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39章滴血化龍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一定要彈一曲聽聽,不能讓我們白白驚醒1 「不行!把我們驚醒,怎能就這麼算了?必須現在就彈1 「那些妖蠻都睡覺了,你讓他現在彈,豈不是要害妖蠻也害他1 「一個琴師若是在夜間彈的曲...

「方兄,請滴一滴血。」師棠道。

「哦?琴漆還需要滴血?」方運真沒聽說過。

師棠微笑道:「普通的琴漆自然無需用到血滴,但這可是鳴雷石漆,是天地奇珍,配合其他奇珍,足可給聖琴上漆。四大聖琴之一的『焦尾』上就有一層鳴雷石漆,也是用了滴血之法。奇珍有靈,若滴血入內,戰曲可更強大,若是有大機緣,甚至能激發鳴雷石的全部力量,讓戰曲更上一層樓。」

「原來如此,那我就滴一滴血。」

方運說著拿出一根針刺破手指,擠出一滴血。

鮮紅的血液落在石臼中,就見那血液慢慢化開,裡面沒有絲毫的變化。

師棠略顯惋惜,道:「唉,毫無變化,沒有出現雷鳴大作,這鳴雷石漆的效果恐怕平平,不過也不會失效。」

「哦。」

方運剛應聲,裡面的鳴雷石漆突然震蕩起來,然後整個石臼炸開,爆出一團刺目的白光。

方運和師棠立刻閉上眼並迅速後退,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嘯聲響起。

「嗷……」

兩人立刻皺著眉頭,實在太響了,耳膜微疼。

方運稍稍睜開眼看去,就見一條三寸長的雷光蛟龍懸浮在半空,正仰天長嘯,然後一甩尾巴,一頭扎進震膽琴中。

「滋滋滋……」

震膽琴上雷光閃耀,無數絲狀雷光在震膽琴表面遊走。

「嗡……」

七弦同震。聲音如鼓,震得人心發慌。

隨後雷光消失。琴體的表面浮現一絲絲如同琴漆裂開的雷電銀紋。

師棠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道:「只有先賢之血方能讓琴漆生靈、自入琴身,你怎麼能做到?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方運,你需要小妾嗎?我們師家未嫁的女子任你挑選,只要你願意讓師家之女所生的孩子改姓師,為我們師家傳宗接代,我們可以把師家的大儒文寶『四方琴』贈與你。」

全村莊的妖蠻人都被龍嘯和琴音驚動了。

「誰敢來這裡撒野1一頭妖帥大聲吼叫。

「好像是蛟龍。」

眾多妖族紛紛從洞口出來,全身氣血翻騰。而那些蠻族從帳篷里鑽出來,手持武器,兩眼通紅,其餘舉人也受到驚嚇,以文膽自震強行醒來,沒穿齊衣服就往外沖,甚至有人下意識念誦《易水歌》。召喚出影子荊軻。

牛山光著身子扛著大斧跑過來,瞪著大牛眼道:「陛下,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人害你?我砍死他1

方運萬般無奈,沒想到滴個血塗個漆也能鬧這麼大動靜。

方運只好喊道:「沒事,是天上打雷了!快去睡吧。」

眾人半信半疑地看著方運,遲遲不肯回去睡覺。

方運見勸不動。也就不去操心,走到震膽前面仔細觀察。

不僅僅是琴體,連七根琴弦上都多了一層極淡的光芒,彷彿蘊含著特別的力量。

「這可是琴漆入弦?」方運問。

「自然是1師棠羨慕地看著震膽。

「什麼?」不遠處的眾人紛紛跑過來,幾個舉人還光著腳。

「雷紋琴?你們把鳴雷石漆刷在進士文寶琴上?你們……簡直暴殄天物!天下的琴師要是知道。必然口吐鮮血,氣死幾人1一個舉人哭笑不得道。

「何止暴殄天物!簡直喪心病狂1李繁銘笑道。

大兔子在一旁用力點頭。不過它不是因為贊同李繁銘,是被剛才的龍吟嚇到了。

「竟然是琴漆入弦,似乎有些不得了,百年也出不了三五架。」韓守律道。

「剛才的龍嘯是怎麼回事?」

師棠閉口不言,大賢之血的事太過誇張,要是傳揚出去,足以讓方運從妖族的翰林獵殺榜直入大儒獵殺榜,而且可能排在前二十!

