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38章 孔子三功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8-30 22:12  |  字數:3573字

「此言有理。我等都zhidao,聖墟本身在古地中不重要,但其重在連通其他秘處。雖說今年謠傳因文曲星動聖墟有變,可再大的變化也未必能讓我等相遇。」

幾個舉人唉聲嘆氣,多喝了幾杯。

李繁銘看了一眼方運眼前的酒杯,道:「你為何一直不飲酒?」

「等養好身體再喝。」方運微笑道。」小說「小說章節

「也是。」

方運始終坐在輪椅上,眾人依舊以為他傷勢未愈。

不多時,牛山把方運叫到一邊,低聲道:「陛下,我讓牛河盯著荀燁,但在日落不久,荀燁突然用疾行詩離開,進入霧中,牛河沒追上,過了許久荀燁才回返。」

方運道:「荀燁方才用人族語說過,他想去找尋我們,可惜實在太危險,就又回來了。」

「原來如此,那就好。不過我始終看他不是好人,比血妖蠻都奸詐。」

「我zhidao了。」方運道。

「您繼續聊,我不打擾您了。」牛山離開,手裡始終摸著方運送他的含湖貝,一直捨不得放手。

夜色深深,眾人陸續散去,方運叫住師棠。

「師棠兄,我有一事相求。」方運道。

「請講。」師棠客客氣氣道。

「師家乃琴道大家,師家人不僅是琴道、樂道大師,為了更精於琴道,人人都是制琴師。不知師兄可帶了琴漆?」

師棠吃驚地看著方運,問:「你是想讓我製成鳴雷石漆?我聽說你的文寶琴不過是進士文寶,若把鳴雷石漆塗在上面,是可讓戰曲的威力大增,可……會不會太浪費了?」

方運道:「我這是四重古琴,比普通翰林文寶都強大,可從舉人、進士一直用到翰林,前方危險重重。我一共有六塊鳴雷石,現在用掉一塊也不算浪費。」

師棠點頭道:「說的也是,你非眾聖世家子弟,一路荊棘,聖道坎坷,這種時候不能省。我是師家人,自然會隨身攜帶制琴補琴的器具,我現在就製作鳴雷石漆,然後為你的文寶琴上漆,可否把你的文寶琴讓我一觀?」

「請看。」方運說著把震膽琴從飲江貝里拿出來。遞給師棠。

師棠小心翼翼接過震膽,仔細一看,忍不住贊道:「好琴!琴體挺秀,岳山雄奇,應是嶺山施家之作。等我仔細一觀再調配琴漆。」

「請。」方運禮貌地道。

師棠翻開琴體,看到下面四截龍角,目瞪口呆,最後哭笑不得道:「若我所料bucuo,這龍角就是那清江蛟王的吧?」

「正是。」

「真是奢侈的令人髮指!」師棠笑著仔仔細細看了許久。然後取出紙來寫寫畫畫,最後詢問了方運以後的琴道方向和一些wenti,才拿出秤盤以及琴漆材料。

不多時,師棠道:「龍吟高亢。其角粉和骨粉是琴漆佳物,可惜我此刻只有妖帥偽龍骨粉角粉,與鳴雷石調配就有些差了。那四截龍角墊若是磨去一些,會影響琴音。又不便取龍角粉。」

「制琴師幫我截取龍角的時候,曾剩下一些龍角粉,你看看夠不夠。我這裡還有今日換來的蛟龍肋骨。你多磨一些,是對你的答謝。」方運說著把之前一點龍角粉和一截蛟龍肋骨遞過去。

師棠仔細一看,喜道:「夠了,大事可成!」

很快,師棠把二十多種粉、膏、液等各種狀態的原料倒入石臼中,混和後仔細研磨。

師棠研磨得很細,比研墨都仔細。

師棠面容清秀,舉止優雅,年近三十,乃是師家全力培養之人,若不是為了聖墟,早就考中進士,有一國狀元之才,曾琴殺千蠻,頗有威名。

方運靜靜地等著。

聖墟的夜色很美,月光照在遠處的白霧中,充滿神秘。

不多時,師棠突然沒頭沒腦地問:「何為禮樂?」

方運眨了一下眼睛,緩緩道:「禮,本是指周朝貴族遵循的禮節,而樂,本是周朝的樂曲和舞蹈,禮樂合成,小為周朝貴族之禮儀,中為周朝之制度,大為天下之禮儀法度。」

「何以見禮樂興?」

「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事成、言順、名正,則可見禮樂興,禮樂,仁義之形。君君臣臣是禮樂興,國泰民安是禮樂興,酒足飯飽是禮樂興,朗朗書聲是禮樂興,將士一心是禮樂興,人間處處可見禮樂興。」

師棠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舉人說出君君臣臣、國泰民安是禮樂大興不難,可後面說到人間處處,那就已經脫離了眾聖經典的牢籠,有了自己的見解,從「習聖人之言」接近「學以致用」。

師棠點點頭,道:「童生秀才學聖言,舉人進士作文章,翰林大學士安邦治國,大儒參悟聖道。你年紀尚小,文位尚低,可以詩詞爭雄;待成進士翰林及大學士,則需為人族爭功,你亦不愁。但若成大儒,則就要重禮樂,明仁義,爭聖道,到那時,步步維艱。」

「我有所準備。」方運平時一直在注重學習眾聖經典,不停閱讀奇書天地中的書籍來充實自己,為大儒以及更遠的道路做準備,甚至因為這些日子不斷努力和磨礪,隱約有了方向,但並不清晰。

思想之爭和聖道爭鳴,連大學士也只是勉強觸摸,而童生、秀才、舉人、進士和翰林只能積累準備,為以後參與而努力。

不說半聖爭鳴有多麼恐怖,單單數個大儒爭鳴外散的力量就足以夷平一州之地。

大儒之語,微言大義,也有大力量大威能。

大學士之下別說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