑煙霧組成的騎兵出現,這騎兵的塊頭極大,足有兩人高,戰馬更是無比強壯,人和馬全身包裹在厚厚的鎧甲中,手持一把血色巨大長槍。

整整一首戰曲只形成一位將軍。

「吾來也1

將軍只是輕聲一說,聲傳十里,戰馬狂奔向前,在身後留下一串殘影。

那邊的妖蠻原本跟妖皇金衛戰鬥,可這將軍一出,雙方陸續停手,一起看過來。

遠處的妖王原本坐在地上笑看好戲,可這將軍一出,所有妖王猛地站起,周身的氣血如火焰翻騰,虎視眈眈盯著那將軍。

一眨眼,那將軍沖入皇都軍中,再眨眼,將軍貫穿皇螅在他身後,留下一條黑色的道路,道路的表面浮現淡淡的黑霧。

黑霧道路不寬,只有三丈,這三丈之內的所有皇勞觶道路上鋪滿了妖蠻的屍塊,哪怕是百萬妖蠻形成的氣血妖旗也無法救活它們。

隨後,天空的氣血妖旗一分為二,以黑霧道路為界限,一支皇都軍被分成了兩支皇都軍,氣血妖旗的力量大降。

那將軍調轉馬頭繞了一個彎,再度衝殺,就見一道人形黑煙滾滾,血色的槍影亂閃,從另一側把兩支皇都軍洞穿。

無論是妖兵還是妖將,都無法承受這將軍一擊。

皇都軍的陣營中,出現一個「十」字型的黑霧道路。

皇都軍一分為四,氣血妖旗也變成四面。

將軍兩次衝殺,不過殺了五百餘妖蠻,卻把皇都軍的力量徹底打散。

皇都軍的士氣徹底崩潰了!

「還等什麼?動手!與我一同攻擊1顏域空興奮地喊起來。

有攻擊進士文寶的舉人立刻使用,一共十二首戰詩詞的力量從進士文寶中發出,集中落在一支皇都軍中。

若是皇都軍還是一體,大量的妖將可以利用妖術擊潰這些戰詩詞的力量,就算有餘波也不會有多大的傷亡,但那些妖蠻已經被將軍的力量震懾,還沒等防禦,三百餘妖蠻就被進士文寶的戰詩詞淹沒。

第一面氣血妖旗潰散。

眾舉人大喜,無需顏域空指揮,立刻發起攻擊。

那將軍停在那裡,俯視皇都軍。

上千皇都軍竟然無一人敢上前。

那將軍一夾馬肚。

「衝鋒1

所有的士兵和將軍一起前沖,猶如數排利刃劃過一支皇殺敵數百,消滅第二支皇都軍。

這時候琴音士兵只剩一百,站在將軍身側。

牛山在一旁道:「沖埃怎麼不沖了!殺光血妖蠻1

方運無奈地白了牛山一眼,收起震膽琴。

方運有三道才氣,現在耗盡兩道,而聖墟如此危險,既然皇都軍已潰,必須要保留一道。

方運本以為中止彈奏后,那些琴音士兵和將軍會消失,但那將軍突然向第三支皇都軍一指。

「衝鋒1

將軍和所有的琴音士兵發起最後一次衝鋒,衝鋒結束,一切消散。

地面上皇都軍妖蠻的屍體證明他們來過。

除方運之外所有舉人出手。消滅剩下的皇都軍。

參戰的舉人默默地往回走,走向方運。

方運之前說只對付妖兵,可是真正的《將軍令》遠比方運說得更加可怕,連妖將都不放過,那五十妖將過半死在《將軍令》之下。

「我們勝了,因為你。」顏域空微笑道。

「是我等共同努力的結果。」方運也微微一笑,然後望向那些妖蠻,「怎麼,你們妖蠻眾多。連十個金衛也拿不下,還敢當爺爺?」

熊蒼低聲道:「我就知道那個方運不一般1

其餘妖蠻氣得嗷嗷叫,立刻殺向妖皇金衛。

眾多人族也不去相助,看著妖蠻自相殘殺。

這些妖皇金衛都有底牌。不斷給予妖蠻聯軍重創,而妖蠻聯軍也打出了真火,幾個聖族妖蠻都用了族裡給他們的寶物,有的甚至激發了一滴聖血的力量。

一方遵從妖皇的命令把守青銅巨門。一方為了自己的未來死戰,戰況異常慘烈。

最終,十個妖皇金衛被殺死。妖蠻兩方的妖蠻兵全部戰死,妖蠻將死傷過七十,剩餘的二十多個妖蠻將個個帶傷,有的甚至奄奄一息。

觀戰的一頭妖王突然道:「解決了妖皇金衛,你們之間何不殺一場?」

所有的妖蠻面露凶色。

現場的氣氛立刻緊張起來,人族的才氣耗的七七八八,妖蠻的氣血也一樣不多,但真要拚命,妖蠻強大的身體讓他們佔據巨大的優勢。

看著妖蠻躍躍欲試的樣子,眾多舉人暗暗叫苦。

方運坐在輪椅上,緩緩道:「他們不敢!我能滅皇都軍,就可殺光在場的妖蠻!若不是為了妖祖門庭,你們已經死了1

方運面帶冷笑,掃視所有妖蠻。

以兇狠著稱的妖蠻竟然無一敢跟方運對視。

《將軍曲》在他們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可以說方運以一己之力摧毀了一支皇都軍。

牛山摸著大斧,譏笑道:「來吧,來多少我砍多少1

那些妖蠻頓時清醒,方運這邊還有幾個星妖蠻,萬一真殺了星妖蠻,那幾個妖王必然會復仇。

那虎妖王道:「霧蝶,你去人族那裡吧。」

「幽幽。」霧蝶輕叫兩聲,有些不情願扇動動粉色的翅膀,飛向方運等人。

那頭一開始說出分配方案的猿妖將似是很不滿,沖人族吐了一口口水,罵道:「便宜你們這些人族!走,進妖祖門庭1

那些妖蠻全都沒了戰意,匆匆向妖祖門庭走去,陸續進入青銅巨門,消失不見。

顏域空看著霧蝶飛來,笑道:「我們就不用爭了,方運功勞最大,霧蝶應當是他的。我是一百個羨慕,連我恩師都沒有霧蝶,不過,若是我們與方運爭霧蝶,那真與妖蠻無異了。」

許多人點頭,其實在方運談完《將軍令》后,他們都已經把霧蝶當成方運之物。

突然,柳子智道:「方運的功勞自然最大,我也認同。只不過,霧蝶有靈,我們如此蠻橫地不顧霧蝶的感受,豈不是也和妖蠻無異?不如我們讓霧蝶自己選擇,這樣才算是讀聖賢書的讀書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