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232章龍崖藏寶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層次的力量別說舉人,連大儒都頂不祝 方運不甘心地看著坑裡的白底金紋龍骨。 「唇槍舌劍是一種不斷成長的力量,是可以同戰詩詞、微言大義和文寶並駕齊驅的力量,而煉劍詩文和融劍之物最重要,其次...

?

方運看著這幾個大坑和凹陷,不由得想起有人說在龍崖看到百里長的巨爪,現在想想,極可能是真的。

視線內除了巨大腳印和河流,就是地面和山丘,天空萬里無雲,連一絲風都沒有,除了瀑布聲,天地間再無一點雜音。

瀑布落谷,迴響聲聲。

方運低頭看了一眼大坑中的湖水,出口成章念誦一首疾行詩,然後飛快地跑到下一個大坑邊,裡面空空如也,連植物都沒有,然後又跑向第三個大坑。

第三大坑是空地,第四個大坑同樣什麼都沒有,方運走到第五個大坑邊,發現大坑裡有一些巨大的妖族骨架,那些屍骨完完整整地立在大坑中心。

疾行詩不僅能讓人奔跑加快,也能讓人跳得極高,方運發現大坑的峭壁上有許多落足點,就利用疾行戰詩跳了下去。

一直走到白骨近處,方運才發現這些白骨非常巨大,完整的骸骨動輒二三十丈長,一具完整的巨象骸骨竟然有四十丈長,宛如一堵巨大的城牆立在那裡。

方運走到巨象骸骨前,這巨象的腿骨足有一丈寬。

方運伸出手,試著觸摸白骨,手指一碰,骨頭表面立刻出現清晰的裂痕,發出嚓嚓的聲音,然後腿骨出現一個大洞,接著,整支腿骨碎裂,最後,偌大的巨象骨架如同小山一樣塌陷。

在漫天的灰塵中,方運迅速後退。

方運心知是時間太久了,而且這裡環境又非常特別,除非是半聖層次的妖族,否則哪怕是大妖王的骨頭露天置放都不可能完好無損,若是被埋在特殊的環境里,會如同恐龍骨骼一樣成為化石而不是這般脆弱。

等灰塵散盡,方運走到象牙邊,發現象牙也斷成數節。

這裡的白骨太多,看樣子找不出有價值的東西,方運沒有放棄,思索片刻,想起古地的骸骨有可能凝結成拳頭大的晶體,名叫髓珠,對人族來說毫無用處,卻是靈骨急需的東西,可以與靈骨交換許多東西,曾經就有人利用髓珠換到過鳴雷石。

可這裡的妖族白骨極多,足足有上百頭,一一尋找髓珠的話需要很久,而且必然還有遺漏。

方運想了想,找了一處空地,拿出震膽古琴和琴架座椅,然後開始彈奏《秋風調》。

一開始,周圍沒有絲毫的變化,但彈到一半,一股悲涼的秋意融入曲調,向四面八方發散,這可是進士文寶琴,又是經過四次才氣灌注,琴音高亢,琴音形成的震動讓附近的白骨陸續崩塌。

第一遍彈完,方運繼續彈奏,周圍的天地元氣被《秋風調》的力量引動,以方運為中心,向四面八方颳起秋風。

就見在萬里無雲的碧空下,方運在一片荒涼的山谷中彈琴,而大風四起,把所有的沙土和骨灰吹遠。

半刻鐘后,方運收起震膽琴,掃視四周,發現地面上有一些拳頭大的髓珠,呈不太規則的球形,如同渾濁的白色玻璃。

方運把所有的髓珠收起來,足足有十六顆。

除了這些髓珠,地面還有一些破碎的白色骨片,無比堅硬,方運一併帶走,這些骨片可是製作圍棋棋子的上好之物,歷經歲月侵蝕還在,蒼茫之意醞釀不知多少年,落子可起風雨。若是交給靈骨,也能換一些好東西。

方運向來時的路走去,準備離開,但是走了幾十步突然停下,臉上浮現疑惑之色,隨後閉上眼,慢慢回憶。

不多時,方運終於露出恍然之色,心想怪不得一開始就覺得這裡不對勁,這麼多巨獸的骨骼竟然是完好無損地立在這裡,明顯是被擺放的,不可能是自然死亡,那麼為什麼要擺放在這裡?

方運立刻返回,想起那些獸骨都面向一個方向,和巨大的爪印一致,於是方運返回骨骼原本所在的地方,面向爪印的方向慢慢向前走。

走著走著,方運發現有一處地面雖然平整,但充滿細微的裂痕,而其他四個坑的地面絕沒有這種地方,因為那爪印形成的力量太強,爪印踩踏的地面無比堅硬,不可能有裂痕。

這片有裂痕的地方大概有五丈長、兩丈寬。

「莫非下面埋藏著什麼?」

方運心裡想著,開始拿出兵器敲打,發現這些石頭很硬,就算這些兵器都弄斷了,也只能挖出一尺見方的小坑。

方運完全沒有辦法,想了想,離開這個大坑,然後走到那條河邊,憑藉強大的控水力量,暫時改變水流方向,讓那條河水流向第五個大坑。

第五個大坑有了一條新的瀑布。

最後,方運書寫戰詩詞《風雨夢戰》,不過他刻意保留力量,只召喚出五十個騎兵。沒有弱水,騎兵的力量有限,要是沒有大量的水,騎兵的力量會更弱,現在有了源源不斷的水,這些騎兵的冰槍就會更加堅固,而且冰槍斷裂可以立即重新凝聚。

