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242章妖皇衛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我1 「讓我們進妖祖門庭,不然回去聯合諸族討伐妖皇!嘿嘿,前兩次討伐妖皇我不在,第三次討伐我必參加1 妖皇衛眼中凶光如火,血金鎧甲上的血管緩緩粗大,裡面的血流開始加快。 「各位...

李繁銘怒瞪兔子一眼,道:「那就這麼定了!三年後的孔城中秋文會,輸的一方請贏的一方吃蛟龍宴!我一人預訂五萬兩的1

「三年後齊聚孔城,共享蛟龍宴1

「好了,出發吧。」方運搖頭笑道。

牛山推著輪椅向前走,其餘人紛紛跟上。

「下一個地方是幽月谷,夜晚進入山谷后,裡面的月亮和外面的大不一樣,不知現在地貌是否變化。」一人看著地圖邊走邊說。

在路上,方運又把第二本書背下來,學會了舉人和進士的聯合戰鬥之法。

兩本書錄入奇書天地,以後學習起來就方便。

為了儘快掌握這兩本書,方運不斷在心中默背,不懂的地方或者問在場的其他舉人,或者翻找其他書籍查閱。

不多時,眾人來到一片『亂』石山前,周圍橫七豎八躺著上百妖蠻兵將的屍體,乾涸的血『液』如同濃濃的硃砂灑在周圍。儒道至聖242

眾人仔細看去,一些石頭上有晶瑩的水珠,哪怕在如此熾烈的太陽下也沒有蒸發。

「那是變霧之血!這裡死過變霧,竟然能殺死變霧,不得了埃」牛山大叫道。

韓守律等幾個舉人跑過去,陸續說出自己的發現。

「有變霧殺妖蠻的痕。」

「有啟國高升號的袍子布片,有我人族舉人在這裡受傷。」

「有聖族妖族的血跡,戰況十分慘烈。」

「有進士文寶的碎片1

方運也在仔細觀察現場的痕。不用那些舉人說,他已經看出來。這裡經歷了一場大戰,而且極可能是霧蝶引發的混戰。

最後,方運看向聖墟中心處,因為一切痕都顯示混戰往前方繼續,而且,那裡正是妖祖門庭的方向。

「怎麼辦?」眾人議論紛紛。

方運道:「還能怎麼辦,霧蝶就在眼前,人族其他舉人還在。當然是勇往直前!不過,大家有心理準備,此去艱險,不願去的可留下。牛山,走1

「是,陛下1

牛山用力推著輪椅,其他人愣了一下。全部跟上。

所有人把胸前的托板放下,『毛』筆、墨瓶、紙張和文寶等全都準備好,馬雄幾人控制著機關犬跟上,師棠把琴背在身後,隨時可以彈奏,而他旁邊的一個舉人左手托著圍棋棋盤。右手不斷把玩著黑白棋子。

一路無風,但每個人的衣袍鼓『盪』,文膽和才氣的力量不由自主外溢。儒道至聖242

那幾個妖蠻兵將嚴陣以待,體表多出薄薄的血『色』霧氣。

蛟龍宴的事情彷彿徹底成為過去,每個人的目光都無比認真。每個人的腳步都無比穩重。

聖墟的霧氣始終不散,三裡外依然看不清。

眾人跑了許久。突然,前方的『迷』霧全部散開,一座高達千丈的青銅大門橫在前方,那大門如同一座高山聳立,門上遍布血『色』的花紋,門頂血雲環繞。

如世界盡頭。

每過一息,就有無數血『色』妖蠻異怪的頭顱、爪牙從門上湧出來,它們充滿憤怒和恐慌,發出無聲的吶喊,彷彿在向門外的人求救,但它們很快被無形的力量吸回門裡,消失不見,不多時,那些凶獸浮現出來,妄圖掙脫,如此反覆。

每一頭凶獸都至少有大妖王的實力,相當於人族大儒。

這青銅巨門散發著血腥和危險的氣息,彷彿有著吞噬天下的凶威,讓人看著頭皮發麻。

青銅大門虛掩著,哪怕只有一個門縫,也足有幾十丈寬,足以供大量的人進入。

青銅巨門發出輕輕的轟鳴,在徐徐關閉。

新到來的每個人的心都好像被那不斷縮小的門縫揪住,每個人都覺得若是大門關閉,自己將失去人生最大的一次機遇。

在巨門之下,站著十頭妖蠻,每一頭妖蠻的身上都穿著奇異的鎧甲,那鎧甲通體金光燦燦,但在鎧甲的內部,卻有一道道青黑『色』的血管,血管內流著鮮紅的血『液』。

那鎧甲彷彿是純金融入血肉,形成奇異的血金『色』。

「妖皇金衛。」一個舉人的聲音裡帶著無法掩飾的驚恐。

在十頭妖皇金衛的前方,整整三千妖蠻兵將列陣,把青銅門縫堵了個結結實實。

這些妖蠻個個氣血充足,殺氣騰騰,每頭妖蠻的額頭都有一個奇異刺青,那是妖界十三支最強妖軍之一的「皇謀曛盡

皇都軍的上空,浮著一面由氣血凝聚的大旗,大旗上是一個血『色』爪印,和刺青相同,外放強大的力量鼓舞著每一頭妖蠻。

只要皇都軍旗在,這三千皇都軍可力敵十萬人族士兵。

在三千妖蠻的對面,則有一些奇怪的組合。

皇都軍在南,大量妖族在北,少一些的蠻族在西,而七個舉人在東,東西南北的中心,圍著更奇怪的組合。

兩團直徑一丈的霧氣懸浮在空中,一隻淺粉『色』的蝴蝶不時在霧中飛來飛去。

這些妖蠻人大都是舉人層次,還有一些妖蠻已經達到妖帥的層次,相當於進士。

在更遠的地方,站著一頭頭更強大的妖族或異怪,有蛇妖,有虎妖,有一棵巨大的異木,有獅頭人身的獅蠻人等等共八個,每一個都至少有妖王的實力。

這八個妖王和那些嚴陣以待的妖蠻人不同,它們坐在地上,聊天吃喝,幾乎就是看戲的觀眾。

這些妖蠻人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可怕的力量,有著毀城滅州之能,但在巨大的青銅門下,他們顯得十分渺校

