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43章星之王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得出孫乃勇對妖蠻充滿怨氣,孫家是兵家世家。大量的族人死於同妖蠻作戰,仇恨綿延上千年。 「『奸』詐的人族,當我們是蠢貨嗎?等我們死光了你們再衝進去?」 「不如我們一起混合衝進去,誰能進入...

李繁銘立刻連連咳嗽,道:「咳咳,大敵當前,先不要說這些題外話!先說重要的事!這青銅巨門是怎麼回事?」

顏域空道:「既然大家都已看到,那便沒必要隱瞞,這巨門是妖祖門庭的入口,也是聖墟最大的秘密,原本只是開啟極短的時間然後關閉,但今日不知為何打開數個時辰,所以才被我等遇到。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妖祖門庭裡面有什麼好東西?」賈經安大為驚喜。

顏域空鄭重道:「妖祖門庭是妖祖篩選星之王的地方之一,每一次開啟只選一人,不限種族。不過妖祖消失已久,妖祖門庭就成了各族弟子爭奪星之王的地方。星之王,可調動一定的星力,無論是妖族、異怪還是人族,都有資格成為星之王,都可以調用星力。」

「我人族才氣來源於文曲星,莫非成為星之王后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才氣?」

「不止!孔家之龍你們都知道,但極少有人知道,他每每使用戰詩詞,都會有一顆星辰投『射』注入力量,讓戰詩詞更強大,而妖皇之名你們也知道,他每日吸收的星力是別人的數十倍。至於更多的作用,等我們文位高一些便可知曉,現在深說只是妄言。」

墨杉介面道:「星之王對妖族的作用遠遠大於人族,所以每次有機會進入妖祖門庭,人族都會儘可能成為星之王,避免讓妖族獲得。不過星之王非常難以獲得,目前已知的一共只有三位,就是妖皇、龍族公主和已經去世的孔家之龍,至於是否有人在別處成為星之王,我們不得而知。」

「凶君也是為了星之王?」方運問。

「除了星之王,恐怕沒有什麼能讓他如此瘋狂。」顏域空道。儒道至聖243

李繁銘道:「那還等什麼,我們一起衝進去1

「那裡有十個妖皇金衛和三千皇都軍,別說妖蠻人三族互有紛爭。就算三方齊心協力與之戰鬥,最終的結果恐怕也是同歸於荊關鍵是皇都軍,他們雖然是三千人,但卻心神如一。要想勝過,或以絕對的力量碾壓,或用大量的人命去填,絕無取巧之法。」顏域空輕輕嘆了口氣。

方運點點頭,道:「的確,我人族除了硬拼,至今沒有更好的辦法戰勝妖族十三軍。至於那十個妖帥層次的妖皇金衛。雖然強大,但數量少,三千皇都軍實在太多了。」

那熊蒼大聲喊:「人族,誰都知道你們比妖蠻聰明,現在我們的共同目標是進入妖祖門庭,你們說說有什麼辦法?」

孫乃勇冷笑道:「我們人族想辦法,你們妖蠻坐享其成?不然這樣,我們人族出謀劃策,在後面用戰詩詞。你們妖蠻兩族衝鋒在前,我相信可以衝破妖皇金衛和皇都軍的封鎖,怎麼樣?」

方運看得出孫乃勇對妖蠻充滿怨氣,孫家是兵家世家。大量的族人死於同妖蠻作戰,仇恨綿延上千年。

「『奸』詐的人族,當我們是蠢貨嗎?等我們死光了你們再衝進去?」

「不如我們一起混合衝進去,誰能進入妖祖門汀!幣桓雎人道。

「蠢貨1

「真給我們蠻族丟臉。」

一隻聖族猿妖將突然道:「如今情形。合則三利,分則空手而歸。我等既然都想進入妖祖門庭,那唯一的障礙就是妖皇金衛和皇都軍。只要殺死他們即可。」

「廢話,這誰都知道1牛山忍不住道。

「是啊1許多妖蠻開始鼓噪叫號,人族舉人們則靜靜地聽著。

那猿妖將輕蔑地看了一眼牛山,道:「既然妖蠻人三方不能實合,但可虛合1

方運看向那猿妖將,妖族中的猿妖在智慧方面冠絕妖族,僅比人類差一絲,但猿妖的氣血力量在妖族中墊底。人族半聖甚至說過,若是猿妖和人族一樣擁有才氣,那猿妖很可能會被人族吸納而背叛妖族。儒道至聖243

妖蠻們閉上嘴,宗午德朗聲道:「何為虛合?」

猿妖將道:「三方合一殺妖皇金衛是實合,虛合就是,三方從三個方向攻擊,選定自己要攻擊的妖皇金衛和皇合區別不大。」

一個舉人道:「如何選擇?誰能保證每一方都儘力?」

那猿妖將輕輕一笑,道:「保證儘力的方法,就在現場!我等合力殺死兩團變霧,擒下霧蝶,哪一方選定的目標多、功勞最大,哪一方就可獲得霧蝶。」

妖蠻人三族低聲議論,這似乎真是個好辦法,關鍵是霧蝶只有一隻,而進入妖祖門庭人人得利。若是得到霧蝶的一方能幫其他兩方進入妖祖門庭,那也是一種極大的補償,完全可以接受。