「我大概是第一個利用戰詩詞挖坑的讀書人吧。」

方運搖搖頭,指揮那些手持冰槍的騎兵挖坑。

這些騎兵由元氣水組成,力量比方運還要大,而冰槍雖然脆但也不比鋼鐵差。

騎兵的數量少了,但持續的時間變久了。

一陣鏗鏗鏘鏘亂響,這些騎兵沒有辜負方運的希望,挖出了大量的碎石,挖出了足足一人多高的坑,直到露出一段冰槍也無法破壞的白骨。

「停1方運一揮手,所有的騎兵跳出大坑,然後化為水散落。

方運面帶喜色跳進坑中,只看了第一眼就判斷出是龍骨,因為露出的白骨表面有龍紋,又仔細看了一眼后,方運露出難以掩飾的驚喜之色。

上面的龍紋竟然是純金色!

「真龍之骨。」方運大喜。

「我就覺得那些巨大的妖族骨架像是陪葬的,果不其然!除了真龍一族,誰有這麼大的手筆!不過,這骨頭很小,似乎是幼龍。」

方運心裡想著,立刻拿出長槍,慢慢地摳挖白骨周圍的泥土,白骨周圍的泥土遠比上層的石頭鬆軟,方運有槍頭可以輕易挖開。

不多時,一條丈許長的完整龍骨出現在坑中,骨骼下面還鑲嵌在地里。

因為方運挖不動了。

這骨骼不知埋藏了多少年,龍紋仍然有淡淡的光芒,龍骨的力量不僅沒有削弱,反而有一種澎湃浩大的威嚴,形成一種精神力量鎮壓方運的文宮,讓他的思維遲緩,難以控制身體,不得不向後退。

方運慢慢離開大坑,那威壓才消失。

方運輕輕擦了擦額頭的汗,面色蒼白,因為就在剛才,他的文宮外浮現一個龍頭虛影,那龍頭虛影僅僅是看了他一眼,文宮就差點碎裂。

「不對,哪怕是龍聖之子的龍骨,也不可能這麼強大,莫非是埋葬者注入了力量?可是,這力量的性質讓我想起這巨大的爪印,莫非這龍骨吸收了巨大爪印的力量?」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但無論怎樣,現在是沒辦法得到這龍骨,這龍骨蘊含的威壓太強,自己若是強行挖掘,極可能被那強大的威壓給沖碎文宮,那種層次的力量別說舉人,連大儒都頂不祝

方運不甘心地看著坑裡的白底金紋龍骨。

「唇槍舌劍是一種不斷成長的力量,是可以同戰詩詞、微言大義和文寶並駕齊驅的力量,而煉劍詩文和融劍之物最重要,其次是開鋒詩。大多數人都無融劍之物,亂用東西反而會讓才氣古劍不純,甚至連眾聖世家的普通子弟都沒有融劍之物。」

方運心裡想著,看了一眼那金紋龍骨。

「只有那些頂尖的世家天才,才有資格獲得偽龍骨,而更高一等的頂尖天才,則有完整的蛟龍骨與煉劍詩文相融。只有融入完整的龍骨,唇槍舌劍才可能劍出如龍,也才可能成為最強的才氣古劍。像劍眉公那樣,不斷殺妖,用無數的妖族之血來磨礪才氣古劍,也只是勉強不弱於普通的劍出如龍,我不可能有劍眉公那麼多時間1

「詩詞作出威力可立即顯現,但唇槍舌劍不一樣,除了融入龍骨,只能後天靠各種神物或殺敵磨礪,沒有任何技巧,需要的是時間和精力。我若是融入蛟龍骨煉成唇槍舌劍,幾乎不可能追上凶君,更不要說追上那些更強大的人。所以,我若想與那些前輩天才比唇槍舌劍,必須要融入真龍骨1

「這真龍骨,我不能放棄1

方運皺眉思索,尋找壓制那龐大威壓的方法。

突然,方運從衣服里拿出那塊血滴獸皮,毫不猶豫扔向龍骨。

那血滴獸皮沒有落在龍骨上,而是懸浮在上空一尺處。

一股無形的衝擊波從龍骨身上發出,落在血滴獸皮上,血滴獸皮如波浪起伏不定,隨後整片巨坑的地面輕晃,方運站立不穩。

突然,三滴血從獸皮上飛出來,如同獸皮的戰友一樣並肩作戰,和獸皮一起散發著淡淡的微光,籠罩龍骨。

一股奇異的響聲從那龍骨中發出,明明聽在耳邊猶如蚊蠅之聲非常細小,可聲音到達文宮后,卻猶如龍聖咆哮,震得方運文宮亂晃,頭暈眼花。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清醒過來,心道要是換成普通進士聽到這聲音,必然文宮崩碎。

方運定睛一看,一道龍形虛影從龍骨中飛出,和三滴血一起融入獸皮中。

那獸皮噗地一聲落在龍骨上。

龍骨的威壓消失。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