那青銅巨門彷彿是通天的門戶,下面所有妖蠻人都是螻蟻。

妖皇衛中有一頭狼蠻帥。他的肩頭立著一隻碧綠得近乎透明的小鳥,正在張著嘴大叫。聲音傳遍數十里。

「爾等蟲獸聽令,吾乃妖皇麾下傳令鳴奇!大皇子命令,除卻妖界十大妖將聖子,其餘皆不能入妖祖門庭,違令者,屠一族!我不想講廢話,我要殺光你們1說完鳥『毛』炸起,面『露』凶『色』。

鳴奇『迷』聲。這鳴奇鳥哪怕沒有動用『迷』聲,許多人也感到不適,幾個舉人甚至面『色』蒼白,眩暈欲吐。

文膽達到一境的少數舉人則絲毫不受影響。

那位八尺高的狼蠻帥金衛目中血光大盛,他的身上幾乎不見皮『毛』,因為外『露』的身體大部分被那血金『色』的奇特鎧甲覆蓋,完全不似蠻族。更像是奇異的機關獸。

狼蠻金衛緩緩道:「那霧蝶我等不管,你們取了霧蝶就走,若是敢進妖祖門庭,殺無赦1

突然,北面的妖族群中爆出一聲熊吼,曾攻打村莊的聖族熊妖將熊蒼輕蔑地道:「霧蝶只有一隻。有更好,沒有無所謂。但妖祖門庭對我等來說卻比霧蝶重要!霧蝶終究是外物,那妖族門庭中……人族在,我不多說。」

一丈高的熊妖將直立起來,如同一座小山。氣勢駭人。

狼蠻金衛看向熊蒼,緩緩道:「半年前皇都軍已經下令。讓你改名,你躲在熊族之中,至今不改『熊蒼』之名,今日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1

熊蒼怒道:「呸!我們熊族雖不在乎名字,但他妖皇寂蒼可叫蒼,我為何不可!有本事去熊族殺我,在聖墟仗著金衛多算什麼?妖族的諸位,妖皇不妖不蠻,蔑視我等純血妖族,你們可怕?」

「連聖墟都不怕,怕他妖皇作甚1

「我乃聖族血脈,妖皇還未封聖,豈能阻我1

「讓我們進妖祖門庭,不然回去聯合諸族討伐妖皇!嘿嘿,前兩次討伐妖皇我不在,第三次討伐我必參加1

妖皇衛眼中凶光如火,血金鎧甲上的血管緩緩粗大,裡面的血流開始加快。

「各位蠻族的朋友,你們怕妖皇嗎?」熊蒼笑著向另一邊問。

「妖皇那個雜碎,明明是蠻族卻仇視我蠻族,死了才好!第三次討伐妖皇我們部落定要參與!敢擋老子去妖祖門庭的都該死1

「妖祖門庭千年大開一次,豈能錯過1

「嘿嘿嘿,妖皇衛,識相的馬上讓開!別以為自己是妖帥就指手畫腳,我等聖族妖將誰沒殺過幾個妖帥蠻帥?」

在妖蠻的爭吵聲中,方運等人繼續前行。

李繁銘幸災樂禍道:「妖界從來不太平,人族近年來有隻文戰不武戰的規矩,但妖界始終就是一片戰『亂』,可謂一個妖聖一個山頭,一個種族一個勢力,遠比人族更加複雜。不過它們齊心協力的時候很可怕。」

一頭妖王突然道:「咦?有人族來了。」

所有妖蠻人一起望向方運等人。

「方鎮國!守律兄!繁銘1青銅巨門下的一個舉人大喜,用力招手。

七個舉人中,聖墟路前三的顏域空、墨杉和孫乃勇都在,排名第五的宗午德也在,同時還有一個讓方運記憶深刻的人。

江州解元柳子智。

顏域空三人都不帶靈獸,其餘四人都有靈獸。

「他怎麼來了?」熊蒼有些后怕地看著方運,眼中閃過一抹凶意,他記得這個坐在山洞口的人,控弱水之能至今讓他心驚。

等方運等人近了,顏域空快步迎過來,神『色』嚴肅,問:「方運你傷到何處?竟然要坐機關椅。」

方運看了看顏域空,又看了一眼跟著顏域空過來的柳子智,對顏域空道:「小傷病,很快就會好,不必擔心,不影響我寫戰詩詞。」

李繁銘忍不住道:「你們小心凶君!凶君把分神寄托在靈豹體內,偷入聖墟,並且偷襲毒殺方師,幸好被救下,不然現在已經被凶君害死。」

「凶君竟然偷入聖墟?用得必然是《韓信三篇之暗渡陳倉》?我明白了1顏域空立刻想通前因後果,

「等等,你稱他為方師?」顏域空想不通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