「不過,由誰決定霧蝶的歸屬?讓妖皇金衛嗎?」一人道。

方運心想這裡有現成的裁判,看向那些聖墟中的妖王們。

果然,那猿妖將微笑道:「我認為,星妖蠻和異怪前輩可以幫助我們。星妖蠻在妖蠻之中向來是高尚和道德的代名詞,我以前讀書,最尊敬的就是星妖蠻。若是幾位星妖蠻前輩願意當主事,負責公正地把霧蝶分給功勞最大的一方,我等大可放心。」

眾人一起看向那些星妖蠻,立刻意識到猿妖將說的沒錯,星妖蠻雖然恨血妖蠻,但兩者畢竟同族,雖然不恨人族,但終究不是同族,完全可以保持中立。

星妖蠻們要長期居住在聖墟,不可能容忍霧蝶的存在,很願意看到霧蝶被帶離聖墟。

關鍵是,妖蠻只有用血煉之法才能奴役霧蝶,星妖蠻偏偏不能使用這種方法,否則就等於變成血妖蠻。

那虎妖王突然冷冷一笑,道:「我本不想『插』手,不過既然你們要殺妖皇金衛,那我們就幫你們這個小忙。不用你們動手,我們自會聯手抓捕霧蝶。妖蠻人三方哪一方殺的妖皇金衛和皇都軍多,我們就把霧蝶送給哪一方。」

那些妖蠻突然沉默起來,而許多舉人恍然大悟。

方運道:「看來傳言妖皇背叛星妖蠻確有其事。」

「錯不了,以星妖蠻的『性』情,沒必要如此針對妖皇金衛,你們看妖皇金衛的眼神,他們之前那麼狂妄,現在看那些妖王卻略有驚懼。妖皇金衛對霧蝶不動心誰信?無非是妖皇已經為了霧蝶背叛星妖蠻,他們要是在這些妖王眼前搶奪霧蝶,那些妖王非殺光他們不可。」李繁銘道。

眾人紛紛點頭。

方運心中暗道妖族的臟事一點不比人族少。

那猿妖將大聲道:「誰反對?不反對就定下了,變霧妖王已被諸位聯手殺死,請諸位前輩動手,擒住霧蝶。」

後來的方運等人這才明白,怪不得一座好好的山被打成『亂』石山,原來有妖王層次的變霧為保護霧蝶跟妖蠻異怪死戰,可惜最後霧蝶仍然被堵祝

那虎妖王看向霧蝶,道:「人族有句話,叫……」

虎妖王沉『吟』已久,最後流『露』出淡淡的惱羞之『色』,恨聲道:「人族的東西真他娘的麻煩!那話是說,一個人本來無罪,但有玉璧就會因此惹來禍患1

所有人族心道那話叫「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語出。

虎妖王瞪了一眼所有舉人,然後看向霧蝶,道:「你們霧蝶一族直追真龍,一旦成長起來,我聖墟所有妖蠻異怪都將無容身之地。只要你能跟著其他人離開聖墟,我們便不殺你和剩下的兩團變霧。你是自己過來,還是等我們動手?」

那霧蝶在半空輕輕地飛舞,不斷發出「幽幽」的聲音,似乎在對兩團變霧說什麼,最後向虎妖王飛去。

兩團變霧如同兩團棉花懸浮在半空,過了好一會兒,發出嗡嗡之聲,急速飛走,沒有人阻攔。

霧蝶輕輕地幽幽叫著,直到兩團變霧消失,才飛到虎妖王的肩上,默默地立在上面,淺粉『色』的翅膀耷拉著,有氣無力。

方運等人都在覺得這霧蝶可憐,但只是輕嘆一聲,沒有說什麼。

猿妖將笑道:「既然諸位星妖蠻前輩贊同,那各族開始決定吧,哪一方要殺和最後殺的妖皇金衛和皇都軍多,霧蝶就歸哪一方。三方開始商量。」

方運一方足足有二十八個舉人,眾人圍在一起。

方運本想聽聽別人的意見,畢竟自己是後來的,對妖蠻的理解不如這些老舉人,可發現跟著他一起來的人都在看向他,明顯是要他先說話。

顏域空等七人面『露』詫異之『色』,這才發現那些人竟然唯方運馬首是瞻,可這裡是聖墟,靠的不是文名,方運怎麼有資格當眾人的領袖?

方運道:「顏兄是半聖弟子,又曾在聖院學習,在兩界山磨礪,對妖蠻和妖皇金衛的理解遠超我等,還是顏兄先說說自己的意見。」

顏域空點點頭,道:「人人都想得霧蝶,我亦想得,但這次定要量力而行。幸好有星妖蠻的前輩在,那些血妖蠻才不會偷襲我等,所以這點無需擔心。」

「可妖皇金衛和皇都軍畢竟是妖族埃」一個舉人道。

「你有所不知,妖皇從聖墟的普通妖將一路衝到半聖之下第一妖位置,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妖蠻,妖界甚至出現兩次對妖皇的討伐,可見妖界『亂』到什麼程度。只要能進妖祖門庭,我們人族都可和妖蠻合作,妖蠻為何不能與我人族合作?」

「顏兄說的是。」

顏域空環視眾人,問:「那麼我人族要不要這霧蝶?」

眾人沉默不語,猶豫不決,還沒等想好,就聽方運說出決定。

「當然要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