方運進入裝傻狀態,默默觀察新的震膽琴,也不管那些人七嘴八舌議論。

那些妖蠻不懂琴道,發現真的沒事,就陸續睡去,而那些舉人卻因為對琴道略有涉獵,看到新奇之物都睡不著,紛紛來看琴,嘖嘖稱奇。

「方運,你以後參與琴會,千萬不要把這琴拿出來,否則我不敢保證你能活著離開琴會。」李繁銘打趣道。

「我現在就想動手!一顆鳴雷石至少能換十件進士文寶!要是我有鳴雷石,我從進士到翰林的機關獸就全了。」馬雄道。

「現在太晚不便彈琴,等明日清晨你一定要彈一曲聽聽,不能讓我們白白驚醒1

「不行!把我們驚醒,怎能就這麼算了?必須現在就彈1

「那些妖蠻都睡覺了,你讓他現在彈,豈不是要害妖蠻也害他1

「一個琴師若是在夜間彈的曲子讓人痛恨,那他就是失敗的琴師!方運,你敢不敢彈一首曲子,並且讓那些妖蠻不來找你1

方運笑道:「我若是彈了出來了怎麼樣?」

「彈出來我就拜你為授業恩師1賈經安笑道。

「可惜我弟子太多了,不缺弟子,換個別的。」方運道。

賈經安立刻看向眾人,道:「誰沒有授業恩師,都站出來,我就不信方運真能彈奏出那種琴曲,有授業恩師也來認方運為琴道老師。」

李繁銘看著毫不怯場的方運,道:「你們可不要小看方運,他沒準真能彈出來。」

結果師棠笑道:「你們可不要忘記這是鳴雷之琴,除非用特別的文寶籠罩,或者用文膽之力阻礙,否則一旦彈奏起來,聲傳一里,這也是鳴雷石漆強大的原因,能夠讓戰曲的範圍大大增加。新的震膽琴聲含雷音。那些妖蠻不可能睡得著,不罵他就不錯了。說不準上來打他1

「哈哈,琴道第一家的天才既然如此說,那定然沒錯!我也加入,方運,你若是敢彈奏,我就拜你為授業恩師,若是你不敢彈奏,等離開聖墟。就去孔城最貴的酒樓請我們吃蛟龍宴1李繁銘道。

方運笑道:「你真是獅子大開口,一頓蛟龍宴以十萬兩白銀打底,那吃得不是錢,是我的血1

「怎麼,不敢了?」眾人一起起鬨。

方運本想拒絕,不和他們嬉鬧,但突然想起一種樂曲。自己現在已經入琴道一境,可以把那種簡單的樂曲迅速改編成琴曲,雖然以後需要仔細雕琢,但短時間內完全可以達到不讓妖蠻憤怒的效果,於是道:「真要跟我打賭?你們誰想參與,上前一步。」

結果除了荀燁。眾人一起上前一步。

「我們世家子弟向來要等進士才正式找授業恩師,因為文位不夠高不知道自己的聖道方向,等到進士便可找大儒甚至半聖拜師。你要是真能彈奏出讓妖蠻聽了不厭煩的琴曲,將來必然是琴道四境大家,我們拜你為師又何妨1

「是啊!那你就是同意了?」

眾人笑著看向方運。

荀燁則在一旁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這些人。無法體會到這些人一起並肩戰鬥后產生的友誼。

「好!給我一刻鐘的時間1

方運說完,閉上眼睛。

眾人一點都不相信。說說笑笑,甚至已經準備狠狠宰方運一頓。

「蛟龍筋是一定要吃的!我吃過,那真是無上美味啊,現在都回味無窮1

「蛟龍頸肉也不錯,就是貴了點。」

「貴怕什麼,方運結賬埃他隨便從飲江貝里閉著眼摸出一件東西,也足夠結賬了。」

「那我們乾脆點蛟龍鞭1

「你好狠的心,咱們二十人吃的蛟龍鞭,一人至少萬兩1

「我能要兩萬兩的蛟龍鞭嗎?」

「哈哈哈……」

眾人大笑著,繼續聊天。

不多時,一人喊道:「一刻鐘到了!方運你不要裝睡,快起來1

眾人一起笑看方運。

方運依舊閉著眼,但卻伸出手放在琴弦上,然後輕輕彈起來。

「嗡……」

蘊含一絲雷鳴的琴音瞬間傳遍一里,比普通的琴音的速度快無數倍。

許多人嚇得一跳,因為聲音太大了,而妖蠻的住處也傳來一些翻身聲。

方運繼續彈下去。

琴音曲調異常簡單,有少許的不流暢,而且因為聲音太大,讓許多要睡著的妖蠻煩躁起來。

許多妖蠻忍了片刻,聽到琴音未消,就要起身,但突然,所有的妖蠻愣了一下,因為琴音變得無比柔和,蘊含著一種母親才能給予的溫暖,忍不住就放鬆起來。

悠揚的琴曲繼續在村莊的上空飄蕩,眾多妖蠻的表情緩和,最後帶著微笑躺好,閉上眼睛,每個妖蠻都在心裡感謝彈琴之人,覺得這是天底下最美妙的聲音。

連那些原本就睡著的妖蠻的嘴角也浮起微笑,好像做了什麼美夢。

所有舉人不由自主地張開嘴打著哈欠,幾個人甚至伸著懶腰,所有人都覺得眼皮沉重,特別想睡覺。

突然,師棠道:「快用文膽抵禦!方運竟然自創了從未有過的入眠戰曲!和妖界的睡鳥有異曲同工之妙1

所有舉人立刻輕震文膽,抵抗方運的力量。

「方運,好吧,我們輸了,這是什麼曲目?」

「恩師!您停下吧1

方運這才停下,掃視眾人,微笑道:「這叫入睡曲。」

不過他心裡卻道,這叫搖籃曲。

搖籃曲的曲調簡短優美,輕柔甜美,幾乎就是在不斷重複,所以方運利用奇書天地在一刻鐘內改編成琴曲,雖然有瑕疵,但在才氣和文寶琴的作用下,足以讓眾人昏昏欲睡。

「唉,恩師在上,請受徒兒一拜1師棠無奈地單膝跪拜。

其他人一看有人跪了,只能無奈地一起拜師。

「請受弟子一拜1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有人說搜不到孔子三功四個字,這是我自己總結的,但事情都是真的,沒亂編,關鍵詞:鬥雞之變,中都宰和大司寇,夾谷會盟,墮三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